俄罗斯大军压境乌克兰,拜登紧急干预:是虚张声势,还是箭在弦上?

<p>文丨Alan Z</p> <p>12月7日,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视频通话,就近期的乌克兰危机进行了长达2个小时的交流。在会议中,拜登警告了普京如果继续在边境集结军队,俄罗斯将会承受严重的经济后果。通话结束后,拜登还与法国,德国,英国与意大利领导人进行了单独谈话。</p> <p>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武装冲突自2014年以来就在持续,并且在近期尤为加强。西方国家指责普京在乌克兰边境集结了数万名军人,似乎即将发起入侵行动。与此同时,普京则反称是北约率先加强了与乌克兰的合作,威胁俄罗斯的安全,俄罗斯如今的举动只是对西方的回应。</p> <p>尽管局势十分紧张,但不少专家仍然认为,俄罗斯不太可能发动真正的大规模入侵,如今的举动更像是在“虚张声势”,为的是阻止乌克兰加入北约,同时也能够以更高的姿态同西方对话。与此同时,顿巴斯地区的战火仍在持续,和平依旧遥遥无期。</p> <p><strong>一触即发的战争</strong></p> <p>自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过后,俄罗斯就一直在试图阻止乌克兰向西方倾斜。顿巴斯战争爆发后,俄罗斯大力支持乌克兰亲俄叛军,甚至亲自下场占领了克里米亚。如今顿巴斯战争仍然在持续,尽管曾在2015年达成过微弱的停火协定,但断断续续的冲突还在进行。</p> <p>自今年10月下旬,随着北约与乌克兰的合作更加密切,加上乌克兰使用从土耳其购买的武装无人机袭击了叛军操作的榴弹炮,导致地区局势更加紧张,俄罗斯开始在边境大规模集结军队。目前,乌克兰的评估表明,俄罗斯在边境附近已经聚集了大约94000名士兵。</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EuzmbeJhQSVvlgEX"> <figcaption> 准备接受检阅的俄军。© Vyacheslav Argenberg / http://www.vascoplanet.com/, CC BY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据美国情报机构发现,克里姆林宫方面计划最早在明年初发动多条战线攻势。同时,一名匿名政府官员表示:“俄罗斯计划最早在2022年初对乌克兰发动军事进攻,其兵力规模将会是我们今年春天在乌克兰边境看到的快速演习的两倍多。”</p> <p>美国披露的情报还显示,俄军已经制定了一项战争计划,期间将有高达17万名士兵涌入乌克兰,这对于乌克兰来说是无法阻挡的。乌克兰前副参谋长伊霍尔·罗曼年科认为,如果爆发冲突的话,俄罗斯将一定会采取“速战速决”的策略,战争将不会超过一个月,以避免俄罗斯国内的公众不满。</p> <p>上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已经发出了警告,指出普京可能会迅速下令入侵乌克兰。而普京方面则是坚持否认将会发动入侵,指责是北约不断向东扩张支持乌克兰影响到了当地的平衡,并指出军队在乌克兰边境集结是对北约和乌克兰关系的回应。</p> <p><strong>积攒已久的矛盾</strong></p> <p>历史上,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关系异常复杂。由于基辅罗斯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俄罗斯人普遍将基辅视为国家的发源地。与此同时,著名俄罗斯作家果戈里,以及革命家托洛茨基和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都来自乌克兰。直到今天,数以百万的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在对方国家都有亲戚居住。</p> <p>然而在苏联时期,斯大林的错误政策令本被誉为“欧洲粮仓”的乌克兰爆发了1932-33年大饥荒,导致数百万乌克兰人在这期间饿死,使得乌克兰人至今对俄罗斯仍然就此事怀有仇恨。在二战期间,不少乌克兰人由于过度痛恨苏联,甚至还因此加入了纳粹军队的行列。</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Mmo8UzD1puRe3v8k"> <figcaption> 1933年乌克兰街头饿死的人。Alexander Wienerberge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同时,乌克兰的地理位置与民族结构也为日后的冲突埋下了伏笔。乌克兰的西部与波兰和斯洛伐克等欧盟国家相连,对欧盟也有着更多的向往。然而,与俄罗斯接壤的东部居住着大量俄罗斯族,因此普遍属于亲俄派。在克里米亚,讲俄语者的比例高达77%,但讲乌克兰语者的数量只有11%。</p> <p>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与俄罗斯曾就核武器储备问题和天然气管道问题等出现过纠纷,但总体而言仍然维持着稳定的贸易来往。2010年,亚努科维奇担任乌克兰新一任总统后,被认为是乌克兰有史以来最亲俄罗斯的总统。</p> <p>然而,亚努科维奇在2013年底拒绝与欧盟签署自由贸易协定,遭到了更亲西方的民众反对,最终被迫下台并流亡俄罗斯。但是,亚努科维奇的倒台又令乌克兰的亲俄派感到不满。在与欧盟签订协议后,亲俄派居多的克里米亚政府于2014年发动公投,宣布脱离乌克兰,克里米亚危机爆发。</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3bMmdoPYyQmxZ8yi"> <figcaption> 普京签署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的协议。wikicommon </figcaption> </figure> <p>此后,更多亲俄罗斯的乌克兰地区同样爆发了相应的公投示威要求独立,其中就包括乌克兰东南部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等地,并最终引发了乌克兰政府军与亲俄武装之间的顿巴斯(意为顿涅茨河流域)战争。</p> <p>在战争中,美国与俄罗斯都相继为政府军和亲俄武装提供了支持。2014年2月24日,俄罗斯第31独立近卫空降突击旅更是在摘掉俄军标识后,直接进入克里米亚占领了当地。这一部队最开始被媒体们称之为“小绿人”,直到4月普京公开承认后,才证实了俄军的确亲自参与了战争。</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GqKL6RXc7srmbJCy"> <figcaption> 顿涅茨克亲俄武装的碉堡,上面写着“美国和欧盟滚回家”的标语。wikicommon </figcaption> </figure> <p>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导致当地的生活条件进一步恶化,但这并不是战争的终点。当年7月,双方之间进行了29天的“全面停火”,但到了9月后随着一名乌克兰士兵被炮击身亡,战争再度打响,并持续至今。在七年的战争中,已经有超过14000人丧生。</p> <p><strong>普京真的会发动入侵吗?</strong></p> <p>目前,俄罗斯大军压境,充满了挑衅的意味。不过,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其目前的举措也并非“没事找事”。近些年西方在这一地区的动作频繁,俄罗斯的确也有着自己担忧的理由。</p> <p>今年7月,美国海军和盟友们刚刚结束了黑海地区的军事演习。近期,美国炮兵部队在德国部署了能够威胁到俄罗斯的超音速导弹。此外,美国一直忙于武装乌克兰,后者成为的主要军事受援国之一。而就在上周,俄罗斯还称西方国家轰炸机的飞行距离其边境仅有20公里。</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ovOX0j3W6BPFuYD"> <figcaption> 美军参与黑海演习。1stLt Hector Alejandro,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进一步加剧紧张局势的是,北约成员国土耳其近期还向乌克兰出售了武装无人机,被用来摧毁顿巴斯叛军控制区的火炮设备,引发了俄罗斯的强烈不满。正如普京本人所言,北约一直以来都在以高频率越过这一地区的“红线”。</p> <p>当然,普京也并非完全无辜。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对乌克兰和其他国家同样采取了一系列从政治干预到网络信息战的挑衅行动。俄罗斯入侵北约领空也时常发生。在今年3月,俄罗斯的轰炸机与战斗机分别飞越了北大西洋、北海、黑海和波罗的海。</p> <p>对于俄罗斯来说,控制乌克兰是俄罗斯实现“欧亚一体化”政策,重新找回苏联时期国际地位的重要一步。因此,若是西方继续介入乌克兰事务,甚至是乌克兰直接成为北约成员,则将会严重威胁俄罗斯和普京政府的地位,这自然令普京无法容忍。</p> <p>同时,战争的胜利将会加固普京的政权。在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后,普京的支持率在2014年飙升至近90%。在7月份,普京发表了一篇文章,内容是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是“一个民族”,并将他们目前的分歧描述为“一场共同的大灾难”,似乎已经为吞并乌克兰找好了理由。</p> <p>不过,普京真的准备好要入侵了吗?</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H0lFygbuyARU3cWZ"> <figcaption> 占领克里米亚的“小绿人”(俄军)。wikicommon </figcaption> </figure> <p>首先,如果入侵发生,那么西方将不可避免地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德国不莱梅大学的尼古拉·米特罗欣提到,美国与欧盟将会停止购买俄罗斯的碳氢化合物和化肥,并且将一定会放弃俄罗斯极为看重的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项目。</p> <p>在西方的经济打压下,俄罗斯将失去三分之二的对外贸易收入,而美国能源公司将重启页岩油和液化天然气项目,以弥补无法获得俄罗斯出口带来的损失。对于在俄罗斯国内已经不是那么受欢迎的普京来说,他的执政合法性会受到严重的拷问。</p> <p>而据CN<span style="color:hsl(0,0%,30%);">N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称美国正在权衡对俄罗斯采取一系列特定制裁,制裁对象包括能源生产,俄罗斯各大银行,以卢布兑换美元及其他货币的渠道,同时也会追捕俄罗斯寡头,切断他们对美国银行与信用卡系统的访问。</span></p> <p>并且,美国手中还握有一个更为极端的选项,那就是将俄罗斯与世界各地银行使用的SWIFT国际支付系统彻底断开连接。由于俄罗斯严重依赖这一系统,因此这将对其造成毁灭性打击。不过,也正是由于这一操作的影响过于庞大,美国将此视为一个“核选项”。</p> <p>米特罗欣总结道:对于俄罗斯来说,入侵将会是一种“自杀式行为”。</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BoZYt5T5dF0RbbgD"> <figcaption> 顿涅茨克被炸毁的建筑物。wikicommon </figcaption> </figure> <p>抛开制裁来看,俄罗斯能否具有完全侵略乌克兰的能力也令人怀疑。据Politico报道,欧盟委员会的内部分析指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几率相当小,因为俄罗斯根本没有足够的后勤能力来支持大规模的入侵。</p> <p>分析强调:“俄罗斯军队将需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动员起来全面入侵。因此,并不存在迫在眉睫的入侵威胁。”</p> <p>对于顿巴斯地区和克里米亚这样俄罗斯族居多的地区,俄罗斯的入侵将会极为顺利。但是当俄罗斯部队更加深入反感俄罗斯的乌克兰西部后,俄军将会面对更为困难的处境。加上近些年乌克兰军队受到北约各国的支持,情况已经与2014年完全不同,俄罗斯想再次进行“闪电战”的希望不会太大。</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rX6dlQ1gUcJEQtSL"> <figcaption> 乌克兰东部的政府军重武器。OSCE Special Monitoring Mission to Ukraine,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分析认为,俄罗斯如今的部队动员,更像是其表达北约对乌克兰加强军事关系,以及提供新武器给乌克兰的一种抗议。分析最后指出:“莫斯科方面似乎完全了解入侵的代价。因此,俄罗斯预先定位更多的主要是传达对西方与乌克兰关系的不满。”</p> <p>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研究员马克西姆·萨莫鲁科夫同样认为:“从莫斯科的角度来看,他们的主要目标既不是让基辅方面遭遇战败耻辱,也不是承担占领乌克兰这种令人讨厌的工作。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告诉西方,如果不对令普京完全不可接受的事采取行动,那么普京有能力对乌克兰发动全面战争。”</p> <p><strong>遥不可及的和平</strong></p> <p>不论普京的意图如何,目前在俄罗斯与乌克兰边境的威胁仍然存在。根据CNN在12月3日的报道,俄罗斯军队目前已经有能力在乌克兰边境沿线进行迅速入侵,包括建立医疗单位与燃料供应线。美国官员表示,目前驻扎在该地区的装备水平至少可以为前线部队提供7到10天的供应。</p> <p>同时,西方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也同样是一把双刃剑。由于欧洲国家大部分能源供应都依赖于俄罗斯,因此若是对俄罗斯直接进行制裁,这对于欧洲国家也会造成一定的经济影响。</p> <p>12月1日,普京发出要求,称北约必须“法律保证”永远不会向东扩张。自然,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很快就拒绝了俄罗斯这一要求,并在12月3日的白宫简报会上强调:“决定谁将成为北约成员的是北约,而不是俄罗斯。”</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LOJJllwi43C0IrMg"> <figcaption> 拜登与普京。wikicommon </figcaption> </figure> <p>但对于乌克兰加入北约的问题,西方官员私底下也承认,实际上乌克兰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加入北约的几率很小,因为北约内部仍然没有就冒险与俄罗斯正面对抗达成共识。Politico也认为,鉴于北约的集体防御承诺,北约盟国实际上不可能接受陷入持续军事冲突的新成员。</p> <p>对于普京而言,他本人目前很享受目前这种被西方畏惧的感受。正如他在11月所称,希望西方最近关于乌克兰的“紧张局势”能够“尽可能长时间保持”,以便俄罗斯的观点能够认真对待。作为最希望俄罗斯能够找回苏联时期国际地位的领导人,普京需要这样的危机以巩固俄罗斯的国际地位。</p> <p>而在普京眼中,让北约停止东扩并与乌克兰保持距离的唯一方法,就是维持顿巴斯地区的现状,维持西方对自己的“恐惧”。</p> <p>对于西方国家,尤其是拜登政府来说,寻求与俄罗斯建立更稳定、更可预测的关系将会变得更为艰难。在不愿向普京屈服的情况下,乌克兰的局势势必将会很长时间得不到解决。和平对于顿巴斯民众来说,将会继续遥不可及。</p> <p><strong>来源:</strong></p> <p><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1/12/3/how-real-is-the-threat-of-a-russian-invasion-of-ukraine">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1/12/3/how-real-is-the-threat-of-a-russian-invasion-of-ukraine</a></p> <p><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ukraine-russia-donbas-region-nato-vladimir-putin-war-frozen-conflict/">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ukraine-russia-donbas-region-nato-vladimir-putin-war-frozen-conflict/</a></p> <p><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vladimir-putin-russia-ukraine-troops-border/">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vladimir-putin-russia-ukraine-troops-border/</a></p> <p><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nytimes.com/2021/11/19/us/politics/russia-ukraine-biden-administration.html">https://www.nytimes.com/2021/11/19/us/politics/russia-ukraine-biden-administration.html</a></p> <p><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9558099">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9558099</a></p> <p><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1/11/18/us-is-warning-russia-ukraine-so-far-message-isnt-getting-through/">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1/11/18/us-is-warning-russia-ukraine-so-far-message-isnt-getting-through/</a></p>

恒大电动车未入选工信部审批名单,明年量产下线的目标还能实现吗?

<p>据彭博社12月8日报道,中国工信部发布第350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未包含此前公示的恒大两款电动车。中国恒大集团的电动车子公司正在开发的这两款车型未被列入这一名单,为其是否能够大规模生产并开始交付汽车打上了另一个问号。</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gcvnxHEBfZjyBH4"> <figcaption> Essnglkoerm Huong,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上个月,中国恒大新能源汽车为其恒驰品牌的两款车型提交了批准申请,这两款车都是纯电动SUV,由宁德时代生产的储能装置驱动。11月9日,工信部网站发布第350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新产品公示,其中,恒大新能源汽车申报了恒驰牌纯电动SUV,型号为HDE6470BEVA1F、HDE6470BEVA0F。</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cZLqLAoBfZjyBH4"> <figcaption> 工信部网站 </figcaption> </figure> <p>但在工信部网站周三公布的名单中,恒大新能源汽车的这两款车型却没有出现。</p> <p>工信部和恒大新能源汽车都没有透露最终决定的细节,彭博社给该公司代表拨打的电话也无人接听。</p> <p>尽管恒大新能源在过去几周内多次尝试筹集资金,以资助其电动汽车的大规模生产,但其在9月份时曾警告称,公司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其母公司中国恒大更是深陷债务泥潭。</p> <p>作为恒大创始人许家印商业帝国中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恒大新能源称其已暂停支付部分运营费用,并标明几家供应商已停工,引发了对其无法开始大规模生产电动汽车的担忧。</p> <p>恒大新能源报告称,今年前六个月的现金消耗约为1.3亿美元,亏损7.42亿美元。因为资金流问题,这家曾经立志与马斯克的特斯拉在电动车领域相抗衡的汽车制造商,明年真正开始大规模交付车辆的希望越发渺茫了。</p> <p>(今日汇率参考:1美元=6.35人民币)</p>

德国新总理接替默克尔走马上任,他能重振欧洲左翼吗?

<blockquote>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当地时间周三,德国新总理朔尔茨宣布就职。Katrin Bennhold在纽约时报发表<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nytimes.com/2021/12/07/world/europe/germany-olaf-scholz-chancellor.html">文章</a>,重振左翼是朔尔茨的伟大理想,在进行德国总理竞选的时候,他对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左翼失败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试图找出左翼选民流失的原因,他认为左派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精英姿态和优越感拉开了他们与工人阶级选民的距离,因此他承诺将给予选民足够的尊重和重视,他的研究和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赢得了选举,但支持率依然有限,想要完成他的目标,朔尔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p> </blockquote>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2LQtP9Ue3s1WUT8i"> <figcaption> 奥拉夫·朔尔茨,By Olaf Kosinsky , CC BY-SA 3.0 de,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去年12月,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正在策划被大多数人认为无望的德国下任总理的竞选活动,他在中途暂停了竞选准备工作,与一位美国哲学家进行了视频通话。</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社会民主党人朔尔茨想和这位哲学家——哈佛大学的迈克尔·&nbsp;J ·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教授谈谈为什么像他这样的中左翼政党的工人阶级选民会被民粹主义者夺走,两人花了一个小时讨论了一个看似简单的主题,这个主题将成为朔尔茨竞选的核心——尊重。</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周三,朔尔茨将宣誓就职,接替安格拉·默克尔成为德国战后第九位总理,而且是16年来第一位社会民主党,领导一个三党联合的政府。他不顾民意调查和专家学者的反对,带领着他拥有158年历史的政党,从无关紧要的边缘位置取得了不可能的胜利,现在他想表明,中左翼可以再次成为欧洲的政治力量。</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朔尔茨获胜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使得选民相信,他是与默克尔最接近的人,但他的尊重信息也引起了选民的共鸣。自2005年以来,社会民主党首次成为工人阶级中最强大的政党。在上次选举中,有80多万名选民放弃了社会民主党转而支持极左或极右派。</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研究机构WZB柏林社会科学中心主席、认识朔尔茨近20年的不平等问题专家尤塔·阿尔门丁格说:“朔尔茨触动了人们的神经,许多人把他看作是默克尔的翻版,但他是一个彻底的社会民主党人。”</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朔尔茨先在默克尔领导的保守派联合政府中担任财政部长,并承诺保持经济的连续性和稳定性。然而,他也打算把德国变成某种政治实验室,试图修复社会民主党和工人阶级之间的桥梁,这一努力与美国总统拜登的政治议程有相似之处。</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对于欧洲的中左翼来说,朔尔茨的胜利是在一个关键时刻取得的。在过去的十年里,许多曾经主导欧洲政治的政党几乎过时,似乎已然没有了思想,而且基本上被他们的工人阶级基础所抛弃。</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政治能量一直在右翼,特别是民粹主义的极右翼,许多美国保守派涌向匈牙利等国家,学习匈牙利极右翼总理维克多·欧尔班的“非自由民主”。</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朔尔茨的长期顾问沃尔夫冈·施密特已经被任命为总理府负责人,他说:“每个人都在看着我们,如果我们把事情做对了,我们确实有机会。我们不能犯错,不能让人们失望。”</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在默克尔任职的最后几年里,跟俄罗斯总统普京或者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相比较,她有时被认为是保守派全球强人里唯一捍卫自由民主的人,然而,德国也不能逃脱民粹主义的愤怒,德国选择党(AfD,是德国的一个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被批评政治思想含有新纳粹主义成分)赢得了议会席位,成为东部的一股政治力量。</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FynacZLkEHMSFqiv"> <figcaption> 奥拉夫·朔尔茨和奥拉夫·朔尔茨,By Sandro Halank,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朔尔茨在社会民主党的网站上谈到自己时说:“对我来说,政治上最大的担忧是,我们的自由民主制度正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我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这样民粹主义者的廉价口号就不会吸引人。”</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朔尔茨曾在美国各地旅行,包括在2016年选举前的几年。他的一位顾问回忆说,在一次私人谈话中,他甚至预测到了特朗普的胜利。然后,他花了几个月时间分析民主党输掉选举的原因,并阅读了大量来自美国、法国和德国工人阶级背景的作者的书籍。</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绿党的一位重要成员、即将上任的朔尔茨政府的部长塞姆·厄兹德米尔说:“他非常仔细地研究了美国发生的事情,他研究了民主党在美国的损失,为什么希拉里没有获胜?”</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当朔尔茨的政党在2017年选举中崩溃,连续第四次输掉选举时,他写了一篇不留情面的评论,结论是社会民主党失去核心选民的原因之一是这个政党没有给予选民“认可”。</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去年,在第一次新冠封锁期间,朔尔茨阅读了桑德尔教授的最新著作《功利的暴政》(The Tyranny of Merit),在书中,这位哈佛大学的哲学家认为,将教育视为社会流动性引擎的精英主义言论助长了怨恨,促成了特朗普等民粹主义的崛起。</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桑德尔教授在采访中说:“2016年的反弹生动地表达了,仅仅告诉人们‘只要你努力就能成功’,并不能作为因全球化而造成的工资停滞和工作流失的解决办法,社会民主党的精英们忽略了这种对不平等的回应中隐含的侮辱,因为它实际上表达的是,‘如果你在新经济中苦苦挣扎,那你的失败是你自己的责任’。”</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在德国上届社会民主党政府期间,总理格哈特·施罗德削减了福利,并在2003年至2005年期间对劳动力市场进行了痛苦的改革,以降低已超500万的失业人数,时任社会民主党总书记的朔尔茨成为这些变化的公众代言人。</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失业率确实逐渐下降,但是,这项计划也帮助创建了一个庞大的低工资群体,促使许多工人阶级选民脱离了社会民主党。</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桑德尔教授认为,正是在这个时候,包括克林顿总统的民主党在内的中左翼政党,接受了右翼的市场必胜信念,更加认同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的价值观和利益,并开始与工人阶级选民失去联系。</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朔尔茨曾经是一个火热的年轻社会主义者,他在十几岁时就加入了他的政党,在20世纪70年代作为劳工律师为工人辩护,然后逐渐成熟,成为一个后意识形态的中间派。今天,他被认为是社会民主党大部分基础党员的右派,与拜登并无不同,他有时被拿来与拜登比较,与拜登一样,他也表现出一些自由主义的倾向。</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社会民主党左翼的重要人物、新任总书记凯文·库恩特说:“他年轻时是个理想主义者,后来成为技术官僚,甚至是超级技术官僚,但我认为他可能会在将来变得更加激进。”</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在疫情期间,时任财政部长的朔尔茨给左派批评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发放了数千亿欧元的国家援助,以帮助陷入困境的工人和企业。这场疫情反过来又突出了那些突然被发现是必不可少的人——护士和社会护理人员,以及垃圾收集者、超市收银员和送货员,而这些人往往得不到很高的报酬。</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朔尔茨在竞选活动中对记者说:“这场疫情表明了我们的社会是建立在谁的肩膀上,谁在努力工作却没能从经济增长中获得应有的收益。”</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Z2xi3M9WOPr3kRmO"> <figcaption> 柏林国会大厦,Photo by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br_am?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Bram.</a> on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german?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nbsp;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朔尔茨现在将与进步的绿党和自由主义的自由民主党一起领导一个三党政府。他们的执政条约要求将最低工资从现在的9.6欧元提高到12欧元,即约13.5美元(约合人民币85.7元),这将使约1000万人的工资立即增加。朔尔茨还承诺每年建造40万套住房,比以前的计划多10万套,并保证稳定的养老金水平。</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相对抽象但同样重要的目标是,他承诺进行另一场“工业革命”,旨在使德国成为碳中和时代的制造大国,并为未来的福利国家提供经济基础。</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朔尔茨在竞选期间说:“我们需要告诉人们两件事,首先,我们需要尊重,我们需要良好的报酬和对工作的适当认可。第二,我们必须确保在未来有好的工作机会。”</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在整个欧盟,社会民主党人在27个成员国中的9个国家执政,而德国的经验已经证明是有影响力的。在法国,巴黎市长、社会党安妮·伊达尔戈已经唤起了“尊重”主题(她最近宣布,她的总统竞选机会渺茫)。</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但口号只能走到这里。虽然社会民主党在德国9月分裂的投票中排名第一,但也只获得了26%的选票,与施罗德总理第一个任期开始时的40%的选票相比,相差甚远。社会民主党总书记库恩特说,朔尔茨面临的挑战是要证明社会民主党的模式是适合德国和其他国家的正确方法。</p> <p style="text-align:justify;">库恩特说:“我们希望,我们在德国的选举胜利将为社会民主的国际复兴发出一个信号。我们首先着眼于欧洲其他国家,因为如果我们希望未来在世界范围内有话语权,我们首先要在未来几年强化欧盟。”</p>

评论:中国禁止初创企业采用VIE架构,科技行业或成最大输家

<p>12月8日,金融时报报道称,中国即将严格限制初创企业通过VIE架构赴海外上市或融资。对中国政府来说,起草中的VIE负面清单在加强资本流动管控的同时,还旨在保护本地企业的敏感数据。此举虽然能够限制美国资本的干预,但最终损失最大的可能还是中国的科技行业。</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l3E-plQBfZpxx0Q"> <figcaption> bfishadow on Flickr,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VIE这种被广泛采用的法律结构,可以绕过中国对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目前有超过三分之一在美国上市的内地企业采用的是VIE架构。负面清单可能会对中国的数据密集型产业或涉及国家安全的行业造成重创。</p> <p>如果其目的是报复美国对中国投资硅谷初创企业的限制,负面清单肯定会影响到美国的投资者。多年来,在美股上市的中国科技公司一直给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p> <p>此前中国政府已经多次发出警示信号。在经历了中国政府持续一年的监管打击及要求部分中概股从美国退市的威胁后,外国风险资本反而大量涌入中国初创企业,第三季度的资金规模达到约240亿美元。今年的投资总额大大超过了去年。对VIE架构的任何限制肯定会影响到风投资金的退场策略。</p> <p>采用VIE架构的现有公司寄希望于获得监管的豁免。然而,就在五个月前,中国政府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宣布禁止教培机构采用VIE架构。此后,一批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内地教育股纷纷暴跌。中概股明星企业好未来今年的跌幅已达93%。</p> <p>眼下这个时机很不凑巧。中国已经在积极推动大数据产业的独立自主。为实现这一目标,政府计划在未来四年内将本地产业的收入增加两倍,产业规模突破3万亿人民币。中国内地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行业大部分都是私人成立的初创企业,本可以利用外国投资者的大量资金加速发展。</p> <p>规模较大的大数据公司也能通过在海外上市获得更多融资机会。最近多家中国科技公司在港股遭遇“上市破发”,意味着香港可能并非境外上市的最佳选择。人工智能公司商汤科技已经决定将港股IPO规模缩减至7.67亿美元,而最初计划募资至少10亿美元。</p> <p>在缺乏外资驱动的情况下,政府支出必须增加数倍才能支撑起整个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即将出台的负面清单涉及诸多领域,从长远来看,中国政府此举可能会阻碍自身技术的发展。</p> <p>(今日汇率参考:1美元=6.35人民币)</p>

加拿大央行维持基准利率不变,警告称通胀在明年上半年仍将保持在高位

<p>据BNN报道,加拿大央行在周三(当地时间12月7日)的政策决定中维持基准利率不变,但强调了劳动力市场的强劲复苏和对通货膨胀持续存在的担忧,这可能将使人们对央行即将加息的预期保持不变。</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CaDlH_UBfZrLrIs"> <figcaption> Photo by Tech Daily&nbsp;on&nbsp;<span style="font-size:14px;">Unsplash</span> </figcaption> </figure> <p>在周三的声明中,以央行行长蒂夫·麦克莱姆(Tiff Macklem)为首的决策者们将基准隔夜拆借利率维持在0.25%不变,并重申经济仍然需要相当大规模的货币政策支持。不过,官员们不再提及通胀压力是暂时的这一说法,并指出最近广泛的就业增长,使就业率恢复到了疫情前的水平。</p> <p>虽然与之前的决定相比,该声明在措辞上有一些微妙的变化,但声明中没有任何内容可能会破坏投资者对加拿大央行即将开始积极加息的预期。在周三的决定公布之前,投资者认为,明年将有五次加息,在1月进行首次加息的可能性超过50%。</p> <p>声明称:“通胀率上升,全球供应限制的影响正在传导至更广范围的商品价格,但最近的经济指标表明,经济在第四季度的发展势头强劲。”</p> <p>彭博社调查的所有22位经济学家都预期到了这一决定。市场一直认为,在本周加息的可能性仅为20%。</p> <p>在声明中,央行表示,将维持其特殊的前瞻性指导,即在经济复苏完成之前不会提高基准隔夜拆借政策利率。央行重申,根据10月份的预测,直到2022年“中期”才会完成经济复苏。</p> <p>官员们还表示,他们将继续执行保持加拿大政府债券的总体持有量大致不变的政策。</p> <p>这些官员们说,全球经济正在继续复苏,许多国家的通货膨胀正在加剧,但是奥密克戎变体 为这种复苏“注入了新的不确定性”。</p> <p>然而,该声明中关于通胀的措辞有一些细微的变化。央行说,“鉴于现有的供应积压问题”,全球供应限制的影响将“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解决”。官员们说,他们继续预期通胀在2022年上半年将保持在高位,然后在下半年回落到2%。</p> <p>央行表示,“正在密切关注预期通胀和劳动力成本,以确保推高价格压力的影响不会渗透到持续的通胀中”。央行在10月份发布的一项声明中将这些影响描述为“暂时的”。</p>

数据显示:美国10月有420万人辞职,继续寻求更高薪的工作

<p>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劳工统计局周三(当地时间12月8日)发布的报告显示,10月份约有420万美国人辞职,劳动力市场的持续动荡标志着经济正在从持续了近两年的疫情中复苏。</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4H3n9D8BfZrgvos"> <figcaption> Photo by Austin Distel&nbsp;on&nbsp;<span style="font-size:14px;">Unsplash</span> </figcaption> </figure> <p>劳工统计局在其月度职位空缺和劳动力流动调查报告中说,10月份因其他就业机会而离职的人数占总劳动力的2.8%。</p> <p>9月份,有创纪录的440万美国人辞去工作。员工利用全国各地激增的空缺职位以寻求更好的工作。8月份的辞职人数为430万,这在当时也是创记录的。相比之下,2020年2月,在因疫情导致的辞职潮开始之前,有2.3%的员工辞职。</p> <p>高辞职率反映出,当前可能是几十年来最有利于员工的就业环境,因为员工可以对接近创纪录水平的招聘信息进行筛选,而且许多雇主也渴望招聘雇员。</p> <p>但高辞职率也反映了一些问题,虽然去年全美平均工资大幅上涨,但至少到目前为止,通货膨胀带来的价格上涨在很大程度上抹去了这些收益对许多人的意义。</p> <p>对许多人来说,由疫情引起的儿童和家庭护理压力仍然存在。在疫苗接种率上升缓慢和许多人顽固地拒绝遵守防疫措施的情况下,回归线下工作,特别是依赖与客户或大量人群互动的工作,仍然因公共卫生问题而变得十分复杂。</p> <p>今年的劳动力市场增长强劲,但就业人数尚未从疫情的影响中完全恢复。</p> <p>11月的失业率降至4.2%,接近2020年2月份3.5%的水平,但与2020年2月相比,现在的就业人数仍然少了约400万人。</p> <p>经济学家对今年就业人数的稳定增长感到欣喜,因为到目前为止,美国每月增加约55万个工作岗位。但11月份的增长速度低于预期,由于对公共卫生状况恶化的担忧,使人们对劳动力市场的复苏可能受挫产生了新的担忧。</p> <p>根据OpenTable的数据,最近几周,餐厅的预订量呈下降趋势。而Gallup公司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大约45%的家庭正受到价格上涨的冲击。诸如此类的因素可能会加速在职者离开现有工作岗位并寻找更高报酬的岗位。</p> <p>不过,最近还是有许多积极的迹象。在这一年中,每周初请失业救济金的人数稳步下降,达到了疫情前的水平。根据商务部的数据,美国10月份的贸易逆差收窄,而消费者支出正在以3月份以来最快的速度增长。这些指标让许多分析师上调了他们对2021年最后三个月的经济增长预期。</p>

用户政策调整反响平平,Instagram难逃国会听证质询

<p>彭博社报道,Instagram负责人亚当·莫塞里周三(当地时间12月8日)将前往美国国会大厦参加听证会,面对议员的质询。尽管此前该平台为此调整了青少年用户政策,但被举报人曝光的内幕激怒的议员们并不打算善罢甘休。</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yUvBpY0BfZlt3_U"> <figcaption> Photo by Souvik Banerjee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莫塞里将必须回应参议员们的一系列指责,他们此前称Instagram的母公司Meta Platforms(原名为脸书)与烟草巨头一样,明知自己的产品有害,却不向国会和公众公开其研究结果。</p> <p>自前产品经理弗朗西斯·豪根向联邦当局和记者泄露了数千份内部文件后,参议院商业委员会下属消费者保护小组委员会领导了对脸书的国会调查行动。</p> <p>Instagram周二宣布,将推出部分新功能,包括提醒用户注意使用时长,限制青少年与未关注博主之间的互动,给予家长和监护人更大的控制权。</p> <p>消费者保护小组委员会主席、康涅狄格州民主党人理查德·布卢门撒尔称,这些新功能只是“小打小闹”,而且早就应该实施。他和其他议员表示,他们不相信科技公司会保持自律,并承诺要采取更严厉的规则来保护隐私,并要求平台对信息传播承担责任。</p> <p>尽管已经有几项国会法案对网络平台采取限制,但议员们对于如何监管这个复杂而瞬息万变的行业却没能达成共识。明年,在11月的中期选举之前,将是议员们推动科技监管法案的一个关键窗口期。</p> <p>豪根10月份在消费者保护小组委员会作证,并敦促议员不要给脸书的产品设计“放行”,她说这些设计极尽可能地提高用户参与度,只为提高广告收入和利润,但却以牺牲巨大的个人和社会利益为代价。</p> <p>Meta全球安全主管安提戈涅·戴维斯在9月份也曾出席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当时,媒体刚开始报道豪根披露的内部文件内容,研究显示使用Instagram会危害到青少年的自我认知及心理健康。戴维斯认为情况没有这么严重,称这些研究结果是基于小规模的样本,不足以证明存在因果关系。</p> <p>戴维斯在其证词中还向小组委员会提议达成和解。就在几天前,莫塞里称将暂停开发儿童版Instagram,但仍辩称这是为13岁以下用户提供的最佳解决方案。此后,议员们要求Instagram承诺完全终止该开发项目。</p>

历时10个月调查、查阅数万份文件,美国威州保守团体否决了特朗普选举欺诈论

<p>据商业内幕网12月8日报道,经过10个月的调查,美国威斯康星州的一个保守团体发布了一份新的报告,结论是没有发现2020年选举中普遍存在欺诈行为的证据。</p> <p>威斯康星州法律与自由研究所(WILL)在其报告中说,发现“没有证据可以表明有欺诈性选票或广泛的选民欺诈现象”。</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t8u2Y0BfZkhmuQ"> <figcaption> Photo by Thor_Deichmann on Pixabay </figcaption> </figure> <p>WILL是一家基于州的诉讼中心,代表威斯康星州的保守派和自由主义者。该研究所说,其通过查阅近2万张选票、2.9万个缺席选票信封、研究、民意调查以及通过460份公开记录请求获得的“数万份”文件,对选举进行了审查。</p> <p>WILL在12月7日发表了这份报告,其中写道:“经过仔细审查,包括对来自20个选区的大约2万张选票进行手工计数,没有发现伪造选票或广泛的选民欺诈的证据。”</p> <p>“我们的手工审查发现,计票结果与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WEC)报告的结果非常匹配。审查没有发现欺诈性选票的证据。”</p> <p>WILL还表示,其发现“没有证据表明投票机存在重大问题”。</p> <p>“唐纳德·特朗普以57.2%的比例赢得了使用Dominion投票机的社区,比2016年有所增加,”报告中说,“WILL的审查发现,使用Dominion投票机的辖区对预期的投票总数没有影响。”</p> <p>此外,WILL还表示,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选票被误计或被欺诈性地添加到拜登的得票数中。</p> <p>“密尔沃基市选举当晚清点的缺席选票数量与报告中的未完成选票一致。简单来说,就是不存在无法解释的‘选票倾倒’(ballot dump)现象。”</p> <p>WILL的调查结果推翻了特朗普关于威斯康星州选民欺诈的说法。今年6月,特朗普毫无根据地声称,共和党的州议员们“正在努力掩盖威斯康星州的选举腐败”。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领导人强烈否认了这一指控,称前总统“传播错误的信息”。</p> <p>这项选举审查的结论,与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的投票审计结果相呼应。特朗普仍然声称,审计承包商Cyber Ninjas在马里科帕县的重计选票发现了欺诈的“不可否认的证据”,尽管这项由共和党主导的审计依旧确认拜登击败特朗普,且以比最初计算的票数又多了261票。</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Fls5z6YBfZkhmuQ"> <figcaption> Gage Skidmore from Peoria, AZ,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没有证据表明2020年选举中存在广泛的选民欺诈,特朗普阵营在包括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内华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在内的各州试图证明选民欺诈,但都失败了。</p> <p>在报告中,WILL批评威斯康星州的选举官员没有适当地维护选民名单,这一说法在该州一直存在争议。WILL建议,应允许书记员在选举日的前一天开始处理缺席选票,这样就可以更早地宣布最终结果。</p> <p>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发言人莱利·维特金(Riley Vetterkind)在给《密尔沃基哨兵报》的一份声明中说,该州的选举结果在最终确定之前已经过选举当局的核实和检查。</p> <p>“对2020年11月总统选举的认证是基于合法的投票,这些投票得到了市、县和州检票员以及审查这些事项后的多项法院裁决的肯定。”</p> <p>在威斯康星州,一项由共和党支持的67.6万美元的选举审查正在进行。据《密尔沃基哨兵报》报道,该审查预计将涵盖与WILL在其报告中提到的类似问题。</p> <p>(今日汇率参考:1美元=6.35人民币)</p>

比尔·盖茨:新冠疫情的关键阶段或于2022年结束,或从全球性疾病降级为地方性疾病

<p>据商业内幕网报道,微软公司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表示,希望新冠疫情的关键阶段于2022年结束。</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y7YvVtIBfZqVUSw"> <figcaption> Photo by Daniel Schludi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比尔·盖茨在周二(当地时间12月7日)于其GatesNotes博客上的年度回顾中写道:“做出另一个预测可能是愚蠢的,但我认为新冠疫情的高峰阶段将在2022年的某个时候结束。”</p> <p>这位亿万富翁表示,由于德尔塔变体的出现,以及推广全面接种疫苗所遇到的重重阻碍,疫情的结束并不会像他希望的那么早到来。</p> <p>他说,虽然“毫无疑问,新冠病毒的奥密克戎变体令人担忧”,但检测新变体的速度,加上疫苗和抗病毒药物的发展,这些让他对新冠疫情将在2022年降为一种地方性疾病抱有希望。</p> <p>他补充说:“与迄今为止新冠疫情发展过程中的任何其他时间点相比,目前,世界都已经为应对潜在的不良变体做好了更好的准备。如果需要,我们可以更好地制造更新的疫苗。”</p> <p>他发表评论之际,新冠病毒的奥密克戎变体(也称为B.1.1.529)正在全球蔓延。</p> <p>科学家和制药公司正在竞相研究奥密克戎变体的传播方式,以及疫苗对其的抵抗力。由于其出现的大量突变,该变体引起了人们的担忧。</p> <p>盖茨表示,随着研究人员(包括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支持的研究人员)努力了解更多信息,将很快公布有关奥密克戎变体的更多信息,例如现有疫苗以及以前感染过新冠对奥密克戎变体的保护效果如何。</p> <p>盖茨在文中提到,疫苗和抗病毒药物可以帮助降低未来新冠病毒的致死率。</p> <p>他写道:“各社群仍会偶尔出现疫情暴发的情况,但将有新药可以治疗大多数患者,而医院也将有余裕处理其余病例。”</p> <p>“几年后,我希望人们只需要在每年秋天接种联合疫苗时才想起新冠病毒的存在。”</p>

“女股神”将于今日推出新ETF,方舟公司能否从颓势中获得喘息?

<p>据彭博社报道,就在“女股神”凯西·伍德钟爱的科技股终于迎来突破之际,其将于本周三(当地时间12月8日)推出今年第二只新的美国交易所交易基金(ETF)。</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Og1Bc28BfZp2OKg"> <figcaption> Photo by Precondo CA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由于全球风险反弹,这只方舟透明ETF(ARK Transparency ETF)将在其“兄弟姐妹”接连跳涨后的第二天开始交易。本周二,美国成长股的飙升见证了伍德的旗舰产品方舟创新ETF(ARK Innovation ETF)迎来了自3月以来的最大涨幅。</p> <p>对于伍德和她的方舟投资管理公司(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C)来说,这迎来了暂时的喘息。过去几周对其专注于科技股的基金的空头押注来说是残酷的,因为美联储的强硬态度猛烈打击了投机性股票以及那些价值与未来预期收益相关的股票,较高的利率降低了这些收益的吸引力。</p> <p>现在,随着投资者发现逢低买入的机会,科技股正在走向稳定。方舟创新ETF在周三早盘只出现了小幅震荡。</p> <p>方舟透明ETF并非专注于颠覆性的技术,而是在于利用具有更高环境、社会和治理标准的投资热潮。该ETF将跟踪100家“最透明”公司的指数,其中一些公司已经出现在方舟公司其它基金的持仓中,例如特斯拉。这一ETF不包括酒精、银行、博彩和石油天然气等行业。</p> <p>方舟透明ETF是方舟公司的第三只指数跟踪基金,也是公司在美国的第九只ETF,将收取0.55%的费用,低于其通常的0.75%的费用比率。</p> <p>该公司上一次推出ETF是在3月份,推出了方舟太空探索与创新 ETF(ARK Space Exploration &amp; Innovation ETF),当时正值伍德的人气鼎盛时期。这是ETF历史上一次盛大的首次亮相,第一天就有超过2.94亿美元的股票易手。</p> <p>新基金到来之际,市场的波动加剧了方舟公司2021年的惨淡表现。上周是方舟创新ETF自2月以来表现最糟糕的一周,暴跌了12.7%,达到了一年多以来的最低点,并且该公司现有的基金中只有两只在2021年实现了上涨。</p> <p>然而,投资者仍然追随着伍德,所有基金都产生了净正流入。在周二的反弹中,方舟创新ETF上涨了5.4%,而该公司所有八只基金也实现了4.3%的总体平均涨幅。</p> <p>(今日汇率参考:1美元=6.35人民币)</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