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金纪念日,说说我们的移民机会怎么来的 |细说美国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trong>[细说美国]系溪边愚人在《加拿大和美国必读》公众号开设的独家专栏,版权️归加美必读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strong></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2qRqbvIBfmfssZI">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约翰逊总统签署《1964年民权法案》。(图源:LBJ Library photo|CecilStoughton。)</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今天是一个美国国假日——马丁·路德·金纪念日。马丁·路德·金这个名字在全世界都是家喻户晓。人们提到1950 - 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就不可能不提到马丁·路德·金。约翰逊总统签署《平权法案》时,马丁·路德·金是直接站在他身后的那个。总统签署完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身与马丁·路德·金握手(上图)。</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大家都知道我们今天方方面面享受的平权都与马丁·路德·金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但如果说我们能够比较容易地移民来美国,也是与马丁·路德·金组织、带领的民权运动有极其密切的关系,是不是不少人会吃惊呢?</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在马丁·路德·金纪念日的今天,就讲一讲这方面的故事。</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strong><u>美国移民法的历史就是一部种族歧视史</u></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美国华人不会不知道《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但可能知道美国还曾经有一个《排亚法》的不多。是的,美国国会通过的《1924年移民法》(Immigration Act of 1924),也被称为《排亚法》(AsianExclusion Act)。</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nbsp;其实,美国移民法的历史就是一部种族歧视的历史。</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nbsp;《1917年移民法》( Immigration Act of 1917)禁止亚洲人、墨西哥人和地中海人以及穷人、政治激进分子和有精神或身体残疾的人进入美国。</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1924年移民法》则建立了一个配额制度,优先考虑来自北欧和西欧的移民,大幅限制来自南欧、东欧和非洲的移民,并完全禁止阿拉伯人、亚洲人和印度人移民。该法宣称这样做的目的是“维护美国同质化的理念”。这也就很容易理解当初为什么会有《排华法案》了。保持美国人口的“纯洁”早期一直是美国移民政策的宗旨。</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1952年移民法》继续维持配额制度及对北欧和西欧移民的优先,但结束了完全禁止亚裔移民的政策。该法每年为每个亚洲国家分配至少100个签证配额,并取消了禁止亚裔成为美国公民的法律。但新法律对亚裔根据种族而不是国籍分配新的亚裔配额。就是说,如果一个已经获得英国公民身份的华裔要移民美国,占用的是其母国(即中国)的移民名额。对亚裔移民名额如此奇怪的算法,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又一种限制亚裔移民的设计。</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不知是什么出处,中文自媒体有一种说法是根据1952年移民法的配额,每年仅允许105名华人进入美国。事实上在具体实践中,一些亚裔国家之间的配额有相互调整,所以华人不是每年一个固定的数字,但大致就是100多一点点,如105,108等。)</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1952年的移民法还建立了一个优惠制度,让具有特殊技能的个人或已经居住在美国的家庭获得优先权,这项政策至今仍在使用。</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美国是在这样的移民法背景下迎来了以马丁·路德·金为代表人物的民权运动。</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strong><u>《1965年移民和国籍法》是一个两党妥协的产物</u></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很明显,无论是1924年还是1952年的移民法,都有严重的种族歧视。不少民主党人一直在致力于推出一个比较公平,较少歧视成分的移民法。事实上,当初杜鲁门总统就否决了1952年的版本,但该法案在国会得到的支持足以克服他的否决,所以杜鲁门的否定只是一种价值表态,没有实践意义。</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1964年通过了《民权法案》后,约翰逊总统就一直把通过新的移民法作为下一个民权运动的目标,因为在他看来,当时的移民配额是赤裸裸的不公正,类似于限制南方美国黑人政治权利的吉姆·克罗法。移民法不改革,民权运动就没有真正完成。</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但是,当时美国白人对其他族裔的渗入充满了恐惧,就是民主党议员也不是都支持移民改革,新法案在国会得不到足够的票数。看看该法案的主要支持者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Edward Kennedy)在参议院辩论时设法说服同僚所用的语言,就知道白人普遍的恐惧感:“该法案不会让我们的城市充斥着移民,它不会破坏我们社会的种族组合。它不会放松准入标准。它不会导致美国工人失去工作。”</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1965年5月7日,约翰逊在白宫与来自俄亥俄州的民主党议员迈克尔·费根的一次会晤为移民法改革打开了一条通道。</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费根坚持,要摆脱配额制则仍然需要一种方法来控制国家的种族构成。他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优先考虑有家人在美国的人入境。费根推断,由于大多数美国人是白人,他们在国外的家庭成员也将是白人。这样的移民政策,美国的种族平衡就只能改变这么多。</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ORp1PNIBfmfssZI">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约翰逊总统在签署《1965年移民和国籍法》前在自由女神像前发表讲话。受民权运动的激励,该法取消了美国移民制度中的种族配额。(LBJ图书馆照片|Yoichi Okamoto)</span><span style="color:rgb(0,0,0);">&nbsp;</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约翰逊接受了这个协议。这样既能吸引支持移民的自由主义者,同时也缓解了国会中移民限制主义者的担忧。四个月后,在自由女神像脚下,总统签署了《1965年移民和国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Act of 1965),废除了1924年的配额。</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约翰逊在签署仪式上说:“我们今天将签署的这项法案不是一项革命性的法案,它并不影响数百万人的生活。它不会重塑我们日常生活的结构,也不会大大改变我们的财富或权力。然而,它仍然是本届国会和本届政府最重要的行为之一。因为它确实修复了美国司法结构中一个非常深刻和痛苦的缺陷。它纠正了美国国家行为中一个残酷而持久的错误。</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移民法改革带来的变化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发生的事情几乎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1965年的移民法对美国人口构成的影响具有里程碑意义。</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费根坚持的家庭优先制度,希望维持美国的白人身份,反而为亚洲、拉丁美洲、非洲和中东移民打开了大门,其规模前所未有。到二十世纪末,《1965年移民和国籍法》实施的政策大大改变了美国人口的面貌。</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在1965年至2000年期间,进入美国的移民中,来自墨西哥的人数最多(430万),此外还有大约140万来自菲律宾。韩国、多米尼加共和国、印度、古巴和越南也是主要的移民来源。</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皮尤数据显示,1960年,84%的美国移民出生在欧洲或加拿大,6%来自墨西哥,3.8%来自南亚和东亚,3.5%来自拉美,2.7%来自世界其他地区。2017年,欧洲和加拿大移民共占13.2%,而墨西哥人共占25.3%,其他拉丁美洲人共占25.1%,亚洲人共占27.4%,其他人口共占9%。</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人口学家现在预测,非白人美国人的数量将在30年内超过白人美国人。这其实蛮讽刺的,因为该法优先考虑家庭关系,最初是作为一种保持美国继续“白”下去的方式。结果与动机完全不符。</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font-size:18px;"><strong><u>移民法改革是民权运动的一部分</u></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其实移民法改革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也不完全是歪打正着。毕竟,移民法改革本来就是民权运动的一部分。<strong>60年代的民权运动使得美国作为一个白人国家的想法越来越不能被接受。改革的初衷就是要去除不平等的移民配额制度。</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移民法教授,《1965年移民和国籍法:立法建设新美国》一书的共同编辑Gabriel JackChin说,1965年的法案必须被理解为民权运动的结果,是消除美国法律中种族歧视的努力的一部分。他说:“我认为,在1965年每一个明智的人都知道,移民的来源将发生变化,......就像许多立法者明确表示的更根本的变化,也是更根本的政策改变,即移民来自哪里根本不重要;每个人都将作为一个个体被评估。<strong>这种说法很新颖,但与1965年《投票权法案》和1964年《民权法案》的反种族主义是一致的。”</strong></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lcmyCbgBfmfssZI">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肯尼迪总统是一个坚定的民权主义者。早在1958年他还是参议员时,他就写了后来出版为书的文章《一个由移民组成的国家》(A Nation of Immigrants),强调<strong>“在任何地方,移民都丰富和加强了美国的生活结构”</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1963年6月11日,在由黑人主导的风起云涌的民权运动已经开始收获成果时,肯尼迪总统向全国发表了著名的民权演讲,推动民权立法。他说:“我希望每个美国人,无论他住在哪里,都能停下来,审视自己对这一事件和其他相关事件的良知。这个国家是由许多国家和背景的人建立的。<strong>它建立在这样一个原则上:人人生而平等,当一个人的权利受到威胁时,每个人的权利都会被削弱</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肯尼迪总统向国会提出移民立法改革,取消配额制度,根据移民的技能和家庭状况制定新的移民标准。肯尼迪总统遇刺后,是约翰逊总统完成了他的未竟的事业,但同时也是由马丁·路德·金所带领的黑人的民权运动协作完成的。</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strong><u>从民权运动极大获益的亚裔团体也应该对社会有特殊贡献</u></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根据皮尔数据,美国亚裔人口中非西班牙裔的单一种族部分占全国所有亚裔的绝大部分(83%)。这一人口也是美国增长最快的种族或族裔群体。2000年至2019年期间,他们的人数增长了81%,超过了西班牙裔人70%的增长。在此期间,黑人人口增长了20%,而白人人口几乎没有变化。</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0bMUYvgBfmfssZM">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上图)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人口预测,到本世纪中期,单一种族、非西班牙裔的亚裔美国人(</span><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51,51,51);">深绿</span><span style="color:rgb(0,0,0);">)将成为美国最大的移民群体,超过西班牙裔(浅绿)。到2055年,亚洲人预计将占美国所有移民的36%,而西班牙裔将占34%。</span><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51,51,51);">这样的估算未必准确,但近年亚裔人口增长最快的确是事实。</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亚裔不仅在移民方面获益,就是在教育、就业、置业和创业等方面都是受益良多。所以,亚裔是美国民权运动的最大收益团体之一,很可能就是获益最大的团体。</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很多华人,特别是华一代,抱怨《平权法案》(AffirmativeAction,往往简称为AA)让亚裔在藤校录取上遇上了玻璃天花板,或者说是逆向歧视。应该说,歧视肯定是存在的。但这是一个很大很复杂的问题,三言两语说不清也道不白,请允许我以曾经的一篇关于AA的文章提供一些思考。(</span><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yMTc1Nzc2OA==&amp;mid=2247552044&amp;idx=1&amp;sn=c18f80c79c547cc064e5b3d0b728287e&amp;chksm=e835a40bdf422d1d0fba459a25f019fe5e76281559ac505c2a0ea306a90bb0932ce88d3cfafa&amp;scene=21#wechat_redirect"><span style="color:rgb(0,0,0);">详见“说歧视,说AA,说千道万,美国社会还没准备好华人出人头地”。</span></a><span style="color:rgb(0,0,0);">)</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我们亚裔从这个国家得到了很多很多,特别是以留学方式来美的这一波人。为了让这个国家越来越好,我们不仅应该在经济上有所贡献,也应该在社会责任上有所承担。说实话,我觉得也只有这样我们才有资格要求更多的藤校名额。看看华人走社会服务道路的人有多少就可以知道我们手里究竟有多少筹码。如果进藤校的目的只是为了一份高薪职位,藤校兴许还真有理由选择其他族裔。</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美国的民权运动已经走过了一个辉煌的历程。但种族歧视依然存在,有时候、有些方面甚至还是非常严重。近两年飙升的亚裔仇恨犯罪就是一个警钟。费洛伊德之死更告诉我们前面还有大山要翻越。在马丁·路德·金纪念日,让我们缅怀黑人民权运动带给我们的成果,更让我们期待,在以后继续争取民权的路上,有越来越多亚裔的身影。</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nbsp;</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参考来源:</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br><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facingsouth.org/2017/02/how-civil-rights-movement-opened-door-immigrants-color"><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www.facingsouth.org/2017/02/how-civil-rights-movement-opened-door-immigrants-color</i></span></a></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www.history.com/topics/immigration/us-immigration-since-1965</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www.history.com/news/immigration-act-1965-changes</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www.nytimes.com/2020/06/13/sunday-review/immigration-history-us.html</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history.state.gov/milestones/1921-1936/immigration-act</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history.state.gov/milestones/1945-1952/immigration-act</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asamnews.com/2020/09/29/the-civil-rights-movement-lead-by-african-americans-made-it-possible-for-asian-americans-and-others-immigrate-to-the-u-s-most-asian-americans-would-not-be-in-the-u-s-without-the-work-of-african-amer/</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21/04/29/key-facts-about-asian-americans/</i></span></p>

白宫首席医疗顾问福奇:称“奥密克戎变体的出现预示着新冠结束”还为时过早

<p>据彭博社报道,美国总统的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博士表示,现在说奥密克戎变体是否会预示着新冠从大流行病转变为地方性流行病还为时尚早。</p> <p>福奇周一(当地时间1月17日)在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年会的在线会议上表示:“关于奥密克戎变体是否会成为每个人都希望的活病毒疫苗,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因为随着新变体的出现,有着如此多的变数。”</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fB0_aTkBfmiXLu8"> <figcaption> Photo by Sarah Kilian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他说,病毒的突变似乎能够使其逃逸一些疫苗和感染带来的免疫反应,这一事实将使实现群体免疫变得困难。开发针对特定变体的疫苗并不是对抗这种疾病的最佳方法,需要开发对所有变体都有效的疫苗。</p> <p>福奇还担任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他表示:“我们不想对每一个变体都采取打打杀杀的做法,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针对某个特定的变体进行加强针接种,这样一来,人类将永远追寻病毒的步伐。”</p> <p>他补充表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在我们看到的所有真实的和潜在的变体中,诱导出一个共性反应机制,这是有可能实现的。”</p> <p>81岁的福奇表示,人们对久经考验的公共卫生措施的抵制也阻碍了抗击新冠病毒的斗争。</p> <p>他说:“人们对常规的、正常的和容易理解的公共卫生措施这么的抵触,不愿戴口罩、不愿推广疫苗接种、不愿采取相关措施,如果我们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情况会变得更好。”</p> <p>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哈切特表示,这种病毒似乎有能力在任何时候演变成大流行病。</p> <p>他说:“奥密克戎的行动非常、非常迅速,就像一场急性大流行病,这种病毒未来会继续保持这种能力,我认为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应该要非常关注的事。”</p>

莫德纳CEO:公司有望在2023年秋季推出新冠及流感组合疫苗

<p>据市场观察网报道,莫德纳生物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周一(当地时间1月17日)说,公司希望在2023年秋季之前,可以推出其针对新冠和流感的组合疫苗。</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i7FYL-4Bfmi_4Zw"> <figcaption> Photo by Ivan Diaz&nbsp;on&nbsp;<span style="font-size:14px;">Unsplash</span> </figcaption> </figure> <p>斯特凡内·班塞尔(Stéphane Bancel)说,莫德纳公司是新冠疫苗的主要制造商之一,其目标是在未来18个月左右让其新冠组合疫苗在多个国家上市。</p> <p>除了对新冠和流感病毒进行免疫之外,这种疫苗还将针对呼吸道合胞病毒(RSV)进行免疫,这是一种通常会引起类似感冒症状的常见病毒。</p> <p>班塞尔说:“我们的目标是能够有一个单一的年度加强针,这样人们就不需要在一个冬天打两到三针疫苗,而是只进行一剂疫苗的接种就可以了,只要注射一针,人们就可以完成新冠疫苗的加强针以及流感和RSV的加强针接种。”</p> <p>班塞尔说,在最理想的情况下,这种疫苗将于2023年秋季在一些国家上市。</p> <p>莫德纳公司与辉瑞公司和BioNTech公司一样,利用先进的mRNA技术开发了新冠疫苗,这与传统疫苗的技术不同。</p> <p>该公司及其股东希望,公司在未来能通过mRNA疫苗获得更多的发展,比如研发出针对普通流感的mRNA疫苗。但是,去年12月,其mRNA流感疫苗的一期研究数据令投资者失望,此后,班塞尔采取行动,重新设定对该疫苗的预期。</p> <p>在达沃斯在线论坛上,班塞尔详细介绍了组合疫苗的研发进展。</p> <p>他说,RSV疫苗处于第三阶段临床试验中,流感疫苗处于第二阶段临床试验中,不过流感疫苗应该在今年第二季度进入第三阶段临床试验。</p> <p>班塞尔与拜登的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博士以及其他新冠病毒专家一起出现在达沃斯在线论坛上。</p>

华人不想在社区建监狱,美国人却打官司要“拯救”监狱,这是什么操作?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在美国,监狱设在哪里一直是备受争论的话题。近年来,纽约市的华人一直因前市长白思豪要关闭原本赖克斯岛上的老监狱,在华埠修新监狱感到愤慨。但在加州的苏珊维尔市,当地居民却为了保留家门口的加州惩教中心(CCC),不惜将加州惩教和康复部告上法庭。</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苏珊维尔长期来将监狱作为本地最大的经济支柱。在上个世纪的传统产业衰退时代,像加州惩教中心这样的监狱曾为不少小城镇居民提供了宝贵的就业机会,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经济落后区的小镇居民至今。</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但随着美国刑罚规则的改变,美国囚犯人数持续下降、监狱收容率不如往日,各州老旧监狱都在一个接一个的被当地政府关闭,像苏珊维尔这样的小城已到了生死边缘。</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UZJODDYBfmfnG-Q">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加州惩教中心 (CCC) 图源:加州惩教与康复部官方网站</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strong><u>美国监狱建立和关闭的争议</u></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政府想要建一栋新监狱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如果处理不当,很容易引发群众的不满。</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纽约的赖克斯岛关闭计划。纽约市的赖克斯岛是一座因暴力和不人道行为“臭名昭著”的监狱岛,它也是当地市政的“眼中钉”,前纽约市长白思豪在2017年就动过完全关闭赖克斯岛上所有劳教机构的念头。他推出了一系列监狱重建计划,想在曼哈顿、布朗克斯、布鲁克林和皇后区各建一所新的社区监狱,改善本市的监狱环境,使犯人得到更人性化的对待。</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但白思豪的“好意”却受到了当地居民的反对,自2018年开始,在未来可能与监狱为邻的华埠居民多次对市政府的决定发出抗议。他们认为在市中心建造监狱有悖于城市规划理念,造成潜在的社区安全隐患,对附近居民来说不公平。</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虽然监狱和污水处理厂、垃圾处理厂一样都属于基础且必要的公共设施,但也会对附近居住环境带来负面影响。空间分配和利益相冲突的情况往往会使附近居民抵制这些设施的建设,形成所谓的邻避效应(NIMBY,Not In My Back Yard,意为“不要在我家后院”)。</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和“别在我家后院”相反,不是所有人对监狱都避之不及。</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据《纽约时报》报道,在加利福尼亚州东北部有一座被内华达山脉包围的苏珊维尔市,当地居民非常愿意住在监狱旁边。他们与加州高沙漠州立监狱(HDSP)和加州惩教中心朝夕相伴,早就将它们视作生活的一部分。</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不仅如此,当地居民甚至在加州政府决定在2022年6月关闭加州惩教中心后,对州政府官员提起诉讼,认为关闭监狱的决定违反了环境法,还发起了“拯救监狱”运动。</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在苏珊维尔市的主干道上,有家咖啡馆打出了“拯救我们的社区”来迎接顾客,还有些居民为提出诉讼的团队筹款。筹款组织人凯莉·柯布(Kerri Cobb)与一些当地公务员和监狱工作人员在一家披萨店里举办了筹款活动,受到了居民们的广泛支持。</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HpYd8XwBfmhG98Q" alt="图片">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民众请愿不要关闭监狱</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柯布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这就是我们努力保护监狱的原因。我们因为监狱得到发展。而现在,(州政府)正在把地毯从我们脚下抽走。”</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诉讼在2021年8月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当地法官发布了一项临时禁令,规定在法院审理案件期间暂停关闭加州惩教中心的计划。</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苏珊维尔市的居民们之所以如此强烈反对政府关闭监狱,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当地居民和监狱之间几乎已经形成了“唇亡齿寒”的关系。</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在这座小城市里,两所监狱里关押的犯人和当地居民几乎一样多,大约一半的当地成年人在监狱工作,就连苏珊维尔市长门迪·舒斯特(Mendy Schuster)的丈夫也在监狱里担任惩戒官一职。苏珊维尔居民依赖着监狱带来的经济效益,监狱对他们来说并不只是公共机构。</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font-size:18px;"><strong><u>率先吃到监狱红利的</u></strong></span><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0,0,0);font-size:18px;"><strong><u>苏珊维尔</u></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追根溯源,美国诸多类似于苏珊维尔市监狱和当地居民的这种特殊关联,还得从上世纪后半叶掀起的一阵“建监狱热潮”说起。</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原本的苏珊维尔是一个自然环境优美的小城市,这里的人曾经靠山吃山,将伐木和采矿作为自己的主要产业。早年间大部分苏珊维尔人都是工厂里开采铜、铝、金的矿工,或者在伐木厂工作。但到了上世纪60年代,伐木和采矿行业逐渐衰落,苏珊维尔百废待兴。</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1M63cdEBfmfnG-I">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Photoby&nbsp;Nicolas HIPPERT&nbsp;on&nbsp;Unsplash</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1963年建成的新监狱为苏珊维尔带来了转机,这所在今天看来规模较小的监狱当时招募了千名以上的工人,让下岗失业中的本地工人们重新找到了养家糊口的工作。</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上世纪60年代,监狱环境普遍较差。但随着自由意识的兴起,囚犯也学会了维护自己的基本人权。他们开始反对种族主义,反对狱警对他们施加暴力,要求更多的教育和工作机会,以及更好的医疗条件。他们希望有机会加入工会,掌握自己在监狱里的生活。</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在这个大背景下,当时的加州州长埃德蒙·布朗(Edmund G. Brown)将占地1120英亩的加州惩教中心设在“风景如画、适宜家庭居住”的苏珊维尔,就是希望加州惩教中心能够展示“美国最新的惩教观念”,以“开明、负责的姿态使被关押的美国公民摆脱囚犯身份”。</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最初关押在加州惩教中心只有1200名囚犯,他们每天并不是单纯在牢房里发呆过日,而是在大自然中努力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在加州惩教中心坐牢是真正的“康复”过程。这些囚犯每天要学习如何扑灭山林中的野火、巡视林区、清理远足小径上倒下的树木和杂草、保护溪流、改善当地鱼类栖息地。当地人还会请这些囚犯看护牧场,驯服马匹。</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可惜美好的时光不会一直延续,囚犯们田园牧歌般的生活随后被时代洪流无情终止了。</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进入80年代后,美国黑帮暴力事件频发,毒品泛滥。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开始了全国性的禁毒斗争,通过了《反药物滥用法》,将诸多瘾君子和暴力罪犯抓进了大牢。同时,变化的刑罚政策延长了囚犯们的服刑时间,他们的最低刑期被提高、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可能性增加、假释或提前释放的机会变少,这样一来囚犯数量不断增加。</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据当地居民弗雷泽·乔尔介绍,刑罚制度收紧使加州惩教中心的囚犯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这些人被关押在铁丝网后面的双人牢房中,每天在狱警的枪口下训练数小时。</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囚犯的增多带来了另一个麻烦,那就是监狱人满为患。美国联邦监狱局为此必须建造更多监狱,这次他们不像往常一样将监狱放在大城市,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像苏珊维尔这样的偏远小城。至此,在一段时间内,美国的经济落后区掀起了一阵“建监狱热潮”。</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N-Pay4kBfmfnG-U">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美国囚犯数量增长趋势,US incarceration timeline.gif: November Coalition.Http://www.november.org.Sentence with November.org contact info removed frombottom of chart by User:Timeshifter.US incarceration timeline-clean.gif:Apoc2400.Conversion to SVG: Sarefo.Further SVG image editing: Delphi234.,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0,0,0);"><strong><u>建监狱热潮曾养育了一方人</u></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当时,美国南部和东部到处都有大量建造监狱的记录,尤其是在德克萨斯州——90年代德州的农业和油田工厂全面衰退,11个县在挣扎求生的过程中建立了监狱。在这一时期,美国每5所新建的农村监狱中就有一所监狱被建在德州。截至目前德州共建了49所农村监狱,是农村监狱数量最多的地方。</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监狱的到来也为当时因农业、采矿、木材加工和制造业持续衰退,面临着农场危机、工厂关闭、企业裁员等经济危机的农村社区和小城镇带来了新的经济发展契机,使得贫困地区重振旗鼓。</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而在这更早之前通过建监狱,率先吃到“监狱经济”红利的苏珊维尔成了典范。</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国家监狱和社区专家特雷西·胡林(Tracy Huling)在她的《隐形惩罚:大规模监禁的附带后果》中提到,80年代的监狱扩建需求吸引了许多来自农村社区的地方政府官员的目光,他们希望通过在本地建造监狱的方式吸引到更多由州政府提供的财政援助,并减少部分税收。</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监狱对带动当地经济的好处显而易见。据胡林统计,大约每15天建成的一所监狱可带来7.5万多个新工作岗位,90年代的新农村监狱有大约23.5万名囚犯,相当于监狱每多收100名囚犯,就多了30名在监狱里工作的人,新的工作岗位吸引了最渴望创造经济收益的萧条地区。</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监狱城苏珊维尔也在1992年迎来了加州高沙漠州立监狱,这所监狱就矗立在原来的加州惩教中心附近,但规模更大、更先进。当时57%的本地居民对建造新监狱的提案表示赞成,在提案通过后,居民就像一家人翘首以盼贵客到来一样,为新监狱做好了准备。</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居民们在大街上张贴“欢迎监狱雇员和囚犯”的横幅,建筑商公布了建造新公寓和住宅的计划。汽车旅馆为监狱工作人员和囚犯家属提供折扣,而录像带店不甘落后地让监狱工作人员可以免费租借录像带。制服店在橱窗里摆出了卡其色套头衫和闪亮的黑色靴子,希望吸引监狱工作人员前来购买制服。超市新员工、城市清洁工数量大幅增加,不仅如此,新监狱还吸引了沃尔玛、塔可钟、百视达等公司来此开店。</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当时的苏珊维尔人都在空手道学校排队上自卫课,但对他们来说最有吸引力的还有1200 个新工作、每年57至70万美元的工资,以及3500 到4000名新居民。这些人是囚犯和监狱工作人员的家属。苏珊维尔市的人口增加了一倍多,州政府也为这座城市提供了200万美元的拨款,用于扩建学校、法院和道路。</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wFsdnLIBfmfnG-U"> </figure>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Gd-BYCcBfmfnG-Y">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美国1970年和2000年监狱数量对比图,截图来自:&nbsp;Prison Proliferation Project</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新来的囚犯也会像60年代一样为当地居民带来各种各样的“便利服务”,例如参加社区工作、种树、粉刷政府建筑等。正如加州惩教部在一本小册子中所说的那样:虽然囚犯每小时只赚得几美分,但对社区的好处会大得多。</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多年来,像加州的苏珊维尔、阿肯色州的福雷斯特、佐治亚州詹金斯这样以“监狱经济”为支撑的城市星星点点地洒落在美国版图上,他们的经济生活、教育、政治都与监狱息息相关。在苏珊维尔,囚犯们一直被市政府视为可以参加当地政治投票的人,在新冠疫情期间,当地政府还为他们申请了联邦救济基金。</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不过对“监狱经济”心动的不止像苏珊维尔这样的小城市,还有私营企业。1980年代的大规模监禁运动使得一些手忙脚乱的州政府将医疗服务、食品准备、职业培训、囚犯运输、甚至全面管理和运营项目都外包给私营公司。私营企业与政府签订了合同,他们可以根据监的大小、运营时间、收容囚犯人数向政府收费。</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譬如,美国现代第一家私人监狱公司CoreCivic在2021年的总收入达到了18.64亿美元,由此可见开监狱带来的经济利益有多么可观。</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font-size:18px;"><strong><u>“监禁经济”的后时代</u></strong></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总得来说,监狱建造的时间不同、所在地不同,会产生不同的影响。一间监狱要建在现代大城市居民家门口,换谁谁都不乐意。可是如果是在经济萧条的年代,建在不知道向何处发展的小城镇上,那对当地居民来说就是一丝希望的曙光——他们还可以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还可以找到工作,孩子们还可以留在家乡。</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可是大规模监禁时代在渐渐远去,像苏珊维尔这样曾经受益于“监狱经济”的地方还可以继续当一座与世无争的监狱城吗?</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在大规模监禁过后,美国人开始思考刑罚系统中的种族偏见、警察暴力、过度定罪、累犯等问题。十年来,美国各州机构修改了涉及监禁的相关法案,寻找替代大规模监禁的新方法,推出了轻罪和非暴力犯罪的现金保释、增加假释和重判机会、降低原有法律的量刑要求等新法案,刑事司法改革使得美国囚犯数量开始减少。</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据薇拉司法研究院(VeraInstitute of Justice)统计,从2019 年到2021年3月,美国整体的囚犯人数下降了16%,农村县的囚犯人数下降了27%,比其他地区的监狱人数下降幅度都多。加州惩教部统计显示,加州的囚犯人数已从此前的17.3万人下降至9.72万人,2020 年1月至2021年6月的囚犯人数减少了21%。</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纽约州2011年至2020年十年间犯罪率下降了23.7%,目前全州囚犯数量为31469人,比1999年的最高点72773人减少了一半多。</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囚犯人数不断下滑,一些监狱也就没有了存在意义,而监狱里的囚犯在疫情期间因为面临着较高的集体感染的风险,这种迫使拜登下令削减监禁规模,减少私营监狱数量。</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纽约现任州长凯西·霍赫尔(Kathy Hochul)在2021年11月9日宣布计划关闭6所监狱。2011年曾有报道称,前纽约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在近11年的任期内顶着不小的压力关闭了18所监狱。</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在康涅狄格州,由于犯罪率下降、新冠疫情和州预算减少,关闭监狱也是这里老生常谈的话题。州政府将已关闭的监狱用于文件存储或培训新聘的惩教人员,但还有三分之一空出来的监狱建筑没有被使用。</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苏珊维尔所在的加州也是如此,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在 2021年4月表示将关闭本州的两所监狱。据《洛杉矶时报》报道,位于特雷西的迪尔职业学院(DVI)已于2021 年9月30日正式关闭,而苏珊维尔的加州惩教中心预计将于2022年6月30日关闭。</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监狱关闭后,当地居民又该何去何从?苏珊维尔市长舒斯特说:“(关闭加州惩教中心)将影响整座城镇,我无法想象那会是什么样子。”&nbsp;</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在加州政府宣布关闭加州惩教中心后,虽然政府方面表示会最大限度减少或消除裁员影响,尽量将被裁员的工作人员调至其他的监狱,但其他靠“监狱经济”为生的店铺、学校、工人则不在转业计划中。</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一部分当地人放弃了在苏珊维尔的家。他们开始出售房屋,准备到其他城市谋生。当地的部分制服店、餐厅也随之关闭,业主普遍担心日后难以为继。</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OWWM5K8BfmfnG-Y">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Jon'ShakataGaNai' Davis,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span> </figcaption> </figure>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当地的蛋奶制品企业老板乔什·麦克南(Josh McKernan)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表示,店内超过四分之一的乳制品销售给加州惩教中心。如今小企业越来越难以与像沃尔玛这样的连锁大企业竞争,但监狱一直是小企业的生命线。</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支持减少监禁的量刑项目倡导主任妮可·波特(Nicole Porter)表示,国家应该帮助因关闭监狱而受到伤害的社区,但她进一步说:“这里的经济成功不应该只依赖于监狱。国家制造了这个问题,解决它是国家的责任。”</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俗话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监狱经济”曾经拯救了像苏珊维尔这样面临经济转型困难的小镇于水火,但也正是因为其过分依赖监狱,才使当地居民受困于今天的局面。试想未来,这些监狱小镇如果无法成功转型,无法成为一个可以选择对监狱说不的地方,那么同样的悲剧可能还会再次上演。</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nbsp;</span><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font-family:宋体;"><i>参考来源:</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www.nytimes.com/2022/01/10/us/susanville-california-prison-closing.html</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gny.americachineselife.com/%E6%8B%92%E7%BB%9D%E7%A4%BE%E5%8C%BA%E7%9B%91%E7%8B%B1/</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apnews.com/article/business-prisons-f32b5148896c798ab586a8701cfac58c</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www.prisonpolicy.org/reports/pie2020.html</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quod.lib.umich.edu/cgi/t/text/text-idx?cc=mqr;c=mqr;c=mqrarchive;idno=act2080.0039.415;rgn=main;view=text;xc=1;g=mqrg</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s://www.prisonpolicy.org/scans/building.html#_edn2</i></span></p> <p style="margin-left:0px;text-align:justify;"><span style="color:rgb(136,136,136);"><i>http://www.processhistory.org/prisoners-rights-1/</i></span></p>

暴风雪席卷加拿大安省和魁省,部分地区或遭50厘米强降雪,多所学校停课

<p>据环球新闻报道,加拿大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居民周一(当地时间1月17日)正在应对冬季严峻的天气状况,两场暴风雪继续席卷两省,积雪加深。</p> <p>加拿大环境部已在这两个地区发出天气警告,安大略省预计总降雪量为25至35厘米。</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WzFCelMBfmhi5fU"> <figcaption> Photo by Jörg Angeli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与此同时,安大略省的一些地区,包括多伦多,正处于“暴风雪预警”状态,预计将出现暴雪和强风。</p> <p>气象局表示,一些地区的降雪量可能高达50厘米。</p> <p>同时,魁北克省的一些地区,如劳伦琴和大蒙特利尔地区,预计将有35厘米的降雪。</p> <p>联邦气象预报员说,从周日晚上开始,五大湖周围的低压系统将给安大略部分地区带来降雪,同时一场正在美国酝酿的风暴将向魁北克南部移动。</p> <p>这场冬季暴风雪是今年的首个重大天气事件,迫使各省的教育局重新审视其当天的线下教学计划。</p> <p>安大略省有几所学校已经关闭。一些学校已经转为线上教学,而另一部分学校则声称,由于周一“下雪”,没有任何的教学计划。由于新冠疫情的扩散,该省已经推迟了学生们的返校时间。</p> <p>到目前为止,魁北克省已经宣布周一停课的教育局有:蒙特利尔英语教育局、莱斯特皮尔森公立教育局和玛格丽特布尔瓦教育局。许多私立学校也宣布将关闭。</p> <p>周一也是魁北克省中小学生在寒假结束后开学的第一天。</p> <p>预计这两场暴风雪将持续一整天。</p>

加拿大房价指数于2021年飙升26.6%,创下年度涨幅记录

<p>据CBC报道,加拿大房地产协会(CREA)公布的房价指数显示,在截至2021年12月的一年中,该指数上涨了26.6%,是有记录以来最大的年度涨幅。此前,路透社也报道了加拿大12月售出的房屋均价达到71.35万加元。</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J4jSdm8BfmiwQgQ"> <figcaption> Photo by Towfiqu barbhuiya on Unsplash&nbsp; </figcaption> </figure> <p>CREA代表着10万多名房地产经纪人,并对通过多重上市服务机构在市场上销售的房屋数据进行统计,该协会表示,12月底的待售房屋供应量创下了历史新低。</p> <p>除了在新冠疫情暴发早期住房市场暂停了几周之后,加拿大的住房市场在过去两年里一直处于火热的状态,因为希望利用最低利率购买房屋的买家的狂热需求,大大超过了可购买的房屋供应。</p> <p>这种不平衡是导致房价上涨的一个主要因素,因为缺乏其他可供选择的替代房屋,买家不得不支付越来越多的钱来同其他买家竞争同一套房屋。</p> <p>多位专家表示,加拿大部分地区出现了投机泡沫的迹象,而CREA表示,导致价格失控上涨的最大因素是没有足够的房屋被挂牌出售。</p> <p>CREA的首席经济学家肖恩·卡思卡特(Shaun Cathcart)说:“目前加拿大上市销售的房产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少。因此,不幸的是,加拿大面临的住房可负担性问题在得到改善之前可能会变得更糟。”</p> <p>CREA说,12月在多重上市服务房源系统(MLS)上出售的加拿大房屋的平均价格为71.35万加元。这实际上比11月超过72万加元的历史最高价有所下降,但与上年同期相比,仍上涨了很多。</p> <p>然而,高价格似乎并没有减缓需求,因为2021年是有史以来房屋销售最繁忙的一年。去年,约有666995套住宅物业在MLS上成交,比之前的年度记录高出20%。</p> <p>卡思卡特说:“在全国范围内积极推动建造更多的房屋,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但建设规模可能必须比过往任何时候的建设规模都要大才行。”</p> <p>(今日汇率参考:1加元=5.08人民币)</p>

碧桂园股价跌超8%,中国房地产行业信心危机持续蔓延

<p>据华尔街日报1月17日报道,由于信心危机向看似优质的开发商蔓延,中国房地产债券的投资者几乎得不到喘息的机会。其中多家房企都曾幸免于去年的行业大跌。</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01rUeokBfmgcGdQ"> <figcaption> Ngsyatowuahg,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其中的碧桂园最近引起广泛关注。根据中国房地产信息协会的数据,按合同销售额计算,碧桂园是2021年中国最大的开发商,也是房地产行业为数不多的民营企业之一,其信用评级比其它高杠杆的房企要健康得多。</p> <p>直到最近,尽管在政府限制融资、房屋销售额下降以及中国恒大集团的财务困境所引发的广泛抛售之后,碧桂园的美元债券依旧没有受到很大影响。</p> <p>然而,根据Tradeweb的数据,碧桂园2026年到期的债券周一报价为67.5美分/美元。该债券被全球三大信用评级公司中的两家评为投资级,最近几天价格出现大跌,在三个交易日内每1美元面值下降了20美分以上。</p> <p>与此同时,碧桂园周一在港股下跌8.1%,创下近五年来的最低收盘水平,而一些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如旭辉控股和融创中国的股价也有所下跌。</p> <p>分析师和投资者表示,碧桂园最近在筹资问题上改变了主意,引起投资者的不安。</p> <p>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在上周,碧桂园发行3亿美元的潜在可转换债券,但发行中介商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评估了投资者对该笔投资的兴趣后,因未能吸引到足够需求,最终没有启动该交易。</p> <p>碧桂园表示,已经研究了不同的融资渠道,并要求银行提供不同的产品,但“在市场条件不合适的情况下,不会考虑发行可转换债券”。</p> <p>碧桂园在电子邮件中回复称,截至去年6月,公司持有超过1860亿元人民币的可用现金,并且拥有强劲的现金流。碧桂园表示,最近发行了国内公司债券和资产支持证券,反映了其在投资者和监管机构心中的地位。</p> <p>债券市场的动荡基本上堵住了开发商发行新债的融资渠道,丧失了对即将到期的美元债务进行再融资的重要手段。可转换债券作为另一种融资工具,融合了股票和债券的一些特点,向持有人支付利息,但如果发行方的股价达到约定的水平,就可以将所持债券换成普通股票。</p> <p>最近几周,投资者对部分实力相对较强的开发商的信心有所衰减,其中包括老牌房企世茂集团。该公司名下的部分信托贷款已出现违约。这种影子融资形式一直受到中国房地产企业的欢迎。</p> <p>根据Tradeweb的数据,龙光集团的债券在最近几天也急剧下跌,其2023年到期债券每1美元面值从一周前的91.9美分降至周一的62.8美分。</p> <p>CreditSights的高级研究分析师Luther Chai表示,鉴于投资者信心疲软,“即使是实力较强的开发商也可能因为传言和负面新闻而出现波动”。</p> <p>与此同时,开发商的垃圾级债券也出现下行压力。截至周五,以房地产行业为主的ICE BofA中国高收益美元债券指数收益率为24.2%,高于2021年底的18.6%。</p> <p>碧桂园有4.11亿美元的美元债务将在下周到期,另有7亿美元的债务在7月到期。该公司表示,将用自己的现金来偿付下周到期的债券,且已准备好所需资金,并将根据当时的市场情况安排7月份的债券偿付。</p> <p>对碧桂园,穆迪给出的信用评级为Baa3,惠誉给出BBB-级,均为投资级别的最低可能评级。标普给出的评级为BB+,是最高的非投资级评级。</p> <p>(今日汇率参考:1美元=6.37人民币)</p>

美团跨界投资半导体初创公司,AI芯片公司爱芯元智获8亿元融资

<p>据CNBC报道,随着中国最大的几家科技公司持续向半导体领域投入资金,中国人工智能芯片初创企业爱芯元智已经从外卖巨头美团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8亿元人民币。&nbsp;</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nwbK4HABfmg_HWc"> <figcaption> Photo by Umberto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参与这轮融资的还包括启明创投等其他投资者。就在最近一次资本注入的前几个月,爱芯元智在去年8月份刚刚完成了一轮融资,此趋势也突显出投资者对中国半导体初创企业的兴趣日益浓厚。&nbsp;&nbsp;</p> <p>鉴于中国的半导体行业仍严重依赖外国技术,政府已将提高半导体的自给自足和研发能力列为首要任务。从智能手机到汽车,芯片一直被各国政府视为极具重要战略意义的一环。&nbsp;&nbsp;</p> <p>然而,由于目前全球半导体短缺,导致游戏机等部分消费电子产品供应不足。&nbsp;&nbsp;</p> <p>中国政府对半导体的重视促使国内的科技巨头向该领域投入大量资金。&nbsp;</p> <p>去年,腾讯就投资了总部位于上海的燧原科技。腾讯还因此推出了三款自己的芯片。&nbsp;&nbsp;</p> <p>此外,百度在去年成立了AI半导体部门后,随即也推出了AI半导体二代。&nbsp;&nbsp;</p> <p>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揭开了自己用于数据中心服务器的硅芯片的面纱。&nbsp;&nbsp;</p> <p>外卖巨头美团是最新一家投资芯片公司的大型科技公司,其重点支持对象即为爱芯元智。&nbsp;&nbsp;</p> <p>爱芯元智的产品专注于计算机视觉领域的人工智能芯片。这类芯片与计算机分析和处理大量图像的方式有关,并可用于面部识别等领域。但同时也需要超强的计算能力,而此能力可以由专门的计算机视觉芯片来辅助。&nbsp;&nbsp;</p> <p>这家初创公司自2019年5月成立以来,已经推出了两款芯片。爱芯元智说,其研发的芯片可以用于所谓的智能城市和智能家庭等应用。新的资金将用于该公司的人才招聘及扩大公司业务规模。&nbsp;</p> <p>(今日汇率参考:1美元=6.35人民币)</p>

因新冠感染病例增加,中国取消公开销售冬奥门票计划,将定向组织观众观赛

<p>据巴伦周刊报道,中国于周一(当地时间1月17日)取消了向公众出售北京冬奥会门票的计划,因为中国的新冠感染病例数量达到2020年3月以来的最高值。</p> <p>北京奥组委去年曾表示,冬奥会上不会有境外观众,部分原因是中国长达数周的隔离要求,但他们曾承诺允许国内观众入场。</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AnWlQhiia9t2Zbz2"> <figcaption> <span style="font-family:仿宋;">Photo by zhang kaiyv on Unsplash</span> </figcaption> </figure> <p>但是公开售票的计划在周一被取消了,因为在距冬奥会开幕仅三周的时候,中国报告了223例新感染病例。</p> <p>北京奥组委在一份声明表示:“为保障涉奥人员和观众的健康安全,决定将原计划通过公开销售门票的方式调整为定向组织观众现场观赛。”</p> <p>目前还不清楚如何选择这些观众,以及他们是否必须在冬奥会之前或之后进行隔离。</p> <p>中国在2019年底首次出现新冠病毒,即使世界其他地区已经重新开放,中国仍坚持严格的“清零”政策。</p> <p>但最近几周,随着天津港和广东南部制造业地区等关键地区出现多个病毒集群,中国政府的举措持续面临压力。</p> <p>冬奥会即将开始,运动员和官员已经陆续抵达北京,他们立即进入一个被严格控制的隔离区,将他们与其他人群隔开。</p> <p>上周末,在北京发现一例奥密克戎感染病例后,有关部门还加强了对来自中国其他地区入京人员的监管。</p> <p>北京现在要求出行前需进行核酸检测,入京后进行后续检测,敦促居民在即将到来的春节假期不要离开北京。</p> <p>一些旅游景点也被关闭。</p> <p>一名高级卫生官员告诉居民“不要从海外购买商品”,此前他表示,当地的病例可能是由国际包裹带来的。</p> <p>相关部门在对1.3万名在同一地区生活或工作的人进行检测时表示,北京确诊病例没有旅行史或与其他感染者有过接触。</p> <p>卫生官员庞星火告诉记者,该病例收到了一封来自加拿大的信件,其表面发现了奥密克戎变体病毒。</p> <p>庞星火表示,已经对同批次的数十封信件进行了检测,其中5封信件检测出了病毒痕迹。</p> <p>她补充说,该变体与在中国发现的奥密克戎不同,与上个月在北美发现的变体相似。</p> <p>“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不能排除通过入境物体感染病毒的可能性。”</p> <p>因此,庞星火说,居民应该“在疫情期间尽量避免购买海外商品”。</p> <p>“如果你收到海外信件,你应该戴口罩和一次性手套以减少直接接触。”</p> <p>她建议人们“在户外打开包裹”。</p> <p>中国已将多起病毒聚集性疫情与从海外进口的产品联系起来。</p> <p>世界卫生组织任命的国际专家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病毒并非源自中国,而通过进口冷冻食品传入的说法是“有可能”,但可能性非常小。</p> <p>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在其网站上表示,人们“有可能”通过接触被污染的表面或物体被感染,但风险很低。</p> <p>三天之内,物体表面留下的病毒痕迹应该会减少99%。</p> <p>分析人士警告称,中国的“零容忍”政策,包括有针对性的封锁和旅行限制将对经济造成越来越大的压力。</p> <p>周一,河南省报告了约68例新冠病例,该省已对数百万居民实施部分封锁和大规模核酸检测。</p>

瑞信负面风波不止,董事长上任不到一年又因丑闻辞职,分析师称公司急需挽救声誉

<p>据CNBC报道,由于两次违反新冠疫情防控措施,瑞士信贷董事长安东尼奥·霍塔-欧索里奥最终于周日(当地时间1月16日)提出辞职,这也是近年来动摇这家瑞士银行的一系列备受瞩目的丑闻中的最新一起。&nbsp;&nbsp;</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jLfyl8oBfmitdiM"> <figcaption> Photo by Eduardo Soares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霍塔-欧索里奥于去年4月接任瑞士第二大银行瑞信的董事长,被委以领导瑞信摆脱丑闻、重焕新生的重任。此前,瑞信曾因投资公司Archgos Capital爆仓事件和供应链金融公司格林希尔(Greensill)破产而遭受损失。</p> <p>此前,一场离奇而漫长的间谍丑闻最终导致前首席执行官蒂贾恩·蒂亚姆辞职,托马斯·格泰斯泰因继而接替了蒂亚姆的职位。&nbsp;&nbsp;</p> <p>内部调查发现,霍塔-欧索里奥多次违反了英国和瑞士的防疫要求。在霍塔-欧索里奥辞职的同时,董事会决定任命风险委员会主席、董事会成员阿克塞尔·P·莱曼即时接任董事长一职。瑞信坚称,将毫不气馁地继续实施去年11月宣布的全球战略重组计划,其中包括缩减投行业务等。&nbsp;&nbsp;</p> <p>分析师于周一对CNBC表示,瑞信撤换霍塔-欧索里奥、任命莱曼是明智的决定,这一变动有利于瑞信的稳定。&nbsp;&nbsp;</p> <p>总部位于苏黎世的资产管理公司Lakefield Partners的执行合伙人布鲁诺·维斯特拉特表示,考虑到莱曼在风险管理方面的丰富经验,最终选择他同时也体现了该行的稳定性需求。&nbsp;&nbsp;</p> <p>维斯特拉特对CNBC表示:“我们只能希望,丑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消失,通过他们的努力最终能够找到正确的方向,将船带离风暴中心。很明显,时机已经成熟。”</p> <p>然而,也有一些人强调,问题并不止出在一个人身上,瑞信还面临着一连串的法律问题。&nbsp;&nbsp;</p> <p>Quilvest投资委员会成员及前瑞信高级顾问鲍勃·帕克表示:”坦率地说,我认为,瑞信未来几个月乃至一年的工作,重点都在于修复其风险管理和声誉,而这一过程中有一个显然需要认真考虑的因素就是,其能否留住人才。”</p> <p>他说:“在对冲基金Archegos爆仓事件发生后,投资银行里许多有才能的人都离开了这家公司。”&nbsp;&nbsp;</p> <p>在过去一年中,瑞信的股价大幅下跌。分析师指出,瑞信股价与其国内竞争对手瑞银集团的业绩差异表明,投资者仍对瑞信的好转持怀疑态度。&nbsp;&nbsp;</p> <p>瑞信的股价在过去一年下跌了逾24%,周一早间报每股9.37瑞士法郎,而瑞银在过去一年里上涨了逾31%,目前约为每股18瑞士法郎。&nbsp;&nbsp;</p> <p>帕克说:”我认为股价近几个月的表现能清楚地反映出投资者的看法,即许多遗留问题需要时间来修复,我认为这种看法也是无可厚非的。“&nbsp; &nbsp;</p> <p>总部位于苏黎世的金融咨询机构Porta Advisors公司合伙人贝亚特·威特曼对CNBC表示,瑞信需要通过改变业务惯例和树立榜样来重建声誉,而不是一味寻求快速的公关胜利或“文化清洗”。&nbsp;&nbsp;</p> <p>威特曼说:“瑞信和瑞银之间的股价表现差异是50%。不是5%,而是50%。因此瑞信的股价很低,但造成这一结果的因素有很多。”&nbsp;&nbsp;</p> <p>不过,他表示,如果新的董事长和管理团队能够实现稳定发展,并在企业纪律和专注度方面做出有效的调整和改变,那么按照目前的估值,瑞信的股价还是值得放手一搏的。&nbsp;&nbsp;</p> <p>威特曼表示:”像Harris Associates、Dodge &amp; Cox等主要股东已经蒙受了多年的损失,公众也一样,所以现在要靠管理层和董事会来解决这个问题,修复信誉,这是通过他们的努力完全有可能做到的。”&nbsp;&nbsp;</p> <p>据悉,尽管该银行受到与莫桑比克腐败相关的指控以及其他几起法律问题的打击,但瑞信第三季度营收仍强劲,利润超出预期,&nbsp;&nbsp;</p> <p>威特曼强调,除了有稳健的金融基础,瑞信目前的运营也面临一个非常有利的宏观背景。&nbsp;&nbsp;</p> <p>威特曼说:“就风险资产上升、并购活动创纪录而言,去年是有记录以来表现最好的一年之一,基本上都是对这家银行有利的因素。”&nbsp;&nbsp;</p> <p>威特曼表示,考虑到若重组按计划进行且当前股价较低,可能释放出巨大潜力,因此他对瑞信发起战略性收购并不感到意外,并表示,正如一些监管者所说,欧洲市场早该进行整合了。&nbsp;&nbsp;</p> <p>(今日汇率参考:1瑞士法郎=6.94人民币)</p>

加载中...
© 2022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