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ta变异株突破防线,中国14省份拉响警报

<p>彭博社报道,delta变异株已突破中国防线,目前已有14个省出现病例,该国正面临着自2019年底出现新冠病毒以来最广泛的新冠疫情爆发。</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pMXK3m8BewYKzZU"> <figcaption> Photo by geralt on Pixabay </figcaption> </figure> <p>虽然感染的总人数迄今为止多于300人,比其他国家的疫情程度要轻微得多,但广泛的传播表明,该变种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p> <p>这是自2019年12月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首次发现该病毒以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中国的严格规定,包括大规模检测、积极的接触者追踪、隔离和偶尔的封锁,遏制了之前30多次的爆发。</p> <p>然而,传染性更强的delta变种的到来,正在考验这种方法。这种新病毒可能正在利用人们最近在戴口罩和保持距离方面降低警惕的现象,因为中国大部分地区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出现新冠病毒。基于以上原因,再加上夏季旅行的增加,为delta病毒变种创造了一个条件。</p> <p><strong>中国正在遭受重击</strong></p> <p>7月中旬,一艘航班从莫斯科飞往中国东部城市南京,航班上承载着中国国内delta变种的首批病例,并且,南京机场的清洁人员也被感染。</p> <p>仅在周一,中国就报告了99起感染,包括44名核酸检测呈阳性但没有症状的人。按病例数量计算,这是自1月份中国北部河北爆发疫情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疫情,当时有2000人被感染。传播范围之广更是令人担忧,感染者已经到达防护严密的首都北京,最远到达南方的海南省,离南京有1900公里远。</p> <p>中国的疫苗接种率接近60%,是世界上疫苗接种比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接种疫苗是否能够减缓delta的传播并防止严重的疾病和死亡,还有待观察。南京的大多数感染者已经接种了疫苗。</p> <p>这些疫苗似乎确实能够防止严重的疾病,到目前为止,只有4%的感染者在与严重的疾病作斗争。周六,国家卫健委官员郭燕红在北京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有哮喘、糖尿病或高血压等既往病史。</p> <p>由于所有新冠疫苗的有效性都被delta病毒削弱了,导致人们非常担心非MRNA疫苗,例如中国的疫苗和阿斯利康公司的疫苗,对减缓delta变异病毒传播无能为力。</p> <p>国有的国药集团援引斯里兰卡的一项研究称,其灭活疫苗对delta病毒的有效性为68%。据官方媒体《环球时报》报道,中国另一家主要疫苗供应商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说,在实验室研究中,接种该公司灭活疫苗的人的血清样本仍能中和delta菌株,该公司没有透露更多细节。</p> <p>所有新冠疫苗的效力都被delta病毒削弱了,这表明仅靠免疫接种并不能使疫情得到控制。上周,美疾控(CDC)改变了先前的立场,表示在感染率上升的地方,已接种过疫苗的人应该重新戴上口罩。</p> <p>中国疾控中心首席免疫专家王华庆在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说:“delta变异病毒占美国病例的80%,美国重新规定了戴口罩的要求。这意味着delta变异病毒传播能力很强,即使接种了疫苗,个人防护也不能松懈。”</p> <p><strong>另一起聚集感染</strong></p> <p>中国中部城市郑州也发生了一起delta变异株感染集群,那里的医院和清洁人员都被感染,这更令人担忧。河南省也有范围较广的病例报告,由于暴雨造成的后果,遏制病毒传播的能力已经被削弱,并破坏了基础设施。</p> <p>最近爆发的疫情使得南京市的居民已经被封锁起来。居住在张家界的居民也受到影响,一周前,有3000多名观众在此参观了一场现场户外表演,助长了病毒的传播。</p> <p>中国首都北京已经发现五例delta病例,官员们发誓要以 “最快的速度、最严格的措施和最果断的行动 ”切断病毒的传播。对那些来自正在抗击疫情的国家的旅行者,政府将加强入境限制,政府和国企员工已被禁止离开北京。</p>

加拿大将提前大选?自由党正期待着这两个党能有一个崩溃

<p>麦克林杂志8月1日报道,加拿大提前选举已箭在弦上,对自由党来说,现在是个理想的窗口期,但想要赢得多数席位将是一个挑战,而且不太可能变得比2019年更容易。</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MoRg78iyFdwNayOY"> <figcaption> 加拿大总理、自由党党首特鲁多。图源:Justin Trudeau – Prime Minister of Canada, CC BY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谁对今年秋天的加拿大大选有兴致?</p> <p>根据CTV新闻网最近公布的Nanos Research民意调查,并没有多少人。这项调查的结果表明,只有26%的加拿大人支持在秋季举行联邦选举,而37%的人表示如果在未来几周内宣布大选,会感到不安。无论如何,2021年7月的短暂缓和期已经结束,加拿大的8月将在政治方面有望更加忙碌,预计很快就会有选举通知,甚至可能就在未来两周内。</p> <p>那么,为什么要提前选举?尽管过去一个月发布的联邦民意调查显示出一些分歧,但它们对于哪个政党在投票意向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达成了一致。6月份,Abacus Data、Ipsos和Mainstreet Research民调都显示,自由党在全国范围内领先保守党两位数,而Léger、Research Co.和Angus Reid则显示出更接近的竞争状态,但自由党仍有优势。</p> <p>7月份进行的大多数民意调查显示,自由党的领先优势从2个点(Mainstreet Research)到7个点(EKOS)不等。只有创新研究公司认为,自由党远远领先于保守党,即自由党有41%的支持率,而保守党有27%的支持率。</p> <p>下面是自2021年1月以来的所有联邦民意调查。纵观全局,我们看到了大量的统计波动,但净变动非常小。</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Tx7JjdbE6aXROXY"> <figcaption> 加拿大联邦投票意向民调。图源:麦克林杂志 </figcaption> </figure> <p>本周的338Canada联邦更新显示,自由党平均领先保守党6个百分点,自由党为35%,保守党为29%。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魁北克省的数据很糟糕,但新民主党仍以20%的比例强势位居第三。</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zAcCeSqtmjSIPnjp"> <figcaption> 联邦各政党支持率。图源:麦克林杂志 </figcaption> </figure> <p>值得重申的是,上述数字代表了平均数,而图中的彩色条描述了预测的置信区间,它遵循钟形分布。下图是这种分布与自由党最新的联邦民调的比较。只有创新研究公司位于当前的置信区间之外。</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OPF1gymZF2mt9jkt"> <figcaption> 自由党投票支持率预测。图源:麦克林杂志 </figcaption> </figure> <p>下面是保守党的结果图。Abacus 公司以25%的支持率比例处于统计分布的边缘,但为了公平起见,其最新的公开民调是在6月下旬进行的(其他民调是在7月进行的),所以这些数字可能从那时起发生了变化。值得注意的是:所有民调都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低于其2019年的34%。</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YuC2nlk1tXILW8SM"> <figcaption> 保守党投票支持率预测。图源:麦克林杂志 </figcaption> </figure> <p>至于新民主党,最近的民调显示,该党的平均支持率接近20%的水平。此外,除Mainstreet外,每家民调公司对NDP支持率的测算都高于该党2019年16%的结果。然而,我们也要记住,大多数公司在2019年高估了新民主党的支持率(平均两个百分点),所以新民主党的支持者们还不应该高兴得太早。</p> <p>利用上述民调数据,338Canada模型显示,自由党平均赢得163个席位,仅比2019年的结果多6个席位,离下议院多数席位的门槛(170个席位)还差7个席位。虽然自由党仍然明显处于主导地位,但目前的数据显示,如果本周举行选举,最可能出现的情况仍然是由自由党领导的少数派政府。</p> <p>在魁北克省,魁北克集团仍然保持着自己的优势地位,而新民主党则接近20%,自由党不得不指望安大略省保守党支持率的崩溃(数据没有显示),或令人难以置信的自由党支持率,这意味着在所有有把握的选区获得投票,并赢得大多数竞争胶着的选区。</p> <p>在338Canada模型进行的大选模拟中,54%的模拟结果是自由党少数政府,41%的模拟结果是自由党多数政府,5%的模拟结果是保守党占微弱少数。</p> <p>当然,全国性的数字并不能说明全部情况。虽然与2019年的全国结果(34%)相比,保守党的支持率目前平均下降了5个百分点,但这种支持的损失似乎主要集中在加拿大西部,特别是阿尔伯塔省。</p> <p>在那里,保守党在2019年击败了它的对手,因此可以承受失去一些支持,而不失去大量(如果有的话)席位。与2019年相比,目前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对保守党的支持水平并没有增加多少,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该党仍被预测将赢得100至120个席位,从而使自由党的胜利主要取决于魁北克集团或新民主党的溃败。</p> <p>另一方面,Mainstreet Research在安大略省的最新联邦数据显示,自由党和保守党在该省势均力敌,而其他公司测得自由党的领先优势在6到12个百分点之间。仅仅是次级样本的波动还是新的趋势?如果我们看到安大略省两党之间的竞争趋于激烈(而且新民主党的民调仍然在20%或以上),不少于25至35个席位可能会发生变化,足以颠覆这一预测。</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c7jrsrfQmL3yyZjb"> <figcaption> Photo by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jasonhafso?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Jason Hafso</a> on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canada?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Unsplash</a>&nbsp; </figcaption> </figure> <p>那么,为什么要进行选举?最新的民意调查至少能给出部分答案。因为自由党有可能获得多数席位,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p> <p>尽管根据数据,达到170个席位的门槛可能仍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不过,如果不在今年秋天大选,那么自由党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更好的窗口,来争取他们的连续第三个任期呢?会是在明年春天,在连续第二份赤字达数千亿的预算发布之后吗?不太可能。</p> <p>一些人引用了过去那些提前进行选举,放手一搏的省长们的例子,而竞选结果和他们的期待大相径庭。大卫·彼得森(前安大略省省长)、彭迪思(Jim Prentice,前阿尔伯塔省省长)和宝琳·马华(Pauline Marois,前魁北克省省长)都是这样的例子。</p> <p>然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贺谨(John Horgan)和新不伦瑞克省的布萊因·希格斯(Blaine Higgs)在疫情爆发初期都在领导少数派政府,并且都在去年取得了多数派授权。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自由党也在去年冬天从少数派变成了多数派。</p> <p>那么,这些结果中哪一个最能反映下一次联邦竞选的情况?我们很快就会看到,如果秋天举行选举的话。</p>

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成立的新公司,两年内已成长为独角兽

<p>据彭博社报道,由比特大陆( Bitmain)的创始人兼亿万富翁吴忌寒(Wu Jihan)成立的数字资产托管交易平台Matrixport,从包括DST Global和老虎全球管理(Tiger Global)的投资者手中获得了新的资金。在Matrixport成立后的两年内,其估值已提升至10亿美元。</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nJMUPOkBewVJBgI"> <figcaption> Image by&nbsp;WorldSpectrum&nbsp;from&nbsp;Pixabay&nbsp; </figcaption> </figure> <p>Matrixport于周一在声明书中表示,C轮融资由DST Global、C Ventures和K3 Ventures领投,其他参与者包括启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以及现有的投资者如IDG资本和蜻蜓资本。总部位于新加坡的Matrixport在本轮的融资中已筹集了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而第二批资金也即将到来。</p> <p>Matrixport的首席执行官葛越晟表示,与钱包和交易所相比,加密货币银行仍是一个在快速增长的利基市场。他们的客户主要是拥有加密货币的高净值人士,而他们对风险和回报的期望值差异很大。</p> <p>Matrixport属于一群正在尝试把华尔街模式带到加密货币领域中的初创公司之一。该公司向机构和零售客户提供的服务包括,加密货币的托管、交易和结构化产品。截至今年3月,其管理和托管的客户资产超过100亿美元。</p> <p>葛越晟称,公司的目标是在3年至5年内上市,并为投资者提供退出的机会。同时,该公司也致力于在5年的时间内拥有价值数千亿美元管理和托管资产。</p> <p>吴忌寒在2019年时,将Matrixport从比特大陆中剥离出来。当时,作为全球最大比特币挖矿机制造商的比特大陆面临着现金紧缺。今年1月,吴忌寒辞去了其在7年前创立的比特大陆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二职,并结束了其与另一位联合创始人Micree Zhan长达数年的权力斗争。</p> <p>目前,吴忌寒正担任Matrixport的董事长,其在比特大陆时期的战友葛越晟则担任Matrixport的首席执行官。葛越晟表示,他们二人拥有公司的大部分股份。</p> <p>Matrixport于去年进行一轮投资时向投资者披露,公司在2019年初创立时的收入为700万至800万美元,而其在2020年的收入预计将增加一倍以上。葛越晟称,公司正在盈利,但他并未披露详细的财务数据。</p> <p>(今日汇率:1美元=6.47人民币)</p>

外交杂志:美国人是如何看待国际贸易的?许多美国人认为贸易是一场达尔文式的斗争

<p>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政治科学与传媒教授戴安娜·穆兹(Diana Mutz)于7月30日在《外交》杂志上发表<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21-07-30/how-americans-think-about-trade">文章</a>,总结了她最新研究的结果。她把社会心理学的理论带入了美国人对贸易态度看法的研究,并发现,美国人对其他族裔或群体的态度,最能够有效预测他们对待国际贸易的开放程度,其中观点非常发人深省。</p> <blockquote> <p>摘要:</p> <p>很少有美国人对贸易的优缺点有准确的认识。</p> <p>发现反对多元文化和种族多样性,与反对国际贸易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p> <p>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抨击中国的反贸易言论,不仅增加了白人对亚洲人普遍性的歧视,也增加了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p> <p>如果美国人认为他们没有“赢得”这场全球竞争,而中国正在取得优势,那么他们喊冤也就不足为奇了。他们一再被告知,他们是最好的,他们应该获胜。</p> <p>但特朗普一当选,且早在任何贸易政策发生变化之前,共和党人对贸易的支持就激增了两位数。</p> <p>共和党人只支持那些他们认为能给美国带来优势,并同时对贸易伙伴不利的贸易协定。他们认为贸易是支配外国的一种手段,而这种概念正好符合零和、民族主义的世界观。</p> <p>在这个问题上,很难将拜登和特朗普区分开来。虽然拜登上任后推翻了前任的大量政策,但他保留了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p> <p>煽动美国沙文主义的火焰,不止会加剧国际紧张局势,也会使国内的种族局势更加紧张。</p> </blockquote> <p>普通美国人思考贸易的方式,与经济学家和政策专家非常不同。大多数人对贸易如何影响他们个人没有准确的认识,<strong>如果他们能从中获益,他们也不会马上支持贸易,而即使他们受到了损害,他们也不一定就会反对贸易。</strong></p> <p>相反,美国人的观点,是由贸易对美国整体的影响、他们对贸易伙伴国和美国当权政党的感受,以及他们对美国边界以外世界的总体看法决定的。 &nbsp;</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JDbqmYkPYFkkeH4l"> <figcaption> Photo by: <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48,249,250);color:rgb(32,33,34);">Paulo César Santos via Wikimedia Commons</span> </figcaption> </figure> <p>简单地说,大多数美国人对贸易的看法是植根于人类互动的心理。</p> <p>他们对那些被认为与自己不同的人和国家的态度,极大地影响了他们的意见。基本的区别可以归结为他们是否相信有可能为了共同的利益进行合作,或者他们是否以怀疑的态度看待那些看起来与自己非常不同的人。</p> <p>出于这个原因<strong>,种族偏见被证明是反对贸易的最有力的预测因素之一</strong>,这并不令人惊讶。</p> <p>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之后,学者和政治家们声称,特朗普的胜利代表着对全球化的“反击”的开始。这种观点也渗透到了公众心中。我的研究表明,美国人认为这个国家对国际贸易的支持度越来越低。事实上,情况恰恰相反: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对国际贸易的支持都在增加,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结果是一种奇怪的情况,许多决策者继续公开否定和贬低国际贸易,即使公众衷心拥护它。</p> <h3>“美国第一”,而不是我第一</h3> <p>自我利益对他们的贸易偏好影响不大,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人不关心贸易的经济影响。</p> <p>美国人非常关心他们认为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如何受到贸易的影响,他们将华盛顿的政策决定与他们认为的这些政策对国家后果联系起来,他们很难将个人的经济经历政治化,特别是在国际贸易这样复杂的问题上。</p> <p>很少有美国人对贸易的优缺点有准确的认识。</p> <p>媒体很可能造成了这种情况,报道往往集中在因贸易而失去工作的令人同情的个人身上,而不是全球化为美国人带来的复杂的受益方式。2013年,大约一半的美国人赞同这种观点,贸易减少了美国的工作机会,增加了海外的工作机会。这表明了对贸易的零和思维方式,在这种思路下,贸易将世界上有限数量的工作岗位从一个国家重新分配到另一个国家。</p> <p>如果美国人对自己或美国经济的得失不甚了解,他们如何形成对贸易的看法?</p> <p>与一个国家进行贸易的意愿,如同与他人交往一样,取决于信任。而信任又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感知相似性的影响:<strong>即一个国家与美国越相似,无论是在宗教、语言、生活水平、政府形式还是文化方面,美国人对其作为潜在贸易伙伴的评价就越积极。</strong></p> <p>对于美国为什么应该或不应该与某个国家进行贸易,人们最常见的解释是,他们认为这个国家能够(或不能)被信任。</p> <p>政治经济学学者倾向于回避人类基本心理学会影响对国际商业的态度的想法。但对许多美国人来说,他们是否支持与另一个国家进行贸易,与他们自己的人际关系决定相类似,他们往往希望保证贸易伙伴国是诚实的,在价值观上是志同道合的。</p> <p>不幸的是,这种推理在国际贸易中导致了许多与人际关系中相同的问题。美国人不太可能愿意与那些跟自己不同的人或国家交往。他们不信任那些看起来像“外国”来的人,无论是字面上还是约定俗成上的意义。由于缺乏信任,人们可能放弃潜在的有利经济机会。</p> <p>许多美国人认为贸易的好处是外交而不是经济。他们强调贸易对于维持联盟的重要性。在人际关系中,人们有时参与贸易,例如从同事的女儿那里购买女童军饼干,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想要这些饼干,而是为了表示友好和支持。</p> <p>同样,两个政党和不同意识形态的大量美国人都认为,国际贸易是有益的,因为它加强了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他们认识到,这些关系在以后的时间点上可能会派上用场。</p> <h3>美国堡垒</h3> <p>2005年,英国民调专家史蒂芬·莎士比亚(Stephan Shakespeare)在谈到全球化时,将人们定性为“吊桥关上式”或“吊桥放下式”类型。他写道:“支持关上的人认为,如果我们把门锁上,坏事就会消失。”</p> <p><strong>这些人认为,合作这种事情只有傻子才信。他们往往不信任陌生人,尤其不信任外国人。</strong></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rzjFiM9VCFoauJp0"> <figcaption> Photo by: &nbsp;Florstein (WikiPhotoSpace) via 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我的研究证实了这一观点,发现<strong>反对多元文化和种族多样性,与反对国际贸易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strong>美国人对属于其他种族群体的同胞的态度,是迄今为止对他们支持贸易的态度最有力的预测因素,远远超过他们认为贸易将如何影响个人经济利益。</p> <p>与其他形式的相似性一样,国家之间的种族相似性促进了更大的信任。</p> <p>例如,2017年的一项研究要求受访者说出美国的三大贸易伙伴国(正确答案是中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认为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也是以白人为主国家的美国白人,对贸易表示了更多的支持。没有说出中国的美国人,更支持贸易,因为中国被认为是三国中与美国最不相似的;没有说出与美国最相似的加拿大的美国人,则对贸易更有敌意。</p> <p>同样的零和思维导致吊桥关上式的人,相信少数民族的进步是以白人为代价的,这导致他们对贸易采取竞争性的框架。如果贸易使“他们”(即对方)受益,那么它肯定对“我们”不利。</p> <p>我通过实验研究证明,<strong>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抨击中国的反贸易言论,不仅增加了白人对亚洲人普遍性的歧视,也增加了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strong>对外国群体的负面态度使人们对贸易更有敌意,而对贸易的抨击会引发对这些群体的更多敌意。</p> <p>另一方面,莎士比亚认为吊桥下降式的人:“认为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美…只要我们都能张开双臂,互相拥抱。”&nbsp;</p> <p>这些人仿佛是老式可口可乐广告中的人物,这广告的主角是一个由年轻人组成的多文化合唱团,他们唱着:“我想教世界以完美的和谐歌唱。”&nbsp;</p> <p>当然,这种描述过于简单,而且肯定很老套。但对国际合作会产生互利的信念,是美国人支持贸易的一个核心原因。</p> <p>这两种世界观的区别,可以归结为美国人是将贸易视为一种竞争还是一种合作形式。对于支持关上拉桥的人来说,贸易是一种竞争:他们把世界分为我们和他们,这些人的观点取决于他们认为自己的国家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同时,支持放下吊桥的人认为贸易是一种合作形式,并将其视为与其他国家保持潜在的有益友谊的一种手段。</p> <h3>适者生存</h3> <p>美国倾向于鼓励竞争性的贸易框架。经济学家保罗·鲁宾(Paul Rubin)在2013年的一次演讲中感叹道,美国的经济学入门教科书提到竞争的次数是合作的八倍。</p> <p>因此,许多美国人认为贸易是一场达尔文式的斗争,只有强者才能生存,这并不奇怪。而由于全球化,许多人不再认为自己是这场竞争的必胜者。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今天的美国人抱怨贸易的“不公平”,这种担忧不再是指对海外劳工的不公平待遇,或贸易对美国工人的不平等分配后果。</p> <p>相反,普通美国人用这个词来表达对游戏规则本身被操纵的担忧,因此他们的国家可能会在这场国际竞争中“输掉”,而不是因为自己的错误。</p> <p>政治家们助长了这种误解。最近的一份民主党纲领指出:“如果竞争环境是公平的,美国人将能够与地球上的任何国家竞争”。共和党的纲领同样建议,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中,美国工人“可以在国际贸易中超越竞争对手”。</p> <p>因此,如果美国人认为他们没有“赢得”这场全球竞争,而中国正在取得优势,那么他们喊冤也就不足为奇了。<strong>他们一再被告知,他们是最好的,他们应该获胜。</strong></p> <p>在2016年大选前,特朗普鼓励美国人相信,其他国家通过贸易占了他们的便宜。特朗普的支持者因此认为他们应该有机会扳平比分,他们的观点超越了纯粹的自我利益,而是期望报复。</p> <p>在我的研究过程中,我曾随机抽样询问美国人,请他们解释为什么支持或反对国际贸易。正如一位受访者在这些讨论中所说:“美国人民应该得到更多”。其他人则担心,贸易会危及他们国家的自主权。</p> <p>一个人说:“按照现在的情况,有一天我们都会为中国人工作。”</p> <p>从这个角度来看,贸易本质上是大国竞争中的另一种武器。</p> <p>然而,当经济学家提到贸易的赢家和输家时,他们的意思完全不同。他们描述的是贸易对一个国家内以进口和出口为导向的工作路线的不同经济影响。在美国,出口产品的企业和行业通常从贸易中受益,但不能在全球市场上竞争的特定行业可能会倒闭。</p> <p>相反,当广大公众想到赢家和输家时,他们更有可能想到涉及美国和一个贸易伙伴国的竞争。对许多美国人来说,国际贸易和奥运会之间没有什么区别。</p> <h3>让美国再次成为贸易大国</h3> <p>也许对理解贸易偏好最有用的概念,来自于对心理学家所谓的“群体内—群体外动态”的研究。特朗普当选后发生的对贸易支持的变化很好地说明了这些动态。在2016年大选前的这段时间,当民主党人还是总统时,共和党人大多反对贸易,而民主党人则明显更支持。就像共和党选民担心外国人非法越境一样,他们认为国际商业也会带来类似的威胁。</p> <p><strong>但特朗普一当选,且早在任何贸易政策发生变化之前,共和党人对贸易的支持就激增了两位数。</strong>到2018年,普通的共和党人再次成为自由贸易的政党,并在特朗普总统任期的其余时间里一直比民主党人更支持贸易。然而,自从拜登总统上任以来,民主党人现在是最支持贸易的政党。</p> <p>这说明了美国人对贸易的态度是如何受制于“执政党”效应的。<strong>当自己的政党掌握总统职位时,贸易被认为比对手的政党掌握权力时更容易接受,即使贸易政策本身没有任何变化。</strong></p> <p>共和党人在2016年大选后对贸易更加热衷的原因不是因为贸易逆差缩减,事实上,在特朗普执政期间,贸易逆差飙升到新的高度。<strong>相反,意见的转变是因为特朗普让他的追随者相信,美国现在正在赢得贸易竞争。</strong></p> <p>对共和党人来说,他们往往是吊桥关上式的,贸易支持并不单纯取决于美国是否从贸易协定中受益。相反,我的研究表明,<strong>共和党人只支持那些他们认为能给美国带来优势,并同时对贸易伙伴不利的贸易协定。他们认为贸易是支配外国的一种手段,而这种概念正好符合零和、民族主义的世界观。</strong>另一方面,民主党人更热衷于“双赢”的贸易协定,与美国受益而贸易伙伴受损的协定相比,希望两国都能受益。</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LOEXY8gXsQ2bVOl2"> <figcaption> <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48,249,250);color:rgb(32,33,34);">Photo by: Lance Cpl. Cristian Ricardo via Wikimedia Commons</span> </figcaption> </figure> <h3>可被谅解的赤字</h3> <p>从美国人对贸易的意见中可以得到的更广泛的教训是令人清醒的。在全美性的调查中,贸易倡导者和贸易反对者都经常详细地评论说,由于国际贸易,美国有了“债务”或“逆差”。大多数美国人交替使用这两个词。</p> <p>正如一位受访者所说:“我认为它助长了我们的国债”。许多人赞同这种看法,如另一位受访者说:“债务太多了。把我们的东西卖给他们来摆脱债务。如果我们购买美国制造的产品,我们把钱留在我们自己的国家,也许有助于减少我们国家的债务。”</p> <p>由于贸易逆差在公众关于全球化的讨论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一点应该不足为奇。此外,美国人认为逆差是一件坏事,这似乎完全符合逻辑。毕竟,当一个人在家里或企业中出现逆差(或称赤字)时,就意味着他正在亏损。</p> <p>相比之下,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贸易不平衡与国家的经济健康和就业机会无关。例如,逆差可以由政府支出和繁荣的经济推动,这意味着美国人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来购买来自海外的东西。我们显然需要一个替代指标,向美国人传达贸易是在帮助还是伤害美国经济。</p> <p>大多数美国人和政策制定者不准确地认为,贸易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受欢迎的。对公众舆论的研究并没有证实广泛持有的观点,即2016年的选举代表了美国对贸易的反弹的开始。事实上,正如我的数据以及其他数据所示,国际贸易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近年来,民主党和共和党对贸易的支持都在增加:到2019年,认为贸易对美国经济有利的美国人的比例,达到了自2004年开始的持续民意测量以来的历史新高。</p> <p>尽管如此,公众还是会普遍地相信反对的观点。在我们2021年的调查中,认为近年来国家对贸易的支持度降低的美国人,比认为贸易支持度在提升的人数高出了两倍。虽然一些美国人确实可能只是在他们的政党执政时才暂时接受贸易,但很明显,国际贸易本身并不是这些批评者所反对的。</p> <p>在这个问题上,很难将拜登和特朗普区分开来。虽然拜登上任后推翻了前任的大量政策,但他保留了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在候选人拜登的贸易政策文件中,“美国制造”和“购买美国产品”这两个词出现了29次;一旦当选,他就签署了一项促进购买美国产品的行政命令,支持国内生产商。</p> <p>现任政府甚至没有对自由贸易的基本原则,不歧视外国产品的理念,进行口头宣传。</p> <p>这种对国际贸易的说辞框架,注定会给拜登政府带来问题。它将要求政府宣传美国人在国际竞争中获胜的观点,以维持大众的支持。然而,这个理由并不涉及大多数美国人已经赞成贸易协定的主要原因:他们认为这种协定对美国的国际关系和整个经济都有好处。</p> <p>我的研究表明,美国人对贸易的支持程度,可以通过强调基本的人类相似性和国家间的相互信任来提高,暗示贸易可以使个人腰缠万贯的论点并不奏效。</p> <p>我的研究还表明,美国人对贸易的看法和他们对美国国内其他群体的态度是相互交织的。那些迎合贸易反对派的美国官员正在让美国更难以参与进全球经济,并损害了维持一个多元化国家所需的群体间态度。</p> <p>煽动美国沙文主义的火焰,不止会加剧国际紧张局势,也会使国内的种族局势更加紧张。</p>

美国参议院周末“加班”,完成5500亿美元两党基建法案文本

<p>据ABC新闻报道,经过长时间的拖延,参议员们在周日(当地时间8月1日)晚上公布了一项近1万亿美元的两党基建方案,交出一摞厚达一英寸的法案文本,结束了几天以来的艰苦工作,并进入下一阶段的漫长辩论,这势必将成为拜登政府执政的重中之重。</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CceaWhoBewUlAhY"> <figcaption> Photo by Harold Mendoza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基建投资与就业法案》(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and Jobs Act)约有2700页,参议院可能很快就会开始进行修改。尽管在罕见的周末会议上出现了匆忙等待的情况,但最终方案并不会脱离参议院与白宫谈判了数周的大致框架。</p> <p>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说,“在几天之内”就可以进行最后投票。</p> <p>作为拜登议程的一个关键部分,这份两党提案是总统基建计划的第一阶段。它要求在五年内新增支出5500亿美元,超过联邦支出的预期水平,这可能是多年来政府在国家道路、桥梁、水利工程、宽带和电网方面最大的支出之一。</p> <p>参议员和工作人员在幕后努力了好几天,以编写这部法案庞大的内容。这项法案本应在周五准备就绪,但到了周日,仍有许多细节问题需要修改。为了推动工作,舒默让参议员们在周末开会,推动这项工作尽快完成。</p> <p>周日晚间,参与两党法案谈判的参议员们一个接一个地站在参议院会议厅,纪念这一时刻。</p> <p>民主党首席谈判代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参议员柯尔丝滕·西内马说:“我们知道这个过程是漫长的、艰难曲折的,但我们今天晚上很自豪地公布这项法案。”</p> <p>共和党谈判代表、俄亥俄州的参议员罗布·波特曼说,最终方案将“造福美国人民”。</p> <p>在这个漫长的周末,舒默反复警告说,他准备让议员们一直留在华盛顿,直到两党的基建计划以及预算规划完成投票,以便参议院能在今年年末开始准备,制定一项规模更加巨大的、价值3.5万亿美元的社会、卫生和环境法案。</p> <p>他说:“完成法案所需的时间越长,我们留在这里的时间就越久,但我们一定会完成工作。”</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oEMjxckBewUlAhY"> <figcaption> Photo by Samuel Schroth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预测说:“这将是一场磨难。”</p> <p>两党法案中主要新增投资包括1100亿美元用于道路和桥梁,390亿美元用于公共交通,660亿美元用于铁路,还有550亿美元用于供水和污水处理基建,以及数十亿美元用于机场、港口、宽带互联网和电动汽车充电站。</p> <p>这些支出方案受到议员们的广泛欢迎,将为各城市和各州耗资巨大的大型项目提供拖延已久的资金支持。</p> <p>由于参议院未能通过加征汽油税或其他资金来源增加收入的方案,为上述计划筹措资金一直是个难题。而且,通过财政赤字提供法案所需资金的方案可能不会得到“赤字鹰派”(Deficit Hawk,财政保守主义,即支持缩减赤字)的认可,包括重新利用约2,050亿美元尚未使用的新冠疫情救济援助,以及被一些州拒绝的失业援助资金,以及对未来经济增长的预期性开支。</p> <p>两党参议员的共同支持推动了这一议程,舒默希望参议院在8月休会前完成投票工作。</p> <p>上周,17名共和党参议员与所有民主党参议员一起投票,开始了两党议案的工作。这种支持在很大程度上得以维持,因为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在另一次程序性投票中投了赞成票,以50比50在参议院推动相关议程,原本需要60票才能避免出现阻挠议事(filibuster)。</p> <p>在未来的日子里,愿意通过这项法案的共和党参议员的数量是增加还是减少,将决定总统的标志性议案是否能够达到终点线。</p> <p>科宁说,他希望舒默允许所有参议员都有机会修改两党法案,并允许两党成员提出修正案。</p> <p>科宁说:“我希望我们现在可以稍微暂停一下,花点时间和精力来评估一下这项法案的利弊。”</p> <p>两党法案在众议院仍然面临重重阻碍,进步派民主党众议员希望有一个规模更庞大的法案,但可能不得不满足于眼下这个方案以确保推动拜登的基建法案。</p> <p>此次两党谈判的结果将为下一阶段讨论拜登更雄心勃勃的3.5万亿美元法案奠定基础,这项法案将包括严格意义上的、更长期的执政党目标,例如儿童护理、税收减免和医疗保健,几乎涉及美国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p> <p>共和党人强烈反对该法案,该法案需要简单多数才能通过。对这项法案的最终投票程序预计要到秋季才会启动。</p> <p>(今日汇率参考:1美元=6.46人民币)</p>

13吨重特斯拉锂电池在储能工厂爆燃,三天后火势才被控制住

<p>据《巴伦周刊》报道,澳大利亚一家大型特斯拉电池厂三天前起火,消防人员表示,大火已于周一得到控制。</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FP4qFdkBewY50Fk"> <figcaption> Photo by Kumpan Electric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上周五上午,紧急服务部门首次接到“维多利亚大电池”项目的电话,该项目由法国可再生能源公司Neoen使用特斯拉电池建造。</p> <p>消防机构CFA说,在距离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约一小时车程的吉隆附近,一个集装箱内的13吨重的锂电池起火。</p> <p>事故控制员Ian Beswicke在一份声明中说:“一开始时有一个电池组着火,但它蔓延到离它很近的第二个电池组。”</p> <p>CFA发布的图片显示,现场的一个电池组中冒出了一团烟雾。</p> <p>CFA表示,周一下午3点刚过,事件就被宣布 “得到控制”。该机构在一份更新中补充说,消防员已经成功地打开了电池容器所有的门,未发现火的迹象。</p> <p>该机构表示,火灾原因尚不清楚。为预防火灾再次发生,在未来24小时内,CFA将派出少量的消防员和消防车留在现场。</p> <p>“我们将继续每两小时测量一次温度,以监测受损的电池组。”</p> <p>该电池基地是世界上最大的电池基地之一,旨在储存可再生能源产生的能源,并将电力输送到电网。</p> <p>最初,当地居民被警告可能会出现有毒烟雾,但环保局表示,监测显示,住宅附近 “空气质量良好”。</p> <p>澳大利亚Neoen公司总经理Louis de Sambucy表示,无人在这次事件中受伤,而且由于该基地与电网断开了,电力供应也没有受到影响。</p> <p>他说:“调查准备工作正在进行中,一旦CFA完成他们的程序,实地调查将会开启。”</p>

中国亿万富翁李书福扩张其商业帝国,背后代价是什么?

<p>据彭博社报道,中国亿万富翁李书福习惯在其庞大帝国的各个部分之间进行重组,以寻找最具价值的资产,然而,这些宏大的战略都没有解决他的主要问题:日益堆积的债务。</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JkdQRJYBewS39VM"> <figcaption> 吉利汽车官网 </figcaption> </figure> <p>每隔几个月,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就会拿出一份针对旗下各子公司的计划。该公司为在香港上市的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Geely Automobile Holdings Ltd.)和瑞典沃尔沃汽车公司(Volvo Car AB)的母公司。无论是在公开市场上市,还是将资产货币化,创建新品牌以提高估值,还是合并不同的部分和部门,目标似乎都是一样的:将价值从一个角落转移到另一个角落,并使所有投入的资本的效率最大化。</p> <p>在这一点上,大多数投资者已经习惯了这些操作,而且不难看出李书福的动机。沃尔沃是他最重要的资产,今年年底将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沃尔沃的估值可能在200亿美元左右。这个数字一直是个敏感点,2018年,因李书福和投资者意见不一致,上市计划告吹。</p> <p>但是,股东们最好能关注到这些努力以外的层面,并对其进行不断的修正。如果李书福不偿还母公司的债务,这些举措将对前景产生影响。</p> <p>7月,沃尔沃同意从浙江吉利手中接管其在华部分有的研发中心和制造业务。在此之前,这两家公司搁置了吉利汽车和沃尔沃的合并计划,该计划旨在帮助简化资本支出和生产成本。</p> <p>随后,他们又成立了一个新的合资公司,即Aurobay,旨在合并内燃机业务。该公司将成为全球动力系统供应商。</p> <p>同月,沃尔沃表示,它打算提高其在电动汽车性能品牌Polestar的股份。由于私人配售引发了沃尔沃2.39亿美元的估值效应,对Polestar的投资价值增加。彭博新闻社报道说,Polestar正在谈判通过一家空白支票公司SPAC上市,合并后的公司估值可能达到250亿美元。</p> <p>今年1月,浙江吉利已经剥离了其在Polestar的持股,并将其转化为沃尔沃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p> <p>所有这些的共同点是对浙江吉利的摇钱树沃尔沃的依赖。自李书福从福特汽车公司手中买下这家瑞典汽车制造商以来,他已经成功地将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起死回生。</p> <p>现在,沃尔沃向其大股东派发股息,并与吉利的子公司和单位进行了若干项关联交易。今年上半年,沃尔沃通过其中国合资企业向母公司分配了约41.3亿瑞典克朗,并作为特别股息的一部分分配了59.7亿瑞典克朗。在运营方面,与本土的吉利相比,沃尔沃现在是更强大的品牌。</p> <p>然而,鉴于浙江吉利不断增加的债务,所有这些价值都可能面临风险,到2020年底,浙江吉利的债务为人民币1550亿元,比一年前的1260亿元有所增加。即使沃尔沃和上市的吉利子公司没有那么多的债务,母公司的杠杆水平也很难管理,特别是当支出需求继续增加,资本筹集困难的时候。</p> <p>正如最近发行的一份债券文件所指出的:“集团相对较高的负债和杠杆水平可能对其流动性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文件还补充说,集团可能需要将更多的经营现金流用于偿还借款,反过来,减少可用于资助营运资金的资金。文件称,高额的债务负担也可能限制其灵活性。</p> <p>正如标普全球评级(S&amp;P Global Ratings)所言,如果没有来自其各子公司的股权融资,李书福就无法减少债务。吉利子公司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本可以帮助去杠杆化,但这一计划最终失败了。该公司目前正在为最近创建的电动汽车品牌之一极氪智能科技(Zeekr Intelligent Technology)寻找外部融资方案。</p> <p>沃尔沃的首次公开募股已定在今年年底,李书福可能会发现让事情简单化是值得的。偿还债务可能会让他更接近他所追求的高估值。其他股东也会更高兴。</p> <p>(今日汇率:1美元=6.4609人民币;1瑞典克朗=0.7519人民币)</p>

分析:解决社会问题是此轮中国当局监管打击的重点,但仍存在机会

<p>据CNBC报道,一家大型亚洲银行的股票策略师称,对民营教育行业的打击表明,中国政府愿意采取强有力的举措来解决社会经济问题。</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xsxQ6RIBewTMckA"> <figcaption> Photo by Maxim Hopman on 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星展银行(DBS)的分析师林子津在周四的网络研讨会上说:“(中国)政府已经准备好不惜一切代价来纠正所认为的社会、经济问题。”他还强调了中国政府出台新政策的速度、效率和力度。</p> <p>他说:“股市波动根本不在考虑范围内。”</p> <p>他说,对于面临高风险监管的行业,例如教育、电子商务、互联网和医疗保健,“对投资者来说,基本上对最坏情况的预期也属于谨慎态度”。</p> <p>但他承认,中国证券业监管机构在周三与主要投资银行举行会议,试图缓解市场的担忧。一位知情人士告诉CNBC,监管机构没有发表公开声明,但表示中国政府将继续允许中国企业去美国上市。</p> <p>随后在中国科技和教育股(包括两只在美国上市的股票)波动的交易周中,香港恒生指数周四上涨了3%,但在周五再次下跌,出现了5%的周跌幅。</p> <p><strong>中国当局的态度</strong></p> <p>星展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梁兆基表示,中国当局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p> <p>他说,对民营教育行业的打击表明,中国的政策设计现在将社会因素也纳入了考虑范围,而不仅仅是金融和经济因素。他解释说,由于影响到民众的生育意愿,政府正在努力解决教育成本过高的问题。</p> <p>梁兆基补充说,中国政府“愿意咬紧牙关为长期的……社会经济目标服务”,即便要以牺牲股价为代价。</p> <p>瑞银中国全球市场部主管Thomas Fang说,中国政府的基本意图是务实的,是以发展为重点的。</p> <p>他周五对CNBC的《Street Signs Asia》说,但当涉及到国家安全、垄断行为或不利于“社会价值”的企业等领域时,投资者将需要小心谨慎。</p> <p>星展银行的林子津说,中国当局将继续关注数据安全和社会公平等问题。</p> <p><strong>保持对中国市场的投资</strong></p> <p>Fang补充说,未来保持对中国市场的投资是很重要的。</p> <p>他说:“这确实反映出市场更加火热,以及全球整体的流动性有多么充足。”但又表示,在政策仍不确定的情况下,投资者也需要保持多元化策略,对冲下注,并获取充分的信息。</p> <p>林子津说,中国证券业监管机构的澄清有助于排除最坏情况的可能性,但并没有完全消除市场的担忧。他说,就目前而言,与监管风险无关的“旧经济”股票(old economy stocks,即传统行业)是更安全的下注对象,尤其是在股价下跌之后。不过,林子津认为,“新经济”股票(new economy stocks)仍然具有良好的风险回报率。</p> <p>他说:“估值更有说服力,基本面未受到影响。”</p>

中国电动车市场需求强劲,小鹏和理想汽车7月交付量均创新高

<p>据《巴伦周刊》报道,中国汽车制造商小鹏汽车(XPeng)发布了创纪录的月度交付记录。这是中国电动车需求持续高涨的另一迹象。</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7yBo0oYBewTYfEE"> <figcaption> Photo by&nbsp;Tim Meyer&nbsp;on&nbsp;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小鹏汽车在7月份交付了8040辆汽车,同比增长了228%,也比6月份的6565辆有所增加。在2021年迄今为止,小鹏汽车已交付了近39000辆汽车。</p> <p>在周日,小鹏汽车的同行理想汽车(Li Auto)发布了创下新纪录的月度交付记录。该公司在7月份共交付了8589辆汽车。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的数据都表明,中国对电动车的需求非常强劲,以及在2021年限制了汽车生产的全球半导体严重短缺问题正在消退。</p> <p>小鹏汽车在今年2月和5月份分别交付了2223和5696辆汽车。小鹏汽车在6月的交付量创下了只维持了1个月的新纪录,7月为止的一个月内实现了8000多辆汽车的交付量。这是小鹏汽车乃至中国汽车行业的有力数据点。</p> <p>虽然数据亮眼且小鹏汽车的股票也在周日的晚间交易上涨了1.1%,但周一的股票反应却很难被预测。在小鹏汽车公布了6月的数据后,其股票在7月1日开盘时出现了上涨,但当日仍收跌了1.6%。</p> <p>2021年迄今为止,小鹏汽车的股票下跌了约5%,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17%的涨幅和道琼斯工业指数14%的涨幅。</p> <p>近日,股价正在不断上涨。得益于汽车交付对投资者造成的情绪改善,小鹏汽车的股票在过去的三个月内上涨了约36%。理想汽车的股价更是在近三个月内上涨了69%。</p> <p>蔚来汽车(NIO)在过去三个月内的涨幅落后于其同行,仅出现了12%的上涨。蔚来汽车将在近几天内发布其交付情况,按交付量和市值计算,蔚来汽车是三家公司中最大的一家。在6月,蔚来汽车以8083辆的交付量创下了新的月度交付纪录。</p> <p>特斯拉(Tesla)也是中国汽车市场中的重要玩家,但该公司并没有按国家发布其月度销量,因此分析师和投资者们只能等待汽车生产及注册的有关数据。</p> <p>不过,其同行的亮眼交付量对于特斯拉而言同样是个好兆头。</p>

作为全球市值最高的酒厂,茅台如何成为了贵州省的“摇钱树”?

<p>《华尔街日报》8月1日<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www.wsj.com/amp/articles/a-cash-strapped-corner-of-china-finds-a-financial-tonichard-liquor-11627743503?mod=hp_lead_pos7">报道</a>了中国最大的白酒公司茅台,是如何为其所在的贵州省增加财政收入、甚至为当地基建做贡献的。</p> <p>广受国际投资者青睐的中国最大白酒公司,已成为其所在的欠发达的南方省份贵州省的财政命脉。</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mbaTv4OXbjmxBt4B"> <figcaption> <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HK_Wan_Chai_North_%E7%81%A3%E4%BB%94%E5%8C%97_Grand_Hyatt_Hotel_%E4%BF%9D%E5%88%A9%E9%9B%86%E5%9C%98_Poly_Auction_preview_exhibits_%E6%8B%8D%E8%B3%A3_Moutai_%E8%B2%B4%E5%B7%9E%E8%8C%85%E5%8F%B0%E9%85%92_Maotai_%E5%A4%A7%E9%BA%AF%E7%99%BD%E9%85%92_Sept_2017_IX1_07_label.jpg">HunagnTwuai</a><span style="color:rgb(54,43,54);">, </span><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CC BY-SA 4.0</a><span style="color:rgb(54,43,54);">, via Wikimedia Commons</span> </figcaption> </figure> <p>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为贵州地方政府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该公司股价的飙升。</p> <p>该公司生产的高端白酒在中国已经成为身份的象征,白酒是一种由高粱等谷物发酵而成的烈性酒。这使得这家由国家支持的、在上海上市的公司成为了迄今为止全球市值最高的酿酒商。据FactSet的数据,其价值约3260亿美元。</p> <p>该公司的崛起是送给贵州省的一份礼物,因为该省是茅台的大股东。中国其他许多大型国有企业,包括银行、电信、航空和石油公司,都由中央政府直接控股,而不是地方政府。</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TgEyw47asKYeteED"> <figcaption> 过去五年茅台股价走势,对比沪深300指数和上证指数。图源:WSJ </figcaption> </figure> <p>茅台是当地主要的纳税人。除此之外,许多财政支持来自茅台未上市的国有母公司。得益于茅台酒的巨大成功,该集团得以投资于当地的机场、铁路和公路等基础设施。它还将公司股票转让给了另一家地方政府实体,后者则出售了部分股份以换取现金。</p> <p>标普全球评级的信用分析师苏珊·朱(Susan Chu)表示,茅台为贵州提供了一个财务缓冲。她说,该地区债务高,收入低,严重依赖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p> <p>她说,茅台对该省来说是“一个神奇的工具”。贵州国有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总额是其息税摊销前利润(EBITA)的5.7倍。她补充说,如果不包括茅台,这一比例将升至20倍。</p> <p>贵州茅台、其母公司贵州茅台集团以及贵州省政府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p> <p>多山的贵州是中国最贫穷、负债最多的省份之一。标准普尔的数据显示,该省去年的人均GDP仅略高于7000美元,不到北京的三分之一。贵州必须通过税收来支撑其债务,这些债务包括国有企业和表外融资平台的借款,规模相当于GDP的112%,在中国各省中排名第三。</p> <p>在2019年底和2020年底,茅台的母公司将茅台的两笔股份(各占整个公司4%左右)<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60,64,67);">无偿划转给</span>了一家政府投资公司。到今年第一季度,这家投资公司已经抛售了大约3.5%的茅台股份。</p> <p>据《华尔街日报》估计,此次售股可能筹集了约123亿美元的资金。这一价值是根据其卖出股票当季的交易量加权平均股价(以美元计算)计算出来的。母公司保留了54%的股份。</p> <p>卖家没有透露这些资金的用途。晨星分析师詹妮弗·宋(Jennifer Song)说,这些资金可能帮助有关部门偿还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筹集的表外债务。</p> <p>她表示,贵州面临着一个两难的境地。这个多山的省份必须投资以促进经济增长,但税收和土地销售收入无法满足其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她说:“由于地处偏远,公路利用率不高,高速公路都在赔钱,”</p> <p>她还表示,如果茅台的母公司今年晚些时候再转让4%的股份,不会让人感到意外。</p> <p>该公司的领导层与地方政府关系密切,原<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60,64,67);">贵阳市</span>交通<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255,255);color:rgb(60,64,67);">运输</span>局局长高卫东于2020年初接任董事长一职。高卫东还担任母公司的董事长。</p> <p>当地的优先事项有时会让茅台与外部股东发生冲突。今年2月,在个人投资者的反对下,该公司取消了一项捐赠计划。该公司原计划投资8.2亿元人民币(约合1.26亿美元),用于四个项目,包括一个污水处理厂和一个道路建设项目。</p> <p>大华继显(UOB Kay Hian)驻上海分析师沈志峰(音译)表示,这一180度大转弯表明茅台对投资者做出了回应。“这表明管理层将充分考虑市场的反馈,”他表示。对于一家去年公布净利润为68亿美元、销售额为122亿美元的公司来说,这笔支出是很小的。</p> <p>不过,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驻香港分析师尤安·麦克利什(Euan McLeish)说,茅台还在其他方面给该省提供了帮助。例如,两年前,茅台开始以每瓶969元的出厂价,向母公司成立的一家销售公司销售其旗舰产品飞天茅台,而不是以直销价每瓶1400元的价格出售。“此事引发了强烈抗议,”麦克利什说。</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72PLjwUMkgFm508b"> <figcaption> 500ml飞天茅台在京东的售价为1499元。图源:贵州茅台京东自营店 </figcaption> </figure> <p>最终,茅台通过这一渠道将年销售额限制在相当于其净资产的5%,超过这一标准必须得到股东的批准。但麦克利什说,这对外部投资者来说仍然是个问题。</p> <p>他表示:“考虑到出厂价和零售价之间的巨大差距,一些人担心此举意在将利润从上市公司转移到国有母公司”。他补充说:“以某种标准衡量,利润损失约为40%。”</p> <p>他说,当地政府还鼓励该公司将产品销售给该省的经销商,而不是寻找可以触达全国性消费者的经销商。此外,他说茅台还在家乡做修路和慈善捐赠等事情。他说:“要在贵州分享(盈利的)喜悦,压力很大”。</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