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脚说有预购订单,后脚说订单不具约束力,电动皮卡公司股票大跌

<p>据市场观察6月17日报道,Lordstown Motors 周四(17日)在一份文件中表示,其电动皮卡的预购“并不代表具有约束力的采购订单或其他确定的采购承诺,对这家陷入困境的电动汽车制造商造成了又一次打击。</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_s_GuYIBehs3Tm8">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周四午盘交易中,Lordstown RIDE 的股价下跌了近 3%。</p> <p>Lordstown在文件中表示,这些协议是对这种名为Endurance的卡车的 “重要需求指标”,但不具有约束力。</p> <p>Lordstown说:“在2021年6月8日,我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止年度的 10-K/A 表格,正如表格中所披露的那样,迄今为止,我们从事的营销活动有限,我们没有任何具有约束力的采购订单或客户承诺。”</p> <p>该公司正在寻求澄清其高管在周二(15日)的一次活动中的评论,他们在活动中称这些订单是确定的。</p> <p>本周早些时候,该公司表示,一项内部调查也发现其描述订单的方式存在问题。</p> <p>Lordstown的高层管理人员,包括其创始人,已经辞职,该公司上周在一份延迟提交的文件中添加了 "持续经营 "的警示,并试图向华尔街保证它正在与更多的投资者进行 “积极对话”。</p> <p>在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表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teve Burns和首席财务官 Julio Rodriguez已辞职并任命了临时高管之后,Lordstown的股票在周一下跌了超过50%。该公司重申其计划在9月下旬开始 “限量生产” 其电动卡车计划。</p> <p>在周一(13日)的另一份文件中,Lordstown还详细说明了对做空机构Hindenburg Research指控的内部调查,该机构在3月份发表了一份关于Lordstown的严厉报告,称其为 “海市蜃楼”,并指责该公司夸大需求和生产能力。</p> <p>该公司称该报告“在重大方面存在虚假和误导性”,但确实承认Lordstown在描述Endurance电动卡车预订单描述方面存在 “问题”,并表示它们主要是商业车队的坚定承诺。</p> <p>该公司的报告称,许多来自车队管理公司和其他 “表示有兴趣购买Endurance卡车”的终端,以及 “所谓的”'影响者'或其他潜在的战略合作伙伴的预购订单显示,他们承诺尝试从其他实体获得预购,但不打算直接购买Endurance卡车”。</p> <p>该公司的报告说,至少有一个未披露的当事方有 “大量” 的预订单 "似乎没有资源来完成大量的卡车采购。"其他实体提供的承诺似乎过于含糊或不确定,无法适当地纳入所披露的预购订单总数中。</p> <p>Lordstown汽车公司于10月通过与一家空头公司的反向合并上市。</p> <p>Lordstown在俄亥俄州的工厂曾属于通用汽车公司。通用汽车公司曾在那里生产科鲁兹等紧凑型汽车。但随着通用汽车转向更受欢迎和更有利可图的卡车和SUV的一部分,该工厂被计划关闭,随后它被卖给了Lordstown Motors。</p> <p>Lordstown股票今年已下跌47%,与标普500指数约13%的涨幅形成鲜明对比。</p>

无惧监管趋严,中国企业追赶赴美上市的“末班车”

<p><span style="color:hsl(0,0%,30%);">文 | Megan茗君</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近期,以滴滴为首的一众中概股纷纷打响了美股“登陆战”:自上月底以来,滴滴、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爱回收、满帮等国内众多知名企业都已递交了美股上市招股书。</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ES4FGPLoX4ASmmIG">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hsl(0,0%,30%);">Photo by </span><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meric?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span style="color:hsl(0,0%,30%);">Meriç Dağlı</span></a><span style="color:hsl(0,0%,30%);"> on </span><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unsplash.com/s/photos/nasdaq?utm_source=unsplash&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ontent=creditCopyText"><span style="color:hsl(0,0%,30%);">Unsplash</span></a><span style="color:hsl(0,0%,30%);">&nbsp;</span> </figcaption> </figure>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美股市场一直对全球创业公司具有极大的吸引力,然而,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在如今中美关系变幻莫测、美国对中概股监管趋严的大环境下,仍然如此“争先恐后”地赴美乍看之下似乎不太合理。</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去年12月,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由前总统特朗普签署并正式生效。根据该法案规定,若在美国上市外国企业连续三年无法接受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有效监管,则该企业股票将无法在美股市场进行交易。</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与该法规相悖的是中国相关法律规定:中国企业的审计底稿必须存放于境内,不能擅自传递给境外机构或个人。也就是说,若《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被严格执行,中概股或将面临三年后从集体从美股退市的窘境。</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据PCAOB公布数据,去年至今,该机构无法有效监管的在美上市外国公司全部为中国企业,共203家,而目前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共约250家。</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今年3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发布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修正案,迈出了法案落地的第一步。5月13日,PCAOB也发布了有关该法案的拟议执行细则与框架,标志着法案的实质性执行或将很快到来。</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然而,即便如此,“集体退市”的风险仍然难挡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热情。</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strong>中企赴美上市热情不降反增</strong></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2020年,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有34家,通过IPO共募集约150亿美元,已创2014年以来新高。然而,今年以来,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数量及募资体量仍然在进一步增长:</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据安永数据,仅今年一季度,就有近20家中国企业在美股挂牌,占所有赴美上市外国企业的一半。彭博数据则显示,从今年年初到四月底,中国企业赴美IPO共募集66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是去年同期的八倍。</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据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报告,截至今年5月初,美股主要交易市场共有248支挂牌中概股,总市值约2.1万亿美元,数量较去年10月增加31家。</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纽交所首席中国代表杨旭预测:今年将可能有约60家中国公司赴美上市,数量达去年的近两倍。</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IPO咨询公司Blueshirt董事总经理加里·德沃查克(Gary Dvorchak)专门负责为中国公司赴美上市提供咨询服务,在被问及今年中企赴美上市热潮时,德沃查克表示:</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这是一股大浪潮。我们的电话一直在响,没法挂上。我们在招聘更多的人。自从1999年的纳斯达克泡沫以来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事。这让我感到担忧。”</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strong>热情之下,中概股今年表现并不如意</strong></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虽然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热情在不断增长,但今年以来新上市中概股的表现并不那么尽如人意。</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今年1月至5月初,新挂牌中概股中市值最大五家公司分别是雾芯科技、知乎、水滴、怪兽充电以及容联云通讯。在这五家公司中,目前仅知乎股价较首日开盘价有所上涨:</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知乎于3月26日上市,目前股价较上市首日开盘价上涨约37%,较发行价上涨约16%,市值约61.7亿美元。</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然而,其它四家公司在上市后股价均下跌,且跌幅不小:</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雾芯科技于1月23日上市,目前股价较首日开盘价跌近60%,较发行价跌约22%。</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容联云通讯于2月9日上市,目前股价较首日开盘价跌近70%,较发行价跌近50%。</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怪兽充电和水滴目前股价较首日开盘价跌幅分别为40%和23%,较发行价下跌约三成。</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据彭博数据,截至5月底,在今年已上市的34家中概股中,有20家股价已跌破发行价,破发比例约60%。而在2020年上市的中概股中,目前跌破发行价的比例为40%。</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与此同时,今年中概股的整体表现也并不乐观:</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标普美国中概股50指数跟踪在美上市市值最大50支中概股表现,今年以来,该指数已下跌约13%,同期标普500指数上涨约13%。而在去年,标普美国中概股50指数全年收益率高达近65%,同期标普500收益率约16%。</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受到近期美股市场波动、中概股股价表现不佳的影响,5月底,已递交美股上市招股书的喜马拉雅、哈啰出行及七牛云均宣布推迟上市日程,甚至有媒体报道喜马拉雅可能正在筹划更改上市地点,转赴香港上市。</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YZ9BnfqrDPFSGwgB">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hsl(0,0%,30%);">Image by </span><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pixabay.com/users/tumisu-148124/?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ampaign=image&amp;utm_content=5129770"><span style="color:hsl(0,0%,30%);"><u>Tumisu</u></span></a><span style="color:hsl(0,0%,30%);"> from </span><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pixabay.com/?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ampaign=image&amp;utm_content=5129770"><span style="color:hsl(0,0%,30%);"><u>Pixabay</u></span></a> </figcaption> </figure>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然而,这三家公司IPO进程的放缓并不妨碍仍有更多中国企业仍在“前赴后继”地赴美上市,其中不少还是细分赛道的龙头企业,有意在美股市场争做行业“第一股”:</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5月13日与5月28日,福佑卡车与满帮集团分别递交赴美IPO招股书,都试图冲击中概数字化货运第一股。</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5月29日,爱回收递交赴美IPO招股书,或将成为中国二手3C电商第一股。</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6月9日,叮咚买菜与每日优鲜双双递交赴美IPO招股书,争做中国生鲜电商第一股。</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6月11日,网约车巨头滴滴递交赴美IPO招股书,上市估值或将高达700-1000亿美元,中概网约车第一股也即将到来。</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那么,面临趋严的监管环境及中概股整体并不乐观的表现,为何这些中国企业仍然没有停下赴美的步伐,甚至加快了上市的节奏?</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strong>赴美上市的诱惑:高估值、高流动性、高知名度</strong></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目前,在美主要股票交易所挂牌的中概股总市值约2.1万亿美元,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与中国股市市值相比,在美中概股总市值已占沪深总市值约20%,是科创版总市值的近4倍。</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然而,2.1万亿美元却仅占美股市值总额的约4%。</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对于大部分中国企业来说,美股市场仍然意味着相较本土市场更大的资金体量、更高的流动性、更多元化的投资者以及更高的国际知名度。</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美国史蒂文森理工学院量化金融项目主管教授乔治·卡尔霍恩(George Calhoun)去年曾在福布斯发文探讨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原因,其中总结了一系列过往研究发现:一般来说,在美上市的外国企业较未在美上市的企业来说会获得一定“估值溢价”,即总体而言估值更高。在过往研究中,这一估值溢价比例通常都在10%以上。</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PUBLlz231pTBbeVh">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hsl(0,0%,30%);">部分学术研究对在美交叉上市企业估值溢价的估计。图源:Forbes</span> </figcaption> </figure> <p><span style="color:hsl(0,0%,30%);">与此同时,美股市场的更高透明度及更成熟监管也可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一项2009年针对在美上市香港公司的研究表明,这些公司平均股权融资成本下降了2.53%。</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卡尔霍恩表示,在相关学术领域中,赴美上市的外国企业所获得的优势被称为“绑定”效应(bonding):对于来自金融监管不那么成熟国家的企业来说,赴美上市意味着接受更严格的监管标准,但也可为企业收获更多投资者的信任以及更高估值。</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美联储也曾发表过一篇名为《为什么在美交叉上市重要?》(Why Do U.S. Cross-Listings Matter? 交叉上市是指公司在境内和境外多个国家的证券市场上同时发行股票或债券的行为)的论文。该研究发现,赴美上市的外国企业通常可以获得翻倍的美国投资者持股比例以及更高的股权估值。尤其对于审计监管薄弱、信息相对不透明的公司来说,赴美上市的优势最大。</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对于中国企业来说,除了以上优势,赴美上市流程也一般更为精简,对于亏损公司的上市标准也更为宽松。</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高盛亚洲融资主管亚伦·阿斯(Aaron Arth)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许多处于成长阶段、有持续融资需求的企业来说,美股市场仍然是“最容易募资的地方”。</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此外,近期港股市场对二次上市的放宽也降低了中概股们的后顾之忧。不少中概股都已赴港二次上市以对冲美国的潜在监管风险。据彭博数据显示,去年美股中概股赴港二次上市共募资约170亿美元,而今年年初至4月底,这一融资规模已超过80亿美元。</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strong>另一层动机:周期末端的“末路狂奔”</strong></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当然,虽然理论上来说,美股市场可以为企业提供更高估值,但在现实中,仍然有不少中概股在承受上市后估值的倒挂,即上市后估值低于一级市场估值。对于一些规模不大、投资者关注度低的中概股来说,它们在美股市场的流动性也非常低,不少已成为“僵尸股”。</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对于很多在“排队”赴美的企业来说,此时上市的动机不仅是获取上市后的红利,也是迫于行业红利的消退以及一级市场投资人的施压。</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迈入2021年,中国过去十年高速增长的移动互联网红利期似乎已走至末端。在这期间,大量的巨头与独角兽涌现,这些公司也是赴美上市的中坚力量。不论是行业发展早期赴美上市的阿里巴巴、京东,还是前几年赴美的拼多多、B站等,无一不经历了上市后股价的大涨。</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ykPy6dg2mdoQT16b"> <figcaption> <span style="color:hsl(0,0%,30%);">Image by </span><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pixabay.com/users/davidvives90-13400040/?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ampaign=image&amp;utm_content=4440015"><span style="color:hsl(0,0%,30%);"><u>David Vives</u></span></a><span style="color:hsl(0,0%,30%);"> from </span><a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 href="https://pixabay.com/?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ampaign=image&amp;utm_content=4440015"><span style="color:hsl(0,0%,30%);"><u>Pixabay</u></span></a><span style="color:hsl(0,0%,30%);">&nbsp;</span> </figcaption> </figure>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然而,对于那些还未上市、仍在一级市场“待价而沽”的企业来说,上市窗口期已经开始缩窄。</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这些企业一方面面临业务增长乏力与投资人耐心的消磨,一方面也预见疫情后全球货币政策或将重新缩紧、美股市场也将“降温”。不论对企业还是投资人来说,此时都似乎是退出变现的“最后机会”。</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去年10月,燃财经曾在报道中援引了一位投行人士的话称:“不是今年,就是明年,后年就晚了。现在不管巨头,还是刚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只要不是押注未来硬科技的,都在抢滩登陆,这可能是移动互联网最后一波上市潮了。”</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即将在美股上市的滴滴也曾被传出一级市场估值过高、投资人开始失去耐心的消息。据公开报道,近两年来,在阿里拍卖等平台上屡次出现疑似滴滴股权被挂牌拍卖。</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据彭博报道,滴滴目前在非公开市场估值约950亿,滴滴的上市估值是否将超过这个数字仍不得而知。</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站在目前的时间点上,对于有意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来说,一方面美股市场所带来的高估值、高流动性、高知名度等优势仍具吸引力,另一方面,在美国趋监管趋严、中长期货币政策或将收紧,以及疫情后变幻莫测的国际政治经济局势“夹击”下,现在反而可能是加速赶上赴美“最后一班车”的时机。</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Marcum Bernstein &amp; Pinchuk LLP是一家专注于为中概股提供审计服务的公司,这家公司的联合主席德鲁·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曾这样评论近期的中国企业赴美热潮:</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30%);">“美股市场仍然是黄金标准。如果上市规则真的变了、周五市场的门就关上了,你很可能会看到周四还有中国企业在IPO。”</span></p> <p>&nbsp;</p> <p><span style="color:hsl(0,0%,60%);"><i>参考资料:</i></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60%);"><i>Why Do U.S. Cross-Listings Matter? , 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nbsp;</i></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60%);"><i>‘The Gold Standard’: Why Chinese Startups Still Flock to the U.S. for IPOs, WSJ</i></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60%);"><i>Why Do Chinese Companies List Their Shares In New York?, Forbes</i></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60%);"><i>Chinese Firms Are Listing in the U.S. at a Record-Breaking Pace, Bloomberg</i></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60%);"><i>A ‘tidal wave’ of Chinese companies rush into the red-hot IPO market in the U.S., CNBC</i></span></p> <p><span style="color:hsl(0,0%,60%);"><i>Chinese Companies Listed on Major U.S. Stock Exchanges,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i></span></p>

加拿大通胀率创下十年来新高,哪些行业产品价格可能会飙升?

<p>据加拿大GlobalNews 6月17日报道,随着加拿大的年度通货膨胀率在上个月出现创纪录的增长,有经济学家说,经济从新冠疫情中恢复过来,部分行业将最终趋于平稳,而其他行业可能在不久后出现需求和价格上涨。</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_8Qbxj0BehlDaWc"> <figcaption> (图源:Flickr) </figcaption> </figure> <p>根据加拿大统计局周三报告,5月份年度通货膨胀率增长了3.6%,为十年来的峰值,超过了4月份3.4%的同比记录。</p> <p>几位专家说,此次年度通货膨胀率的上升速度是2011年以来前所未有的,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去年新冠疫情的冲击,压低了市场价格。</p> <p>随着几个省的重新开放计划,虽然经济似乎会出现反弹和正常化,但一些经济学家指出,其他驱动因素正在将通胀率推到创纪录的水平。</p> <p>劳伦特银行证券(Laurentian Bank Securities)的高级经济学家多米尼克·拉普安特说,人们现在正在购买大量的商品和产品,推动通胀上升。这是他一年前未曾料到的。</p> <p>虽然目前一些行业的价格对消费者来说已经开始全面飙升,但拉普安特说,大多数商品价格最终会在未来几个月“回归正常”。</p> <p>拉普安特说,在疫情期间,汽油、零售和旅游市场的需求和价格在过去一年中都出现了急剧下降。例如,汽油价格去年崩溃了,现在又回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造成了通胀数据高涨,仅3.6%的通胀率中就有40%来自于汽油价格。</p> <p>他说,随着外出购物和旅行需求增加,服装店和机票也会出现同样的情况。</p> <p>而最让拉普安特担心的是,全球供应链中的部分行业正在面临通胀压力,即木材和半导体市场。</p> <p>他说,即使在其他产品的价格趋于平稳之后,部分行业仍可能加剧通胀。</p> <p>由于木材价格的上涨和半导体短缺,通胀压力已经传导至像住房和汽车制造这样的行业。</p> <p>“随着人们对这些产品的需求增加,供应链将对此作出反应。”</p> <p>根据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全球副首席经济学家本杰明·塔尔的说法,将受到高通胀率重创的领域实际上是服务业,而非消费品行业。</p> <p>塔尔说,随着经济的重新开放,服务行业的价格下降最终会“自我逆转”,预计未来几个月的通胀率也会上升。消费者愿意接受更高的价格也将是另一个将导致通胀进一步上升的因素。</p> <p>他说:“为什么?就因为消费者需要释放欲望。大量的需求被压抑,我们正持有大约1000亿美元(约合6418亿人民币)的过剩现金。”</p> <p>虽然塔尔说,通胀率仍然有可能恢复正常,但是否真的会这样,谁也说不准。</p> <p>至于未来是否需要提高利率以跟上高通胀,塔尔说,这是加拿大央行和美联储在未来不得不面对的问题。</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