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政府财务官需关注五大卫生政策问题,包括疫情应对和医保帐单

<p><span style="color:rgb(0,0,0);">据《华尔街日报》在11月16日(周一)报道,美国政府对医疗账单或远程医疗相关的具体医疗政策变化,可能会影响公司的保险成本。</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当选总统乔·拜登在竞选期间提出了一个公共保险计划,由雇主提供保险的人可以选择参加。他还建议扩大医疗保险的资格,这是一项面向65岁及以上人群的公共保险计划。如果共和党赢得定于1月5日在佐治亚州举行的两场决选,这些提议要通过的话,可能会在国会面临艰难的挑战。民主党在11月3日的选举中保住了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span></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FckeJIJAj4cVYawp"> </figure> <p><span style="color:rgb(0,0,0);">近年来,雇主的医疗费用稳步上升。根据非盈利机构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FamilyFoundation)的数据,今年的家庭平均保费比去年增长了4%,达到21,342美元(约14万人民币)。</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凯撒基金会说,虽然工人平均缴纳27%的家庭保险费,但雇主是美国医疗保险的主要来源。雇主资助的计划覆盖了大约1.57亿人。医疗福利通常是公司账面上最大的劳动力支出之一。</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总部位于亚特兰大的铝生产商诺维利斯公司(Novelis Inc.)的首席财务官德文德尔·阿胡贾(Devinder Ahuja)在评论拜登的竞选提议时表示:“我们必须做好一些成本上涨的准备”。</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以下是新一届政府管理人员需要关注的五个健康政策问题。</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strong>对疫情的应对</strong></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医疗专业人士说,拜登政府对冠状病毒流行采取更全面的做法,可能会通过限制新冠肺炎治疗和医院护理的成本,间接影响雇主的医疗费用。并指出这种做法也会刺激经济增长。</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拜登在11月9日宣布,他将组建一个新冠肺炎咨询委员会,负责制定一项应对该病毒的行动计划,并强调了戴口罩和与社会保持距离的重要性。</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专业协会人力资源管理协会(Society For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负责公共政策的副总裁查特兰·伯巴尔(Chatrane Birbal)表示,财务高管应该监督私营保险公司承担的任何新的支付义务,类似于此前对冠状病毒测试成本的要求,这可能会增加未来的成本。</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strong>平价医疗法案</strong></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另一个可能影响公司医疗成本的因素是最高法院对“平价医疗法案”的质疑,该法案扩大了对个人的覆盖范围,并提供了额外的保险保护。有争议的是该法对没有保险的个人的惩罚,以及国会在2017年将罚款降至零的举措是否使整个法律无效。</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最高法院听取了有关此案的辩论,但预计要到明年才能做出裁决。</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顾问和研究人员说,为了应对这一裁决,雇主可以通过缩减医疗保险覆盖面来降低成本。不过,康涅狄格大学法学院(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s School of Law)负责医疗保健组织和金融的教授小约翰·阿洛伊修斯·科根(JohnAloysisiesCogan Jr.)表示,许多雇主利用健康福利来吸引新员工,这使得他们不太可能减少保险。</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拜登在竞选活动中主张扩大平价医疗法案,并表示支持恢复对没有保险的个人处罚。</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strong>远程线上医疗</strong></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近几个月来,随着冠状病毒病例的激增,远程医疗越来越受欢迎。在大流行之初,联邦监管机构放宽了一些规定,以扩大医疗保险客户获得远程医疗的机会,并减少诊所和医院的拥挤情况。医疗顾问和研究人员说,为私营保险公司提供支持远程医疗的额外政策改变或自愿行动,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降低公司的保险成本。</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伯巴尔说,这种变化的可能性虽然不是党派问题,但可能取决于大流行的进程,以及感染率是否会继续上升。</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strong>意外计费,处方药</strong></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医疗顾问说,一个可能存在分歧的国会可以找到共同点的领域之一是意外计费,这会导致医疗成本的上升。这一政策目标近年来得到了两党的支持,包括拜登和特朗普总统。</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当病人在网络医院接受网络外医生(如急诊室医生)的治疗时,会产生令人惊讶的医药费。</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此前,医疗保险公司曾呼吁立法者对收费施加限制,而医院和一些医疗机构则予以回绝。</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双方还希望降低处方药成本。今年夏天,特朗普总统签署了行政命令,旨在将美国药品价格与海外低成本药物挂钩,并加速从加拿大进口药品。拜登提议允许联邦医疗保险公司(Medicare)就药品进行大幅折扣谈判,但目前它无法做到这一点。</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strong>反垄断</strong></span></p> <p><span style="color:rgb(0,0,0);">威利斯塔华生公司健康管理实践联席主管杰夫·莱文·舍尔茨(Jeff Levin-Scherz)表示,近年来,医疗服务提供商之间的整合是导致医疗成本上升的因素之一。在过去的十年里,医院的交易增加了,因为供应商们联合起来创造了地区性的强大力量,并在病人获得治疗的地方获得了更大的影响力,属于垄断的做法。</span></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