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公司Jahez或在沙特进行IPO,汇丰将担任其财务顾问

<p>据彭博社报道,沙特食品配送公司Jahez聘请了汇丰控股集团沙特分部,帮助其管理这家可能是沙特第一家上市的科技初创公司。</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XJ8NkTjCcosiRIai"> <figcaption> (图源:Unsplash) </figcaption> </figure> <p>Jahez选择汇丰沙特作为其可能在Nomu(沙特证券交易所的二级市场)上市的唯一财务顾问和全球协调人,该市场上市门槛较低,以鼓励小型企业和初创企业进行股权融资。</p> <p>该公司周一(5月13日)表示,自2016年成立至今,其沙特用户数量约达200万,2020年通过其应用程序处理的餐厅订单约达2000万份,但它没有披露其潜在估值的细节。它在去年完成了一轮3650万美元(约合23496万人民币)的融资。</p> <p>Jahez的首席执行官Ghassab Al Mandeel说:“我们将继续扩大公司规模,在沙特阿拉伯和更广泛地区,抓住受技术快速变化影响而改变的消费者行为所带来的新的增长机会。”</p> <p>投资者们认为疫情会重塑消费者的习惯,纷纷下注外卖公司。</p> <p>包括土耳其的零售配送平台Getir和位于柏林的杂货配送平台Gorillas在内的初创企业已经迅速达到了10亿美元(约合64亿人民币)的估值。在英国,外卖平台Deliveroo在3月31日上市前募资规模达15亿英镑(约合136亿人民币),但随后其股价在首发时暴跌了30%以上。</p> <p>作为沙特最大的本土企业,Jahez需要面对来自优步收购的中东打车软件巨头Careem Now以及德国外卖巨头Delivery Hero SE控股的Hunger Station和Talabat等企业的竞争。Jahez也一直在其他领域扩张,如最后一英里物流和云厨房业务。</p> <p>该公司正在利用投资者对新标的的渴求,以及沙特政府筹集资金发展多元化经济的计划。此次IPO可能会带动一连串的企业上市。</p> <p>沙特杂货配送应用Nana去年也筹集了1800万美元(11587万人民币),吸引了包括风险投资基金STV(Saudi Technology Ventures)和MEVP(Middle East Venture Partners)在内的投资者,以支持其在中东地区的扩张。</p> <p>沙特阿拉伯的消费支出正在增长,其非石油经济——创造就业的引擎——在经济衰退后的第一季度回升到疫情前的水平。</p> <p>Jahez表示,“沙特经济好转以及由此带来的就业和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将进一步推动食品和电子商务方面的消费支出。</p>

获国有银行支持,华融或将在8月底前完成财务报表

<p>据彭博社报道,有消息人士称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已与国有银行达成融资协议,以确保其至少在8月底前能够偿还债务,届时该公司的目标是完成2020年的财务报表。</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HL2TJHcBeXnRQsk"> <figcaption>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figcaption> </figure> <p>消息人士称,在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指导下安排的流动性支持,意味着华融可以在需要时从中国工商银行等贷款机构获得融资。自3月底以来,这家不良债务管理公司实际上已被离岸债券市场拒之门外,因为当时它错过了披露2020年业绩的最后期限,令投资者感到恐慌。</p> <p>消息人士称,华融计划在今年8月底前完成其年度报告,目前还不清楚国有银行对其的资金支持是否会延续到那时。</p> <p>虽然华融的长期业务整顿计划目前仍然存在着许多疑问,但资金安排表明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仍能得到中国政府的短期资金支持。</p> <p>彭博社汇编的数据显示,华融有相当于28.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2.23亿元)的离岸和在岸债券将在8月到期。</p> <p>在创纪录的企业违约潮中,该公司已成为中国支持政府所有借款人意愿的一个密切关注的代表。在前董事长赖小民(1月因受贿罪被处决)的领导下,该公司在扩张之路上命途多舛,投资者越来越担心华融的财务健康状况,以及它从中国政府获得的支持程度。</p> <p>在财新传媒WeNews报道了华融被监管机构敦促自行解决其财务问题后,最近几天市场对华融的情绪有所恶化。虽然债券价格表明投资者仍然押注华融会履行其近期的义务,但是现在的确定性远远低于该公司的盈利延迟对市场的冲击。</p> <p>华融有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76亿元)债券将在7月份到期,这些债券在华融推迟发布财报前是按面值进行交易的,而现在这些债券的价格约为0.94美元(约合人民币6.05元),对于一个仍被主要国际评级公司认为是投资级的发行人来说,这是一个异常大的折扣。该公司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6.59亿元)的永久债券交易价格约为0.63美元(约合人民币4.06元),反映出人们对其长期前景的更大怀疑。</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rHs8nS0BeXnRQsk"> <figcaption> (Bloomberg制图) </figcaption> </figure> <p>最近,损失已经从离岸市场蔓延到华融的几只在岸债券。根据彭博汇编的上海固定收益交易平台价格,5月17日,该公司证券部发行的2023年债券暴跌18.8元至80元,而其发行的2022年到期的一种在岸票据上周下挫至历史最低点。</p> <p>华融集团、中国银保监会和工商银行没有立即对此作出回应。</p> <p>上周,华融在回答彭博社的问题时表示,它准备在将来支付债券,并认为中国政府的支持没有改变。而上个月,消息人士说,该公司用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提供的资金偿还了4月27日到期的6亿新元(约合人民币28.91亿元)的债券。</p> <p>到目前为止,除了银保监会上个月表示华融运营正常且有充足的流动资金以外,中国政府一直对该公司的情况表示沉默。近年来,为减少道德风险,中国政府减少了对清偿能力弱小的借款人的支持,但国家支持的公司的违约情况却有所增加,不过,没有一家公司像华融这样具有系统重要性。</p> <p>该公司欠国内和国际债券持有人约4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40.07亿元),是离岸市场上最大的中国发行人之一。该公司由中国财政部控股,与中国54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7.72万亿元)的金融业紧密相连。</p> <p>长期以来,人们都假设中国政府在遇到困难时总是会出面帮助重要的国有企业,而一旦华融出现任何违约行为,这种假设也会随之被打破。</p>

受数字化驱动,三菱日联金融集团2020财年净利润大增47%

<p>据日经新闻报道,随着数字化进程的加快,日本最大的银行三菱日联金融集团(Mitsubishi UFJ Financial Group,MUFG)预计截至明年3月,其年净利润将增长9%。</p> <figure class="image"> <img src="https://getfunpic.s3.ca-central-1.amazonaws.com/DtP6MI8BeXmOi_c"> <figcaption> (图源:MUFG官网) </figcaption> </figure> <p>该银行周一(5月13日)表示,当前业务年度的净利润预计为8500亿日元(约合500亿人民币)。</p> <p>日经新闻周末报道称,根据一项新的三年业务计划,MUFG的目标是将净利润恢复到1万亿日元(约合589亿人民币)的水平,该计划旨在实施无纸化办公,削减分支机构,并在日本和东南亚地区转向移动在线服务,所有这些都是通过数字化实现的。</p> <p>MUFG银行总裁半泽淳一(Junichi Hanzawa)表示,该银行将把所有个人业务搬到网上,包括账户的开户或注销。该银行的目标是在2018财年至2023财年期间,关闭40%的分行,并将剩余分行的数量缩减到一半。</p> <p>2011年至2018年期间,MUFG的净利润徘徊在1万亿日元(约合589亿人民币)左右,但最近受日本央行从2016年开始实施的负利率拖累,2019年其在印尼第五大银行印尼金融银行(Danamon)94%的股权被减记,以及去年的新冠疫情影响,其底线频频被打破。</p> <p>截至3月份,该银行年净利润达到7770亿日元(约合457亿人民币),增长47%,核心营业利润为1.2万亿日元(约合707亿人民币),增长5%。</p> <p>数字化也是日本另外两家巨型银行的共同口号。</p> <p>第二大银行三井住友金融集团(Sumitomo Mitsui Financial Group,SMFG)去年宣布与日本最大的在线经纪商思佰益(SBI)合作,推出移动在线投资服务,并于明年在大阪推出一个数字化证券交易所。</p> <p>其他举措包括在2025财年之前引入一个共同的计算机平台来管理200家集团公司的财务记录,以实现无纸化办公,使公司能够实时监控整个集团的财务表现。</p> <p>SMFG还将与广告公司电通(Dentsu)成立一家合资公司,通过其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开辟其广告业务。</p> <p>SMFG预计截至2022年3月的年度净利润为6000亿日元(约合353亿人民币),增长17%,核心营业利润为1.12万亿日元(约合660亿人民币),增长3%。截至3月份,SMFG的年净利润下降了27%,至5128亿日元(约合302亿人民币),此前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贷款损失准备金规模几乎翻了一番,达到3600亿日元(约合212亿人民币)。</p> <p>核心营业利润是由净利息收入以及费用和佣金收入组成的。</p> <p>日本第三大银行集团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 Group)预计,截至2022年3月,其年净利润将增长8%,达到5100亿日元(约合300亿人民币),而上一财年则增长5%,达到4710亿日元(约合277亿人民币)。</p> <p>瑞穗已经与软银合作运营一项移动在线股票交易服务,并计划明年与日本聊天应用运营商Line合作推出移动在线银行服务。</p>

加载中...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