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再给特朗普4年,他对专业和能力的蔑视,将会让美国更失败

2020-09-07 16:55:38
image by: visuals

在他的第一个任期里,特朗普曾经让白宫科学顾问这个职位空缺了19个月。这位总统认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从债务到税收,到可再生能源,到贸易,到就业,到基础设施,到国防,总统都宣称自己是全天下消息最灵通的人。但并不是因为他实际上知道得很多。他2016年的竞选活动是凭着直觉进行的,他不信任专家,并把“专家是可怕的”这样的理由广为传播。无论是什么样的政府职位,无论此前从事这个工作的人拥有什么样的学位和具备多少年的经验,他都觉得自己可以依靠直觉来做,甚至做得更好。他的白宫就是按照这种理念来进行的,取得了毁灭性的效果。

如果再给特朗普四年,他这种对专业和能力的蔑视,将在美国取得毁灭性的效果。

在特朗普看来,最好的那种专家,就是那种完全没有独立判断力的专家。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曾说过,“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我的职能其实是试图提供基本的分析结果,以证实他的直觉。”他继续说道,“在这些问题上,他的直觉总是正确的。”

当一个公务员不能为特朗普提供他想要的那些令人欣慰的确认分析结果时,其最好的结果是被特朗普当面和在推特上指责,最坏的结果可能是被撤职。白宫西翼和内阁的专业人员在不断地被雇佣、被抛弃、被雇佣、再被抛弃,其中包括四位参谋长、四位国家安全顾问、五位国土安全部部长。

特朗普第一个任期之初,围在他身边的所谓“成年人”都已经离开,并写了书,讲述在那个房间里是多么的不愉快。因为这位总统很少听话,几乎从不读书。

他被前任幕僚们描述为“无法汇报工作”。每周只有一两次,他才会去听此前的总统们每天都会接收的情报简报,即使如此,据说他也会用古怪的阴谋论来打断,或者把时间花在对一种微型武器的惊叹上。他听从的不是身边最有资格、甚至最有说服力的人的建议,而是设法插进最后一句话的人的建议。

情报部门成了一个特殊的牺牲品,负责发布总统最不想听到,或者最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判决:俄罗斯在2016年大选中帮助了特朗普,今年又在为他工作。国家情报局局长丹-科茨因为拒绝掩盖这一评估而被撤掉。他的代理接替者约瑟夫-马奎尔被赶下台,因为他有勇气为他的助手和选举安全单位领导人谢尔比-皮尔森辩护,而皮尔森本人也有勇气告诉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俄罗斯试图帮助特朗普先生再次获胜是一个共识。

然而,在过去的四年里,特朗普的政府中也渗入了对能力和公正性的类似蔑视。司法部深受其害,而国务院,正如一位前大使和前副部长所说的那样,出现了“历年来最重大的外交人才离职潮”。在特朗普先生上任的最初两年里,该机构近一半的职业部长离开或被迫离开。那些坚持下来的人受到了蔑视。玛丽-约瓦诺维奇在鲁迪-朱利安尼和其他总统爪牙的抹黑运动后被逐出了她在乌克兰的大使职位,这只是最突出的一个例子。

特朗普对履行好基本职能完全不感兴趣,已经让美国付出了直接代价。当这个政府在压力下同意让被关在边境笼子里的儿童与父母团聚时,它却不能——因为它没有花心思去密切跟踪非法移民父母的情况,以找到他们。随着那些花了多年时间建立关系、代表美国利益的外交官突然被撤走,对手开始利用这种情况;盟友们不再信任美国。

今天,当新冠疫情在美国肆虐的时候,美国人感受到了一个完全不知所措的政府的影响。这个问题要比缺了一个理事会,或者被拒绝了一个科学家更严重:应对这次疫情需要各机构之间的协调,而这些机构已经被系统性地消耗掉了,因为他们都是靠专家引导的。

虽然大流行代表了一无所知的总统对专业知识的蔑视所带来的最直接的致命后果,但一个更大的危险正在逼近。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自诩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他利用这种愚蠢,让美国退出了《巴黎协定》。与此同时,地球受到威胁的证据越来越令人担忧,特别是在气温额外升高2摄氏度的破坏性影响已经变得明显的地方——藻类大量繁殖,龙虾死亡,百年红杉燃烧,解冻的湖泊剥夺了冰上渔民的收入,人们房屋被冲入大海。

在特朗普任期内,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在连续三年下降后,又出现飙升。然而,环境保护署却乐呵呵地继续解除管制;本届政府到目前为止已经取消了100项所谓的繁琐限制。修订后的汞污染、汽车排放、甲烷泄漏等政策与研究相悖,其中一些政策还是由环保局自己的咨询委员会制定的。再给特朗普四年这样的时间,就意味着将来要失去的生计和生命将比目前新冠病毒造成的损失还要多。

对良好表现和事实的蔑视对政府来说是毁灭性的。各界有才华的专业人士,被迫扮演谄媚者,要不就得选择离开,而下一代的人才则选择不申请政府职位。

今年春天,在特朗普削弱了国家反恐中心由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组成的领导班子之后,九名前情报部门负责人发表了一篇恰如其分的讲话:这不仅关系到几名受人尊敬的高级官员,也关系到无礼地解雇他们给安全带来的直接风险。它关乎未来,关乎“无数更有才华的美国年轻人”将来是否愿意从事这一职业。

所有这些故意的无知表现在一起就是对收集信息的蔑视。当特朗普自己的政府做出评估,认为如果全球变暖问题得不到解决,将会破坏美国经济时,特朗普说,“我不相信。”也许是为了避免这种令人不快的新闻再次出现,环保署已经制定了一项规定,允许通过限制它认为有用的研究类型来忽略好的科学。

当人口普查局被告知将非法移民从人口统计中移除,然后将这个耗时的过程缩短一个月时,它准备描绘一个总统希望看到的国家,而不是实际存在的美国。具有象征意义的是,特朗普坚持认为,更多的新冠检测会导致出现更多病例报告。当然,这不是真的。更多的检测将揭示已经存在的病例,从而有可能尝试了解这种疾病的病程并阻止它的传播。

但数据收集的退化有一个明显的目的:如果我们不收集信息,我们就看不到特朗普失败的深度。如果特朗普再连任一届,他就可以彻底摧毁美国的公务员、医疗服务、外交服务和军人队伍。从消费者安全、空气质量到预期寿命的方方面面,结果都将是灾难性的。但是没有人可以衡量它们了。

换言之,没有人再来报告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有多失败。

 

#再给特朗普4年#,#对美国专业性的蔑视#,#让美国更失败#

 

译者:吴十六

责编:吴十六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