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竞选资金告急:挥霍了8亿美金,依然落后10个点,不得不勒紧腰带

image by:Dalton Caraway

特朗普竞选活动出现缺钱迹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他的竞选团队减少了在今年美国大选最重要的三个摇摆州之一的密歇根州的竞选广告投放。

周二特朗普亲自出面在推上驳斥传言,说他的竞选团队并没有捉襟见肘,跟不上拜登团队的步伐。这一点更证实了事态的进展。

随后,彭博新闻社报道了特朗普打算自掏腰包1个亿用于竞选连任的想法。这无疑更证实了特朗普竞选筹款不敷使用的消息。

钱本来是特朗普的一大优势。2012年的奥巴马和2004年的小布什,作为竞选连任的在位者,几乎没有愁过钱。何况特朗普在2016年就职典礼当天就申请了连任,获得大笔资金,他的先发优势可以说是带来了决定性的财务优势。

相比之下,拜登在今年春天成为民主党推定提名人时可谓“一穷二白”,对比当时的拜登,特朗普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拥有近2亿美元的现金优势。

5个月后,特朗普这个现金优势就蒸发光了。他的竞选活动早期筹集到的,加上共和党内从2019年初到7月筹集的11亿美元竞选资金,迄今已经花掉了8亿多美元。

特朗普竞选团队内部正在不得不面对现实:在距离选举不到60天的时间里,现金紧缩。

特朗普团队前竞选经理布拉德-帕斯卡尔喜欢称特朗普的连任作战为“不可阻挡的主宰”。但对十多位现任和前任竞选助手和特朗普盟友的采访,以及对联邦竞选文件中数千项内容的审查表明,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和共和党在烧掉数亿美元时,养成了一些挥霍的习惯。自7月比尔-斯蒂芬接替帕斯卡尔以来,他给特朗普竞选活动实施了一系列勒紧腰带的措施,重新塑造了包括雇佣行为、旅行和广告预算在内的举措。

在帕斯卡尔的领导下,超过3.5亿美元被用于筹款业务,换句话说,他们花了几乎占8亿美元支出的一半,不遗余力地在网上找钱、找新的捐助者。特朗普竞选活动组建了一支规模庞大、薪水丰厚的工作人员队伍,并将团队安置在弗吉尼亚州郊区一个设施齐全的办公室里;他们还支付了巨额的法律费用,也算作竞选费用的一部分;在共和党大会之前,也就是大多数选民历来开始密切关注竞选的时刻,他们花了1亿多美元进行电视广告大肆宣传。

根据广告分析公司的数据,其中最炫目、或许也是最值得商榷的购买是竞选活动预留的超级碗广告,花费了1100万美元,比在一些顶级战场州的电视上花费的还要多。有人认为这仅仅是一次虚荣的挥霍,目的是为了让特朗普能够与同样购买过超级碗广告的亿万富翁迈克尔-R-布隆伯格并驾齐驱。

此外,还有一连串的其它支出也在增加。特朗普竞选活动聘请了一个高薪顾问小圈子(特朗普先生的前保镖和白宫助手自2017年年底以来已获得了共和党超过50万美元的报酬);最近几个月,他们花了15.6万美元买飞机拉空中横幅;并向Yondr公司支付了近11万美元,该公司制造了用于在筹款活动中存储手机的磁力袋,这个袋子的目的是为了让活动中的人无法用手机秘密记录特朗普的言论并泄露出去。

一些熟悉预算的人指出,前竞选经理帕斯卡尔还配有一辆汽车和司机,这是一笔不寻常的费用。特朗普曾兴高采烈地告诉人们,接任的竞选经理斯蒂芬在接过这份工作时接受了较低的薪水。

批评者说,特朗普竞选团队这种奢侈的支出是无效的。在进入秋季后,特朗普在大多数全国性和摇摆州的民调中都处于落后状态,拜登先生在8月份创下近3.65亿美元的筹款记录后,已经超越了特朗普。而迄今为止特朗普的竞选活动还没有透露其8月份的筹款数字。

一名资深的共和党战略家埃德·罗林斯说,“如果你花了8亿美元,而你在民调中落后10个百分点,我想你必须回答‘游戏计划是什么?’”

他管理着一个支持特朗普的小型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他指责帕斯卡尔花钱“像个喝醉了的水手”。他补充说,“我认为很多钱是在选民不注意的时候花的。”

帕斯卡尔仍然是特朗普竞选活动的高级顾问,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特朗普的行动在吸引捐助者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以消除民主党在奥巴马时代之后建立的巨大数字优势。他说:“我们缩小了这一差距。”他合理化了特朗普竞选活动的早期支出。

帕斯卡尔说,“我以2016年的方式管理竞选活动,这也包括所有的营销,策略和费用,都在特朗普家族非常密切的关注下进行。没有他们的批准,就不能做任何决定。”他强调他在2016年时是数字总监,而不是竞选经理。

特朗普先生的女婿库什纳以白宫高级助手的身份监督竞选活动,曾在大选结束后不久以2016年竞选活动负责人的身份登上了《福布斯》杂志封面。

帕斯卡尔说,自2016年以来,与共和党相关的任何支出安排都是与共和党主席罗娜-麦克丹尼尔合作作出的。他指出,在把其中一个广告挪到电视转播的赛后时段之后,他们在超级碗的广告上花费了不到1100万美元。

尼古拉斯-埃弗哈特是一名共和党战略家,他拥有一家专门投放政治广告的公司,他说,迄今为止花费的8亿美元显示了“在获胜后几周就开始连任竞选的危险性”。他说,“一场总统竞选活动需要花费大量资金,特朗普从上次获胜后就寻求连任,意味着竞选活动已经连续近四年不间断地烧钱。”

控制预算

在特朗普竞选团队现任经理斯蒂芬的办公室白板上,写着最新的竞选预算数字。自从斯蒂芬从竞选副经理升职成为经理后,他实行了一系列的改革。 他放弃了一项花费5000万美元用于联盟团体相关费用的建议。还放弃了花300万美元购买一辆印有特朗普先生的纳斯卡赛车的想法。

每次被允许参加竞选集会活动的工作人员人数被缩减,因为此前它被批评为“赞助度假”。

之前助手们热衷于和特朗普一同搭乘“空军一号”总统专机,这样可以让他们获得和特朗普面对面的时间,但竞选活动不得不为他们支付费用,所以它也被削减了。

斯蒂芬在一次简短的采访中说,他每天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关注预算。他拒绝讨论预算的具体内容,但表示竞选活动有足够的资金来赢得大选。

最明显的是,特朗普竞选团队削减了8月份的电视支出,主要是在政党大会期间放弃了广告播出。根据广告分析公司的数据,在本月的最后两周,拜登先生的竞选活动在电视上花费了3590万美元,而特朗普竞选活动只花了480万美元。

特朗普的高级策略师杰森-米勒说:“我们保留现金,是为了确保到秋季我们拥有必需的火力。”他认为,拜登在大会期间播放广告是一种浪费。“我们要确保我们把钱保留到真正重要的时候。”

米勒先生为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在电视广告上的花费辩护,称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在美国遭受疫情以及经济时保持特朗普的正面形象是必要的。

拜登之所以能够以后发者的身份,赶上特朗普竞选活动早期现金优势的原因之一,是他在疫情最严重的几个月里以最小化的竞选活动大幅控制成本。

特朗普及其官员嘲笑拜登的“地下室战略”,但就在他的地下室里,拜登通过Zoom筹款活动,取得了卓有成效的筹款成绩。

这些虚拟活动通常只需要拜登不到90分钟的时间,就可以筹集到数百万美元,而且几乎没有成本。特朗普则几乎完全拒绝举办此类募捐活动。助手说他不喜欢这些活动。

敲门以赢得选民的支持

对于特朗普竞选活动到底可能会多缺钱,他的团队内部也存在分歧。一些官员认为,到最后两个月会有大量更多的钱从网上捐赠者那里流入,因此8月份削减电视广告投放是短视的。特朗普竞选活动宣布在为期四天的共和党大会他们合计收获了7600万美元。

其他人说,竞选活动曾预计小额筹款将继续以同样的速度流入,而且还期望有大量的5600美元支票(竞选活动直接捐赠的上限数字),但都没有实现。据称是因为需要面对面筹款,受疫情影响变得更加困难。

共和党在全美100个办事处有2000多名工作人员,他们声称志愿者每周要敲开100万次门;而与此同时,拜登的竞选活动在大流行期间完全放弃了敲门策略。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首席参谋理查德-沃尔特斯说,拜登竞选团队正在囤积资金,并希望秋季电视广告能帮助他们取得优势,但他们认为直接与选民接触更加重要。

在帕斯卡尔管理特朗普竞选活动期间,他领导进行过财务审查,其结果之一是关闭了一个利用帕斯卡尔的个人社交媒体账户投放亲特朗普广告的广告活动。仅这一项就花费了超过80万美元的宣传费用,这些广告在他被解除竞选经理职务的第二天就停止了。

帕斯卡尔辩称那并非他的主意,而是在特朗普家族的直接授意下做的。

一些讨好特朗普的支出

从竞选团队已经花掉的钱看,一些支出似乎只是为了讨好特朗普,比如为了跟布隆伯格别苗头而购买的超级碗广告。比赛当天的两支广告的费用超过了特朗普竞选活动在四个战场州中每个州截至7月底在当地电视上的花费。威斯康星州390万美元+密歇根州360万美元+爱荷华州200万美元+明尼苏达州130万美元=1080万美元。即使超级碗广告如帕斯卡尔所说花费不到1100万美元,它依然十分突出。

另一项讨好特朗普的支出是:在华盛顿特区播出的广告超过100万美元,这个地区在秋季不太可能为特朗普带来竞争力,但因为特朗普住在这里,他希望看到自己的正面广告。

尽管竞选活动本身面临资金问题,但特朗普自己却很可能从中获利了:

特朗普曾经开玩笑地说过,他可能是第一个为总统竞选赚钱的候选人,自2019年以来,他与共和党一起引导了约400万美元进入特朗普家族企业:向特朗普先生在佛罗里达州Mar-a-Lago的俱乐部提供数十万美元,在特朗普酒店举行的捐赠者奢侈务虚会,在特朗普大厦安排的办公空间,以及花在特朗普在华盛顿特区酒店牛排馆的数千美元。

特朗普支出的许多具体细节是不透明的。自2017年以来,他的竞选活动和共和党已经通过一家与特朗普竞选官员有关的公司拨款2.27亿美元。那家公司名为“美国制造媒体咨询公司”,一直被用来投放电视和数字广告,最近成了联邦选举委员会投诉的对象。据称它被指责掩盖支出的最终去向,其中可能包括给特朗普两个成年儿子的伴侣拉拉-特朗普和和金伯利-吉尔福伊尔支付工资。

还有上千万美元去了与共和党以及和特朗普有联系的公司,包括自2017年初以来向帕斯卡尔控制的两家公司支付的超过3900万美元的资金。尽管帕斯卡尔声称他在其中不涉经济利益。

要花钱才能赚钱?

毫无疑问,帕斯卡尔帮助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建立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共和党团队,在网上吸引小额捐赠者。他在数字广告和列表建设上投资了九位数的资金,这似乎已经为他自己赚了一大笔钱。总统的一些顾问认为,这将在最后几周继续获得巨大的红利,并指出特朗普和他的政党在7月份筹集了1.65亿美元,这比2016年的任何一个月都多。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参谋长沃尔特斯解释说,“你必须花钱才能赚钱,我们的收入有了很大的增长,因为我们在网上筹款和直邮广告方面进行了早期投资。”

尽管如此,共和党资金运作的成本仍然是巨大的。

自2019年以来,特朗普先生、共和党和他们的共享委员会已经花费了1.45亿美元用于直接邮件广告的相关费用,近4200万美元用于获取和租赁数字列表(以扩大他们的电子邮件地址列表),还有数千万用于游说新捐助者的在线广告。

光是购买支持者购买的特朗普随身用品就花了一大笔钱。自2019年以来,两家为特朗普造势的公司总共获得了超过3000万美元的酬劳。

在特朗普的指示下,共和党对捐款人的维护采取了不遗余力的方式,他们在捐款人纪念品 一项上的支出超过600万美元。这些支出流向了文具店、白宫历史协会(53.8万美元)和巧克力制造商好时公司(33.7万美元),用于支付政府赠送的白宫品牌糖果等商品的成本。

特朗普还花费了许多对总统连任来说不寻常的费用。

例如,由于对特朗普的调查,以及最终对他的弹劾审判,共和党人承担了额外的法律费用,自2019年以来超过2100万美元。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还在6月底向路透社支付了高达666666.67美元的巨额法律费用。路透社和共和党都拒绝讨论这笔费用。它被标注为“法律程序-知识产权解决”的标签,表明它与一场潜在的知识产权诉讼有关。

在经常心血来潮的特朗普欲望的驱动下,竞选团队还有其它的挥霍成本。他两次改变了他的大会计划,在中途产生了许多费用。

例如,7月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向杰克逊维尔附近的阿米莉亚岛丽思卡尔顿酒店支付了32.5万美元的会务费,而大会从未在那里举办。该党预计拿不回这笔钱。

 

#特朗普竞选资金#,#已经挥霍8亿#,#开始缩减开支#

 

译者:吴十六

责编:吴十六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