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1日大选日报:“九一一”这一天,特朗普要的是荣耀,拜登要的是体面

Image by: Ged Lawson

在大选之年的9月11日,它都注定了对双方候选人意义重大。上一次在2016年的9月11日,希拉里-克林顿突然中途离开,而后被拍到被人扶上一辆面包车。事实是她当时感染了肺炎,但又不能不出席活动,强撑着参加仪式导致了这一被特朗普阵营大做文章的小事故。

持续关注特朗普和拜登选情的人,会在这一天感到一丝违和:特朗普这边厢感觉是捷报频传,又是撮合了以色列和巴林外交关系正常化,又是敲锣打鼓地宣布他们靠着200万名志愿者一家一户地敲门拜票,已经走访了一个亿选民

而拜登这边却维持着一个低调的沉默。

周五清晨,戴着黑色口罩的拜登在特拉华州的机场告诉记者,他准备前往纽约,在这一天里,他不会谈论911以外的任何事情。拜登竞选团队把所有的政治广告都撤下来了。

“911”这一天的主角,永远是逝者。他们理应得到一点体面,而不是被双方阵营用作殴打对方的武器。

拜登在参加了纽约的911纪念仪式后,去了宾夕法尼亚州尚克斯维尔,出席了19年前在那里反抗劫机的而遇难的乘客悼念仪式。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说,“作为一个美国人的标志之一,就是要明白有些事情比你自己更重要。”

特朗普在前往尚克斯维尔空军一号上的默哀表现得还算体面,但备不住有人翻出了特朗普19年前的一笔旧帐:2001年,911当天特朗普接受电话采访。面对恐怖袭击,特朗普说“刚打完一个特别好的电话。本来我的楼是华尔街第一高,世贸大厦建完了就变第二高了。现在又是第一高了。”

美国的政界可能不存在鬼魂,唯一可以始终阴魂不散地缠着你的,就只有自己亲口说过的蠢话。

就像前两天伍德沃德预热的新书《狂怒》中陆续漏出来的那些话,特朗普承认他知道新冠疫情有多重,但就是不对美国公众说实话,导致美国民众错过最重要的防疫窗口。每一句话都是他亲口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回来重新作用于他。

同样适用于这个道理的可能还包括特朗普关于邮寄选票的一系列言论和煽动。因为表态过于用力,特朗普的铁杆粉丝共和党人准备在家坐到最后一天选举日才去投票,而在此之前,民主党已经成功地在佛罗里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成功地通过缺席投票建立起了优势。

所谓缺席投票,就是指当选民因故而无法到投票所现场行使投票之权利时,通过其他行使投票权的途径投票,其中最为人关注的就是邮寄选票。

在北卡罗来纳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人在缺席投票请求上大约比共和党人有3:1的优势。在特朗普总统必须赢得的佛罗里达州,民主党在70多万张选票中处于领先地位,同时在新罕布什尔州、俄亥俄州和爱荷华州也处于领先地位。

共和党人也想要这种优势,但是他们游说选民申请缺席投票的努力,却被特朗普反反复复对邮寄选票的无根据指责给破坏了

特朗普和一部分共和党人相信,不管怎么样,他们到最后一刻都会依靠选举日当天的选票成功翻盘。

所以特朗普在“911”这一天的体面仅仅维持了半天,周五下午晚些时候,特朗普又开始在推特上攻击民主党人。

特朗普的好搭档彭斯在这一天和拜登出席了纽约的同一个仪式,他们不仅交谈了,还通过击肘的方式代替握手,这一幕被记者拍了下来。随后彭斯夫妇参加了附近的另一个仪式,他们还在一个消防站停留了一阵。

拜登一家在宾夕法尼亚,也给尚克斯维尔的消防站带去了蛋糕和啤酒。

拜登的竞选伙伴、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和她的丈夫道格拉斯·埃姆霍夫在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参加了一个纪念仪式。

进入最后冲刺节奏后,拜登已经开始更频繁地旅行。这一周他访问了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下一周他还将前往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和明尼苏达州

尽管不止一个大选专家分析过,只要把今年的大选变成对特朗普的公投,特朗普自己搬起过的石头,就足以把他自己的脚砸个稀巴烂。但需要注意的是,2020年大选并不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对特朗普的公投,2018年它已经发生过一回了。当时反特朗普情绪的泛滥帮助众议院翻转为蓝色,民主党候选人在全国范围内赢得的选票比共和党多了近10个百分点。

且慢乐观,拿最近的民意调查结果与皮尤研究中心本周发布的2018年中期选情的权威研究相对照,就能看到2016年倒向民主党一些摇摆团体,今年对拜登的态度却只能算不温不火

这些团体包括:

  • 年轻选民

2016年,大多数年轻选民对两位候选人都不看好,其中14%的人通过投票给第三党表示不满,这一数字远高于老年选民。但当他们在2018年涌入投票站时,30岁以下的人以49个百分点的巨大优势选择了民主党众议院候选人。

然而今年拜登在年轻人中并不是特别受欢迎:根据昆尼皮亚克大学的最新民调,在35岁以下的可能选民中,他的支持率为负5个百分点。不过好消息是,年轻选民似乎更不喜欢特朗普,而且不打算错过今年总统选举。根据昆尼皮亚克大学的数据,拜登先生在35岁以下的选民中以63%对27%的比例领先特朗普。

  • 西班牙裔选民

根据“选举项目”编制的投票数据,两年前的西班牙裔投票率比2014年中期选举跃升了74%,超过了其他任何主要种族或族裔群体的投票率。(黑人和白人选民的增长率约为其一半。)皮尤的研究显示,这些选民在2018年以高达47个百分点的优势支持民主党,只有四分之一的西班牙裔选民为共和党人投了票,比希拉里在2016年获得的优势增加了9个百分点。

但根据最近的民调,拜登在全美国范围内的西班牙裔选民中对特朗普的优势只有20至32个点,比希拉里当年的优势都弱,也远低于民主党在2018年的更大领先优势。

部分原因是西班牙裔人口非常多样化,无论是他们原籍国、种族认同和政治思想等方面,而且电话调查很少有超过100人的西班牙裔样本,因此对这个群体的民调会不容易保持准确。

  • 郊区选民

郊区选民对于民主党在2018年从红色翻转到蓝色的许多众议院地区的胜利至关重要,皮尤的结果反映了全国范围内的这一趋势。皮尤发现,虽然2016年郊区总体上只是勉强为特朗普先生赢得了胜利,但这些日益多样化的地区在2018年向民主党摇摆了七个百分点。

这是拜登完全有能力将2018年的成果发扬光大的一个领域,NPR/PBS NewsHour/Marist学院上个月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拜登在郊区选民中以高达25个百分点的优势领先特朗普。本周Marist对宾夕法尼亚州的另一项民意调查发现,拜登在郊区领先19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在选举日之前通过经济救助法案的希望渺茫,而美国的新冠感染人数在周四出现连续第三天上升。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汇编的数据,美国周四新增病例35286例,高于前一天公布的34256例。总的死亡人数已达191789人。

 

 

编译:吴十六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