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皮尤调查:拜特朗普之赐,全球13个富裕国家对美国评价暴跌至新低,全是吐槽

5月前
Image by: Jon Tyson

关于自己的新冠疫情应对措施,特朗普从来都不吝赞美之词,上周末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他自称应对及时,在疫情爆发初期采取了“意义重大的步骤”,“大概挽救了两百或两百五十万条生命”。

但在周二公布的皮尤研究中心数据表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并不认同他这种自我评价。在皮尤的一项针对13个国家的新调查中,仅有15%的受访者表示美国处理得很好,而85%的受访者表示美国应对得很差。

仅防疫一点,美国的国际声誉已降至新的低点。

皮尤展开调查的13个国家和美国一样,都是富裕的民主国家。国际事务分析人士表示,美国在海外的地位可能难以修复受损。在德国等一些传统盟友中,对美国的看法已经下降到皮尤近20年前开始追踪以来的最低水平。

德国马歇尔基金驻柏林的跨大西洋高级研究员苏达·戴维-威尔普说,“我认为人们仍然对美国有敬佩之情,但这种敬佩之情可能会很快减弱,尤其是如果特朗普得以连任的话。”

2017年特朗普上任后,皮尤发现世界上很多国家对美国领导人持负面看法,很多国家对美国的整体看法都在下降。

但皮尤的最新民调显示,这场前所未有的全球危机,导致最亲近的同盟对美国的看法都出现了进一步下滑。

相比之下,许多受访者对自己的国家持积极看法。近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表示,本国政府在处理危机方面做得不错。

在国际上,对美国的评价明显低于被特朗普政府屡次贬低的世界卫生组织(WTO)以及中国的评价。

包括英国和日本等关键盟友,在至少7个国家,人们对美国的支持率暴跌至历史最低点。在德国,仅有26%的受访者对美国持正面看法,这是自2003年美国主导入侵伊拉克那一年以来的最低评分。

在受访国家中,皮尤今年首次调查的比利时人对美国的估计最低。只有24%的比利时人表示持正面看法。

在皮尤有记录可查的历史上,对美国出现低评价这样的情况只被记录过两次:两次都是在小布什执政期间,西班牙人分别2003年和2006年对美国作出了最低评价,仅有16%和23%的西班牙民众说他们对美国有好感。

戴维-威尔普说,今年春天,甚至在美国疫情暴发之前,与她交谈的德国人就对美国能否应对疫情表示怀疑,担心在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会出现严重的社会动荡。

她说:“瞧,你们确实看到了这一点。”她指的是美国的高死亡人数和席卷全国的反对种族不公的抗议活动。

事实证明,特朗普在全球民调中一直不受欢迎,但疫情似乎使他的国际声誉更加恶化。

在日本,对特朗普的正面评价从2019年春季的36%下降到今年的25%,这还算是所有受调查国家中最高的。

韩国人对美国评价的下降就更为明显了,2019年春季有46%的受访者给予特朗普正面评价,而今年只有17%。韩国人对美国处理疫情的评价是所有国家中最差的,只有6%的人认为美国做得很好。

首尔国立大学教授姜元泰(音译)说,韩国是美国的重要盟友,经常在民调中对美国持正面看法。但现在“兴奋感已经消失了”,姜教授一封电子邮件中指出,与平壤的和平谈判缺乏进展,特朗普对与首尔的关系采取了强硬的态度。他说,美国对新冠的处理让美国在韩国人中的地位大打折扣。

他说,“事实上,许多韩国人对美国没有有效地处理疫情感到非常惊讶。” 并补充说,许多韩国人将责任归咎于他们认为特朗普的不可靠。

其他世界领导人在世界舞台上的表现比特朗普好。皮尤发现,哪怕是被广泛怀疑支持干预选举和暗杀异议人士的俄罗斯总统普京都比特朗普获得的评价要好,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也是如此。

近年来频频被特朗普批评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是迄今为止最被受访者推崇的领导人,76%的受访者中位数表示相信她会在全球事务中做正确的事情。

戴维-威尔普说,默克尔在疫情期间对德国联邦制度的谨慎处理与特朗普不那么严谨的做法之间的对比,提高了许多德国人对她声誉的认识。

她说,“德国人,我认为,德国人对默克尔总理感到惊讶,也许是暗自自豪。我认为她真的触动了德国人民的神经,因为她非常开放和直接,并直言不讳地把大流行称为‘德国在战后时代面临的最大危机’。”

皮尤表示,它从6月10日到8月3日使用全国代表性的调查收集了13273名成年人的调查数据,所有采访都是通过电话进行的。误差率从韩国的3.1个百分点到比利时的4.2个百分点不等。

 

#皮尤国际民调#,#13国对美国评价#,#降至历史新低#

 

译者:吴十六

责编:吴十六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