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深度:特朗普故意淡化新冠疫情,和美国情报共享的加拿大是否也隐瞒了真相?

5月前
Image by: Charles Deluvio

美国记者鲍勃·伍德沃德近日在新书中披露,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疫情初期就对新冠肺炎所带来的威胁是知情的。此事引发了人们对加拿大政府应对疫情的新疑问,因为加美两国之间有很多情报共享。

特朗普在2月7日告诉伍德沃德,美国知道新冠病毒本质上是通过空气传播的。他说:“空气,你只要呼吸空气,这就能传染上病毒”。美国政府还知道,新冠病毒的致命程度比最“剧烈”的流感病例都要高出5倍。

特朗普受到广泛批评,因为他在私下里说了这些话,但在公开场合却淡化了风险,并没有充分警告美国人民警惕这种病毒的严重性。截至上周五,新冠病毒将夺走了19.2616万名美国人的生命。

特朗普为自己关于新冠病毒的公开言论进行了辩护,称他不想“制造恐慌”,“给国家带来严重问题”。

但在疫情初期,加拿大官员也不愿就病毒带来的威胁发表看法。卫生部长帕蒂·哈伊杜甚至一度暗示,新闻媒体正在煽动人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担忧。

一、和特朗普政府一样,加拿大政府也担心在公众中制造恐慌

直到3月初,哈伊杜和高级公共卫生官员还在公开表示,加拿大的病毒传播风险很低。当病毒风险级别在3月15日突然跃升至“高”时,政府匆忙实施了经济封锁政策,以遏制病毒的传播。

在特朗普与伍德沃德通话一周后,哈伊杜在2月14日对《雷湾新闻观察》表示,加拿大的“病例数稳定下来了”。

她告诉这家地方新闻媒体:“我已经谈了很多关于这种明显与身体疾病有关的病是如何爆发的……但除了疾病的爆发,还有恐惧的爆发,而恐惧的流行是疫情或其他疾病爆发的一个非常常见的伴生现象”。

她说:“我们需要提醒加拿大人,在加拿大感染这种病毒的风险因素是与最近去过该地区的人有过密切接触。”她指的“该地区”是亚洲。

两个月后,又出现了成千上万的新病例——其中许多是由从欧洲和美国回来的旅行者通过社区传播产生的。

渥太华大学教授、加拿大情报机构方面最重要的专家之一的韦斯利·沃克表示,在疫情早期,美国对病毒相关情况的掌握可能比加拿大政府做得更好。

但沃克说,他认为,有关新冠病毒带来真正威胁的一些信息“很可能”从美国流入了加拿大,特别是在美国官员和加拿大驻美大使馆之间的“联络人”层面上。

他说,和许多美国官员一样,加拿大政府也淡化了疫情的一些严峻事实,比如无症状传播的风险。

“在我看来,加拿大官员尽管没有(我认为他们没有)渠道能接触到美国那些更令人担忧的情报,他们显然和特朗普政府一样,担心在加拿大公众中制造恐慌、传播混乱,他们当然也担心更早地对疫情采取措施会给资源带来的可能影响。”沃克对CBC表示,援引了政府最初不愿意关闭边境和对回国旅客实施隔离的做法。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员谭咏诗数周来一直警告不要关闭边境。她在2月3日说:“这些措施是不恰当的,实际上可能对我们在全球范围遏制病毒的努力来说弊大于利。”而到了3月中旬,旅行似乎一夜之间陷入停滞。

哈伊杜在2月17日重申了这句话,称边境关闭对控制疾病传播“根本无效”。

谭咏诗在一月底表示,她预计加拿大将免受病毒的冲击。

她告诉众议院卫生委员会:“加拿大的风险比许多国家低得多。我们预计会出现病例,虽然这会很少见。”

1月28日,当被问及联邦政府是否准备帮助各省和地区应对可能出现的病例激增和医院床位紧张时,哈伊杜表示,尽管加拿大已经做好了援助的准备,但她没有看到迫在眉睫的风险。

她告诉CBC的《权力与政治》节目:“我认为现在说医院层面需要额外的资源还为时过早。所有迹象都表明,我们不会在这个时间点上出现这个情况。”

她说,加拿大对可能发生的新冠疫情“协调地相当好”并“做好了充分准备”。

正如CBC上个月报道的那样,管理国家紧急战略储备的官员在2月初警告说,应对疫情所需的个人防护装备短缺。联邦政府花了数周时间才签署了N95口罩等产品的合同。N95口罩是医疗专业人员用来保护自己免受新冠病毒感染的医用口罩。

哈伊杜上周四在接受采访时说,她从一开始就“非常认真地”对待这种病毒,她“绝对”知道这种病毒有可能“比流感致命性更强”。

她说:“我们很早就行动起来了。一直以来,我们都根据病毒给加拿大带来的风险采取了适当的措施”。她还补充说“政府在机场进行了广泛的筛查”。但直到2月19日,政府才开始收集中国湖北省入境旅客的个人联系信息。湖北省是疫情爆发的源头。

沃克说,哈伊杜的信息在疫情初期并没有明确传达,而政府显然是在尽力将威胁降到最低。

“有什么证据表明加拿大公众容易对政府大胆说出真相而感到恐慌?证据在哪里?”沃克说。

“这不是2003年公众对非典的反应,也不是公众对H1N1等其他疫情的反应。这是一种政客的心态,经常被提及,它毫无证据或历史依据,而且肯定被错误地用于应对新冠病毒。”

当美国高级官员在1月下旬就疫情对美国人民和世界构成的迫在眉睫的风险向特朗普发出警告时,加拿大公共卫生官员继续依赖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而我们现在知道这些建议经常是有问题的。

根据伍德沃德的报道,在1月28日的情报简报会上,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向特朗普发出了有关该病毒“令人震惊”的警告。

二、新冠疫情是前所未有的“国家安全威胁”

奥布莱恩对特朗普表示,新冠肺炎将是他总统任期内“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根据伍德沃德的书,奥布莱恩敦促迅速关闭边境,以阻止中国公民在美国本土传播病毒。

奥布莱恩对特朗普说:“这将是你面临的最艰难的事情。”

三天后,在1月31日接受《权力与政治》节目采访时,哈伊杜表示,加拿大还是会听从谭咏诗的建议。谭当时也是世卫组织卫生应急咨询委员会的成员,据称那里的官员与当时的疫情爆发中心中国有着密切的工作关系。

哈伊杜说:“大家都听过谭医生谈到中国为控制病毒所做的努力。他们的确非常了不起。”

“这也是让世界卫生组织相信,全球进一步接触和传播病毒的风险很低的原因之一……我和谭医生都非常有信心,中国正在与伙伴国密切合作,遏制疫情的蔓延。”

美联社后来披露,中国政府在1月初隐瞒了病毒传播能力的证据达六天之久,然后才向世卫组织通报了新冠疫情的严重程度。

奥布莱恩的情报警告,以及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的建议,促使特朗普在1月31日宣布美国进入全国卫生紧急状态。

加拿大再次听从了世界卫生组织的指示,而不是追随其最亲密盟友的脚步,因此没有效仿。

1月31日,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公开警告美国民众,关于新冠病毒令人不安的新发现已经出现。

福奇表示,没有表现出新冠病毒症状的人仍然可能将病毒传染给其他人,这一点已经毫无疑问。

三、加拿大对无症状传播反应缓慢,不相信福奇只依赖世卫组织

福奇说:“一开始我们不确定是否有无症状传播,如果存在这种现象将使疫情爆发程度比我们现在看到的更为广泛。现在我们可以肯定了,确实有。”

“之前尚不清楚……一个人是否可以在无症状时传染给其他人。现在我们从德国最近的一份报告得知,绝对是这样的。”

加拿大忽略了福奇的彻底转变。1月31日晚些时候,哈伊杜淡化了福奇引用的德国关于无症状传播的报告(后来这个报告被证明是准确的),说它与世界卫生组织告诉加拿大的不一致。

“科学证据仍然相当薄弱,”她在《权力与政治》的另一次采访中说,“是有一些报告这么说,但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并不相信,当人们没有症状时病毒会传染。”

“我对谭医生的领导能力和她的专业水平感到非常满意。我们的立场与世界卫生组织的立场是完全一致的。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病毒会在人们没有症状时传播。”

加拿大的其他高级公共卫生官员也尊重谭咏诗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意见,同时对美国最近的结论和德国的报告不以为然。

“世界卫生组织和谭医生……他们对情况的评估是,支持这种情况的证据仍然非常薄弱”,安大略省首席卫生医疗官大卫·威廉姆斯在1月31日说。

安大略省负责传染病的副首席卫生医疗官芭芭拉·亚夫补充说:“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和世界卫生组织都表示,目前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无症状患者具有传染性。”

四、加美情报收集方面的差距

直到4月7日,也就是福奇发出初始警报的66天之后,谭咏诗才公开承认“导致新冠肺炎的病毒可以在感染者出现症状前的一段时间里传染他人。”

“有证据表明,这种情况发生的频率比之前认为的要高……有些感染者即使没有症状,也会传播病毒。”谭咏诗在推特上表示。

沃克称,公共卫生官员早期的失误可以追溯到加拿大情报机构的一个漏洞。他表示,加拿大没有收集足够多的与健康相关的情报。他说:“我们自己没有很多独立的信息来源。”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加拿大要依赖世界卫生组织。

沃克表示,加拿大的大部分疾病情报收集工作是由加拿大公共卫生机构进行的。但最近的报道显示,该机构下属的全球公共卫生情报网在疫情的早期被边缘化了。

全球公共卫生情报网在去年12月底对在中国传播的一种类似肺炎的奇怪病毒敲响过警钟。

但该机构的科学家们后来站出来说,当他们试图警告加拿大卫生部官员有关疫情的威胁时,他们感到自己被封口、被忽视了。周四,哈伊杜在接受CTV采访时承认,当她在2019年11月成为卫生部长时,她从未听说过全球公共卫生情报网。

沃克说:“我认为越来越清楚的一件事是,美国有自己的信源,其获得的有关新冠病毒的信息描绘了一幅比加拿大从自己的信息渠道获得的信息更加黑暗的画面。”

“加美两国之间没有联动。加拿大的安全情报系统不负责全球卫生问题。我们没有一个系统来充分利用美国的情报。”

2018年,特朗普政府发布了《国家生物防御战略》。该战略的第一个目标是“监测和探测活动,以发现和识别生物威胁并预测生物事件。”

“加拿大情报机构没有类似的授权,”沃克说。他表示,截至1月底,根据中国和泰国的报告,很明显存在大量的病毒人传人现象,但加拿大官员在数周内继续质疑无症状传播的科学性。

五、加拿大卫生部门对人传人“视而不见”

沃克说:“绝对没有理由来假设一个更乐观的前景。在这一天结束的时候,没有理由不去假设会发生人传人的现象。到1月最后一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就是事实。”

“他们为什么对此视而不见……为什么卫生部门仍然认为新冠病毒基本上会在中国得到控制,这只能说明严重的情报或评估的失败,以及预设能力的失败。”

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上周五在安大略省北部接受记者采访时被问到,政府是在什么时候才明白新冠肺炎对加拿大构成重大威胁的。

特鲁多表示,今年1月2日,谭咏诗与公共卫生专家召开了一次会议,以解决“我们的担忧,并讨论我们的准备工作”。

他称,政府在整个过程中都了解情况,并对出现的挑战作出应对。特鲁多说:“在每一步行动中,我们的专家都告诉我们如何保障加拿大人民的安全,需要做什么,哪些措施将有助于继续支持加拿大人,因为我们意识了到潜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在做出应对的过程中,我们也是在不断学习。”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