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美国越乱,特朗普连任机会越高,为此他正让极右暴力常态化

2020-09-16 19:53:43
Image by: Pau Casals

大选还有不到7周,特朗普的民调依然落后于拜登。对此他并没有太多好办法,只能寄望于煽动暴力甚至是制造暴力,引发美国选民的内心恐惧,借此宣传他那套“法律与秩序”才是美国人的安全保障。就算实在不行以微弱差距输给拜登,他也能借口民主党操纵了选举,号召他的支持者用暴力抵制选举结果,这就是他的最后“绝招”,绝户招。

7月4日,包括光头党和自称民兵在内的数百名右翼武装分子前往宾夕法尼亚州葛底斯堡战场,对抗焚烧美国国旗的ANTIFA抗议者。但当他们来到历史悠久的战场时,却没有发现ANTIFA成员的身影。他们被网上的骗局欺骗了。

几个月来,特朗普不断向他的支持者发出一连串毫无根据的种族主义警告,称如果前副总统拜登赢得总统选举,无法无天的极左翼 “ANTIFA 暴徒”组织将入侵美国各地的郊区。

独立日发生的事情表明,利用美国人对ANTIFA的恐惧和借此煽动暴力是多么容易。ANTIFA是一个松散的左翼反法西斯活动家团体,没有领袖和真正意义上的组织。

2个多月过去了,特朗普和他的盟友们在选举日之前,试图挖掘同样的愤怒和恐惧情绪,并将围绕2020年大选的可能性暴力正常化。

在周六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持人珍妮·皮罗的采访时,特朗普甚至暗示他将援引《叛乱法》来暴力镇压任何选举后的骚乱,并向珍妮·皮罗建议,如果有必要,他将“非常迅速地”部署联邦部队。这是特朗普一致策略的一部分,目的是建立这样的论调:如果他不连任,美国就将在派别暴力中崩溃。

尽管特朗普努力将ANTIFA描绘成一个重大威胁,但没有多少证据支持这种说法。ANTIFA不是一个有组织的团体,也没有被美国联邦政府指定为恐怖组织。然而,将ANTIFA描绘成一种潜在威胁已经成为特朗普“法律和秩序”宣言的核心内容。特朗普试图将“黑人生命也宝贵”(BLM)及其附属团体变成一个整体,将其描绘成决心撕裂国家的反美无政府主义者。

特朗普为右翼暴力辩护,夸大左翼的威胁,以支撑他的连任

上个月,特朗普支持者的大篷车驶入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与“黑人生命也宝贵”(BLM)的抗议者对峙,波特兰的示威活动可能是全美国今年持续最久的一个。

有报道称,大篷车成员向抗议者发射彩弹并使用胡椒喷雾。亚伦-“杰伊”-丹尼森隶属于右翼组织“爱国者祈祷”,最终在冲突中被枪杀。

很明显,特朗普支持者在波特兰市的存在加剧了紧张局势。但特朗普并没有呼吁各方冷静,谴责暴力,而是在谴责反种族主义抗议者的同时,称赞他的支持者是“伟大的爱国者”。

最近,特朗普纵容了对左翼活动人士的法外处决

周末接受福克斯新闻皮罗采访时,特朗普称赞警方枪杀了涉嫌杀害丹尼森的ANTIFA支持者迈克尔·弗雷斯特·雷诺。据一名目击者称,警方在没有警告或试图先逮捕雷诺的情况下就开了枪,雷诺似乎没有携带武器。

但特朗普赞扬了警察的行动,“这家伙是个暴力罪犯,美国警察杀了他。我要告诉你——必须这样。必须要有报应。”

6月,特朗普受到广泛谴责,包括他的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都因为美国执法部门在白宫外对和平抗议者施放催泪弹,为总统在附近的教堂拍照扫清道路而发出了谴责之声。

8月,特朗普为凯尔·里滕豪斯辩护,这名17岁的年轻人被指控在上个月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的黑人生命问题抗议活动中枪杀了3人。其中两名中枪者死亡,里滕豪斯被控一级故意杀人罪。

右翼评论家将自称是民兵而非法持枪来到基诺沙的里滕豪斯奉为自卫的典范。采用这种可疑的说法,特朗普在8月底提出,如果里滕豪斯当时不开枪,他就会被杀死。

特朗普在谈到里滕豪斯时这样说道,“我想,看起来他是想摆脱他们,我想他遇到了非常大的麻烦。(不还手)他可能会被杀死。”

特朗普正在破坏选举的合法性,并在此过程中煽动暴力

在这一切中,特朗普一直在毫无根据地宣称,邮寄投票将导致出现大面积的选民欺诈。在华盛顿,由于对新冠大流行的担忧,民主党人多次呼吁扩大邮寄投票的覆盖面。

特朗普在全国民调中落后于拜登,他毫无根据地多次提出邮寄选票将导致选举被操纵。他正积极试图破坏选举的合法性,并为自己最终落败时拒绝接受选举结果埋下伏笔。

特朗普周六在内华达州的一次集会上对支持者说,“民主党人正试图操纵这次选举,因为这是他们获胜的唯一途径。”

美国的选民舞弊现象极为罕见,投票专家一直认为,邮寄投票是非常安全可靠的。更何况,特朗普本人在最近的选举中都是通过邮寄投票,11月还将进行缺席投票(几乎是一回事)。

但在特朗普推行这种没有事实根据的关于邮递投票的说法时,他的盟友们正在敦促他,如果11月3日的情况对他不利,就采取极端措施。

特朗普的长期朋友和顾问罗杰-斯通上周致电阴谋网站InfoWars,说他怂恿特朗普采用“戒严法”留任,如果他输了,就拘留包括前总统克林顿夫妇在内的民主党知名人士。

对大选的偏执、阴谋论的言论也来自特朗普政府其他成员

副总统彭斯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演讲中,向选民宣称:“你们在乔・拜登的美国不会安全。”

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发言人迈克尔-卡普托最近在脸书上发表了长达26分钟的狂言,他在狂言中说,大选后美国将面临左翼组织武装暴动。

卡普托用咆哮的口吻说出阴谋论:“这个国家到处都在训练打手队。当特朗普拒绝在就职典礼上退缩时,枪击就会开始。如果你携带枪支,请购买弹药,女士们,先生们,因为它们将很难买到。”

卡普托也曾为特朗普2016年的竞选活动工作,因为这段不当言论,他周三宣布要休60天的病假。

暴力冲突发生的机会越来越大

几个月来,专家们表示非常担心,特朗普无情的造谣运动助长了动荡的政治气氛,很容易在选举日当天和之后引发暴力事件。

乔治华盛顿大学极端主义项目研究员J.J. 麦克纳布早在7月就对美国众议院国土安全情报与反恐小组委员会成员表示,“已经有大量的议论说,一旦特朗普竞选连任失败,就有可能发生内战和武装内乱,但单个行动者和小团体的暴力行为会更有可能发生”。

去年成立的两党组织“过渡期诚信项目”在6月召集了100多名专家,模拟11月3日之后可能发生的情况。

在一份总结演习结论的报告中,该项目表示:“投票舞弊几乎不存在,但特朗普对此撒谎,以创造一种说法,旨在政治上动员他的基本盘,并为他输掉选举结果创造舆论基础。美国在选举过后暴力冲突的可能性很大,尤其是在特朗普鼓励他的支持者拿起武器的时候。”

报道还强调,如果拜登在11月获胜,特朗普很可能会把自保放在和平移交权力之上。

乔治敦大学法学教授、“过渡期诚信项目” 的联合创始人罗莎-布鲁克斯在《华盛顿邮报》上谈到该组织的调查结果时说,“如果拜登取得压倒性胜利,将能确保相对有序的权力交接。我们所研究的其他每一种情况都涉及街头暴力和政治危机。”

前英国驻华盛顿大使金-达罗奇告诉《卫报》,美国感觉“非常不稳定”,似乎存在着大选后暴力的“真正风险”。

达罗奇说,“我们所有人都看了波特兰和基诺沙的情况,那个向示威者开枪的17岁少年以及在极右圈子里的反应真的很可怕。感觉真正的风险还在后面。不管谁赢了,你只能希望人们能接受这个结果,并平静地接受它,尽管我不能说我确定会是这样。”

 

#美国大选#,#特朗普煽动暴力#,#让暴力常态化#

 

译者:吴十六

责编:吴十六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