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彭博:对中国资本市场收益率的追求,正在将人民币推向主流外汇地位

Photo by Eric Prouzet on Unsplash

彭博的报道称,人民币正从外汇市场的一潭死水,加速转变为一种适合与全球同行竞争的货币,这让交易员们放下了对人民币不改革还能走多远的担忧,转而为人民币升值做贡献。

在世界外汇中心伦敦,人民币交易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对人民币的选择超过了日元,现在买卖人民币和买卖英镑一样便宜。富国银行表示,在这种背景下,有迹象表明,人民币在影响美元整体走势方面,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在中国寻求让人民币挑战其他主要货币的过程中,也曾经多次有过昙花一现的希望,但支撑这一波潮流的是一股流入中国市场的资本洪流,这股洪流的动力来自对回报的疯狂追逐,因为全球超过14万亿美元的债务收益率已经是负值。

这种对20国集团成员国一些收益率最高的政府债券的兴趣,已将投资者对中国的兴趣推高至狂热水平,并催生了寻求融资和对冲投资的投资者对流动性的需求。这也刺激了市场的波动,吸引了多年来忽视人民币市场的投机者。

日交易量再创新高

“就我们所看到的流动而言,人民币无疑是一种主要货币,”全球最大做市商之一、Citadel Securities驻纽约的全球电子外汇主管凯文·金梅尔说。“人民币交易活动显著增加。”

在这一转变发生之际,中国继续放弃对受到严格管理的人民币汇率的控制,尽管速度缓慢。这是中国政府鼓励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所谓的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政府摆脱对美元依赖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些人认为这是对美元霸主地位的地缘政治挑战。

目前,中国鼓励国际投资者使用离岸版本的人民币,即市场上所谓的CNH。

虽然离岸人民币理论上是可以自由交易的,这意味着其价格会随着需求、经济数据和地缘政治发展而波动,但它通常与在岸人民币(简称CNY)相当接近。

而且,由于人民币汇率只被允许在央行设定的每日汇率上下浮动2%,中国对人民币汇率的控制范围远在中国之外,这种国际上并不通行的的做法,最终可能会减缓人民币的采用。

增长迅速

尽管有限制,但据央行对全球最大外汇交易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10月份伦敦人民币日均成交额跃升至创纪录的845亿美元。在北美市场,每日交易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一倍多,达到78亿美元。

交易所巨头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表示,从2015年到2020年,伦敦和纽约交易平台的人民币现货交易量分别增长了90%和131%。

在现货市场增长的同时,投资者对对冲和交易汇率风险工具的需求也十分旺盛。根据英国银行的数据,10月份伦敦的人民币期权日交易量升至创纪录的117亿美元,而远期合约平均每天易手近120亿美元,为201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伦敦的人民币期权每日成交量首次超过日元和英镑

巴克莱集团驻新加坡的外汇联席主管詹姆斯·哈塞特表示,“允许人民币在市场上更自由地浮动,一直是中国的意图。这让人们更有信心进行交易。”

这种转变的核心是外国基金,它们在过去一年稳步向中国注入资金,今年1月以有记录以来最快的速度增持中国债券。很多人都在追求更高的回报——中国10年期债券的收益率为3.3%,相比之下,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约为1.3%,德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是负值。

其他人则在增持中国资产,以增加对中国资产的敞口。中国资产最近才被纳入一些全球最大的基准指数。

在这种形势下,市场指标显示,离岸人民币未来一个月的预期价格波动幅度,与欧元和日圆一样大。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这些主要货币,在央行采取前所未有的行动后出现波动而下跌,但人民币的波动性,也吸引了希望从中获利的对冲基金和其他快速赚钱投资者。

据Citadel Securities的金梅尔说,额外的流动性帮助压低了人民币交易成本,每100万美元交易的人民币交易成本约为20美元,和英镑类似,远低于其他新兴市场货币。

问题是,投资者对人民币的这种兴趣能否持续下去,特别是如果美国等发达市场的收益率攀升,最终削弱中国的相对吸引力的话。一些全球最大的银行押注需求将保持不变,德意志银行和花旗集团等银行纷纷在伦敦、纽约和新加坡等中心招聘专门从事中国业务的员工。

汇丰控股去年呼吁将人民币纳入顶级外汇储备,策略师保罗·麦克尔称,传统的10国集团外汇标签——包括较小的斯堪的纳维亚货币以及美元、欧元和日圆等大型货币,“过时且被误导了。”

尽管人民币在全球交易中的份额仍然很小,国际清算银行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人民币占全球交易的比例为4.3%。但是人民币在外汇市场中扮演着巨大的角色,因为其每日走势是全球投资者情绪的关键指标。富国银行策略师认为,人民币甚至可能正在对美元整体指数施加影响。

这些策略师在本月写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离岸人民币可能“在争夺全球货币霸权的战斗中发挥更大作用”。

他们写道,“如果我们继续看到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对美元整体走势产生更大影响的迹象,这可能是外汇市场模式的重大转变。”

然而,北京让人民币成为真正的全球货币的雄心,仍然面临一些非常现实的挑战。

人民币在世界各国央行储备中所占份额仅为2%左右,相比之下,欧元占近21%,美元占60%多一点。考虑到中国经济产出的规模,这一比例低得可怜。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中的份额不到3%,虽然使用有所增加,但与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相比只是一小部分。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外汇策略主管拉伊说,限制资本跨境流动这一由来已久的问题,仍然是人民币面临的最大阻力之一。

他称,“中国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仍未达到其他发达市场资本自由流动的水平。那可能还有一段路要走。”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