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深度:伊朗在其核设施接受国际检查中的外交策略

据纽约时报报道,针对将始于本周二(2月23日)的对其核设施进行国际检查的大幅限制,伊朗似乎已经解除了其部分威胁,给西方国家三个月的时间来进一步观察,与美国和欧洲的新外交举措的开始是否会恢复2015年时签订的核协议。

(图源:Pixabay)

在周末访问德黑兰后,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的总干事拉斐尔•格罗西(Rafael Grossi)上周日(2月21日)表示,从本周二开始,他的检查人员将会“减少介入(对核设施的检查)了”,不过他们仍会继续监控伊朗所宣称的正在制造核材料的关键生产基地。虽然,格罗西没有具体描述这些新的限制措施将采取哪种形式,但他也透露,根据一份没有公开的“技术附件资料”,对伊朗的一些新限制措施将有三个月的休整期。

与此同时,伊朗外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表示,根据该国议会通过的一项法律,德黑兰将不再遵守与核机构达成的一项协议。因为据悉,该协议赋予了检查人员一定的权力,允许他们进入那些质疑可能发生过核活动的地点进行搜查。另外他还表示,因为协议不再作数,会阻止检查人员从一些特定地点的监控中获取录像。

此次宣布的这样云里雾里的消息似乎是伊朗国内想要就如何回应拜登政府提议的恢复外交接触(特朗普总统在近三年前就放弃的协议)而采用的一部分政治手段演习。同时,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还提出要和欧洲国家一起谈论此事,这也将是他们四年多以来首次与德黑兰进行的实质性外交。

据悉,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上周日在CBS的新闻节目“面对国家(Face the Nation)”中说道,“伊朗尚未对此事作出回应。但结果已经产生了,剧本已被颠覆了,我们反客为主了。现在在外交问题上被孤立的是伊朗,而不是美国。轮到他们头疼了。”

此前,伊朗一直持续地试图向华盛顿方面施加压力,要求其解除制裁政策,以便逐渐增加其生产的核燃料数量,并宣布它开始以更高的水准来浓缩铀了,这使得它能更加接近炸弹级别的材料。而伊朗方面施加的压力中,威胁要限制核查人员的权利是其中的一部分。

但目前,伊朗发现自己作茧自缚了。四个月后该国将举行总统选举,而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在国际压力面前表现得软弱无力。

此外,伊朗领导人也认识到,拜登的当选为他们提供了自2018年以来最好的一次能够让制裁得以解除的机会——使得国际石油的销售得以畅通。而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需要恢复2015年签订协议中规定的产量限制。除此之外,该协议还要求伊朗根据所谓的附加议定书的(Additional Protocol)内容对未申报的地点进行快速检查,其协定内容是大多数国际原子能机构成员都需要遵守的规则——即允许检查人员拥有更广泛的权利。

对此,格罗西和白宫官员似乎都在急于避免任何关于对检查员的限制正在制造国际危机的说法。类似的舆论危机在1994年克林顿政府时期也出现过,当时朝鲜方面驱逐了核机构的检查员并急于制造炸弹。据称在这种情形下,检查人员将会继续在伊朗开展工作,即使他们对核燃料生产的监控力度和对过去核活动的追踪力度都受到了限制。

作为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的一名研究员,一直是伊朗外交协议主要批评者的安德烈亚•斯特里克(Andrea Stricker)上周日曾表示,“格罗西尽量避免了一些损害。”但她也补充道,“由于伊朗方面一直在进行重大的核技术进步活动,因而以任何形式减少对其的监控都会存在一定的隐患。”特别是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发现放射性物质痕迹的地点、开始对其过去可能发生的核活动提出质疑之后。

斯特里克提出,“该机构需要公布技术协议,并解释到底是如何具体减少监测的,以便国际社会能够评估伊朗这一步举措的严重性。”

另一方面,来自伊朗的一位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专家亨利•罗马(Henry Rome)称,上周日的消息公告“只是提出了一个开端,但我们还没有走出困境”。他指出,伊朗方面将继续加大铀浓缩的力度,并会测试新的、更先进的离心机来生产核燃料。

伊朗方面宣布与格罗西达成了某种和解,可以为外交协议争取时间,这引起了伊朗各派的反应。而鉴于该国的原子能机构和国际核机构都没有提供具体细节,这也让那些希望恢复外交协议的人和那些认为这项协议对伊朗的能力限制过度的人争论不休。

伊朗保守派的评论员们在社交媒体上就批评其政府绕过了议会1月所通过的强制限制检查人员介入的法律。

例如,一名保守派立法者Seyed Nezameddin Mousavi上周日在推特上发文称,“这是要规避法律?”,借此暗示伊朗政府正试图绕过议会开展行动,“看来我的焦虑是有道理的。”

而与之相对,外交协议的支持者们赞扬了伊朗政府此次创造性的思维——如何在不撤换检查人员的情况下承认法律要求。其中有一些人建议,在涉及伊朗同意保存燃料生产的监控录像的问题上可以做些妥协,但在2015年所签订的协议恢复之前,暂时不把这些录像交给检查员。

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伊朗主任阿里•瓦兹(Ali Vaez)评论道,“伊朗方面在现阶段所同意的协议内容比表面上看到的要多,但考虑到如果要完全满足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要求,需要持续地了解具体情况。那么可以说,伊朗基本上已经暂时延缓了危机。”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