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政治分析人士:拜登想在亚洲地区组建“反华联盟”道路艰难

据CNBC报道,一位政治分析人士告诉CNBC,美国总统拜登可能很难将亚洲的“摇摆国”聚集到针对中国的联盟中。

(图源:unsplash)

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教授詹姆斯·克拉布特里(James Crabtree)表示,部分挑战源于拜登重建美国中产阶级的承诺,这可能会阻碍亚洲国家签署经济和贸易政策。

克拉布特里告诉CNBC:“美国传统上所做的是,美国试图利用其安全和经济实力来吸引盟友进入其阵营。因此,例如,它建立了原始的TPP贸易协议。”

TPP指的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这是前总统奥巴马与其他11个国家(其中大多数在亚太地区,不包括中国)谈判达成的贸易协定。该协议的原始形式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协定,覆盖全球经济的近40%。它将增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作用,并抵消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

但该协议在美国受到广泛批评,从未获得国会批准。反对者其中包括前总统特朗普表示,TPP将加速美国制造业的衰退,伤害美国工人。特朗普于2017年将美国从交易中撤出,其余11个国家重新谈判并签署了一项协议,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议》(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CPTPP)。

美国国内的压力可能会继续阻碍拜登政府试图达成吸引该地区主要出口经济体的协议。克拉布特里说:“拜登已承诺采取贸易和经济政策,这只会使美国中产阶级受益。”他补充道:“如果他真的做到了这一点,那么想要与亚洲主要出口国达成经济协议就困难多了,这些国家是反对中国的摇摆国。美国要想诱使他们加入更广泛的反华联盟,难度要大得多。”

中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在过去的几年中,随着美国似乎在特朗普的领导下从该地区撤军,中国扩大了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提升中国地位的一项重大进展是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是中国政府倡导的全球最大的贸易协议,将美国排除在外,一些分析人士当时表示,该协定是中国政府的一次“反击”。

人们对拜登政府将再次与世界和该地区重新接触抱有乐观态度。拜登确实加强了其外交政策团队与亚洲专家的联系,这确实表明了这一方向。但特朗普政府前贸易谈判代表克莱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表示,美国不太可能在秋天之前对中国采取任何行动。他指出,白宫的言论称,将审查特朗普实施的所有国家安全措施,包括暂停两国破坏性贸易战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律师事务所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合伙人的威廉姆斯周一(2月22日)告诉CNBC:“他们说:‘我们要审查对中国所做的一切,我们必须在国外进行这些对话’。”他补充说:“我认为他们可能想在夏季通过七国集团峰会,然后我认为在秋季才是他们真正要走的时候,他们真的要就如何前进做出一些决定”

克拉伯特里说,拜登将不得不寻找“富有想象力”的方式来重新确立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他说:“现实是,美国的经济比重正在下降,而中国的比重正在上升。而中国作为该地区自由贸易的保护者,也在很好地偷走美国的地位。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是否要回到TPP中去?我认为美国政府的很多人都认为他们应该这样做,但政治如此困难,尚不清楚他们是否可以这样做。”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