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人情白做了?特朗普刚摆脱弹劾危机,就反咬共和党一口

距离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离职大戏落幕,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特朗普可谓是遭遇了人生中不少重大的打击。私人社交媒体账号被全面封禁已经不算什么了,参议院创二度弹劾前任总统,称得上是创造了又一历史。

虽然最终的结果还是如特朗普所愿,没有成功定罪,但他要面对的,还有一大堆麻烦事。

Donald Trump beside man in black suit
图源:unsplash

据美国媒体报道,如今的特朗普集团再次面临纽约税务局的刑事调查,但他似乎依然在积极乐观的面对这一切。并且还试图用各种手段进行反击,甚至不顾共和党为自己“做嫁衣”的情面。要知道在这个月初,特朗普和其律师团队在接受弹劾调查的时候,还是参议院的共和党们的站队“救了他一命”。

在今年2月9日开始的二次弹劾中,参议员兰德·保罗以审判前总统违宪为由,强行投票驳回弹劾指控,但该动议以55票对45票被否决。最终审判结束时,参议院以57票赞成、43票反对的结果判特朗普煽动叛乱罪成立,比宪法要求的三分之二多数票少10票,特朗普因此被判无罪。

不过值得留意的是,在最后这次投票中,一共有7名共和党参议员和所有民主党和独立参议员支持给特朗普定罪。而这个数字,则意味着历史上对美国总统弹劾定罪的最大两党(合作)投票。或许正是因为这些微妙的原因,导致现在特朗普直接翻脸不念旧情,在自己被税务传唤的同时,还不忘调转火力,对着“自家人”开喷。

刻薄攻击共和党“老乌龟”:阴沉的政治黑客

如今首先让特朗普翻脸不认的,就是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故事的背景是这样的额,在1月6日国会大厦遇袭后,这位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公开表达了对特朗普的不满,一反他在过去四年里的忠诚支持。

不过在最终的弹劾审判中,麦康奈尔还是选择了反对给特朗普定罪,但他在参议院表示,特朗普实际上要对这场造成至少5人死亡的叛乱负责。而在上周二,特朗普突然发表了一份针对米奇·麦康奈尔的刻薄且极具个人色彩的声明,对这位肯塔基州共和党人宣战,因为麦康奈尔之前一直不支持他破坏2020年大选的企图。

特朗普在政治行动委员会发布的声明中说:“麦康奈尔是一个阴沉、不苟言笑的政治黑客,如果共和党参议员要继续支持他,共和党今后就不会再次获胜。”

此外,据知情人透露,该声明原本情况本来还要糟糕更多。这位知情人士说,最早的一份草案里,特朗普还嘲笑麦康奈尔有多个下巴,但顾问们说服他去掉了。里面还有很多重复的东西,说他的下巴太多,不够聪明。两名知情人士还称,特朗普还在周二会见了他的前竞选经理布拉德·帕斯卡尔。

对于特朗普的猛烈攻击,麦康奈尔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做出回应。但在上周六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这位少数党领袖表示,他不会允许特朗普阻碍共和党人在2022年夺回参议院多数席位。麦康奈尔还说,如果特朗普支持的参议院候选获胜可能性不大,他愿意亲自参与共和党初选。

毫无疑问的是,特朗普的声明会加剧共和党内部关于未来的斗争。虽然特朗普的一些盟友明确表示,他们会坚持支持这位前总统,但多数参议院共和党人在参议院弹劾审判期间,选择追随了麦康奈尔的步伐。尽管只有7名共和党人投票判特朗普有罪,但绝大多数人并没有为特朗普的行为辩护,而是集中在反对参议院定罪的法律论据上。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现在对麦康奈尔的猛烈声讨,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他将继续利用麦康奈尔作为打击拜登政府和对手的武器,以保持自己的影响力。这也意味着,特朗普在寻找他能找到的“任何弹药”,以便重新掌权,

特朗普与共和党裂痕已久,内讧已深

实际上,在对麦康奈尔发表刻薄言论之前,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部已经制造了很多裂痕。

简单来说,但凡是不支持他“选举舞弊”言论的共和党成员,基本上都被他骂了个遍。此前,乔治亚州的共和党州长和国务卿都拒绝了特朗普试图阻止拜登获胜的努力。在这之后,特朗普就于集会上公开威胁,要在初选中挑战这两个人。

而前副总统迈克·彭斯在主持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证明投票结果时,拒绝接受选举诈欺这种言论,为此特朗普发了一条嘲讽彭斯的推文,使得支持特朗普的暴徒在冲进国会大厦时,甚至高呼要“绞死迈克·彭斯”。

国会暴乱之后,共和党内部甚至出现了认同危机。据纽约时报报道称,当时美国政治正处于一个非常动荡的时期,部分共和党人想要逃离的欲望比以往更加强烈,投票登记数据表明,想要离开的共和党人多达数千名。

即使是在后特朗普时代(离任后),共和党内部的矛盾也未曾消除。在拯救该党在华盛顿声望下降的过程中,共和党人一直在为党内未来的内讧而焦心,对立的派系在如何应对特朗普卸任总统后,右翼日益高涨的极端主义浪潮方面存在公开分歧。

共和党内部的辩论集中在和过去四年他们争论不休的相似问题上,特朗普是否把共和党变成了一个“个人崇拜”团体?在他失去权力的那一刻,共和党又该如何应对?

但无论如何,共和党人如果要想在未来重新掌权,他们必须首先解决党内争夺控制权的斗争。这场斗争里,有着忠心拥护特朗普个人和政策的人,还有那些渴望摆脱特朗普政治以及支持他的极端主义者。

在他担任总统期间,围绕特朗普及其更极端的追随者的分歧一直在加剧。上任后,他在普通共和党议员中培养了一大批追随者。但随着特朗普巩固了对党内基层的控制,他粗鲁的举止、缺乏纪律、对政策和治理的习惯性忽视,都造成了与共和党建制派的紧张关系。这样紧张的关系,之前一直没有被点燃,直到国会骚乱的发生,双方的强烈对立才浮出水面。

特朗普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更令人担忧的是,即使离任之后,特朗普仍然试图掌握对共和党的控制,以保证后续他和拜登政府做抗争的可能性。

据美国媒体报道,下周特朗普将出席保守派公共行动会议,这也是他离开白宫后的首次重大公开露面。有分析人士称,这也是他试图重新巩固控制共和党的新计划。民调显示,仍有大量共和党人准备参与这个集会。

对于这个即将举行的集会,主流媒体的看法普遍偏向负面。毕竟,自称为“世界上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保守派集会”的保守政治行动会议(简称CPAC)邀请特朗普,意图再明显不过。据称CPAC还邀请了前副总统彭斯参加,但是遭到了拒绝。

就连这次CPAC的日程安排,似乎都是为了让特朗普的谎言深入人心。在“保护选举”的名义下,这次会议将包括七个关于选举舞弊和违规行为的小组讨论。知情人透露,这些会议的标题将试图重申特朗普毫无根据的论点,即选举是被窃取的。

而特朗普这边,已经为下周的集会演讲做好的准备。虽然目前一致的消息都显示,特朗普将在集会上主要讨论“共和党和保守运动的未来”,但实际上,特朗普通常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也自然引发了人们对他进一步散布大选谎言的担心。

为了应对类似的集会,拜登政府似乎已经意识到这些都是对美国民主的威胁。周五,他在白宫向慕尼黑安全会议发表讲话时警告称:“在美国和欧洲的很多地方,民主进步正在受到攻击。”拜登还直言不讳地表示,“我们正处于一个转折点”。而CPAC,以及拒绝追究特朗普责任的共和党国会议员正在做相反的事,这毫无疑问是非常危险的。

此外,特朗普在共和党人中的影响力,似乎并没有随着离任而大幅下降,甚至还出现了一些反弹现象。

2月22日,有媒体报道,一项萨福克大学与《今日美国》联合进行的民调显示:46%的共和党人表示,如果前总统特朗普决定创建共和党,他们将放弃共和党,加入特朗普党。只有27%的人表示他们将继续支持共和党,其余的人则表示,他们还没有决定。

一位来自密尔沃基的共和党小企业主告诉《纽约时报》:“我们觉得共和党人为我们奋斗得不够,我们都看到特朗普每天都在竭尽全力地为我们奋斗。但还有一些建制派共和党人,他们只同意建制派民主党人的观点,而且从不反驳。”

不可否认,无论是在保守派集会上反复传播虚假言论煽动情绪,还是特朗普自建党派,他依然有着大量忠心的支持者,能否“翻盘”成功真的将成为一个未知数。但值得庆幸的是,现在他依然面临着几项严重的刑事和民事调查,如果罪名成立,其中至少一项可能会让他入狱。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