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发财指南:在损失数百万美元、几乎不纳税的情况下致富

据《纽约时报》报道,当纽约检察官终于可以检查前总统特朗普的联邦纳税申报表时,他们将发现一个名副其实的发财指南,如何在损失数百万美元、几乎不缴纳所得税的情况下致富。

不过,他们是否能找到犯罪证据,还将取决于实际申报表中其他没有发现的信息。

(图源:Unsplash)

美国最高法院周一(2月22日)为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小赛勒斯·R·万斯(Cyrus R. Vance Jr.)扫清了障碍,帮助他从特朗普的会计师那里获得他8年的联邦所得税申报表和其他记录。这一决定为检察官获取信息的长期法律斗争画上了句号。

去年,《纽约时报》获得并分析了特朗普和他的公司几十年来的所得税数据,或多或少为万斯的未来提供了一些先见所明。这些税务记录前所未有地、非常详细地展示了特朗普错综复杂的财务状况。多年来,他一直在吹嘘自己的财务状况,并试图对其保密。

调查显示,这位前总统报告了数亿美元的企业亏损,多年未缴纳联邦所得税,并面临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对他十年前申请的729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71亿元)退税的审计。

其中,这些记录显示,特朗普先生在担任总统的第一年只缴纳了750美元(约合人民币4847元)的联邦所得税,而在之前的15年中,有10年根本没有缴纳所得税。这些记录还显示,他在2010年至2018年期间将26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8亿元)的“咨询费”作为商业支出核销,其中一些费用似乎是支付给他的大女儿伊万卡·朗普(Ivanka Trump)的,而她是特朗普组织的受薪雇员。

这些费用减少了特朗普先生的应税收入,其合法性自此成为万斯先生的调查对象,也成为纽约总检察长莱蒂西亚·詹姆斯(Letitia James)的单独民事调查对象。詹姆斯女士和万斯先生都是民主党人,特朗普先生一直试图将这多项调查描述为出于政治动机,同时否认有任何不法行为。

最近几个月,万斯先生的办公室已经发出传票并进行了约谈,因为它正在仔细审查各种财务事项,包括特朗普组织在获得贷款或支付财产税时是否虚报资产价值,以及在2016年竞选期间向斯蒂芬妮·克利福德(Stephanie Clifford),艺名为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的色情电影女演员支付1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4万元)的封口费。在接受采访的人中,有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员工,这是特朗普先生最大的贷款人之一。

尽管他们披露了这些信息,但特朗普的税务记录也因为没有显示的内容而引人注目,包括有关支付给克利福德的款项的任何新细节。两年前,万斯开始调查时,这笔款项是最初的调查重点。

纳税申报单是对收入和支出的自我报告,通常缺乏所需的具体信息,比如,与封口费有关的法律成本是否被申报为税务注销,或者来自俄罗斯的资金是否通过特朗普的银行账户转移。万斯在周一的最高法院裁决中获得的其他记录的潜在价值,凸显了这些细节的缺失。

除了纳税申报单,特朗普的会计师公司Mazars USA还必须提供这些申报单所依据的商业记录,以及与特朗普集团的沟通。这些材料可以为特朗普或他的会计师在准备报税时所做的决定提供重要的背景和背景。

前国税局刑事调查部负责人约翰·D·福特(John D. Fort)说,纳税申报单是发现线索的有用工具,但只有在从其他地方获得更多财务信息后,才能完全理解它。

福特说:“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个人财务文件,但它只是拼图的一部分。你在收益中发现的东西,需要通过面谈和传票来跟进。”他是一名注册会计师,也是华盛顿Kostelanetz & Fink公司的调查主管。

尽管如此,《纽约时报》对特朗普先生收益的调查还是暴露了他宣传的关于他的财富和商业头脑的一些误导性断言和假话。

在对特朗普的纳税申报单进行审查后,他关于慷慨慈善的无数说法都不了了之,这引发了人们对某些捐赠的数量和他的免税捐赠的总体性质的质疑。例如,他自2005年以来申请的约1.3亿美元的慈善减税额中,有1.193亿美元变成了不开发房地产的承诺的估计值,有时是在一个计划中的项目失败后。

这些基于土地的慈善扣除项目中,至少有两项是詹姆斯进行的民事调查的一部分,其中一项与洛杉矶的一个高尔夫球场有关,另一项与韦斯切斯特的一座名为“七泉”(Seven Springs)的房产有关。詹姆斯正在调查支持税务减免的评估是否存在虚增。

更广泛地说,税务记录显示,他在竞选期间以及之后担任总统期间所提交的公开披露文件,是如何歪曲了人们对他总体财务状况的看法的,因为这些文件根据他的高尔夫球场、酒店和其他业务每年的总收入,报告了这些业务的亮丽业绩。扣除损失和费用后,实际的利润要黯淡得多:2018年,特朗普的公开申报文件显示收入为4.34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1亿元),但他的纳税申报单上公布的亏损总额为47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06亿元)。

而这样可怕的数字并非异常。特朗普先生的众多高尔夫球场是其商业帝国的核心组成部分,从2000年到2018年,他申报的亏损额为3.1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4亿元),而在他入主白宫时,将他的名字授权给酒店和度假村的收入几乎已经枯竭。此外,特朗普还有数亿美元的贷款,其中很多是他亲自担保的,将在未来几年到期。

调查还发现,他面临着一场潜在的毁灭性的国税局审计,重点是他在2010年申报的巨额退款,这笔退款涵盖了他在2005年至2008年缴纳的所有联邦所得税,以及利息。特朗普一再表示,他不能公布自己的纳税申报单的原因是正在进行的审计,但审计过程中没有任何东西阻止他这样做。

如果国税局的裁决最终对他不利,特朗普先生可能被迫偿还1亿多美元(约合人民币6.5亿元),其中考虑到利息和可能的罚款,此外还有大约21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7亿元)的州和地方退税,这些退税是基于他的联邦申报中的数字。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