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深度:拜登组阁面临首次失利,提名预算官员坦登恐难顺利就职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本周一(2月22日),美国总统拜登正在他的第一次内阁组建失败的边缘徘徊,因为两位受到人们密切关注的共和党参议员公然反对他所挑选的国家首席预算官员尼拉•坦登(Neera Tanden),这可能会给这个正在努力填补各部门高层职位的政府带来严重的打击。

(图源:Pixabay)

共和党人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和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本周一表示,他们计划对坦登投反对票,理由是她此前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言辞激烈的帖子(现已删除)来攻击共和党议员。与此同时,参议员乔•曼钦三世(Joe Manchin III)上周晚些时候也宣称,会反对被提名为美国行政管理和预算局(the 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成员的坦登,这意味着在参议院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至少还需要一名共和党人支持坦登才能通过他的任命。

但柯林斯周一已经明确表示她不会这么做,并在一份声明中说道,坦登也算是华盛顿政府的老手了,最近曾掌管自由主义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但实际上她“既没有经验,也没有气质能领导这个重要机构”。

柯林斯补充道,“她过去的行为恰恰暴露了拜登总统之前所承诺要略过的那种(对共和党的)敌意。另外,坦登还特意在宣布提名的几天前决定删除她的一千多条推文,这也不禁让人担心她对政治透明度的承诺。”

而罗姆尼的一位发言人也认同了这一批评,“罗姆尼参议员一直对之前这位被提名人的极端言论持批评态度,因此柯林斯的态度与他的立场是一致的。他认为,对于一个发出过千篇一律的刻薄推文的提名人来说,很难让人们依然对她以礼相待或表示尊重。”除此之外,另外一位潜在的共和党投票员、阿拉斯加州的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本周一并没有回应是否会计划支持坦登,但她也告诉记者,还没有和白宫讨论过这项提名。

这样看来,坦登的提名确认前景堪忧,这也侧面反映出了参议院五五开的情况下少数摇摆票的威力,只需一名参议员的投票决定就能让拜登的人事人选或政策目标脱轨。而这样待定的失败也是对拜登的一种打击,尤其是针对在这个他服务了数十年的议院内推进其议程的能力而言。毕竟,他对该机构的密切了解曾是他竞选总统时的一个关键性宣传点。

就坦登的提名确认而展开的这次争论,正值白宫预算局的关键时刻,因为美国政府正试图利用数万亿美元的救济援助方案,来助力饱受打击的经济从疫情中复苏。而作为整个联邦政府支出决策的信息交换所,该预算局通常会密切参与到立法者和联邦机构之间关于资金结构和分配细节的争斗中去。

据知情人士透露,坦登和白宫官员上周末都在致电给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参议员们,试图说服他们支持她的提名。但官员们表示,即使在其提名明显岌岌可危的情况下,柯林斯和罗姆尼两人也都没有收到来自白宫或坦登本人的消息。

而据一位熟悉相关工作的人士(因并未被授权透露日程安排的细节而选择匿名)透露,白宫此前曾寻求机会安排柯林斯与坦登会面,但没有得到批准。不过,坦登在上周末之前已经与罗姆尼进行了一次虚拟会面。

虽然白宫本周一公开表示支持坦登,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高级助手们私下表示,考虑到在参议院缺乏支持的情况下,预计拜登政府会在某个时候撤销对她的提名。

当天,白宫的新闻秘书珍•帕萨基(Jen Psaki)表示,白宫方面仍然认为坦登有可能在参议院获得多数票,不过她并没有详细说明原因。另外,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Charles E. Schumer)也表示,他正在与政府合作,为监察员提名人寻找更多投票的机会,不过目前还不清楚他将从哪里发掘更多的投票。

对此,帕萨基表示,“拜登总统如果认为她不会是一个优秀的管理预算局主任,就不会提名她了。所以,对于那些怀疑她是否是合适人选的那些参议员,我们还是不同意他们的观点的。”

一些资深民主党的参议员们议论纷纷,似乎对她的提名能否侥幸通过表示怀疑。

作为该党的首席计票人,参议院多数党党鞭理查德•德宾(Richard J. Durbin)在回应这项提名是否会被撤回时说,“我认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还是需要衡量她在其他共和党人中获得支持的可能性。”

其实考虑到她此前对在参议院中任职的共和党官员们进行尖锐攻击的“黑”历史,坦登的提名从一开始就必然十分坎坷。

她曾评论称柯林斯是“最糟糕且可悲的”,并且抨击了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称其“比吸血鬼还冷酷无情”。除此之外,坦登还曾将参议院的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比作“哈利波特”中的反派“伏地魔”,称其为“莫斯科米奇(Moscow Mitch)”。不过后来,坦登在确认听证会上告诉参议员,她对自己之前的这些言论感到后悔,并明确表示她已删除了1000多条类似的推文。

不过在此之前,在来自佛蒙特州的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参与竞选总统期间,她曾与这位参议员及其支持者进行过一番高调的争论,这也引起了一些左派人士的愤怒。而目前,桑德斯是参议院预算委员会的主席,恰好是处理行政管理预算局职位提名的两个小组之一。

但另一方面,不得不说坦登还是得到了美国商会和一些前共和党官员们的支持,其中包括前管理预算局主任米奇•丹尼尔斯(Mitch Daniels)和前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他们都极力支持她。

同样对坦登表示支持的还有保守派人士比尔•克里斯托尔(Bill Kristol),他周末与她进行了交谈,并表示坦登对自己被确认的机会还是很乐观的。她认为自己与参议员们之间的会面都很融洽顺利,而克里斯托尔也表示,“他们实际上在谈的是实质性的问题”。

他补充道,“我觉得这可能会涉及一点性别歧视的问题,这些推文听上去对这些老家伙们来说更加刻薄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它们是出自一个女人之口。”

与此同时,坦登的盟友们也批评了曼钦和参议院共和党人拒绝其提名的做法,尽管他们所支持的是许多前总统特朗普分支的提名者。曼钦、柯林斯和波特曼(Rob Portman)是之前投票确认过特朗普所挑选的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瑞内尔(Richard Grenell)的几名参议员,尽管他此前在推特上也发表过带有攻击性的个人推文,嘲讽过两党的一系列公职人员。不过就像特朗普一样,尽管他经常对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进行高调的人身攻击,共和党人依然会为他辩护。

据悉,坦登的父母是从印度移民的,而她将是第一位领导白宫预算局的来自有色人种的女性官员。而这也激起了自由派人士的指责,认为那些对她行政风格的抱怨言论可能带有性别或种族歧视的色彩。

对此,芝加哥大学的法律教授丹尼尔•海默尔(Daniel Hemel)称,这很不幸,第一位担任该预算局主任的来自有色人种的女性官员要被已经通过参议院确认的官员们用不同的标准来指指点点。

帕萨基称,坦登目前已经会见了35名参议员,并计划在本周举行额外的会议。而预算委员会(the Budget Committee)和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the Homeland Security and Government Affairs Committee)都计划在本周三(2月24日)对她的提名进行投票。

此次参议院确认拜登内阁的速度比他的两位前任总统都要慢,因为今年年初的时候,参议院甚至难以组织聚集在一起,之后又被特朗普第二次弹劾的审理程序占据了一周的时间。

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已有7名内阁官员的提名得到了确认。同比之前两位总统的任期,当时特朗普已有9名人选得到确认,而奥巴马则有12名内阁成员已就位。

据悉,预算办公室也在争分夺秒地完成总统预算提案的工作,而该预算局通常会在2月初或2月中旬发布结果。

白宫本月初宣布将推迟预算程序,并指责过特朗普政府拒绝在拜登就职前交出必要政府信息的行为。据一位不愿透露内部审议细节的人士透露,拜登政府的预算业务主要是由行政管理预算办公室的执行副主任阿维瓦•阿隆•丁(Aviva Aron-Dine)负责的。

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Economic and Policy Research)的自由派经济学家迪恩•贝克(Dean Baker)指出,“眼下填补这个职位至关重要,因为拜登的救援法案和其他立法的争夺战即将到来。在所有这些涉及的决策中,行政预算局主任的角色将是最有分量的。”

此外,贝克强调,通常情况下,在决定像拜登的救援提案这样的一揽子方案中大额款项所依据的项目时,预算局的决策起着关键性的作用。而目前关于这1.9万亿美元(约合12.3万亿元人民币)的法案的关键性决定仍未作出裁决,包括如何向美国各州和所有城市提供高达3500亿美元(约合2.3万亿元人民币)的国家援助。

贝克补充道,“其中一些决定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主要都是由预算局来完成所有这些工作的。”

另一方面,现任职于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前克林顿助手比尔•高尔斯顿(Bill Galston)称,拜登政府现下也面临着一定的风险,向国会提交预算的时间拖得越久,就越无法为即将到来的联邦预算盖章。虽然事业人员做了很多工作,但在传统意义上,预算局主任还是充当着参与这些工作来做出更多充满政治性争议决定的主要角色。

高尔斯顿进一步补充道,“总统需要尽快在预算提案上打上自己的烙印。时间在不停地流逝,已经快到三月份了。当统一控制了政府时,总统的预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蓝图。但即使是按时启动程序,想要在财政年度结束前批准、拨款并完成预算,也是非常困难的。”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以分享内部谈话的高级政府官员指出,如果坦登被迫退出这次提名,那么拜登政府可能会在白宫为她另寻职位或者让她作为白宫的顾问。

至于坦登在美国进步中心的接班人,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该智库已经聘请了一家私人公司来寻找她的接班人,并且在对潜在的几位候选人进行审查,不过这一筛选过程还没有取得很大的进展。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