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特朗普的新麻烦,要上法庭为自己受到的大堆强奸和性骚扰指控作证

1周前
视频截图

路透报道说,特朗普可能很快就不得不在法庭上,为一大堆强奸和性骚扰指控宣誓作证。

作家卡罗尔(E.Jean Carroll)说,去年12月访问纽约期间,她和一位时尚顾问一起去购物,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挑选“最好的衣服”,那时她将有机会与她声称几十年前强奸她的男人,前总统特朗普面对面坐着。

这位作家兼记者希望今年能等到这一天。

此前特朗普否认了在90年代中期在曼哈顿一家百货商店强奸她的指控。特朗普表示根本不认识卡罗尔,并指责她为了推销新书而撒谎,还说,“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卡罗尔2019年11月对特朗普提起了诽谤诉讼。

“我正为走进那个房间坐在他对面的那一刻而活着,”卡罗尔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路透社。“我每天都在想这个问题。”

卡罗尔现年77岁,曾是《Elle》杂志的专栏作家,她在诉讼中要求特朗普收回她的声明,要求赔偿的金额不详。这是针对特朗普的两起涉及不当性行为指控的诽谤案件之一,既然特朗普已经卸任,这两起案件可能进展得更快。在特朗普任职期间,美国政府和他的律师设法推迟了该案的审理,理由是他公务繁忙,不可能对民事诉讼做出回应。

“继续进行民事诉讼的唯一障碍是,他是总统,”前联邦检察官、现为纽约大学法学院临床法兼职教授的詹妮弗·罗杰斯说。

卡罗尔的律师罗伯塔·卡普兰说,他认为法官们应该会觉得,是时候在这些案件中采取行动了。

特朗普还面临着电视真人秀节目《学徒》(注,就是特朗普做主持人的那个节目)的前参赛者泽沃斯(Summer Zervos)类似的诽谤诉讼。

2016年,泽沃斯指控特朗普有不当性行为,称他在2007年纽约的一次会议上违背她的意愿吻了她,后来在加州的一家酒店会面讨论工作机会时对她进行了性骚扰。

特朗普否认了这些指控,称泽沃斯是骗子,促使她在2017年以诽谤罪起诉他,要求赔偿损失,并要求撤回他的指责。特朗普试图驳回该案,但没有成功,他辩称,作为总统,他可以免受州法院提起的诉讼。他的律师向纽约上诉法院提出上诉,该法庭仍在审理此案。

泽沃斯在2月初提交了一份动议,要求法院在特朗普已卸任总统的情况下恢复审理此案。

泽沃斯和卡罗尔等二十多名女性公开指控特朗普有不当性行为,她们说这些行为发生在他成为总统之前的几年。其他指控者包括一名前模特,她声称特朗普在1997年美国网球公开赛上性侵了她;一名前环球小姐选美选手称,特朗普在2006年对她动手动脚;还有一名记者指控特朗普2005年在马阿拉歌庄园强行亲吻了她。

今年9月,在特朗普的律师几次试图让卡罗尔的案件被驳回或推迟审理失败后,特朗普的司法部官员采取了不同寻常的步骤,要求政府代替特朗普作为本案的被告。司法部律师认为,像任何典型的政府雇员一样,特朗普在履行职责时,根据联邦法律享有民事诉讼豁免权。他们认为,当他说卡罗尔在撒谎时,他是在以总统的身份行事。

法律专家表示,司法部为总统在上任前的行为辩护,这是前所未有的。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刘易斯·卡普兰驳回了这一论点,司法部提起了上诉。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尚未对此做出裁决。

目前还不清楚上个月上任的拜登总统领导下的司法部官员,是否会继续为特朗普辩护。

如果上诉法院支持卡普兰法官的决定,可能会为特朗普被卡罗尔的律师要求宣誓作证扫清道路。

卡罗的律师也在寻求特朗普的DNA样本。卡罗尔表示,她还保留着据称特朗普攻击她时穿的裙子。

“我把它挂在衣橱里了,”她说。

卡罗尔说,她在袭击发生后不久就告诉了两位朋友,但没有向警方报告特朗普的情况,担心这个有钱有势的商人会报复。几十年后,2019年6月,卡罗尔在《纽约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公开了她的故事,文章改编自一本新书《我们需要男人干什么?》

她说,MeToo运动激励她讲出了这一事件,运动鼓励女性分享自己遭受性侵犯和性骚扰的经历。在为那篇报道拍摄的照片中,应杂志摄影总监的要求,卡罗尔穿着自己在被特朗普指控性侵那天穿的黑色唐娜·卡兰连衣裙。

2019年晚些时候,当卡罗尔提起诉讼时,她的律师卡普兰让一名警卫护送她从衣柜里取回裙子,进行法医鉴定。路透社查阅了2020年1月8日的实验室报告,分析结果显示,礼服上没有发现精液,但在肩部和袖子上发现了一名身份不明的男性的DNA。

如果这条裙子确实含有特朗普的DNA,也不能证明他有罪。但两名与此案无关的法医专家表示,匹配的证据可以作为他与那件衣服有过接触的证据,并有助于证明他从未见过卡罗尔的说法是错误的。

“他的DNA是如何落到那件裙子上的,将成为争论的焦点,”生物化学家蒙特·米勒说,他经营着一家DNA分析咨询公司,此前曾在德克萨斯州公共安全部的州犯罪实验室工作。“律师、法庭和其他所有人,会开始争论为什么它会在那里,以及它是如何在那里的。”

卡罗尔表示,她确信裙子上的DNA属于特朗普,希望他能出庭作证。她说,自从公开指责特朗普以来,她收到了死亡威胁,所以现在睡觉时把枪放在床边。

“这起诽谤诉讼不只是关于我的,”卡罗尔说,她经常与其他指控特朗普有不当性行为的女性见面。而是关于每一个“不能开口说话”的女性。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