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和来得容易的钱相结合,人们会愿意花58万美元收藏一个飞猫表情包

纽约时报作者Erin Griffith的文章探讨了一个正在红起来的数字收藏品市场,这种狂热似乎只能用资本泡沫来解释。钱太多了,不管是各国政府发行的货币,还是互联网创造的加密数字货币。

看上去,一个快速增长的数字艺术、纪念品和媒体市场,正在将世界收藏品的品味与尖端技术相结合。

真的如此吗?

视频截图

10年前,克里斯·托雷斯创造了一只名叫Nyan Cat的动画飞猫,它的身体像个方形的果酱馅饼,在空中留下一条彩虹之路,这个表情包在网络上被浏览和分享了数亿次。

周四,他在买卖数字产品的网站Foundation上,发布了一个独此一份的版本。在拍卖的最后一小时,出现了一场竞标战。Nyan Cat被卖给了一个只能通过加密货币钱包号识别的用户。至于价格嘛,大约58万美元。

托雷斯有点喘不过气,他在周五的采访中说:“感觉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在一个快速增长的数字艺术、历史纪念品和被称为NFTs(注:NFT是是唯一的、不可拆分的数字货币,即不可替代代币,由于其非同质化、不可拆分的特性,使得它可以代表现实生活中真正具有价值的不可替代的事物)的媒体所有权市场上,这只飞猫的交易创下了历史新高。

买家通常不会获得版权、商标,甚至不会获得他们购买东西的唯一所有权。他们购买的是炫耀的权利,以及知道自己的作品是“真品”的认知。

最近出售的其他数字代币还包括一段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美国著名篮球运动员)在湖人队一场篮球比赛中投篮盖帽的视频,该视频在1月份的价格为10万美元,以及达拉斯小牛队所有者、投资者马克·库班发布的一条推文,该帖子的价格为952美元。

本月,女演员林赛·罗韩以超过1.7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张自己的头像。为了表示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肯定,她宣布,“我相信一个去中心化的金融世界。”

这张头像很快就以5.7万美元的价格转售。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把情感和审美价值寄托在艺术品或棒球卡等实物商品上,并愿意为它们花大价钱。但数字产品却没有同等的待遇,因为它们很容易被复制、分享和窃取。

经常与比特币联系在一起的区块链技术正在改变这一点,NFTs依赖于指定一种数字媒体的官方拷贝的技术,让艺术家、音乐家、名人和体育特许经营权,通过出售原本廉价或免费的数字产品来赚钱。

在NFTs的每次交易中,所有连接到加密货币网络的计算机,都会将交易记录在一个共享的分类帐区块链上,使其成为永久公共记录的一部分,并作为一种无法更改或删除的真实性认证。

这些产品的新兴市场反映出,数字内容创造者在技术上有了一项令人瞩目的突破,即在财务上与受众联系了起来,并消除了中间商,这是一个相当精密的过程。

一些NFT买家是收藏家和粉丝,他们会在社交媒体或家里的屏幕上炫耀自己买到的东西。其他人则试图随着加密货币价格飙升而快速赚钱。许多人把它看作是一种混合了赌博、体育卡收集、投资和当日交易于一体的娱乐形式。

令人瞠目结舌的NFT交易价格引发了一些困惑和嘲笑,这些情绪长期困扰着加密货币世界,加密货币世界一直在努力寻找货币交易之外的良好用途。这种交易的价值不稳定,不确定性太高,因为许多交易使用的是加密货币,在过去两年里,加密货币的价值波动很大。

但真正的粉丝提醒人们,科技领域的大多数了不起的发明,从Facebook和Airbnb到互联网本身和手机,往往一开始看起来都像是玩具。

安德森·霍洛维茨公司的风险投资家马克·安德森,本月在社交媒体应用Clubhouse上的一次讨论中说:“很多人都对这类事情持怀疑态度。”

但他和他的合作伙伴本·霍洛维茨解释说,人们购买运动鞋、艺术品或棒球卡等东西,并不是因为它们材料的价值,他们购买是因为它们的美观和设计。

安德森说:“一双200美元的运动鞋跟一双5美元的塑料鞋在材料上区别不大。”。

霍洛维茨补充说:“你是在买一种感觉。”

跟踪该市场的网站Nonfungible.com称,去年NFTs市场开始回暖,有超过22.2万人参与了2.5亿美元的销售额,是2019年的四倍。随着股市在疫情中节节攀升,投资者开始寻找风险更大、更神秘的赚钱渠道,从运动鞋、街头服饰到葡萄酒和艺术品。

与此同时,飙升的加密货币价格,意味着更多的比特币百万富翁有钱可烧。

音乐制作人Deadmau5和动画片《瑞克和莫蒂》的创作者贾斯汀·罗兰德,高调推出的NFT版本引起了广泛关注。NBA新赛季的开始吸引了人们使用球队的新数字交易卡。

贾斯汀·布劳,一名化名为3LAU的DJ,他的巡演因疫情而中断,之后他转向了NFTs。他和他的艺术指导迈克·帕里塞拉开始销售带有独家视觉效果的未发行歌曲。布劳说,他们已经卖出了价值超过110万美元的数字艺术和音乐。上周,他宣布计划推出一张完整的NFT专辑。

尽管布劳和帕里塞拉保留了他们作品的版权,并且这些作品很容易被复制和分享,但粉丝们还是渴望收集原始的、认证的版本。

布劳说:“拥有数字原生资产是一种全新的文化,其中情感因素占了很大的比例。”

布劳本身也是一位收藏家,他已经买了25件数字艺术品。他活跃在WhatsApp上一个名为Chad Team 6的聊天平台上,那里有一群知名的DJ分享加密投资技巧。

2018年,格里芬·福斯特和他的双胞胎兄弟邓肯创立了Nifty Gateway,这是一家买卖NFTs的网站。次年,该公司以未公开的价格卖给了加密货币交易所Gemini,后者是由另一对喜欢加密货币的双胞胎兄弟,泰勒·文克莱沃斯和卡梅伦·文克莱沃斯联手创办的。现年26岁的格里芬·福斯特兄弟继续经营着这家公司。

福斯特先生说,他注意到人们对数字艺术的兴趣正在升温。他说:“刚开始的时候,我的大学朋友们都在取笑Nifty Gateway,现在他们为艺术品出价数千美元。”

这股热潮令罗哈姆·加雷戈兹卢感到兴奋。2017年,他的公司Dapper Labs创建了“谜恋猫”网站(注:一款以加密货币以太币(Ether)交易的虚拟猫咪休闲游戏),允许人们用加密货币购买和繁殖限量版的数字猫。

当时这种猫非常火,但“谜恋猫”依靠的网络以太坊(以太坊于2015年推出,是一个开源的、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软件平台)无法处理需求,使用成本也很高,随着2018年加密货币价格下跌,人们逐渐失去了对数字猫的兴趣。

但Dapper Labs再接再厉,筹集了更多风险资本,并建立了自己的网络Flow来处理交易。该公司与NBA联手,通过一家名为Top Shot的新公司出售有收藏价值的比赛中的高光时刻。该公司仅在1月份的销售额就达到了4380万美元。Dapper Labs从每笔销售中抽取5%的分成。

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投资了Dapper Labs和经营Nyan Cat的Foundation的网站。

自2月3日成立以来,Foundation网站的销售额已超过100万美元。根据其创始人凯文·德黑兰的说法,市场的反应是“压倒性的情感冲动”。

Foundation网站的首批卖家之一多姆·霍夫曼,他列出了自己在2012年制作的一段视频。这是一个简单的视频,用平平无奇的蒙太奇手法,展示了纽约的一个炎热的夏夜。

但由于这是最早发布在Vine(注:Twitter旗下的一款免费移动应用,允许用户创建最长6秒的短片并分享到到社交网络)上的视频之一,它具有历史价值。Vine是霍夫曼与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创立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15次出价后,他最后得到的具体价格是,8.77个以太坊币,约合17198.15美元。

霍夫曼说,他仍在为获得的收益而伤脑筋,他计划通过购买一些自己的NFT来分散自己赚来的钱。

他说:“这绝对是我现在花了很多空闲时间思考的事情,”

就像所有白热化的互联网现象一样,围绕NFT的兴奋感可能会很轻易地消散,加密货币价格可能会再次暴跌,或者随着疫情的消退,人们可能会失去对这一市场的兴趣。

格里芬·福斯特兄弟提醒人们,通过数字艺术赚钱是很困难的。寻求快速销售的人往往会在Nifty Gateway上赔钱。邓肯花了8万美元在网站上购买艺术品,他把自己买的东西显示在公寓里的三个显示器上。这些作品已经升值了,但他成功转手的并不多。

他说,“我的余生都会留着它,也许还会传给我的孩子们,或者像别的艺术收藏家那样,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把它们拍卖掉。”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