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特朗普重出江湖,共和党能否在没有他的情况下找到继续前进的办法?

《华盛顿邮报》在特朗普周日重返政治舞台之前,特稿分析了共和党的现状。共和党内的分歧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很少有人愿意站出来公开反对特朗普。特朗普的力量已经渗透到共和党的基层。尽管一些共和党人已经开始努力使共和党逐渐远离这位前总统,但目前,特朗普对共和党的控制不太可能减弱。加美编译

周日将是特朗普离开华盛顿以来首次重返政治舞台。他计划在一年一度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上发表闭幕演讲。就像如今共和党人做的大多数事情一样,这个会议更多的是庆祝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而不是传统的保守主义。

这次会议虽然不代表更广泛的保守派运动,但反映出共和党作为前总统“让美国再次伟大”运动的附属品的特征。这群人里不欢迎叛徒。特朗普的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周五在攻击众议员利兹·切尼(怀俄明州共和党)时明确表示了这一点,后者不仅投票弹劾他的父亲,还说前总统不应该在“党或国家的未来”中扮演角色。

Photo by Kyle Ryan on Unsplash

一些共和党人声称,关于共和党内战的言论是主流媒体编造出来的,他们决心在保守派之间制造根本不存在的斗争。但党内分歧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很少有共和党人,像切尼或参议员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犹他州共和党人)一样,愿意冒着被打击的风险,强有力地或公开地站出来反驳特朗普的谎言,挑战他的领导力。

在CPAC上,有很多关于“取消文化”的讨论,这种文化来自左派,针对右派。然而,由于担心越过前总统会遭到报复,一些保守派人士中出现一种“自我取消”的气氛,本周末他们可能会在奥兰多受到欢迎。

缺席今年CPAC会议的有前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他是党内保守派的坚定支持者,但在1月6日的参众两院会议上,他违抗特朗普的命令,拒绝阻止批准拜登总统的选举团胜利,因而很可能会在本周末受到敌意的对待。

同样缺席的还有该党的明星人物之一、前南卡罗来纳州州长妮基·海莉(Nikki Haley)。在1月6日国会大厦遭袭击后,海莉指责前总统在助长叛乱中起了作用,称选举是被窃取的,从而激怒了特朗普的支持者。

海莉告诉《政治家》杂志的蒂姆·阿尔伯塔:“他走了一条他不应该走的路,我们不应该追随他,我们不应该听他的。”自从本月早些时候阿尔伯塔的长篇文章发表后,她就一直在忏悔。

Photo by Jon Parry on Unsplash

长期以来,共和党一直被描述为一个由财政、社会和外交政策上的保守派组成的“三脚凳”联盟。共和党战略家托德·哈里斯(Todd Harris)表示,现在新添了第四条腿,但这条腿与意识形态或政策无关。他说,第四条腿“就是羞辱自由派,就是给左翼盖帽,就是挑起事端让你上新闻。”

哈里斯所说的这种“面包和马戏”(加美译注:形容民众对政府的认可不是由于政府实施优质的公共政策,而是因为政府肤浅的绥靖手段和愚民政策)的政治特性之所以力量持久,部分原因是它几乎与当今的媒体文化无缝连接,特朗普在其第一次总统竞选时就利用了这种文化,并将其嵌入国家政治,尤其是在共和党的基层。

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在州县层面最为强大,这些地方的人们奋力谴责与特朗普对抗的共和党人。而那些拒绝谴责的人会发现自己被嘲笑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些指责带来的政治痛苦似乎微不足道,但在共和党就其未来进行公开辩论的时候,它对持不同政见者产生了寒蝉效应。

其中一些州和地方的共和党组织,多年来一直吸引着意识形态上的极端分子,导致一些当选官员在政治上与他们保持距离。过去的斗争主要集中在保守政策上,现在则反映了对这位前总统的个人崇拜,如今对当选官员的要求是近乎敬礼的忠诚。

Photo by Jon Tyson on Unsplash

民主党民调专家杰夫·加林(Geoff Garin)最近发现,在所有认同共和党人的人中,78%的人对特朗普有好感,16%没有。在核心共和党人中,也就是那些认为自己是强烈的共和党人或“非常保守”的共和党人,特朗普的支持率上升到92%,仅有5%对特朗普无好感。这些核心共和党人大约占共和党的60%。

CPAC事件从另一个重要方面凸显了特朗普以及共和党在他的领导变成了什么样子。不满和攻击已经取代了任何类似平权愿景的东西。一个曾以富有理念而自豪的政党,如今却成了受害者,这一直是特朗普剧本的一部分。

特朗普的世界观——无论是他的民族主义、美国优先对教条,还是他关于选举舞弊的谎言——都已经在共和党的基础选民中站稳了脚跟。当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在会议上提到,他1月6日来到国会大厦是为了反对拜登选举团的结果时,他得到了热烈的掌声。

目前,特朗普对共和党的控制不太可能减弱。尽管如此,许多共和党人——传统的保守派、从不支持特朗普的人、捐款人、政策专家等等——私下里说(或希望)他的影响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特朗普面临的法律调查仍在进行,这可能会对他造成损害。他的金融帝国岌岌可危。对国会大厦的袭击伤害了那些在11月投票给他的人。

Photo by M. B. M. on Unsplash

许多希望摆脱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已经在努力播下种子,让共和党逐渐远离这位前总统,走向一个与特朗普之前的共和党更类似的不同的未来。一名为了评该党而匿名发言的共和党战略家说:“共和党的基层人员如今与特朗普势同水火。两者之间的联系并没有民调显示的那么紧密。时间会继续前行。”

但正如哈里斯所指出的那样,实现这一点是很微妙的。他说:“你面临的挑战是,共和党基础选民需要听到并接受一些残酷的事实。但如果他们恨你,就永远不会听你的。所以,你如何在保持他们对你的信任时,试图带领他们走出荒野?”

像霍利和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这样的共和党人似乎有意回应特朗普的信息,希望在特朗普决定不参加2024年的竞选或因为事件开始逐渐淡出党内主导力量的情况下,继承他的联盟。而切尼等人则采取了相反的态度,直言不讳地反对特朗普成为未来共和党的主要力量。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肯塔基州共和党人)就是一个例子,他试图让共和党摆脱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同时保持自己在党内的地位。自选举以来,他一直像跷跷板一样摇摇晃晃,这也表现出他面临的困难。

在弹劾审判中暗示愿意给特朗普定罪后,他投了无罪票。在投票后,他在一次可能是众议院民主党弹劾案负责人的演讲中严厉指责了特朗普。然后上周,当被问及如果特朗普成为该党总统候选人,他是否会在2024年投票给特朗普时,他回答说:“绝对会。”

在过去的8次总统选举中,共和党人有7次在普选中失利。在特朗普执政的四年里,共和党失去了众议院、白宫和参议院。然而,共和党的基础(也包括该党的许多民选领导人)不希望参与有关前总统影响的辩论。这就是共和党在前总统准备重出江湖时的状态。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