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想颠覆电游市场的谷歌Stadia已经输了,背后的原因并不复杂

截图

彭博作者Jason Schreier的报道中,解释了为何当年轰动一时的谷歌云游戏平台Stadia会悄没声儿输掉了与主机游戏的竞争。

谷歌的流媒体视频游戏服务Stadia,被称之为云游戏平台,曾雄心勃勃地计划颠覆由游戏机主导的游戏行业,计划用原创内容来包装Stadia,还在两年前宣布招聘数百名游戏开发者,并在洛杉矶和蒙特利尔成立工作室。

但这些团队几乎没有时间开始工作,就在本月早些时候被解雇,因为谷歌关闭了内部游戏开发。

从一开始,谷歌处理电子游戏的方式就不太像Google的方式,他们一般倾向于推出基本功能的产品,并在漫长的过程中对它们进行测试。

Stadia本来代表着谷歌更大的野心,他们华丽的新闻发布会和广告活动,承诺了将会提供具有创新功能高质量游戏,可以在Android智能手机上玩,也可以通过Chromecast在电视上玩。玩家们无需花500美元购买PlayStation或Xbox,就可以玩到大量独家游戏和《刺客信条》这样的知名游戏。

听到这些激动人心的宣传,也难怪当2019年Stadia推出时,玩家们期待的是完整的软件包,而不是测试版。虽然有了云流媒体技术,发挥了谷歌的优势,但其中的游戏却没有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许多承诺的功能也不存在。

据追踪电子游戏销售数据的NPD Group分析师皮卡特拉说,其他平台每年提供数百款游戏,但Stadia只能提供不到80款。

玩家也不喜欢Stadia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要求用户单独购买游戏,而不是订阅之后可以尽情玩的模式。为一款游戏要支付60美元,还只存放于谷歌的服务器上,而不是在你自己的PC上,这对一些人来说似乎是一种折磨。

玩家们都很失望。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Stadia未能实现游戏控制器的销售目标,每月的活跃用户也少于数十万人。

分析师皮卡特拉说,“我认为,公平地说,这款产品发布前后传递的信息并不一致。”

Photo by Cristiano Pinto on Unsplash

对于其他潜在的视频游戏流媒体服务来说,Stadia的困境是一个警告信号。微软和亚马逊都财力雄厚,在电子游戏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它们各自推出了xCloud和Luna产品,对这一领域有野心。但这些产品都是逐步推出的,并没有被能包装成为主机杀手,人们的预期就不会那么高。

事情本不应该是这样的。谷歌实际上在2018年就有了一个测试版的Stadia游戏。这款名为Project Stream的游戏,允许用户在Chrome浏览器上玩育碧的热门游戏《刺客信条:奥德赛》。粉丝们对此印象深刻。

次年,在游戏开发者大会上,Stadia负责人哈里森(Phil Harrison)公布了他所谓的“游戏的未来”。他承诺,Stadia将比PlayStation或Xbox更强大。他还展示了一些创新功能,如状态分享,允许用户拍摄自己游戏的快照并与好友分享。

这一前景让游戏迷和业内人士兴奋不已,他们预测,Stadia将主导市场,提供许多与Xbox和PlayStation相同的游戏,而不需要高昂的价格。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Stadia内部的一些开发商感到担忧。他们表示,2019年秋季发布平台的最后期限无法满足玩家的期望。他们认为谷歌应该把这次发布定位为另一个beta测试。毕竟,谷歌最成功的产品都采用了类似的方法。例如,Gmail正式进行了5年的beta测试,公司一直在不断调整和完善它。

但是领导团队成员对此表示反对,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来自传统主机开发领域,希望遵循自己所知道的路线。

哈里森将Stadia定位为一个充满花哨噱头的传统游戏平台,但这与谷歌自己的口号“想大,从小开始”并不相符。谷歌资深高管、YouTube现任首席执行官沃西基(Susan Wojcicki)在2011年的一篇博文中详细阐述了这一点。

她写道,“观察用户在使用我们产品时的自然状态,是找出有效方法的最佳方式,然后我们可以根据反馈采取行动。比起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太远,早点学习并做出反应要好得多。”

哈里森是英国视频游戏行业的资深人士,在PlayStation和Xbox最糟糕的主机发布时期——当时PlayStation 3定价过高、Xbox One管理不善,他都是这两家公司的重要人物。

他于2018年加入谷歌,担任Stadia场副总裁。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Stadia的团队吸引了育碧和Take-Two Interactive Software等知名发行商,花了数千万美元将《荒野大镖师:救赎II》等游戏搬上了Stadia。谷歌愿意支付的金额,让资深游戏开发者感到震惊,但这还不够。电子游戏平台的生死取决于独家内容。

因此,哈里森还聘请了曾参与《刺客信条》和《星球大战》的资深高管雷蒙德(Jade Raymond),开始组建一个内部开发部门。

Stadia于2019年11月19日正式发布时,评论家们摸不着头脑。游戏很少,大部分都很老,还没有谷歌的独家版本。

哈里森承诺的大多数功能实际上并不存在。平台仅通过130美元的套件出售,其中包括一个特殊的控制器和Chromecast。游戏网站Kotaku称其营销方式“随机且糟糕”,从来都没有能流行起来。

事实上,谷歌公司生产的Stadia控制器远远超过了需求,去年干脆免费提供了这些控制器。

尽管发行不温不火,但Stadia的开发者们还是乐观地认为,只要谷歌给他们时间发展壮大,他们就可以用独家游戏赢得粉丝。他们对只能在云平台上运行的游戏原型感到兴奋,通过计算机驱动的人工智能来突破内存限制。

据透露,其中一个原型被描述为谷歌助手和电子宠物的混合体,允许玩家以各种有趣的方式与聪明的生物互动。

然后在2月1日,谷歌突然停止了内部开发。Stadia将继续以服务的形式存在,并继续在其他平台上提供第三方游戏。但如果没有独家游戏,Stadia几乎不可能与大型游戏机竞争,也不可能吸引数百万观众。这似乎不太可能是哈里森所承诺的“游戏的未来”。

虽然Stadia似乎没有遵循传统的谷歌开发方式,但如果没有一些重大的改变,它仍然可能面临一个相当谷歌的结果,成了谷歌放弃的一长串产品中的最新一个。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