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路透分析:拜登会如何应对朝鲜核问题?

据路透社报道,随着华盛顿新政府进行为期数月的政策审查,美国的对朝政策陷入僵局,前官员和专家们正在争论是否要将重点从寻求朝鲜的全面无核化转移。

(图源:unsplash)

拜登政府表示,对朝鲜政策的审查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完成,然后再宣布处理这场困扰了几代美国总统的危机的计划。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周三(3月3日)在概述拜登外交政策首要任务的首次重要讲话中,重点讨论了中国问题,而关于朝鲜只提到是构成“严重挑战”的几个国家之一。

美国政府当天晚些时候发布的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指导方针称,拜登将“与朝鲜和日本等盟国并肩作战,授权我们的外交官努力减少朝鲜日益增长的核项目和导弹项目带来的威胁。”

总部位于美国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高级研究员安吉特·潘达(Ankit Panda)表示,如果政府将其作为短期重点,同时保留无核化作为长期的理想目标,那么该战略关于减少威胁的谈话是值得注意的,并且可能是积极的。

他说:“减少威胁意味着对朝鲜半岛局势进行了现实评估,即朝鲜的核能力和导弹能力需要在不彻底解除武器的情况下加以解决。”

不管采取哪种方法,分析人士和前任官员都说,等待朝鲜采取第一步行动,例如远程导弹或核试验,是错误的,拜登最有可能在此之前取得一些进展。

美国智库“38 North”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学到的一个关键教训是,我们把这个罐子踢下去的时间越长,我们的选择就越有限。”

专家们提出的建议中包括有限的军备控制安排,以换取放松对平壤的制裁,建立更好的外交关系,进行交流,并宣布正式结束自1950-1953年朝鲜战争以来的战争状态。

然而,特朗普政府的几位前成员呼吁拜登加倍制裁,并采取军事行动威胁朝鲜,要求其放弃核武器,理由是他的“最大限度施压”运动从未得到充分执行,也没有给他时间发挥作用。

当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的历史性会晤提出这两个老冤家之间的关系有可能发生变化的前景时,其中许多想法都引发了激烈的辩论。

但是并没有取得重大突破,越来越多的观察家说,现在是美国尝试新事物的时候了。

詹姆斯·马丁防扩散研究中心(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的分析师本周早些时候表示,商业卫星图像显示,朝鲜最近在永洞堂(音)附近的地下隧道上建造了一个结构,据信该隧道用于存储核武器,这凸显了朝鲜在扩大核武库方面的潜在进展。

上个月,布林肯对联合国支持的裁军谈判会议表示,美国“仍然专注于朝鲜的无核化”。

38 North智库认为,较少的步骤可以帮助减少紧张局势和冲突风险。措施可以包括签订军控协议,缩减与韩国的军事演习,建立外交关系,宣布结束朝鲜战争,同时也与盟友密切合作,加强威慑。

报告总结说:“应该维持无核化的目标,但应以更现实的方式重新定位,寻求确保在短期内对朝鲜的核能力和导弹能力进行可实现的限制。”

特朗普时期的前国家安全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最近的彭博观点专栏中抨击了这些想法,认为美国需要保持军事选择。他担心拜登会采取“军备控制和防扩散外交薄弱”的态度。

特朗普的另一名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周二(3月2日)对美国国会委员会说,拜登不应该为了达成谈判而加入最初的协议和付出。

他说:“承认朝鲜是一个有限的核力量,并奉行遏制战略是不可接受的。”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一位前顾问认为,无核化目标并不需要放弃,但美国在与平壤达成初步协议时需要更加灵活。

文在寅在《韩民族日报》(Hankyoreh)的专栏中写道:“如果他们采取‘罪与罚’的认知框架,就不可能有任何进展。”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