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纽约市长杠上纽约州长,同为民主党人相煎何太急?

2021-03-05 04:19:35

 

图源:unsplash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媒体又开始批量曝光政界丑闻了......除了拜登儿子受到了公众的质疑之外,还有一位遭到大范围攻击的官员,他就是纽约州州长科莫。最新消息显示,已经出现3位女性对他进行了性骚扰指控,堪称美国政坛目前为止的“2021最大丑闻”。

 

科莫本就对疫情丑闻苦恼,性骚扰丑闻可谓雪上加霜。毕竟在美国政界,性丑闻的杀伤力一直都很强大。舆论甚嚣尘上,短短几天,包括民主党在内的各界人士,已经开始呼吁科莫直接辞职。

丑闻的不断发酵令类似的呼声越来越高。不过,对此,科莫似乎一副“事可以调查,职我不太想辞”的态度。有意思的是,在谴责声中,声音最响的不是别人,而是同为民主党人、且还是纽约市市长的白思豪。

眼看着科莫的政治生涯快要不保,本应是自家人的白思豪却“火上浇油”,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两人之间,究竟又有什么过节呢?

纽约州长婚宴失礼,问陌生女性“我可以亲你吗?”
 

先还是简要回顾一下科莫的性骚扰丑闻。细数科莫三次被指控性骚扰的事,有两个都曾是和他一起工作过的女同事,而最新的这位女性,则声称自己第一次遇见他就遭到了骚扰。

据纽约时报报道,事件发生在2019年9月,女主角安娜·鲁奇在纽约市一个婚宴上遇到了州长科莫,交谈几句之后,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科莫竟然直接把手放在了她裸露的背部。

鲁奇回忆称,她用自己的手把他的手拿开时,科莫又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她的脸颊上,还问自己能不能吻她。在科莫试图靠近她的时候,她机智地躲开了。当事人还声称,自己所说的这一切,都有朋友的照片记录下来了。

值得关注的是,这已经是第三个女人站出来指控州长科莫行为举止不端。在此之前,已经有两名女前助手指控科莫在工作场所性骚扰。今年25岁的夏洛特·班尼特称,州长曾一再追问她的个人生活,问她是否曾经和比她年长的男人约会过。更匪夷所思的是,科莫竟然问她是否愿意和年长的男性发生性关系......

最早指控科莫的女性,则是在2018年左右和他共事过的同事,博伊兰。她曾被叫到科莫的办公室,单独相处时,科莫一边得意地笑着,一边给她看了前总统克林顿送给他的一盒雪茄,她认为这是指他和莫妮卡·莱温斯基的婚外情。

当时万分害怕的博伊兰表现出了自己的恐惧,最后科莫还是让她离开了。直到2018年的一天,博伊兰正要进科莫的办公室时,被科莫突如其来的吻给弄慌张了。最终博伊兰选择离开州政府,不再与科莫共事。

可以很明显看出,在这三位女性的描述中,科莫虽然没有做出非常过激的举动,但他的言行确实会令女性感到冒犯。加之“举报”的女性如今又扎堆出现,自然大家对于科莫的声讨也越来越猛烈。

丑闻叠加成众矢之的,民主党“断腕声讨”

正所谓祸不单行,科莫不仅无力应对性骚扰指控,而且还没办法交代自己隐瞒疫情死亡人数的大错,每天都是“如履薄冰”。两周前,有媒体曝光了科莫在官方统计数据中低估了与疫情有关的养老院死亡人数,后来又掩盖了这一数字,受到了舆论抨击。

此前,纽约州声称,该州的养老院患者死于疫情的只有8500人,然后后续经过严密的调查,实际死亡人数几乎翻了一倍,达到了15000人。这也让纽约州成为去年全国养老院死亡人数最多的州。

对此科莫总是避而不谈,他将其解释为没有把在医院去世的养老院病人计算进去。这种计算方法,可以说是“全国独一州”了。但内部一位助手爆料,科莫此举的真实原因,是为了避免在1月给特朗普攻击自己和民主党的理由。

处理当地疫情的不力,加上三位女性的性骚扰指控,让科莫最近的生活变得难熬起来,社会各界对他的抨击如潮水般涌来。所列其罪有三,第一隐瞒真实死亡人数,谎报疫情;第二行为不端骚扰女性;至于第三呢,就是事发至今,科莫虽然出面解释自己没想到,但是并不真诚,还在最近的采访中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因此辞职。

但眼看事态越来越严重,科莫就算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能够坚持撑到2021年任期结束,也恐怕是难以再续政治野心了。毕竟就连他曾经亲密的民主党盟友们,都看不下去纷纷站出来反对。

光是隐瞒疫情的丑闻,其实就够科莫头疼的了。各级政府的民主党同僚都呼吁:这位连任三届的州长和政治接班人该辞职了。

本周一,凯瑟琳·赖斯成为了第一个呼吁库莫辞职的纽约州民主党国会议员。当时她在网上写道:“是时候了,州长必须辞职。”而据媒体报道,赖斯曾是科莫的亲密盟友,女方还曾出任科莫任命的腐败调查委员会主席。

一呼百应,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站出来谴责科莫,共和党人也开始了隔岸观火、坐等好戏,毕竟内部斗争嘛,才永远是最精彩的。

同为民主党阵营,两人曾是“最好政治好友”

在这些民主党盟友中,纽约市长白思豪最近的一系列言行,则称得上是最值得细品的讨伐了。

随着科莫丑闻不断发酵,3日,白思豪出面对他进行了谴责,虽然没有直接呼吁科莫辞职,但是明确表示“他的行为既荒唐、反常,而且还很可怕。如果这些指控都是真的,那么他很明显不能继续执政了。”

在某些媒体看来,如今科莫身处困境之际,白思豪的言论明显是对他的“有力回击”。

事实上,这两位纽约知名政治人物的关系始于1997年,此前一度很是亲密,后期逐渐转变成痛苦的对手。其中的恩怨,也非常值得玩味。

究竟是什么使这两个目标接近的男人之间的友谊(正如科莫先生所说的那样),最终恶化为纯粹的憎恶的呢?

回想当年,科莫和白思豪之间亲密的“友情合作”,甚至一度被共和党人怀疑。1999年末,科莫领导的部门宣布,不能相信时任市长朱利安尼会公平地为纽约市流浪汉分配数百万美元的联邦资金。此时,白思豪还是希拉里的竞选经理,也站出来反对。两人步调如此一致,以至于共和党人立即怀疑,他们两个人存在勾结。一名共和党官员当时表示:“科莫和白思豪似乎仍在合作。”

2002年,当科莫开始向麦考尔发起州长竞选的挑战时,白思豪还是他为数不多的支持者之一。

早期,两人在纽约政治仕途上是并行攀登的。2001年,白思豪进入市议会;2006年,科莫担任州检察长;2009年,白思豪被任命为城市公共倡导者;2010年,科莫成为州长;2013年,白思豪升任市长。2014年1月1日,白思豪正式宣誓就职几周后,科莫还宣布:“我没有比白思豪更好的政治朋友了。”

任谁也没有想到,二者之间争取成为纽约政界领袖的斗争,这才刚刚开始。

疑因政治理念不合,白思豪为竞选州长做准备

最初的冲突也是始于2014年,当时刚刚上任的白思豪坚持要推动对百万富翁增税。但知情人士称,早在选举前,库莫就告诉白思豪,考虑到共和党控制着州参议院,增税是不可能的。就此,科莫认为白思豪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尊重。

从此之后的多年时间里,科莫和白思豪之间一直互不相让。市长白思豪想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全国进步派领袖,而州长科莫的民调支持率不断下滑。科莫的人觉得白思豪无能,而白思豪的人也是真的觉得科莫有害。

也有媒体声称,两人的矛盾和“近乎无礼”的博弈,其实还是在政治理念上有意识形态上的分歧,白思豪更进步,科莫更像克林顿式的民主党人。

就拿去年疫情蔓延时期的事来说,传播正值爆发期,科莫的严格控制却导致了多次冲突。当时,反应迅速的白思豪直接呼吁封锁纽约市,但是遭到了科莫的立刻否决。研究人员后来发现,如果早点关闭,可能会挽救数千人的生命。

后续,白思豪想要关闭学校的想法也迟迟不被科莫认可,还是拖到最后才签的字。像类似的冲突在两人之间,其实已经数不胜数了。所以很明显,目前白思豪正在推动州议会,希望他们取消在疫情爆发之初授予科莫的紧急权力,这些权力剥夺了纽约市对从疫苗分发,再到关闭和重新开放室内餐厅等一切事务的控制。

此外,根据最新消息,白思豪本人可能也在考虑竞选州长。最近几天媒体问及他的未来时,他说自己希望继续担任公职,不排除竞选州长。

一面是科莫身陷舆论漩涡,即使自己不想辞职,也难以为明年的州长之位“续费”;一面又是和他早已不和的白思豪,想要继续实现政治野心,未来两人还会擦出怎样精彩的火花?或许要等到明年州长竞选之时,这场大戏才会真正上演。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