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基本收入实验一年后,全职就业率提高12%,这是如何发生的

2021-03-05 17:27:39

据彭博社3月5日报道,2019年,加州斯托克顿市中的125人开始每月领取500美元(约合人民币3235元),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这个由私人资助的项目,被称为斯托克顿经济赋权示范(SEED),旨在帮助这个有30万人口的困难城市中的少数低收入居民。

(图源:Unsplash)

这是一项严格的随机对照研究,旨在评估发放本地化的基本收入是否可行,以及如何发放,还有那些接受免费资金的人生活会有什么转变。

本周发布了第一年的研究报告。一些结果记录了参与者在物质和情感上的变化。收到这些现金的人表现出更少的痛苦、焦虑和疲劳, 并花了更多的时间陪伴他们的孩子。

但也许最显著的变化是该计划对他们工作状态的影响。在受助者中,全职就业率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跃升了12%。

前斯托克顿市长迈克尔·塔布斯在一份声明中说:“过去一年,新冠疫情将太多人的生活挤到了经济边缘。而SEED计划能让人们有尊严做出自己的选择,有能力发挥自己的潜力,并可以提高经济稳定性。”

本周发布的报告由田纳西大学社会工作学院教授斯塔西亚·韦斯特,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社会政策学院教授艾米·贝克撰写。

该报告是从2018年11月到2020年2月的数据中提取的。鉴于当时疫情尚未开始,这第一份报告记录了“当经济比较正常但不起作用时,一年的保障收入对人们的影响”。

第二份报告将于2022年发布,将探讨该计划在一个非常不同的经济环境中的表现。

在去年接受采访时,贝克强调,这种实验的意义并不是要神奇地治愈住房困难或经济流动障碍等社会问题。虽然他们追踪了受助人如何花钱(大部分用于食品和必需品,只有不到1%的人花在烟酒上),但他们并没有像其他福利项目那样限制这些支出。

人们最主要的问题是:保障收入在多大程度上改善了家庭经济状况?

根据从实验组和对照组中提取的定性和定量数据,研究人员发现,每月500美元对受助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不出所料,对许多研究参与者来说,收入波动性已经高于平均基线,对照组的收入波动性是实验组组的1.5倍。

每月支付的款项使人们能够应对日常计划外的经济冲击,如汽车修理或意外生病。研究人员还发现受助者的情绪比对照组改善更多,疲劳和身体疼痛也有所下降。

人们对自己生活的能动性和控制感也得到了改善。一些参与者找到了新的就业机会,另一些参与者表示睡眠质量得到了改善。在报告中,一位女性描述了一种生活转变,比如可以减少向关系紧张或困难的朋友家人借钱。

这样的研究结果不会让关注美国或其他地方基本收入实验的人感到惊讶。韦斯特将研究结果描述为“对显而易见的事情的见解”。

20世纪70年代,在加拿大曼尼托巴省进行的一项旨在解决农村贫困问题的试验,研究人员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来分析实验结果,最终发现,受助人住院的可能性较小,而且受助的青少年更有可能完成高中学业。

不过,关于就业效应的结果往往还是被认为是没有定论的,或者说影响太小,无法说明差异。这也是SEED计划的新突破。

结果显示,与对照组相比,实验组的人就业前景有了显著变化。当实验开始时,28%的受助者表示有全职工作。到了第二年,这一比例已经跃升至40%。与此同时,对照组的就业率在同期只上升了5%,从32%上升到37%。

韦斯特说,500美元并没有像批评者担心的那样阻碍人们的工作,而相反,它为受助者争取了更多的时间去寻找更好的工作:有时间去申请新的工作,有时间买一套漂亮的西装参加面试,有时间去找托儿所。

但统计数字并没有考虑到那些不被算作收入的工作,比如家庭中的护理工作,或者是那些辞去了工作时间不稳定、工资不高的工作的人。

圣地亚哥大学公共政策中心主任马特·兹沃林斯基对这一结果态度更为谨慎,他告诉美联社记者:“塔布斯声称该实验证明基本收入不会对就业产生负面影响,但这种说法是被夸大了的。”

“因为研究的时间有限,人们知道这500美元的支付是有限的,他们就不太可能完全退出劳动力市场。”

斯托克顿的SEED实验在2021年1月结束,塔布斯在2020年成立了“市长争取保障收入”的组织,现在已经有40位市长加入,其中一半的市长已经承诺在他们的社区开始试点,并倡导联邦行动。

SEED试验的基金正在开始第三个周期,每月会给密西西比州杰克逊市的一些黑人母亲提供1000美元(约合人民币6500元)。

倡导者们希望,未来几个月,这些基本收入试点城市的其他调查结果,将会把这一理念进一步推向美国全国。塔布斯看到了该理念现在起到的作用,因为国会正在就最低工资进行争论,并考虑扩大经济法案的援助范围。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