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谁在欧洲积极帮助华为?是竞争对手爱立信

By Ulkl - Ulf Klingström, CC BY-SA 4.0

华尔街日报作者Stu Woo报道称,尽管爱立信从华为受到的制裁中受益,但其首席执行官鲍耶·埃克霍尔姆还是觉得很忧虑,积极为作为竞争对手的华为进行游说,以避免爱立信受到中国反击的影响。加美编译,不代表本站观点。

以美国为首的针对华为的行动中,几乎没有哪家公司能比爱立信获得更多的利益。

几年前,瑞典爱立信陷入了困境,如今在全球大部分地区的移动设备销售,已超过华为。

然而,在过去几个月里,爱立信首席执行官鲍耶·埃克霍尔姆(Börje Ekholm)一直在为华为游说。

埃克霍尔姆会见了瑞典政界人士,抗议瑞典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禁止华为设备进入该国5G网络。他向欧洲和中国的记者抱怨,寻求律师事务所帮助华为对抗禁令。

埃克霍姆说,在一个日益错综复杂的世界里,他只是在照顾公司的利益。

瑞典发布5G禁令后,北京威胁要对爱立信在中国的业务进行报复。爱立信在中国有一家大型工厂,销售额的8%来自中国,而瑞典仅占1%。

“我们依赖于自由贸易,”埃克霍姆在接受采访时说。“关键在于能够进入市场,这是我们的核心。”

瑞典的禁令在其他方面也可能适得其反。多家中国国有媒体表示,可能会对被称为瑞典洛克菲勒家族的沃伦伯格家族产生影响。他们的投资公司是爱立信和其他几家欧洲巨头的主要股东,也是瑞典交易所交易股票的最大单一所有者。

欧洲已经成为美国和中国之间新技术冷战的战场。欧洲各国政府越来越站在华盛顿一边。但是欧洲大陆一些最大的公司正在为北京方面辩护。拜登新一届政府也在暗示自己对中国的强硬态度,这让高管们对两国关系缓和看不到希望。

欧洲商界领袖会举出澳大利亚作为与中国关系不佳引发后果的证据。去年,澳大利亚政府禁止了华为5G设备,并要求对北京处理疫情的方式进行调查。之后,中国政府限制了澳大利亚葡萄酒、牛肉和其他商品的进口。

上周,中国的地图和电子商务网站删除了所有提到瑞典时尚巨头H&M 的内容,基本上将其从中国一些最受欢迎的在线购物服务中删除。此前,该公司决定停止从中国一个被指使用强迫劳动的地区采购棉花,这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热议。

在英国,针对华为设备的禁令引发了高管们的抗议。沃达丰集团说,移除已经安装在其网络中的华为设备将花费数十亿美元。英商业理事会主席谢拉德·考珀·科尔斯表示,他的集团正在向英国政府施压,要求维持商业交往,该理事会代表了大约500家与中国有商业关系的英国组织,包括英国石油公司、捷豹路虎和几所大学。

“如果我们要向荷兰、瑞典和丹麦以外的国家出口,可能还有新西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我们将在那些人权状况或其他情况不太理想的国家开展业务,”科尔斯在一次电话会议上说。

当华盛顿的对华政策威胁到美国企业时,美国企业也会为中国辩护。高通公司和微软公司都批评了特朗普政府对与中国公司合作的限制。

没有哪家欧洲企业比爱立信更容易卷入美中僵局。美国领导人正试图支持爱立信和芬兰的诺基亚公司。比如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以购买它们的设备,而特朗普政府的一位前官员甚至提出了美国政府购买它们股份的想法。

由于缺乏自己的行业参与者,华盛顿更愿意让全球的电话和互联网数据,通过这些北欧公司制造的设备运行,而不是华为。

爱立信目前正在走钢丝,既要从西方对华为的反弹中获益,又要保护自己在中国的销售和制造。

该公司在中国有很深的根基。1876年,它从一家斯德哥尔摩的电报维修店起步,19世纪90年代,它开始在中国销售电话。

上世纪30年代,当爱立信遭遇金融动荡时,该公司成了瓦伦堡家族的目标。瓦伦堡家族是瑞典一家银行和工业家族,以在困难时期收购资产而闻名。其家族成员之一、瑞典外交官拉乌尔·瓦伦堡在二战期间在匈牙利保护了2万名犹太人时,这个姓氏因此与英雄主义联系在了一起。

到2000年,爱立信已成为全球领先的3G设备供应商和手机制造商。

接下来的20年则更加坎坷。与西方竞争对手摩托罗拉和北电一样,爱立信的电信设备销售也开始输给华为和中国的中兴通讯)。这两家中国公司都以更低的价格销售有竞争力的产品,这引发了一场整合,到2016年,该行业将只剩四家大公司:华为、中兴通讯、诺基亚和爱立信。

2016年,爱立信要求董事会成员之一、受过培训的电气工程师埃克赫姆对公司进行彻底改革。他说,NO。

1906年,中国代表团访问了爱立信的斯德哥尔摩总部。

在经营Investor AB(瓦伦堡家族的投资工具,也是爱立信最大的股东)十年之后,埃克赫姆先生觉得应该提前退休,与家人一起在科罗拉多州韦尔附近定居。

这位出生于瑞典的美国籍人士喜欢滑雪、钓鱼,并在阿里巴巴董事会任职,他是应蔡崇信的要求加入的,蔡与马云共同创立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之前,是Investor公司高管。

现年58岁的埃克赫姆说,当爱立信说他可以留在美国时,他的态度软化了。他每天早上4点起床,以适应时差,并在科罗拉多州、康涅狄格州和瑞典的家庭之间穿梭。作为一名狂热的NFL球迷,他从2017年开始连续参加了四届超级碗。他错过了那年比赛的最后一场,因为要赶飞往中国的航班。

埃克霍姆在上任几个月后得出的结论是,爱立信的业务过于分散,应该把重点放在制造移动设备这一核心业务上。他出售了业务,裁减了员工,但增加了数千个研发岗位,帮助爱立信在他认为华为领先的领域更好地竞争。

埃克霍姆说,大约在2018年左右,地缘政治开始在企业战略中产生巨大影响。特朗普政府指责华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能够让北京方面利用其网络和员工在世界各地进行间谍活动。

华为说,它是一家私营公司,不受政府的指令。

华盛顿开始劝说盟国禁止华为,并削弱华为公司的供应链。美国官员将5G视为一项新型技术,可以实现商业和军事创新,如无人驾驶汽车、机器人运营的工厂,以及连接互联网的日常物品,像心脏监测器和运动鞋。

他们担心中国支持的黑客,可能会监视或破坏连接5G的设备。白宫开始考虑禁止中国制造的5G设备在美国使用,即使这些设备来自西方公司。

爱立信在中国有1万3千名员工和一家重要的制造工厂,为中国和亚洲和非洲市场生产移动设备。埃克霍姆说,他的应对之策是让爱立信的供应链更加灵活。去年,该公司在美国达拉斯郊外开设了第一家5G设备工厂。

与此同时,美国对华为的压力开始推动爱立信的业务。今年1月,爱立信公布了过去10年业绩最好的财年之一,称其在所有市场的份额都有所增加,包括那些对华为没有任何限制的市场。

根据研究公司尔欧罗集团的数据,到2020年,按市场份额计算,华为仍是全球最大的手机设备制造商。但是在排除中国市场的情况下,爱立信是第一,营收份额约为35%,并正在与华为展开竞争。

去年初,在瑞典出生并拥有瑞典国籍的书商桂敏海因间谍罪被判处10年监禁后,瑞典公民对中国的看法变得强硬起来。桂敏海的女儿称他是政治迫害的受害者。

埃克霍姆曾预计瑞典会采纳欧盟的网络安全建议,有效地禁止华为设备进入瑞典的5G网络,但不会专门提到华为或中国。法国、波兰和捷克等国已经采取了类似的策略,这将加大中国报复的难度。

去年10月,瑞典电信监管机构更进一步,专门针对华为和中兴。埃克霍姆说,“我一拿到新闻稿,就意识到情况不妙。”

次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瑞典应“纠正错误,避免对中瑞经济合作和在华瑞典企业造成负面影响”。中国驻瑞典大使表示,爱立信可能会面临后果,而至少三家中国媒体在没有出示证据的情况下暗示,瓦伦堡家族曾敦促瑞典政府禁止华为。

他们的文章指出,瓦伦堡家族在几家在中国有业务的企业中持有大量股份,其中包括瑞士工业巨头ABB、瑞典家用电器制造商伊莱克斯(和英瑞典合资的制药企业阿斯利康。一些作者认为,如果瑞典不撤销对华为的禁令,瓦伦堡家族持有股份的一些公司将面临后果。

Investor AB董事长雅各布·瓦伦堡(Jacob Wallenberg)对一家瑞典报纸表示,“阻止华为绝对不是件好事。”一位发言人拒绝就中国媒体的报道置评。她说,中国是许多投资者持有的第二或第三大市场,公司支持埃克霍姆在爱立信的领导地位。

埃克霍姆说,他是代表爱立信而不是瓦伦堡家族,对瑞典对华为的禁令和北京的威胁做出了回应。在接受欧洲和中国记者采访时,他称瑞典对华为和中兴的禁令不公平。埃克霍尔姆当时正在瑞典访问,他还安排了一次与议员们的会面,以批评他认为对华为决定的处理。

By Ulkl - Ulf Klingström, CC BY-SA 4.0, 

从10月底到12月初,埃克霍尔姆向瑞典外贸部长安娜·哈尔伯格发送了一系列信息。他给她发了一条新闻链接,标题是《中国大使:我们可能惩罚爱立信》。

他指出,瑞典的处理方式与其他国家不同,“政府的决定支持把我们的中国竞争对手单独挑出来,这是其他欧盟国家从未做过的。”

还有一次,他问,“你不应该和PTS谈谈吗?”

这个缩写是指独立的电信监管机构。

“我真的在尽我所能,鲍耶,”哈尔伯格回复道。她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她没有采取措施影响瑞典监管机构的决定,瑞典正在努力加强与中国的经济联系。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华为请埃克霍尔姆帮忙在瑞典找法律顾问,但埃克霍尔姆在发给哈尔伯格的短信中说,他找不到律师来处理此事。

“不幸的是,有很多懦夫,”他写道。

在瑞典每日新闻报提出要求后,这些短信被公开。埃克霍姆回应说,“短信仅仅是记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一种方式。我不希望(瑞典政客)回来告诉我,‘你什么都没说。’”

与此同时,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爱立信的一些员工认为,他们的首席执行长积极帮助竞争对手的做法有些越界,尤其是考虑到中国自身对外资企业的限制。中国电信设备市场约10%的份额由中国厂商控制,主要是华为。

埃克霍姆说,他期待并尊重一家拥有10万名员工的公司内的不同意见。

埃克霍姆说,虽然中国的销售对爱立信来说很重要,但他最担心的是被拒之门外的潜在影响。在中国,5G的推出速度超过了美国和欧洲。埃克霍姆说,通过实地学习5G在该领域的工作方式,“我们走在了最前沿。”

他说,他很惊讶,政治已经成为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当我接受这份工作时,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些,”他说。“我们发现自己处在地缘政治活动的中心,我认为这肯定不是我签约的主要原因。”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