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谁在仇恨亚裔?攻击者大都多次被捕,精神失常,容易被激怒

2021-04-06 17:59:33

Nicole Hong, Ashley Southall 和 Ali Watkins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称最近在纽约逮捕的翻袭击亚裔的嫌疑人大多都有精神病史,新冠疫情使这些人无法得到充分的医疗照顾和限制措施,导致由他们引发的犯罪事件增加,这也给纽约应对反亚裔犯罪行为增加了难度和复杂性。

Photo by Jason Leung on Unsplash 

上个月,纽约市华裔巴士司机汤米·刘在布鲁克林吃完午饭散步,突然看到一名男子在骚扰一对年长的亚裔夫妇。

63岁的刘先生走到那个人前面,问他在干什么。检察官说,这名名叫多诺万·劳森的男子随即向刘先生吐口水,并打了他的脸,含糊不清地说着反华的话语,劳森是一名黑人,他被逮捕并被指控犯有仇恨罪。

警方表示,这已经是劳森第33次被捕了,现年26岁的他无家可归,患有精神疾病。警察曾四次因为他处于精神崩溃边缘而被叫来帮助他,目前他正在接受警察局的一个精神健康项目的治疗监测。

无独有偶,最近被指控在纽约市发动反亚裔袭击的很多人都有精神病史、多次被捕和无家可归的历史记录,这让纽约市寻找应对反亚裔行为的有效措施变得更加复杂。

这揭示了尽管纽约市已经加大了打击这些犯罪的执法力度,但是当种族偏见遇上精神疾病时,刑事司法系统在应对这种情况的能力上还是存在缺陷。

例如, 在3月的最后两周,至少有7人因为袭击亚裔而被捕,劳森就是其中之一,其中一人残忍地袭击了一个菲律宾女性,光天化日之下在曼哈顿的街头反复踢打她。警方称这名男子无家可归,因杀害母亲而服刑,目前正在假释中。

在被逮捕的七人中,有五人之前曾被警方认定为“情绪失常”,这一说法是指被认定为需要接受心理治疗。调查人员认为,其余两人也有精神疾病的迹象。

官员们说,那些被逮捕的人都是精神不稳定的人,他们因轻微的罪名在监狱里进进出出,但往往得不到他们真正需要的精神治疗,其中许多人还在与毒瘾作斗争。

纽约警察局长德莫特·谢伊周五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在悲惨的事件发生之前,(嫌疑人)往往已经有被捕的记录,我们需要解决关于精神疾病的问题。”

警方表示,今年到目前为止,警方已收到纽约至少35起反亚裔仇恨犯罪的报告,已经超过去年全年报告的28起,远高于2019年报告的三起。

去年,随着疫情肆虐,美国各地对亚裔美国人的攻击开始增多,前总统特朗普称这种疾病为“中国病毒”和“功夫病毒”,企图将这场灾难归咎于中国。

执法官员表示,特朗普的言论为那些把亚裔美国人当成传播病毒替罪羊的人提供了弹药,他的言论加剧了种族之间的紧张关系、引发了很多无端的攻击和骚扰。

与此同时,疫情也给刑事司法系统造成了压力,该系统长期以来一直难以为违法的精神病患者提供治疗,疫情更是减少了社会服务机构面对面帮助精神病患者的机会,失业率飙升,无家可归的单身成年人数量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前高级官员凯伦·阿尼菲洛说:“这种人的导火线要短得多,如果你是一个充满仇恨和愤怒的人,似乎不需要花太大的力气就能激怒你。”

研究此类起诉的专家表示,纽约的仇恨犯罪事件,通常在分裂性新闻事件发生后上升,多数都源自一时的冲动。例如,在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之后,美国的穆斯林就成了袭击的目标。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白人民族主义集会之后,反犹太袭击有所上升。

布兰登·埃利奥特因于3月29日在曼哈顿残忍袭击一位菲律宾女性而被捕,州监狱官员说,由于隐私法的规定,他们不能公布他的健康历史信息。

据一名执法官员透露,警方曾在2002年的时候接到电话,协助埃利奥特处理心理健康问题,几个月后,他当着自己5岁妹妹的面捅死了自己的母亲。

有人质疑,身为黑人的埃利奥特在假释后是否受到了适当的监督。警方称,38岁的埃利奥特当时住在曼哈顿中城的一家酒店里,这家酒店一直是无家可归者的庇护所。其他居民说,他的行为有时很古怪。

纽约市长白思豪上周表示,埃利奥特的案件凸显了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他说,该州将那些“没有计划、没有住房、没有工作、没有精神健康支持”的人从监狱释放到城市。

Photo by Ehimetalor Akhere Unuabona on Unsplash 

纽约州惩教部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每个出狱的人都有一个单独的治疗和康复计划,市长“显然没有被告知”。代表埃利奥特的法律援助协会提醒公众“在所有事实呈上法庭之前保留判断。”

从短期来看,该市已经采取了更多的执法措施来应对反亚洲袭击事件的增加。警察局已向亚裔人口较多的社区派出便衣警察,并鼓励更多的受害者站出来。

但犯罪学家表示,正视精神疾病在此类犯罪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很重要,而且对于那些经常与执法部门和心理健康专业人员接触的人来说,纽约缺乏一个强大的安全网。

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教授凯文·纳达尔表示:“这个体系是如此的糟糕,有的人被带上手铐,送往医院,然后可能在几小时后又回到了街上。”

白思豪说,只有一小部分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会实施暴力,该市会积极跟进那些有暴力犯罪记录的精神病患者。

纽约县辩护人服务中心的心理健康律师专家凯瑟琳·巴鲁克说,研究表明,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并不比其他人更容易犯罪,反而更容易成为受害者。

在最近的反亚洲事件中被捕的一些人有精神不稳定的历史,但这并没有给受害者带来多少安慰。

布鲁克林的公交车司机刘先生在一次采访中说,他认为劳森对他的攻击源于“精神健康问题的崩溃”。

不过,他说,劳森使用的侮辱性语言符合他从小就经历过的一种种族主义模式,当时他的小学老师叫他汤米,而不是他的名字国华(音),以防同学们取笑他。

刘先生说:“亚裔就是这样,总是被别人骚扰,疫情使情况变得更糟。”

劳森的姐姐蕾吉娜·劳森说,弟弟很小的时候就出现了精神疾病的迹象,一直接受治疗,直到他长大,他的母亲不能再强迫他治疗,兄弟姐妹也疏远了他。

蕾吉娜说:“肯定有更好的办法来处理这类人的问题,而不是等到他们犯下重罪或真的伤害了某人,才来关注这些人。”

收容所负责人称,像劳森这样无家可归者的精神疾病往往在疫情期间病情加剧,因为该市将数千人从收容所转移到酒店房间,以减缓新冠病毒的传播。此举将一些精神疾病患者隔离开,使他们受到的监督也松懈了。

27岁的埃里克·德奥利韦是一名无家可归的男子,警方称,他在最近的一起反亚裔仇恨犯罪中被起诉,此前曾接到他打来的13个情绪障碍电话,至少有12次的逮捕记录。

警方称,3月21日,墨西哥裔的德奥利韦在曼哈顿打了一名华裔母亲,并砸碎了她在一场抗议反亚裔暴力的集会上举过的标牌。

Photo by Jason Leung on Unsplash 

检察官说,上周六晚上,在遭到袭击指控后获释的德奥利韦在皇后区再次被捕,他被控砸碎了一辆警车的挡风玻璃。德奥利韦的律师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某些情况下,心理健康已经成为一个法律问题。上个月,一名法官下令对26岁的鲁迪·罗德里格斯进行心理健康评估,鲁迪被控在曼哈顿一边说着反华脏话,一边击打一名亚洲男子的后脑勺。

检察官说,鲁迪是拉美裔黑人,他在被捕后对调查人员说:“我打了他,我不喜欢亚洲人,我和他们发生了争执。”据说他还对一名警察说,“等我离开这里,我要把所有的亚洲人都杀了。”

一份法庭记录显示,在鲁迪传讯期间,他经常打断诉讼程序,否认指控。检察官说,他一月份的时候也被逮捕过,因为他打碎了曼哈顿一家收容所的玻璃门,并威胁要杀死该收容所的协调员。

鲁迪的律师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