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兰提前大选政权更替,只因中国企业参与其稀土矿开发?

当地时间4月6日,丹麦的自治领土格陵兰将提前举行议会选举。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此次大选中有关Kvanefjeld稀土矿床的开采问题成了讨论的焦点。而在该项目的背后有中国企业的参与。加美编译,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国在全球寻求稀土资源供应的举动使5000英里(约8046公里)外的格陵兰岛的政局发生了动荡。

格陵兰岛的“因纽特人共同体(IA党)”是一个左翼环保主义政党,在本周举行的突击选举中获得了37%的选票,而这次选举是在该岛南部边缘开发一个前所未有的稀土矿的计划引起越来越多争议的情况下举行的。

China’s Rare-Earths Quest Upends Greenland’s Government
图源:华尔街日报推特

执政的中左翼政党前进党在支持采矿项目后只获得了29%的选票。反对该项目的IA党34岁的领导人Mute Egede现在将试图组建联合政府。

这次选举结果对中国正在关注的一个大型稀土项目造成了打击。该项目是中国政府为加强对全球稀土的控制而做出行动的一部分,稀土是制造从手机、电动汽车到风力涡轮机等各种产品的电池和磁铁所必需的原材料。预计全球对稀土的需求将急剧上升,因为各国都在努力履行其在巴黎气候协议中的承诺,而美国总统拜登已决定重新加入该协议。

根据提供矿物和金属研究的阿达玛斯情报公司(Adamas Intelligence)的数据,中国开采了全球70%以上的稀土,在将稀土变成磁铁的工业制造中,中国企业占了9成。

根据格陵兰矿业有限公司的采矿项目预计,该项目将生产全球10%的稀土。格陵兰矿业有限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澳大利亚的公司,持有该项目勘探许可证。

2016年,全球最大的稀土材料生产商之一的中国盛和资源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了格陵兰矿业12.5%的股份,成为该公司的最大股东。此后,盛和公司的股份被稀释到9%,但格陵兰矿业公司依靠这家中国公司来加工从格陵兰岛采掘出的矿物。这是一个技术上具有挑战性的步骤,是项目可行性的关键。

IA党的党员Aaja Chemnitz Larsen表示,这次选举给了她所在的政党反对该矿的有力授权。该勘探特许权包括铀矿床,当地人担心铀矿可能会被泄漏到该地区的原始自然景观和农场中。据预测,该项目还将使格陵兰岛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45%。

Larsen说:“这对格陵兰来说将是毁灭性的”。

格陵兰矿业公司首席财务官迈尔斯·盖伊表示,当围绕该项目的争议引发大选时,该公司正准备获得格陵兰上届政府的批准,继续开采该矿。该公司已经为该项目投资了1.3亿澳元(约合6.4亿人民币)。

盖伊说:“在我们看来,突然转向是一种极端不诚信的表现。”

近年来,美国、中国和欧盟一直与格陵兰岛周旋,争夺在这个因气候转暖而正在发生转变的地区的影响力。气温升高和冰层融化为在北冰洋开辟新航道以及资源开采提供了可能。

丹麦和美国之间几十年的防务条约赋予美国军方在格陵兰岛几乎无限的权利。在美国最北端的图勒空军基地,部署了部分美国弹道导弹预警系统。

2019年,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时任总统特朗普曾私下询问顾问,美国是否可以买下格陵兰岛,并表示对其丰富的资源和地缘政治重要性感兴趣。

这也关系到格陵兰岛的独立之路。该岛目前仍是丹麦的领土,是该国国防和外交事务的一部分。作为回报,丹麦每年提供约39亿丹麦克朗(约40亿人民币)的整笔拨款,帮助资助其基本服务。如果宣布从丹麦完全独立,格陵兰岛以因纽特人为主的5.6万人口就必须找到另一个收入来源,以弥补该笔赠款的损失。

盖伊说,Kvanefjeld稀土矿床的开采项目预计每年将为格陵兰政府带来2亿美元的税收,并为当地创造数百个就业机会。

附近一个约1300人的小镇Narsaq的居民担心,该项目会对环境造成破坏。铀矿开采在格陵兰岛是一个极具争议的问题,格陵兰岛1988年禁止开采放射性物质的禁令直到2014年才通过议会的一次投票取消。执政党内部的辩论迫使总理金·基尔森去年也放弃了党主席一职。

但这次选举并没有完全排除格陵兰岛开采稀土的可能性。

Larsen表示,如果任何潜在的组阁政党坚持将公投作为加入政府的条件,IA党将对该项目的公投持开放态度。“公投是可以谈的。”

而且该党并不反对在格陵兰岛南部开发第二个更偏远的稀土矿床。Larsen说:“这是我们绝对可以研究的事情。我认为我们会对其他项目更加开放。”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