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送40亿刀中美洲国家治理移民,共和党人“炸”了

2021-04-14 10:00:57

美国当地时间周六,路透社发文称,白宫(The White House)一名高级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政府正在考虑执行拜登新移民政策里的其中一项,简单来说就是给中美洲国家一笔资金,以便于美国治理边境移民问题。

这项有条件的资金支付计划,是拜登政府期望用以帮助解决某些中美洲国家经济困境,这些经济困境导致了大量的人们选择移民北上涌向美国边境。与此同时,该官员还说美国政府计划向这些国家提供新冠肺炎疫苗。

乍看之下,拜登的出发点似乎很好,而且这种计划显得非常高级,也容易得到更多广泛的支持。但接下来呢,谁来为实践层面负责?在国际援助中往往会普遍产生的问题应当如何应对?这笔援助资金将以何种形式、什么样的分配标准分别给与中美洲国家?以上种种疑问又带给我们一种疑虑,拜登这一招似乎既不治标也不治本?

图片
Photo of Tijuana Border by Barbara Zandoval, Unsplash

 

送40亿美元还送疫苗,共和党人觉得拜登很疯狂

有关给他们送钱的计划,拜登总统在今年1月20日刚就职的时候,就已经做好计划了。于是在2月18日,国会两党代表向国会立法委员会呈递了“最符合”拜登移民政策倾向的《美国公民法案-2021》(The U.S. Citizenship Act),其中涉及到解决美国边境移民问题的方案是,呼吁在未来四年的时间内向中美洲国家提供40亿美元的一揽子援助计划,以帮助其解决无身份移民涌入美国的根本问题,比如极端贫困和帮派暴力的影响。

在周五路透社的采访中,另一名负责美国边境事务协调的白宫官员接受了采访,还透露了一个消息:就是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向一些中美洲国家提供新冠肺炎疫苗支援。而且她还在采访中称美国政府的“有条件的资金支付计划”主要面向中北美地区的三角洲地带国家,包括了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虽然目前并没有更多细节显示具体的资金支援分配计划,也不知道究竟何时可以向这些国家运送新冠肺炎疫苗,但是消息一出,共和党人坐不住了,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人)凯文·麦卡锡直接站出来批评了该资金支援计划。

他在周五的一份声明中称:“这(这项计划)是对美国‘数百万失业还有面临绝望公民’的侮辱”。其他共和党人也曾公开表达了对这项计划的看法,总体来看,共和党人的反应是“愤怒”和“不相信”的,并攻击称该计划是“疯狂的”。

不难想象共和党人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就在4月9日,拜登上任总统后向国会提交的首个预算案中,总统将支出数亿美元,用于安置不断涌入该国南部边境的来自中美洲的无人陪伴儿童,包括在该地区投资8.61亿美元。相比于当前财年度的大约5亿美元的援助,这个数字确实增加了不少。

此外,这一计划的提出还引起了连锁反应。路透社说由于一些中美洲国家本来满怀希望等待美国的疫苗援助,但是由于等待时间过长,他们已经开始从其他国家寻求进口疫苗了。虽然美国白宫的官员称,疫苗援助并不会被纳入对于中美洲国家直接的资金援助计划中,但似乎这两个方面都没有得到有效的推动。

另一个连锁反应是墨西哥的态度,一位墨西哥高级官员说,墨西哥最近在墨西哥城与美国特使会晤时,也提出了类似的现金转移项目作为一种选择。墨西哥政府已经在中美洲进行了规模有限的试点项目,以向年轻失业者和小农提供现金补助为模式,后者是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国内福利计划的关键支柱。

作为美国的近邻,不仅是墨西哥本国人爱选择越过边境前往美国,每年还有大量的中美洲国家人逗留在美墨边境,简介寻求进入美国的机会。因此,由墨西哥政府向美国政府传达着的支持态度,似乎总是裹挟着一些其他的复杂想法。

图片
Photo of Tijuana by Gautam Krishnan, Unsplash

 

 

美国移民问题复杂性呈现剧烈分歧,难以标本兼治

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围绕移民问题的辩论早已有之。其中,最有争议的问题就是传统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究竟该怎么区别对待。支持移民的改革派认为,移民是美国立国之本,移民并不是问题所在,而延续了数十年的当前美国移民系统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只有改革移民体系才是对症下药的解决移民问题的主要手段。

所以,美国需要的是更加公平公正、便捷高效的移民体系。这些改革派积极的支持拜登政府提出的“一揽子”移民改革计划,并将其奉行为美国近几十年间最应当支持的移民改革方案。反对移民的本土主义派认为,移民大量涌入已经威胁到美国民众的生活质量和方式,除了带来大量的工作岗位流失,还造成了严重的国家财政负担,美国政府每年为了支付这些移民的福利严重加剧了美国财政赤字问题。

这些本土主义派更倾向于前总统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严格管控移民问题,限制合法移民数量,提高合法移民门槛,取缔一些不合理的移民政策。然而,无论是支持移民的改革派还是反对移民的本土主义派,截至目前都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举例说明,支持移民的改革派总体上寻求一些立法手段来解决数量庞大的非法移民身份合法化问题,同时还寻求一些解决合法移民的数量分配问题的方法,但是似乎在国会立法阶段进步甚微。而反对移民的本土主义派在特朗普执政的4年时间里,提出了“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等等类似的美国优先口号,并且推出了类似“穆斯林禁令”、“修建美墨边境墙”等一系列限制移民入境的行政令,尽管声势浩大,但是收效甚微。

实际上,这一系列针对移民的强硬政策也并未解决实质问题。而在新冠疫情肆虐后,一些针对移民的极端事件频频出现,既暴露了美国国内社会在移民问题上严重对立的残酷现实,也标志着特朗普移民政策的彻底失败。对于拜登政府来说,他们面临的是要修复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的形象,也是一个需要积极回归到此前融合型的全球化体系,而不是反全球化的国家形象。

所以在移民政策取向层面上,民主党内部也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拜登。尤其是一些边境州的民主党人,他们不愿支持拜登复杂的移民政策方案。相比而言,这些人更关心如何解决迫在眉睫的边境移民危机,而不是讨论如何花钱帮助遥远的中美洲国家扶持经济。

图片
Photo by Manny Becerra, Unsplash

 

显而易见的是,解决移民问题在近年来,对于美国任何一届执政党来说都绝非一日之功。但是,拜登似乎需要加紧步伐了。拜登相对坚挺的支持率主要依靠其抗疫与经济政策支撑。一旦移民问题应对不善,就可能成为拜登国内政策的薄弱环节,或将直接冲击民主党2022年中期选举。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