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源补贴转向可再生能源,化石燃料行业的时代就要过去了?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不久后,美国能源监管者将把化石燃料行业享受的补贴转向别人。

(图源:Unsplash)

拜登建议延长对可再生能源的税收减免,同时结束对化石燃料的税收优惠。石油和天然气支持者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处于尴尬的境地,一方面否认这些公司存在任何特殊待遇,另一方面又要挖空心思保护这种待遇。虽然这对实际油气生产的影响可能有限,但该行业在过去一个世纪中一直拥有很大的影响力,它将标志着这个时代的结束。

美国财政部上周表示,该税收计划将“结束长期以来对化石燃料的补贴”,据估计,未来10年政府税收收入将增加350多亿美元(约合2286.45亿人民币)。

对于化石燃料行业来说,大部分税收优惠来自于减免,行业组织美国石油协会(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认为,这并不是独一份,因为其他行业也有自己的一套减免福利。将可再生能源的税收优惠单独列为补贴要容易得多,因为它们是以技术特定税收抵免的形式出现的。然而毫无疑问,石油和天然气获得的税收优惠是可再生能源所没有的。有限合伙制是用于享受税收优惠的工具,它在化石燃料行业行得通,但可再生能源不行。

撇开文字游戏不谈,最有可能被取消的化石燃料税收条款,是两项有助于降低勘探和生产公司税收的减免条款。一个是无形钻井成本扣除,它允许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扣除用于寻找和准备油井的大部分成本。另一个是被称为成本损耗百分比的东西,它也能有效地帮助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减少税收。律师事务所海恩斯和布恩(Haynes and Boone)的合伙人迈尔克·特劳特(Michael Threet)指出,前几届政府都曾考虑过取消这两项条款,但最终没有这样做。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CRS)数据显示,这两项合计占2018年化石燃料税收优惠的46.9%。

从绝对值来看,近年化石燃料获得的税收优惠远小于可再生能源。根据CRS的数据,2018年,化石燃料缴纳的税款加起来有32亿美元(约合209.05亿人民币),而可再生能源总共98亿美元(约合640.2亿人民币)。但化石燃料享受税收优惠的时间更长,与行业的成熟度相当。1913年就有无形钻井成本减免,1926年就有成本损耗百分比减免了。如果说这些税收优惠基本上都是百岁老人,那么可再生能源的两大税收减免则属于千禧一代和Z世代。它们分别于1992年和2006年推出。

无论以多么大的力度取消对化石燃料的税收减免,对石油生产和环境的实际影响可能都不会像拜登期望的那么大。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吉尔伯特·梅特卡夫(Gilbert Metcalf)在2018年的一篇论文中估计,从长远来看,取消化石燃料的两项税收优惠,以及另一项对美国制造业的税收优惠,不会大幅减少美国石油和天然气产量或温室气体排放量。

不过,化石燃料的税收优惠何去何从,对该行业而言仍将是一个具有启示意义的试金石。能源研究公司Pickering Energy Partners的首席投资官丹·皮克林(Dan Pickering)说:“石油和天然气企业在美国商业界一直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过去它能够抵御这样的威胁。如果这次做不到,我们就知道风向已经转变了。”

这场代际间的争吵即将变得有趣起来。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