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向美国监管机构开战,还总是赢

2021-04-30 12:11:22

Susan Pulliam, Rebecca Elliott 和 Ben Foldy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称马斯克从来不会像别的科技巨头那样,对监管机构采取友好而顺服的态度,相反,他无视监管机构的警告甚至阻挠监管机构的调查,称这些监管机构只是阻挠新技术发展的绊脚石。所以他经常在法庭上与政府机构发生冲突,但是通常都能侥幸逃脱,这也是一种本事。

By Heisenberg Media - Flickr: Elon Musk

埃隆·马斯克重塑了从电动汽车到太空飞行的产业,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在这一过程中,他也改写了与美国监管机构的交往规则。

在与各种监管机构的一系列冲突中,他战胜了一大堆监管金融市场和工作场所、高速公路和太空飞行安全的机构,这些机构眼看着他回避规则或无视执法的进行。

大多数首席执行官都试图避开监管机构,或至少维持他们的好感。许多受到指控的人都会选择支付罚款或作出改进。

在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的道路上,马斯克因为打破传统而受到一些投资者们的尊敬,在处理和监管机构的关系上,他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无论是用特斯拉电动汽车改革交通还是用SpaceX(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火箭殖民火星的目标,马斯克都不会让规则束缚住他。

当联邦机构说他违反规定,并危及到了人们,马斯克反击道,他们是在阻碍变革。

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认定,特斯拉和一个重要的监管机构——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未能落实该委员会防止滥用特斯拉先进驾驶辅助系统的建议。这两家机构都在调查最近在德克萨斯州发生的涉及特斯拉的致命车祸。

联邦航空管理局(The 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下文简称FAA)批评SpaceX在没有适当的FAA许可下于12月发射了一枚火箭。马斯克在一条推文中嘲笑联邦航空局的太空部门 “从根本上坏掉了”。

当监管机构要求特斯拉配合工作时,马斯克甚至出言不逊

其他硅谷巨头长期以来也一直对监管机构嗤之以鼻,但相比之下,马斯克还是显得很突出。马斯克的常规反应是通过推特公开发表贬低政府当局的言论,有时甚至是粗暴的言论,而不是与政府当局进行交涉。

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提供马斯克提供信息,说明特斯拉是否在监控马斯克先生的公开信息,这是2018年同意令修正案的要求,这位亿万富翁去年夏天在推特上明显提到了性行为。他在推特上写道:“SEC,三个字母的缩写,中间的词是Elon's(注:他自己的名字,意思是这三个字母也可以理解为suck Elon's c××××)”。

当被要求对这篇文章的具体内容发表评论时,马斯克先生用一个“大便”的表情作为回答。在被要求详细说明时,马斯克拒绝就他与联邦机构的互动或他对监管的看法提供任何意见。在周二的一条推文中,马斯克说,他“99.9%的时间”都同意监管机构的意见。

然后说,当他们意见不一致时,“基本上都是因为过去的法规没有预见到新的技术”。

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表示,它正在“密切评估下一步措施,以确保司机能够获得最有效的措施来确保他们的安全,包括司机需明白他们对车辆的操作负有全部责任。” 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发言人说,自12月的发射以来,SpaceX已经采取了加强公共交通安全的“纠正措施”。

一些股东非但没有鼓励马斯克先生顺应潮流,反而陶醉于他的行为。长期关注特斯拉的独立研究分析师内森·韦斯说,马斯克的粉丝“把他看作是自由斗士,他们为他加油”。

SpaceX已经设计了火箭,并成功投入使用,将货物和人员送往太空。就在上周,SpaceX的火箭将四名宇航员带到了空间站,这是首次采用重复使用的太空舱和火箭。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宇航局授予SpaceX一份28.9亿美元的合同,为月球任务建造一个月球登陆器。

根据该公司的网站,SpaceX在测试其新的大型火箭——“星船”时与监管机构发生了冲突,“星船”是一个可重复使用的运输系统,可以将船员和货物运往火星。

随着12月9日发射日期的临近,双方关系越来越紧张。马斯克先生12月7日在推特上说,这次发射完全成功的几率只有三分之一,早期试飞经常出错也是现实问题。对于联邦航空局来说,可能发生的爆炸,是否会对周围社区构成威胁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太空航空专家说,温度、风向和云层等大气条件会影响爆炸时冲击波的传播距离。联邦航空管理局计算过,这次发射可能会超过其对公众造成伤害的风险阈值。SpaceX向联邦航空管理局提交了自己的风险分析。FAA发言人称,该管理局拒绝了SpaceX的分析,并拒绝放弃该机构自己的安全标准。

火箭变成了火球,但马斯克对监管机构要求推迟未来发射的命令极为不满

SpaceX还是发射了火箭。这枚被称为SN8的火箭在空中翱翔数英里,近7分钟后返回发射台,在撞击中爆炸成一个火球。没有关于人员受伤和财产损失的报告。

在联邦航空局推迟了1月份的测试发射后,马斯生指责该机构阻碍了进展,并认为其法规已经过时。他在1月28日的推特上说:“他们的规定是为了每年从几个政府设施中进行少量的消耗性发射,照着这些规则,人类将永远无法到达火星。”

3月12日,FAA发言人说,FAA局长斯蒂芬·迪克森给马斯克打电话提醒,强调他必须遵守航空管理局的规则。根据联邦航空局在三个国会小组的简报,SpaceX已经改变了其发射前的程序,以避免再次出现无证发射的情况。联邦航空局说,他们现在要求在发射期间有一名联邦航空局检查员在现场,而不是远程观察。

3月21日,在听取了包括SpaceX在内的商业航天公司的意见后,FAA简化了其许可要求。

自12月的飞行以来,另有三枚SpaceX星际飞船火箭在博卡奇卡的FAA许可下发射。每枚火箭在返回发射台时都发生了爆炸。

特斯拉工厂,图源:视频截图

特斯拉公然阻挠监管机构进入工作场所进行检查

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3月裁定,特斯拉因阻碍工会组织而违反了美国劳工法,并命令马斯克删除一条劝阻员工加入工会的推文。特斯拉本月对该决定提出上诉,称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的裁决“违反了法律”。

马斯克的推文仍在网上。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拒绝发表评论。

特斯拉拒绝了州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官员进入其位于内华达州超级工厂进行检查的要求,该公司在那里与合作伙伴松下公司一起为其汽车生产电池组。

根据《华尔街日报》查阅的记录和信件,这家汽车制造商在2019年阻挠内华达州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近三个月,该机构当时试图全面检查电池厂,这是该地区最大的工作场所之一,有大约7800名员工。

在一名员工失去一根手指和另一名员工在同一天受伤后,该机构命令特斯拉出示其机器的外部评估。特斯拉错过了向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提供副本的最后期限,该州机构的首席行政官杰西·兰克福德下令在2019年3月进行全面检查。

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的检查员写道,他们无法为他们在最初试图检查工厂时观察到的9个潜在危险提出建议,因为特斯拉拒绝让他们采访员工以确定该公司是否知道这些问题。

根据他们的报告,当检察人员第二天返回时,他们被禁止继续工作。特斯拉律师耶塞尼亚·维拉塞诺说,根据检查员的报告和电子邮件通信,该机构缺乏检查的法律依据,在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之前,检查是“暂停的”。

一位检查员在报告中指出,当被要求签署一份表格,说明特斯拉公司拒绝让检查员进入时,公司代表拒绝了。

内华达州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的一位女发言人说,大多数雇主不会像特斯拉那样,而会在收到要求后允许检查员进入。她说,法律上要求雇主遵守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的检查、采访和文件要求。《里诺公报》率先报道了内华达州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的检查困难。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经过一系列的僵持,内华达州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于5月20日从一名法官那里获得了一份行政许可,可以对特斯拉进行全面检查。

第二天早上,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警长身上的摄像头录像显示,一名机构主管带着搜查令和一名警长的副手去检查工厂。

录像显示,当他们在门口等待特斯拉代表与他们会面时,该副手说他很同情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的检查人员。

这位副手说:“他们很难对付,他们对我们也是如此。”

尽管有搜查令,一位特斯拉经理再次拒绝他们进入。

据参加会议的内华达州工商局前官员雷·菲罗称,特斯拉之后与包括内华达州检察长在内的州政府官员进行了会谈。

菲罗先生说,官员们同意让特斯拉限制检查的范围,同时向法官报告说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得到了它所需要的合作。后来的检查产生了三张罚单,其中两张是由于拒绝提供受伤记录等文件,一张是由于不安全的坠落危险。检查人员再次指出,特斯拉不允许对员工进行采访,而这些采访可能会导致其他传讯的产生。

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的这位女发言人说,该管理局仍未对工厂进行全面检查。

Photo by David von Diemar on Unsplash 

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系统”曾多次造成重大车祸

特斯拉涉及其高级驾驶辅助功能的问题更受人关注。该系统被称为自动驾驶仪(注:该功能的名字容易使用户误解,其实它只是一个驾驶辅助系统并非完全的自动驾驶系统),一系列交通事故都与之有关,并一再引起监管部门的审查。

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下文简称NTSB)公路安全部副主任克里斯·波兰表示,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一个缺乏明确监管规则的新兴安全监督领域,他肯定了要求特斯拉工程师分享数据和技术的决定。

在2016年佛罗里达州的一场致命车祸后,NTSB发现该公司的技术导致了事故的发生,因为它允许司机长时间双手脱离方向盘。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则表示,特斯拉曾试图设计一个系统,以防止司机滥用自动驾驶仪。

NTSB敦促六家汽车制造商对司机如何使用其驾驶辅助系统进行管制。除特斯拉外,其他每家公司都以令该机构满意的方式作出回应,概述了他们为减少滥用系统所采取的措施。NTSB表示,特斯拉没有阻止自动驾驶仪滥用的措施,从而创造了“一个因可预见的系统滥用而失败的系统”。

本月,在德克萨斯州的致命车祸发生后,当地政府表示,他们在车内发现了两名男子,但两人都不在驾驶座上。

这起车祸留下了这样的疑问:如果没有人坐在驾驶位置,车辆是否或如何能够正常运行。特斯拉一名高管周一表示,车祸发生时可能有人坐在驾驶座上,该事件仍在调查中。马斯克在推特上说,早期的数据表明,自动驾驶系统在车祸发生是并没有被启用。

在2018年,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对一起事故进行了调查,之后,特斯拉公布了该事故的初步数据,并在其网站上表示,拥有自动驾驶仪硬件的司机发生致命车祸的可能性要低3.7倍。汽车安全专家和统计学家对特斯拉的说法提出质疑。

根据NTSB给特斯拉的信,在特斯拉公布初步数据之后,NTSB主席罗伯特·萨姆沃尔特给马斯克打电话,要求该公司停止泄露有关调查的信息。当特斯拉再次公开分享信息时,萨姆沃尔特告诉马斯克,他将取消特斯拉在调查中的合作伙伴地位。

萨姆沃尔特后来在一次演讲中说,马斯克挂断了他的电话。特斯拉在回应批评时说,该公司选择退出调查,称该机构“更关心新闻头条,而不是真正促进安全”。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