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知识产权豁免之争:政客、制药商、医学专家都在想什么?

2021-05-03 23:00:07

据《纽约时报》报道,拜登总统和制药商正面临着自由派活动家和各国领导人的疫苗知识产权豁免要求。

(图源:Unsplash)

面对印度和南美不断涌现的新冠疫情危机,拜登总统正受到来自国际社会和他的政党左翼的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他承诺放松对新冠疫苗的专利和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增加疫苗供应。

周一(5月3日),同样感到压力的制药商试图阻止这一举动,因为这可能会削减未来的利润并危及其商业模式。辉瑞和莫德纳这两家主要的疫苗制造商分别宣布采取措施,增加全球的疫苗供应。

5月5日到5月6日,世界贸易组织最高决策机构之一的总理事会将举行会议,这个问题即将成为一个焦点。印度和南非正敦促该机构放弃一项保护药品商业机密的国际知识产权协议,到目前为止,美国、英国和欧盟都阻止了这一计划。

在白宫内部,总统的卫生顾问们也承认他们存在分歧。一些人表示,在道义上,拜登先生有必要采取行动,而且,总统与制药业高管站在一边是糟糕的政治行为。其他人则表示,将受到严密保护但高度复杂的商业秘密公之于众,对扩大全球疫苗供应毫无帮助。

即便拥有了疫苗的配方,制药商也不一定能够将其制造出来,更遑论迅疾的生产制造,这些反对者们表示,相反,拜登先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解决全球需求,比如迫使拥有专利的公司捐赠大量疫苗或以成本价出售疫苗。

投资银行SVB Leerink的分析师杰弗里·波吉斯(Geoffrey Porges)说:“对于该行业来说,这将是一个可怕的、可怕的先例。它会起到极端的反作用,因为它仿佛是在对行业说:‘不要在我们真正关心的事情上做文章,因为如果你做了,我们就会把它从你那里拿走。’”

(图源:Unsplash)

周一,拜登先生的新冠病毒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制药商本身必须采取行动,要么大幅扩大其生产能力,以 “极其低廉的价格”供应其他国家,要么转让其技术,让发展中国家制造廉价的复制品。他表示,他不清楚是否该放松对新冠疫苗的专利和知识产权的保护。

福奇博士说:“我一直以来都尊重公司保护其利益,以维持业务,但不能让那些需要的人无法获得疫苗,这一代价太大。”他补充说,这些公司不能让全世界的人因为无法获得富人可以获得的产品而死亡。

对拜登先生来说,关于豁免知识产权的辩论既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实际问题。作为总统候选人,他曾向患有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L.S.)的自由派健康活动家厄岱·巴坎(Ady Barkan)承诺,如果美国率先开发出冠状病毒疫苗,他将“绝对肯定地”承诺去分享获得疫苗的技术和方式。活动人士计划在周三(5月5日)的国家广场举行的集会上提醒拜登先生注意这一承诺。

格雷格·冈萨尔维斯(Gregg Gonsalves)是耶鲁大学的流行病学家,曾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艾滋病危机中进行过类似的斗争,预计他将会在集会上发言,他说:“在艾滋病流行期间,他们也这样说。所有的借口都是20年前的。”

印度和南非提案,希望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国在执行该机构关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的协议(TRIPS)下的一些专利、商业秘密或药品垄断时,能得到豁免权。这样做的目的是允许其他国家的药品公司制造或进口廉价的仿制药。

支持者表示,豁免权将使其他国家的创新者能够研究制造自己的新冠疫苗,而不必担心专利侵权诉讼。他们还指出,拟议的豁免权超出了疫苗的范围,也将包括治疗和医疗用品的知识产权。

塔希尔·阿敏(Tahir Amin)是一个非营利组织的创始人,该组织致力于消除健康不平等。他说:“许多人都在问,‘他们不需要秘密秘方吗?’,不一定。有些公司觉得他们可以单独行动,前提是他们不必顾左右而言他,觉得他们会抢走别人的知识产权。”

制药行业反驳说,取消知识产权保护将无助于提高疫苗生产,包括获得原材料和实地分配在内的其他问题正成为将疫苗投入世界各地武器的障碍。

拥有技术知识与拥有疫苗生产权同样重要,这必须由辉瑞生物技术公司和莫德纳公司等疫苗开发商提供,这一过程被称为技术转让。

辉瑞公司发言人莎朗·卡斯蒂略(Sharon Castillo)说,该公司的疫苗需要来自19个国家的86个供应商的280个部件,还需要高度专业化的设备和人员,以及合作伙伴之间复杂和时间密集的技术转让以及全球供应和制造网络。

她表示,认为知识产权的豁免会促进疫苗供应迅速上升,从而解决疫情问题,这是不现实的。

周一,辉瑞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艾伯乐(Albert Bourla)在领英上说,他的公司将立即向印度捐赠价值超过7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3亿元)的药品,并且还在努力快速推进印度的疫苗审批程序。该公司还在推特上发布消息,承诺说:“这是公司历史上最大的人道主义援助活动,其目的是帮助印度人民。”

在美国纳税人的资助下开发了疫苗的莫德纳公司已经表示,他们不会“针对制造抗击新冠的疫苗而强制实施与疫情相关的专利。”但是,激进主义者不仅呼吁他们放弃专利,而且还呼吁公司分享在建立和运营疫苗工厂方面的专业知识,并呼吁拜登先生支持他们这样做。

上月,170多位前国家元首和诺贝尔奖获得者,包括英国前首相戈登·布朗、利比里亚前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和法国前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拜登先生支持拟议的豁免。

在美国国会山,包括独立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民主党人伊莉莎白·华伦(Elizabeth Warren)在内的10名参议员敦促拜登先生“将人民置于制药公司的利润之上”,并扭转特朗普政府对豁免的反对态度。100多名众议院民主党人签署了一封类似的信。

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议员罗·卡纳(Ro Khanna)说:“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关键道德问题之一,剥夺其他国家制造自己的疫苗的机会实在是太残忍了。”

拜登先生的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最近几周与各利益相关方举行了20多次会议,试图规划一条前进的道路,这些利益相关方包括全球健康活动家、制药业高管、国会议员、福奇博士和慈善家比尔·盖茨。

周一戴琪女士的办公室在一份措辞谨慎的声明中说:“我们重申,拜登政府的首要任务是拯救生命,结束美国和世界各地的疫情。”,此前她与联合国下属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总干事谈到了拟议的豁免。

在上个月给戴琪女士的一封信中,生物技术产业组织(Biotechnology Innovation Organization)警告说,不要给“其他国家以掏空我们世界领先的生物技术基地、向国外输出工作机会和破坏未来投资于此类技术的激励机制的许可。”

药品行业对新冠疫苗的专利豁免的担心之一是,它可能开创一个先例,削弱其对其他药品的知识产权保护,而这些药品是其利润核心。

不过,行业研究人员表示,在新冠疫情的独特情况下,这种举动显然不会对新冠病毒危机过后其他治疗方法的知识产权保护产生影响。

在2000年,包括巴西和泰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政府绕过了治疗H.I.V./AIDS的抗病毒药物开发商所拥有的专利,以努力为低成本版本的治疗方法扫清障碍。

然而,与新冠病毒疫苗相比,H.I.V.药物的制造过程要简单得多,尤其是那些使用信使RNA技术的疫苗,以前从未在获批产品中使用过。

阿敏先生在推特上提供了另一个例子。20世纪80年代,默克药厂(Merck)和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开发了重组乙型肝炎疫苗,并拥有90多项涵盖制造工艺的专利,处于垄断地位。世界卫生组织建议为儿童接种疫苗,但疫苗价格昂贵,为23美元(约合人民143.9元)一剂,这一价格让大多数印度家庭无力承担。

(图源:Unsplash)

阿敏先生写道:“印度制造商Shantha Biotechnics的创始人被告知,即使他买得起技术,他的科学家也丝毫不了解重组技术。”

但他补充说,该公司继续“以每剂1美元(约合人民币6.47元)的价格生产了印度第一个本土重组产品”。这使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能够开展大规模的疫苗接种活动。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