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已经向奥巴马医保举手投降,但是拜登必须抓紧时机扩大美国的医保覆盖

Careilly5801, CC BY-SA 4.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你可能不太清楚,但关于《合理医疗费用法案》(俗称“奥巴马医保”,ACA)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2月24日,当共和党参议员迈克尔·克拉波挥舞白旗时,就算是一个非正式的结局。

当克拉波被告知,拜登提名的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泽维尔·贝塞拉,首要任务将是支持共和党最大的烦恼——ACA时,他说,“我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三周后,拜登签署了1.9万亿美元的《美国救济计划》,其中包括加强和扩大ACA的新措施。共和党人对该法案有很多抱怨,最终没有一票支持。但有趣的是,他们的批评中并不包括,对该法案中在ACA 下新的医疗保健扩张进行任何攻击。

共和党人曾70多次试图废除奥巴马医保,但均无果而终,没有任何替代方案能通过。在最高法院遭遇了几次失败,以及特朗普短暂且不受欢迎的行政命令之后,现在这个德性无论怎么看,都只能理解为投降。在听证会上发表中立的评论,对刺激法案的尝试拒绝一下,然后安静地想要继续前进。

但民主党人必须做的事情,可不只是继续前进。在捍卫这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医保法案11年之后,是时候再次发起攻势,完成ACA的工作了。

但是要完成这项工作需要经过深思熟虑,因为扩大医疗保险的覆盖范围是复杂的,而且通常很难通过国会成为法律。

怎样才能做到最好呢?首先,关注成本。

让普通选民满意的是成本,而不是全民医保。在我们于2020年底对2200人进行的调查中,选民将控制医疗费用列为新政府的头号希望,如果不算结束疫情。

美国家庭协会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10个选民中有9个希望国会和总统在今年降低医疗保健成本和处方药价格。这是有原因的。多年来,美国人一直被不断上涨的费用所困扰着。从2009年到2019年,医疗保健费用的增长占用了工人工资增长的45%。有工作保险的雇主的自付额在十年内增加了111%。

第二,认识到民主党人在成本方面提出的建议是不够的。正如HR 3,这是众议院民主党人的标志性医疗保健努力中的计划那样,解决医疗保健计划中的意外账单和处方药费用是重要的。但这些措施加起来只占全国医疗保健支出的12%。

第三,扩大ACA中一个鲜为人知的条款,以限制和控制每个人的费用。ACA为在医疗保险交易所购买保险的人规定了基于其收入的费用上限。在拜登的领导下,这些保护措施得到了扩大,因此,在交易所中,没有人将支付超过其收入的8.5%的健康保险费。

医保交易所,是奥巴马医改方案中的一项措施,让医保企业提供更吸引人的价格和服务,同时开发新的医保市场。医疗保险交易能在现有的体系内,展示如何才能实现更高质低价的医疗服务。

这是一个伟大的规定,但它只适用于通过交易所购买保险的人,而28个美国人中只有一个。这些保护措施应该扩大到所有人。

因此,解决方案是制定“通用成本上限”,它将根据每个人的收入对其自付费用和支付费用进行限制,无论他们在哪里获得保险。这意味着,无论一个人是通过雇主、交易所、医疗保险或医疗补助获得保险,他们的自付额、共付额和保费都将作为他们收入的一部分被设定上限。这对美国人的影响将是巨大的。这将是一个重大的扩展,其好处将是空前的。

发表在《卫生事务》杂志上的一项2021年的研究发现,拥有ACA交换计划的低收入家庭在医疗费用上的支出减少了17%,而且出现灾难性医疗费用的机会减少了30%,这种费用可能会累积到几十年的债务。

你能想象,如果工作和中等收入家庭为健康保险和护理支付的金额,比他们一直以来支付的金额少17%,他们会有什么感觉?对于一个典型的通过雇主投保的人来说,这将相当于每年节省1,842美元。

实施通用成本上限,将永久结束人们在医疗保健方面的财务脆弱性。它将允许所有家庭预算他们的年度医疗保健费用。无论如何,只要支付的金额不超过他们负担得起的固定数额,他们就会心安理得。

限制成本也会大大增加覆盖范围,因为它将更容易负担得起。

绝大多数没有保险或保险不足的少数族裔将受益最大。尽管许多州通过ACA和医疗补助计划的扩大,少数族裔的医保覆盖面有所提高,但这些进步已经停滞,在很多情况下,已经开始逆转。

根据凯泽家庭基金会的数据,与美国白人相比,美国黑人没有保险的可能性是白人的1.5倍,西班牙裔美国人没有保险的可能性是白人的2.5倍,美国原住民和阿拉斯加原住民没有保险的可能性是白人的2.4 --2.9倍。

2019年,15%的拉美裔和13.4%的黑人报告称,由于费用问题,他们推迟或没有接受医疗服务。根据2020年盖洛普的一项调查,一半的美国成年人表示,家里发生一件重大健康事件就会让他们破产。对于非白人成年人来说,这个数字接近三分之二。事实上,美国黑人为支付医疗费用而举债的可能性要大2.6倍。对于许多最脆弱的人来说,费用仍然是获得保险的最大障碍之一。

除了解决家庭的成本问题外,通用成本上限还具有一系列易于向选民解释的好处。这是一项宏伟而大胆的法案,但却是建立在我们现有的基础上,通过改进人们喜欢的已有十年历史的法律,目前有53%的公众对ACA持赞成态度,而持反对态度的人只有34%。

它不会破坏任何人的保险,只是在他们所拥有的基础上增加。它是通用的,所以每个人都会受益,减少我们目前系统性的差距。而且它是很具体的,正如对现有条件的保护是ACA的亮点,因为美国人知道他们会得到什么,成本上限的概念很简单,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将如何受益。

联邦政府如何负担得起每个人的费用,包括那些没有任何保险的人?它可以来自于普遍成本上限的新市场激励措施,这最终将给医疗保健工业联合体带来压力,以消除浪费性保健和限制过高的价格。

例如,7个州的医院收取的费用超过了医疗保险支付的3倍。消除三分之一的预计成本增长率,将足以建立成本上限,并保护工人在未来十年免受保费不断上涨的影响。

有了通用成本上限,全民覆盖就变得更简单了。扩大保险范围的斗争,不会让有保险的人和没有保险的人对立起来,因为被覆盖的人获益太多了。医疗保险的可承受价格,将大大减轻那些没有保险的人现在购买保除的经济负担。而那些被遗漏的人,可以通过自动登记和为那些仍然没有保险的人提供支持来拯救。

右翼与ACA的斗争现在结束了。民主党人应该完成ACA的工作,用它来一劳永逸地解决困扰太多美国人的成本问题。拜登在竞选时对医疗保健做出的承诺是,“我不仅要恢复奥巴马医改,我还要在它的基础上继续努力。”

拜登和民主党人,应该通过为所有人设定成本上限来兑现这一承诺。

原文发表在民主杂志,作者LADAN AHMADI和DAVID KENDALL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