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因疫情封城后,柬埔寨的外卖司机成为前线人员,而外卖平台正在抢夺市场

2021-05-04 03:35:55

据日经新闻报道,因疫情封城后,柬埔寨的外卖司机成为了前线人员,而当外卖司机在街上躲避危险时,柬埔寨国内外的外卖平台正在持续争夺市场份额。

(图源:Unsplash)

空腹熊猫(Foodpanda)的外卖司机Pros Savit成为了一名重要的工人。

他的妻子是一名服装工人,在她遭到解雇后,这名24岁的外卖司机依靠他每次送货赚取的80美分(约合人民币5.03元)来养活他的10人大家庭,并偿还贷款。

自4月15日以来,柬埔寨首都为应对突然爆发的新冠病毒展开了封锁,因此,那些饥饿的顾客们都指望着Pros Savit让他们吃饱。

Savit每天大约能拿15美元(约合人民币97.11元)到20美元(约合人民币129.48元)回家,他说:“我知道我的工作现在很重要,如果没有我们,居家隔离的人们可能没有东西吃。”

Savit是数千名身着鲜艳制服的司机之一,他们骑着摩托车在首都周围穿梭。与其他遭到新冠病毒侵袭的国家一样,柬埔寨的外卖应用程序的使用量激增,这带来了机遇,但也带来了风险。

虽然平台说他们已经采取了措施,以尽量减少司机被感染的机会,但封锁限制的不一致和混乱也造成了其他危险。

当地报纸《高棉时报》(Khmer Times)援引一位“受欢迎的外卖平台”的高管的话说,有几位员工被挥舞着手杖的警察鞭打。

在这些报道陆续出现的过程中,金边市政厅发表了声明,告诉街头警察让外卖司机通过检查站。

Savit告诉日经亚洲,说他没有遇到过问题或警察的暴力。

当司机在街上躲避危险时,国内外的平台还在持续争夺市场份额。

Nham24自称是“柬埔寨的第一个超级应用程序”,它的对手是财力雄厚的空腹熊猫。这家新加坡公司在2016年被德国的在线食品配送公司巨头外卖超人(Delivery Hero)收购,于2019年12月进入柬埔寨,并迅速进入10个城市。

2018年,中国企业家在柬埔寨创立了柬单点外卖(E-GetS),该公司在海外华侨的目标群客户中取得了成功,并希望扩大其客户群。由青年领导的当地创业公司Muuve去年获得了风险投资。早期进入者Meal Temple(现更名为KiwiGO),在筹集资金并与一家香港金融科技公司合并后,已经开始在区域内扩张。

业内人士表示,疫情促进了食品和杂货递送应用程序的使用。这些应用程序使用量的第一次上升是在2020年4月,当时,政府担心新冠的爆发迫在眉睫,宣布在该国实施旅行禁令。

投资咨询公司湄公河战略伙伴公司(Mekong Strategic Partners)曾投资于Nham24,该公司的合伙人凯姆·波拉(Kem Bora)说,事实上当时新冠疫情并未爆发,但利用外卖服务的消费者的数量由激增转变为了稳定的增长。

他说:“我们以为一切都会恢复正常,但事实并非如此,数目在持续上升。”

在一年的疫情防控后,2月份柬埔寨发现了一场疫情,有超过11000例人感染。金边和其他几个城市已经实施了封锁。波拉表示,自4月开始实施限制以来,他的应用程序的订单激增了40%至50%。

维克多·李(Victor Lee)是柬单点外卖在柬埔寨的营销经理,他们的平台拥有1000多名全职司机。他表示,柬单点外卖的订单数量也出现了飙升。

他说:“封锁的影响使订单增加了近100%,因为大多数人都留在家里。”

封锁配送的热潮是在柬埔寨金融技术生态系统更广泛的增长中出现的,根据中央银行的数据,电子钱包账户的数量从2019年的520万增长到了2020年的956万。

在Nham24和柬单点外卖上,最近,电子支付的数量首次超过了现金交易的数量。

维克多·李说:“在疫情爆发前,现金支付的交易约占55%,自3月以来,现金支付已经下降到45%。”

Nham24的创始人博里玛·钱恩(Borima Chann)说,4月份该平台的数字支付达到55%,而3月份为46%,2月份为40%。

(图源:Unsplash)

钱恩表示,他们通过为数字支付提供津贴和奖励,解决了柬埔寨人对现金的偏爱。

Nham24还为司机配备了二维码。近年来,这种支付方式的受欢迎程度急剧上升。 2020年,柬埔寨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 of Cambodia)记录了480万笔二维码交易,相当于73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73亿元)。

钱恩表示,作为一个本土企业,Nham24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获得了优势。

他说:“即使柬埔寨外卖应用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作为一家本地的、土生土长的初创企业,我们有能力在可预见的未来保持市场领先地位。虽然大多数运营商维持着巨大的运营亏损,但我们的业务没有杠杆,保持盈利,而且不依赖投资者资金的不断流入。”

随着服务调整以适应锁定需求,有关市场饱和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一些人告诉当地媒体的记者说,与柬埔寨的乘车行业相似,外卖司机面临激烈的竞争和降价,这使他们难以获得可持续的收入。

波拉表示,即使更多的传统旅游和货运公司试图进入食品和电子商务配送领域,市场也依然有足够的发展空间。

他说:“有趣的是,随着现在封锁的放松,人们依旧在向食品配送公司订货,我不确定这是否会成为一个永久的趋势。我们很有信心,即使他们不在这些平台上购买食物,也会做些别的类似的事情。”

空腹熊猫没有减缓抢夺市场的进程。该公司在柬埔寨的总经理戴维·李(David Ly)表示,该公司正专注于进入更多城市,他称该国的竞争环境“激烈但健康”。

戴维·李通过电子邮件说:“柬埔寨的食品递送行业正处于早期阶段,有很大的发展机会,特别是在大城市之外。”

KiwiGO也有宏远的计划。自2013年在金边提供食物后,该公司在两轮融资的帮助下,扩展到了老挝和缅甸。

今年,它宣布推出一款与香港金融科技公司Kiwi Pay合并创建的超级应用程序,命名为KiwiGO。其总部设在新加坡,专注于前沿市场,将在20多个国家推广。

该公司的的创始人马克西姆·罗斯伯格(Maxime Rosburger)称,柬埔寨孕育了“斗士”般的企业家,但新生的创业环境使其难以吸引大型投资者。

但令他感到自豪的是,他的公司技术里刻着“柬埔寨基因”,而他们的技术正在“走向全球”。

他说:“我们可以使柬埔寨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