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面对印度疫情恶化,拜登政府从沉默到全面援助,中间发生了什么?

2021-05-04 21:58:47
Photo by Daniel Schludi on Unsplash 

拜登政府4月底宣布,将很快出口数千万剂阿斯利康疫苗,这是一个戏剧性的政策180度大转弯。

布鲁斯金研究员托马斯·赖特写道,在此之前的一周,随着印度疫情的恶化,美国政府精心制定的大流行外交计划告吹。拜登政府需要从这一失误中吸取教训,在全球管理大流行以及在外交政策的国内政治中采取更灵活的方法。

拜登的外交政策团队支持印度,这是因为他们本质是明确的国际主义者,尤其是在公共卫生问题上。它对特朗普政府未能在疫情早期引领全球应对感到震惊。

然而,拜登的国内政策团队的关键成员,包括他的政治顾问和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赞成先在美国实现群体免疫,然后再将疫苗或相关材料送往海外。他们想向美国人民表明,自己正集中精力在国内抗击疫情。

拜登政府制定了一项政策来调和这些不同的冲动,将保留特朗普禁止出口疫苗和相关原材料的行政命令,但一旦国内疫苗接种计划基本完成,将转向在这场大流行中发挥全球领导作用。

一切本来按计划进行,这一时刻将赶在6月11日在英国举行的G7峰会之前,届时拜登将与其他世界领导人一起大胆行动,美国在疫情上最初的贸易保护主义可能很快就会被遗忘。

4月初,国务卿布林肯任命备受尊敬的美国国际开发署前署长盖尔·史密斯,负责政府的疫苗外交工作。拜登还宣布了四国疫苗伙伴关系,这个伙伴关系承诺到2022年底为印度-太平洋地区提供10亿疫苗的资金、生产和交付。

生产将是以印度为中心。

同时,当媒体问及出口限制时,政府发言人会指出,拜登上任时,美国的感染和死亡病例是全球最高的,因此美国疫苗接种计划的成功与世界其他国家有关系。

有一段时间,这个两步走的计划看起来会成功。来自美国盟友和多边组织的多名官员在匿名的情况下告诉我,他们理解拜登在国内的政治限制,而且他们都迫切希望他能取得成功。他们会发表一些言论,呼吁减少保护主义,但他们并没有施加太多压力。

拜登的计划是合理的,如果世界在今年春天躲过了COVID-19的大规模爆发,可能会奏效。问题是,世界不是一个静止的地方——病毒手里有主动权。

到4月中旬,印度的新增病例呈指数级上升,据报道是由病毒变种和一些政治和宗教超级传播事件推动的。

这场悲剧彻底改变了总统的计划。

4月16日,世界上最大的疫苗制造商印度血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阿达尔·普纳瓦拉在twitter上对拜登说:“尊敬的总统先生,如果我们要真正团结起来抗击这种病毒,我代表美国以外的疫苗行业,恳请您解除对美国出口原材料的禁令,以便加快疫苗生产。你们的政府了解详细情况。”

情况并不完全像普纳瓦拉描述的那样。他要求的原材料主要是诺瓦瓦克斯疫苗的原料,该疫苗要到9月份才会分发,但这条推文对公众舆论产生了重大影响。在接下来的一周,印度的COVID-19危机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每天的病例超过了30万,超过了美国之前创下的纪录。医院报告说,由于要照顾越来越多的病人,他们面临氧气短缺的问题。

许多国家的政府表示愿意提供帮助,包括印度的地缘政治对手中国和巴基斯坦。一直与印度官员保持联系的拜登政府在公开场合出奇地沉默。

4月中,媒体向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询问了有关美国出口限制的问题。他说,政府“对美国人民负有特殊责任”,美国人民“遭受的打击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严重……让美国人接种疫苗不仅符合我们的利益,看到美国人接种疫苗符合世界其他国家的利益。”

普莱斯说的只是政府几个月来一直在说的话,但在美国的疫情正在迅速改善,而印度的疫情正在失控之际,他的言论产生了非常不同的效果。这番言论在印度媒体、社交媒体和即时通讯应用上引发了猛烈的批评。

印度领导人理解拜登政府受到的政治约束,没有批评美国。但随着印度健康状况的恶化,其政治领导人失去了控制。可以理解的是,公众对另一个政府的政治限制没有多少耐心,尤其是一个似乎有能力提供帮助的政府。

一位印度官员后来对《华尔街日报》说,“让我们感到意外的是美国的反应太慢。这让公众舆论产生了一些疑虑,有时还会带来麻烦。”

更让这种挫折感加剧的是,很多印度精英一开始就对拜登没有多少同情。去年夏天,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对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16个盟友的思想领袖进行了调查。印度和越南是其中两个认为特朗普在中国问题上会比拜登做得更好的国家。印度人还记得,作为莫迪取消对羟氯喹对美国出口限制的一项协议的一部分,特朗普向印度运送了呼吸机。

拜登政府曾将与印度的合作置于印太地区外交政策的核心,但到4月底,美印关系面临危机。中国大使馆在推特上发布了他们援助印度的细节,包括向印度运送氧气浓缩器。中国官方媒体将印度的困境归咎于美国,并对美国的不作为会影响印度公众舆论而幸灾乐祸。北京显然希望在印度和美国之间制造裂痕,这可能会致命地破坏拜登的亚洲政策。

拜登的外交政策团队越来越担心,印度人可能会一致认为,美国在他们需要的时候缺席,并强化美国不是一个可靠伙伴的看法。上周晚些时候,外交团队终于在政府内部得到了支持。

周六深夜,美国开始全面行动。布林肯在推特上发表了一条信息,“在可怕的COVID-19疫情中”与印度人民团结一致,并承诺为抗击病毒提供更多支持。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随后在周日与印度外长通了电话,随后宣布了帮助印度的一系列具体步骤,包括运送疫苗原材料。周日,拜登对这场正在展开的危机发表了看法,他巧妙地指出,印度在美国需要帮助的时候帮助了美国,哈里斯、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萨曼莎·鲍尔和国防部长奥斯汀也是如此。

美国政府所犯的错误,并不是把国内疫苗计划优先考虑,而是没有根据变化的情况提前调整计划。白宫现在似乎完全理解了这一点,尽管有些迟。

这一认识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可能在未来几天或几周内看到与印度危机的深入参与。它的拖延不太可能被遗忘,但它可能被原谅。《印度斯坦时报》的一篇社论指出:

“在痛苦的时刻,朋友很重要。如果一个朋友没有本能地伸出援手,反而可能增加痛苦,这是令人失望的。随着印度遭受了第二波,这是发生在美国。好消息是,拜登政府听到了反馈……这不仅关系到一个支持计划,而且关系到整个关系和美国在印度的看法。”

拜登政府在新冠肺炎外交方面将面临更多两难。最困难的问题之一是是否出口过量的疫苗。美国有超过1亿剂未使用的疫苗,这个数字很可能还会增加。关于阿斯利康的决定将争取到一些时间,但政府仍需决定如何分配这些疫苗,是把它们送给那些被阿斯利康公司遗漏的富裕盟友,还是送给疫苗全球公平计划,即疫苗分配的合作伙伴,后者可能会把它们送到发展中国家?

拜登政府还受到来自民主党参议员、进步人士、非政府组织以及175名前世界领导人和诺贝尔奖得主组成的联盟的压力,要求放弃知识产权保护,允许其他国家自行生产疫苗。

而制药业坚持认为,这种豁免将适得其反,并可能在无意中损害全球生产疫苗的努力。拜登政府在解释任何交易和提供快速妥协框架方面相对沉默,这正在制造一个真空,批评者很快就会填补这个真空。

更进一步地说,在印度问题上的失误也表明,拜登团队受到特朗普及其民族主义言论的困扰。这一插曲和拜登最近试图维持特朗普的难民人数上限(在民主党人的强烈抗议下,这一决定很快被推翻)表明,政府担心特朗普会利用任何国际援助作为抨击民主党全球主义者的政治武器。

担心是没有错的。即使在国会暴乱之后,特朗普在共和党内似乎也是不可动摇的。如果他愿意,2024年的提名似乎就是他的了。但拜登团队将需要一种方法,在2024年不让特朗普获得政治优势,同时保持自己的价值观,不犯重大外交政策错误。

做到这一点的一个方法是,试图争取顶级共和党人支持有争议的行动。这听起来很不靠谱,但共和党人在地缘政治上与印度紧密相连。人们不禁要问,拜登是否能从共和党参议员或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海利那里得到支持。

关于难民的决定,政府本可以把大幅增加的部分名额分配给中国香港居民,或那些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可能遭受痛苦的人。

拜登政府不应等到七国集团峰会之后才发挥国际领导作用。意大利是G20的主席国。拜登应要求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召开G20紧急虚拟峰会,应对全球新冠肺炎危机。G20的优势在于它囊括了非西方国家,但其弱点在于它充满了地缘政治竞争。

拜登将发现,在他的任期内,七国集团将更有可能针对疫情和许多其他问题采取大胆行动,但G20峰会将是一个展示与发展中国家团结一致的机会。

在大流行期间,时间的作用是不同的。

2020年,有些抗击病毒的战斗在数周甚至数天内取得了胜利,但更多情况下是失败的。行动最快的人收获最好。考虑到大流行开始时失去的时间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美国对此再清楚不过了。

这就是为什拖延会带来麻烦,而且可能不会被忘记。拜登政府现在似乎致力于尽一切可能帮助印度,但新的紧急情况肯定还在前面。美国必须准备好下次迅速而自信地采取行动。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