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缅甸政变致使中资企业在缅电力项目被搁置,该企业涉及与缅甸军方交易

据日经新闻报道,中资能源公司签约在缅甸建造发电厂的项目被搁置,一些中国公司正在考虑退出缅甸市场,这表明缅甸军事政变可能会让中国投资者望而却步。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业内人士说,中国国家支持的液化天然气和太阳能公司接管的项目,即使在2月1日缅甸军事政变之前也很难实施。现在,政变使得这些项目变得更加复杂。

这些中国公司在昂山素季政府时期通过两次有争议的招标获得了竞标资格,现在又成为了焦点。人权运动人士指出,有一家大型承包商直接与缅甸军方进行交易。在香港上市的VPower公司在缅甸2019年的紧急招标中赢得了五个液化天然气和燃气电厂项目中的四个,该公司被证明租用了军方的土地。

自缅甸军政府敏昂莱将军(Min Aung Hlaing)在政变中推翻昂山素季政府以来,军方已经杀害了750多名平民,人权组织对继续与缅甸军方打交道的外国企业加大了压力。在缅甸政变后,日本啤酒商麒麟公司和新加坡大亨林嘉陵在几天内宣布计划与缅甸军方断绝关系,但VPower和其他公司似乎仍在推进交易。

根据日经亚洲获得的政府投资文件,VPower正在通过缅甸商业顾问集团(MBCG)租赁军方控制的企业集团MEHL在仰光沙廉镇拥有的土地。该公司已经建造了一个价值2.97亿美元(约合19.23亿人民币)的350MW液化天然气厂。文件还显示,VPower财团和MBCG于去年1月21日成立了一家名为MCV Terminal的合资企业,计划建造缅甸第一个天然气终端和再气化设施,这些设施已经上线。

VPower与缅甸军方交易的一个关键人物是缅甸退役中校钦貌拉(Khin Maung Latt)的儿子敏拉特(Tun Min Latt)。在2019年联合国实况调查关于缅甸军方经济利益的报告中,他被列为是缅甸石化公司Star Sapphire Group of Companies的私人股东。该报告还显示,该公司是缅甸45个向军方提供了捐款的公司之一,包括MEHL和另一家军方拥有的企业集团—缅甸经济公司(MEC)。

据缅甸秘密活动团体缅甸正义组织(Justice For Myanmar)称,更令人担忧的是,根据一份合同,VPower建设的项目将在5至50年后转让给MEHL。

缅甸正义组织发言人Yadanar Maung说:“除了向MEHL支付租赁费外,VPower还开发了一个天然气终端和再气化设施,在投资完成后将移交给MEHL,为MEHL提供长期的收入来源。”

她补充道:“我们呼吁香港交易所(HKEX)对VPower采取监管行动,紧急澄清VPower通过MEHL对缅甸军方的物质支持,MEHL是一个被制裁的实体,违反了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法律。”

美国政府于3月25日宣布对MEHL和MEC实施制裁,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称,制裁主要是因为缅甸军方拒绝对政变承担责任,并对和平抗议者继续实施暴力。

VPower在缅甸—香港工商会中拥有一个董事席位。该公司与缅甸军方的交易引起了外界对该商会的新的质疑,该商会曾承诺促进负责任的投资。VPower的一位发言人此前在接受一家香港媒体采访时公开否认与MEHL或MEC有交易。缅甸正义组织指责VPower “误导了其股东”。

这对缅甸的电力行业将有更大的影响。

据一位熟悉该行业的仰光外国高管称,外国投资者正在质疑是否要继续开展项目,因为他们担心军方是否有能力履行购电协议(PPA)。

这位高管表示:“能源公司在缅甸的收入来源是与政府签订的购电协议。归根结底,他们的商业考虑取决于他们对政治风险的评估,以及对风险更加敏感的银行是否会继续为他们的项目融资。他说,关键是稳定,而不是谁在执政。只要购电协议可以履行,他们就会致力于这些项目。”

为了满足缅甸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缅甸政党全国民主联盟政府在2019年发布了紧急电力招标。五个项目中的四个被授予了以VPower以及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CNTIC)为首的财团。中国国企中信集团和中铁集团拥有VPower的部分股权。

据商业信息提供商FMR研究和咨询公司称,仰光的三家新电厂自去年以来一直在运营,而第四家位于皎漂在VPower-CNTIC财团下运营的电厂被搁置了。这四座工厂将增加930兆瓦的发电量,即占缅甸总发电量的20%至30%。

一位在缅甸工作多年的能源研究员说,VPower-CNTIC财团正在协商取消皎漂的液化天然气项目。

去年在民盟政府领导下的太阳能招标项目也面临类似的情况。中国公司和财团获得了29个项目中的28个,但在政变前只有6个项目得到了缅甸投资委员会的批准,这使得开发商无法在原定的180天期限前开始发电。

能源分析师凯蒂·帕特森(Katie Patterson)表示,太阳能项目的前景是“暗淡的”,这毫不奇怪,已经有一些报道说相关公司正在考虑放弃这些项目。

两位资深企业人士向日经新闻证实,军政府任命的电力和能源部官员在2月份会见了太阳能开发商,要求他们暂停项目,估计是因为反对政变的公民抗议运动的干扰。

自政变以来,缅甸发生了两次全国性停电,人们和企业对即将发生的电力短缺的风险表示担忧,并且缅甸当地媒体《缅甸前沿报》报道称,多达80%的电力部工作人员正在参与公民抗议运动。

尽管先前的停电是由政变前频繁发生的技术故障造成的,但罢工抑制了电力部收取电费的能力,减少了电力部的收入。仰光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日经新闻,收入的减少可能会使该部损失“数亿美元”。

同时,由于疫情和公民抗议运动导致的电力需求急剧下降,意味着电力供应不是一个直接的问题。但是,随着季风季节很快到来,如果员工不工作,因天气原因会需要维修电线或发生设备故障。

分析师和业内人士一致认为,由于疫情和公民抗议运动带来的需求下降,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大面积停电,但政治不稳定和国际制裁可能使军政府更难维持国家的长期运行。

一位能源行业的人士说:“缅甸军方现在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政治局势上,并没有转向缅甸的能源行业。”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