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通过海外收购规避贸易壁垒,强大的政府资金支持让西方国家头痛

Matthew Dalton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介绍了中欧之间的新争执,中国马鞍山钢铁有限公司收购了法国的一家高端车轮制造公司Valdunes,然后用廉价资金为后盾,压低车轮售价抢占市场,并且将先进的车轮技术带回中国。中国企业的强势介入打乱了欧洲市场,欧盟计划出台政策阻止中国官方对企业的资金介入,但是欧盟内部也有不同声音,这些被收购的企业本身已经陷入财务困境,而且现在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对产业的介入也很多。

Photo by Science in HD on Unsplash 

几十年来,位于巴黎的法国Valdunes SAS公司为世界各地的高速列车和其他铁路系统制造车轮,并收取高价。在一家中国国有工业集团于2014年收购该公司后,这一策略发生了变化。

新的所有者马鞍山钢铁有限公司(简称马钢)为了主导市场,降低了价格。

Valdunes公司在法国的前高层管理人员杰罗姆·杜昌回忆说:“我们被告知,我们不应该错过任何一个订单。很明显,他们有一种征服市场的欲望。”

这家法国公司现在为马钢更大的战略目标服务——为其在中国的工厂提供制造高速列车车轮的技术,并获得进入欧洲高度管制的铁路部门和世界其他市场的机会。为了实现这一目标,Valdunes从中国政府银行获得了低利率的信贷,又从马钢那里获得了1.5亿欧元的贷款以维持运转。

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向国有企业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补贴,用于收购西方制造业的竞争对手,并在中国境外建厂。现在,这些海外工厂正以低价产品搅动全球市场,这些产品涉及汽车轮胎、铁路设备、玻璃纤维和钢铁等各个领域。

该地区的主要商业协会BusinessEurope的副主任路易莎·桑托斯说:“中国公司正在扩张,他们正在到处投资,这意味着我们在中国市场看到的缺陷现在正被输出到其他市场。”

欧盟本周提出立法,力图控制在欧洲境内接受外国政府补贴的公司,这是旨在对抗中国公司全球扩张的一系列措施之一。

中国驻欧盟大使张明说,欧洲的立场让中国在该地区的投资者感到担忧,并破坏了欧盟一贯以来对外国投资的开放态度。张明说:“我们经常把欧盟看作是我们建立市场经济的导师,所以我们不希望看到我们的导师和我们的伙伴在这些原则上有任何犹豫。”

美国和欧洲及其他地区的国家也补贴自己的产业,通常是通过税收减免、出口融资和研发资金。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国家控制的公司在其经济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而且中国愿意支持它们在海外的扩张。

布鲁塞尔智库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的经济学家丹尼尔·格罗斯说,这些差异不应该导致欧盟惩罚中国的海外投资。他说:“对不起,我们不能出口我们自己的模式,而且我们也有很多其他的补贴。我们的政府在我们经济的影响是非常非常大的。”

中国通过赠款、减税和国有银行信贷等措施来补贴出口,帮助中国快速增长,美国和欧洲长期以来一直依靠世界贸易组织和关税来惩罚中国,但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并不限制政府对其海外制造商的补贴。

Photo by Science in HD on Unsplash 

这一漏洞造成的结果是,中国境外中资工厂的关税通常低于对国内工厂征收的关税,甚至完全逃避关税。

西方官员和高管说,中国政府的财政支持海外的中资制造商,使这些制造商在抢占市场份额或为政府的战略目标服务的同时,以极低的利润率甚至亏损的状态维持经营。他们说,当这样的制造商在西方市场内经营时,问题就特别棘手。

中美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成员迈克尔·韦塞尔说:“中国可能从来不关心利润,它并非市场经济。我们必须做出评估,我们作为市场经济国家,是否可以接受这种做法。“

该委员会建议国会赋予联邦贸易委员会权力,阻止接受政府补贴的外国公司的收购,特别是如果这些资金被用来执行交易。它还说,美国当局应该有权力筛选中资公司在美国建厂的计划,以防止对国家和经济安全的潜在威胁。

欧盟提议的立法将允许欧盟委员会停止由外国政府补贴的公司的收购行为,或对其施加限制,以阻止对欧洲市场的扭曲。

欧盟的规则限制了成员国可以给予私营部门多少援助。该集团的官员说,补贴立法的目的是为了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当欧洲公司被禁止从自己的政府获得类似支持时,在欧洲的中国公司将无法从中国政府的补贴中获益。

中国说,西方对其做法的批评相当于企图扼杀其经济发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上个月说:“西方主要国家制定了世界贸易的大部分规则,这是他们维护其霸权的一贯做法。”

为了保持对欧洲市场的准入,中国政府提出取消对欧洲公司在中国国内经济投资的限制,这是12月与欧盟达成的初步投资协议的一部分。欧盟表示,无论投资协议如何,它都将推进关于限制外国补贴的立法。

中国公司在泰国、韩国和越南建立生产基地,用以逃避西方国家对从中国进口的轮胎征收的关税,自那之后,美国于1月对这些国家的轮胎也征收反倾销关税。中国的投资帮助泰国转变为世界上最大的轮胎出口国。中国公司还在阿尔及利亚、塞尔维亚和其他地方建立轮胎工厂,以便在没有反倾销关税的情况下向西方出口轮胎。

欧盟去年对中国玻璃纤维制造商征收关税,这些产品是中国在埃及的工业区的工厂生产的。欧盟调查人员发现,在埃及的中国公司收到了数亿美元的贷款和资金,这些资金要么由中国国有银行直接提供,要么由埃及子公司在中国的母公司提供,中国公司正在欧洲法院反对这些关税。

中国企业在印度尼西亚的一个特区建立了不锈钢冶炼厂,中国政府为这个工厂提供补贴,这个冶炼厂是世界上最大的不锈钢冶炼厂之一,2月,欧盟开始调查这家工厂。

根据美国政府文件,中国铁路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Rolling Stock Corp., 简称CRRC)是一家国有控股的铁路巨头,在美国建立了两家工厂,这些投资帮助CRRC赢得了当地政客的支持,并且满足了公共运输机构采购的货物必须在美国制造的最低比例。

Photo by Science in HD on Unsplash 

2019年,国会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联邦运输购买中资企业生产的客运轨道车和巴士。但中国铁路总公司赢得了一个宽限期,允许该公司完成一个为期两年的新合同交易,这要感谢国会中的盟友,如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尼尔议员,他所在的马萨诸塞州是中国铁路总公司在美国建厂的地点之一。尼尔议员说,他希望能无限期地延长宽限期。

为芝加哥建造车厢的中国铁路子公司的总法律顾问玛丽娜·波波维奇说,该公司决心在美国的客运铁路市场上站稳脚跟。

当马钢仅以1300万欧元收购Valdunes时,这家法国公司正处于财务困境。马钢将此次收购视为扩大其海外销售渠道的一种方式,Valdunes品牌在业内享有盛誉,并拥有为高速列车制造精密车轮的技术。

根据公司文件,这家更名为MG-Valdunes的公司得到了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等国有银行的支持,以1%至2%的利率获得了贷款。

Valdunes前高管说,经过一年的观察,马钢告诉该公司的法国高管,无论价格和生产成本如何,都要确保其订单得到满足。

他们说,这一策略造成了损失的加剧。前首席执行官杜昌说,马钢的高层告诉他,Valdunes在占据市场份额后可以再次提高价格。杜昌回忆说,一位马钢的高管用一句中国话来解释这一策略:“没有贫瘠的土地,只有不肯下功夫的人。”

Valdunes和马钢都没有对评论请求作出回应。

Valdunes开始向澳大利亚出口低价车轮,用于采矿作业。来自Valdunes和马钢公司在华工厂的进口激增,导致澳大利亚对这两家公司征收反倾销关税。

同年,随着亏损的加剧,马钢董事会批准为这家法国公司再投入7000万欧元的资本。马钢公司当时说:“Valdunes是公司进一步打入欧洲和其他海外市场的桥梁。”

马钢利用Valdunes公司赢得了欧洲大型车轮采购商,如德国国家铁路公司Deutsche Bahn,自从Valdunes被马钢收购后,中国铁路车轮在欧盟的出口几乎翻了两番。

马钢公司派遣Valdunes工程师帮助其在中国的工厂制造高速列车的车轮。这些车轮需要比马钢为货运列车制造的车轮更精密的工程。目前,中国庞大的高速列车网络仍然使用的是与欧洲制造商合作制造的车轮。

德国铁路公司目前正在测试由马钢在中国制造的高速列车车轮。马钢越来越多地在中国制造,然后通过Valdunes为欧洲和其他客户完成最后的收尾和包装工作。

杜昌先生于2019年离开Valdunes,他说:“我们担心的是,我们会一点一点地,不再在法国生产,对于某些产品,我们无法抗拒。”

在2019年年底,马钢公司被并入中国宝武钢铁集团,这是该国最大的钢铁公司,由中央政府拥有。在新的所有权下,马钢公司表示,其铁路业务正在继续利用Valdunes进行全球扩张的战略。

马钢董事长丁毅在3月份讨论公司业绩时说:“拜登政府对铁路运输的发展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