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还是留:缅甸政变下,挪威电信公司该何去何从?

据路透社报道,自从缅甸军方命令电信运营商关闭其网络,以结束对其2月军事政变的抗议活动以来,挪威电信公司(Telenor)在那里的业务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在十年前这个东南亚国家摆脱军事独裁统治后,挪威电信公司是为数不多的押注的西方公司之一,而缅甸重归军队统治导致挪威电信公司本周被注销了7.8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58亿元)。

挪威电信公司为挪威政府所控制管辖,是缅甸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现在,他们必须决定是要度过这场动荡,还是退出这个去年占其收益7%的市场。

本周,挪威电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西格韦·布雷克(Sigve Brekke)对路透社说:“我们正面临着许多两难问题。”他强调国际公司在缅甸的投资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审查,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布雷克在一次视频采访中说,虽然挪威电信公司计划暂时留下,但未来将如何,他们并不确定。

尽管挪威电信公司因支持当时刚刚起步的民主制度而赢得了赞誉,但活动人士团体长期以来一直对企业与军方的关系表示担忧,自军队重新控制该国以来,这种关系愈演愈烈。

联合国缅甸问题专家克里斯·西多蒂(Chris Sidoti)说,挪威电信公司应避免支付某些可能直接或间接地资助了军方的税收或许可费。如果不能独立确定挪威电信公司留在缅甸是“利大于弊”的,那么它就应该退出。

2013年挪威电信公司在缅甸获得了经营许可,当时担任挪威外交部长的是埃斯彭·巴尔特·艾德(Espen Barth Eide)。然而他却告诉路透社说,挪威电信公司应该留下来,并利用其作为一家成熟的外国公司的地位,对军方提出批评。

作为挪威电信公司的股东,挪威贸易、工业和渔业部(Ministry of Trade, Industry and Fisheries)代表着挪威政府的意志,当地时间周四(5月6日),该部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在目前的情况下,挪威电信公司在缅甸面临着几个困境。

这位女发言人在给路透社的电子邮件回复中补充说:“从公司治理的角度来看,在缅甸的投资是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的责任。在这个框架内,作为股东,我们部与挪威电信公司就有关情况保持着良好的对话。”

缅甸军政府表示,它之所以夺取政权,是因为它曾多次投诉去年选举中的舞弊行为,但这些却全部为选举委员会所忽视了,它指责抗议者和前执政党煽动了暴力。

而军政府曾在3月23日表示,自己没有计划取消网络限制。此后,军政府没有对他们采取的限制发表评论,也没有回答路透社5月6日的电话。

挪威电信公司对在巴基斯坦和泰国的军事统治下开展业务并不陌生,它曾就泰国军政府提出的封锁社交媒体访问的命令提出质疑。

大约在同一时间,挪威电信公司在缅甸签下了它的第一批客户。

奥巴马在2012年成为了第一位访问缅甸的美国总统,这一年,缅甸军政府被正式解散,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准民选政府的建立。

挪威政府拥有挪威电信公司的大部分股份,长期以来它一直支持缅甸的民主,在军政府统治下,挪威政府主办的电台和电视台对缅甸的民主进行报道。

1991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在民选政府在上次选举中保住权力前,她在缅甸被软禁了15年,后来她成了该政府的领导人。

昂山素季在政变后被拘留,被指控犯有其律师所说的莫须有的罪行。

艾德说,虽然挪威支持电信公司在缅甸的投资,但政府也对风险提出警告。

艾德说:“我们告诉过他们,缅甸是一个复杂的国家,有一个严厉的军事独裁政权。挪威电信公司非常了解这一点。”他还补充说:“他们并不是新手。”

挪威电信公司和卡塔尔的Ooredoo公司是2013年获得牌照的两家外国运营商,缅甸的其他运营商则是国家支持的MPT和Mytel,后者为一家与军队有联系的公司所部分拥有。

挪威电信公司在全球有1.87亿的客户,其中约有95%在亚洲,它在缅甸拥有约1800万客户,为缅甸5400万人口的三分之一提供服务。

没有直接联系

对挪威电信公司来说,在缅甸开展业务有着一些挑战,这些挑战包括努力避免与军方的商业联系。

挪威电信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乔恩·弗雷德里克·巴克萨斯(Jon Fredrik Baksaas)说,在缅甸开始运营的头几周,因为电信公司拒绝为其进口的家具向海关官员行贿,员工不得不坐在办公室的地板上。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他还说,在获得土地建造移动塔时,他们必须克服腐败风险。

然后是与军方打交道,军方的经济利益包括土地、采矿和银行业的公司。军方面临着许多指控,其中包括迫害少数民族和暴力镇压几十年前的抗议活动,但它却一再否认这些指控。

在2020年的一份报告中,活动人士团体缅甸正义组织(Justice for Myanmar)说,在2015年达成的一项涉及军事承包商的移动通信塔建设交易中,挪威电信公司在人权方面的尽职调查表现出“令人震惊的失败”。

联合国在2019年的另一份报告称,挪威电信公司曾在一栋建在军方土地上的大楼里租用办公室。而该报告认为,鉴于军方之前的一些行为,在缅甸的公司应停止与其所有联系。

4月9日,挪威电信公司发言人在回复路透社问题的电子邮件中说,它已经解决了2015年交易的问题,但却没有详细说明具体情况。他们还表示,考虑到安全等因素,它选择的办公室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这名发言人说:“缅甸电信公司一直专注于尽量减少与军方的接触,且与军方控制的实体没有直接联系。”

发言人补充说,自政变以来,挪威电信公司已经与三个供应商切断了联系,因为他们被发现同军方存在联系。

政变当天,军方命令挪威电信公司和其他运营商关闭网络。挪威电信公司批评了此举,但还是服从了。后来服务被允许恢复,但此后一直有断断续续的关闭要求传来,而自3月15日以来,移动互联网一直处于关闭状态。

与其他运营商一样,挪威电信公司在3月份向现在由军方控制的政府支付了许可证费用,批评者认为这笔资金可能有助于军政府资助镇压公众抗议。

挪威电信公司在给路透社的电子邮件回复中说,它是在“强烈抗议最近事态发展”的情况下支付的这笔款项。

挪威的相互保险公司Kommunal Landspensjonskasse(简称KLP)公司是挪威电信公司的主要股东之一,该公司表示,在政变发生后,它一直在与挪威电信公司进行对话,以确认一些风险情况。

KLP公司负责投资的高级分析师基兰·阿齐兹(Kiran Aziz)说:“当前的这一情况具有挑战性,因为挪威电信公司不能选择它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他们得服从当局的指令,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评估挪威电信公司的贡献有多积极。”

布雷克说,人权问题只是挪威电信公司现在面临的困境之一,此外还有安全地服务客户和维持客户的网络接入的问题。

他说:“我们每天都在努力实现这种平衡。”

尽管这种平衡目前倾向于让挪威电信公司留在该国,但这并不是必然的。

布雷克补充说:“曾经,在来到缅甸后,我们对这个国家做出了一些改变,而现在我们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但是由于形势十分难以预测,在很多方面,我们无法推测未来将会如何发展。”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