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正文

26岁留学新西兰,我在农场摘果子,就是为了逃离年轻人的“内卷”

2021-05-18 10:38:55

受访者自述:

新西兰已经是发达国家,如今的城市化进程相对来说比较慢,还有一些人连这种慢速的城市化也不太喜欢。继而选择了过打工漂泊的生活,可能因为自身不能继续提高了,或者是出于别的原因。

但总体而言,选择在新西兰生活的人们,其实就是喜欢直接简单的生活。

在一边上学一边工作的日子里,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其中有一部分人喜欢在新西兰各地的农场打工,比如情侣Maori和Peter去了大城市奥克兰。但是另一位自封是音乐家的Mogen和一些人,他们依然选择在劳动力外包服务公司season solution工作,在新西兰各地做兼职其实没有太多限制。  

比如说你今天去做了兼职,明天就可以开始party喝酒的生活,两者之间并不耽误,生活相对而言比较轻松。

我还曾经遇到过一个名叫Kiwi的女生,打工干活虽然不太行,但是和我聊起自己喜欢的话题就开始滔滔不绝,一聊能聊半个多小时。大概内容就是自己热爱做音乐,而且觉得工作和做音乐不冲突,音乐也是她自己的生活,而且更适合拿来和朋友们分享。

加美必读:可以简单介绍下自己是什么时候,为了什么选择去新西兰留学的吗?

Liu:

我大概是在2016年决定要去新西兰留学的,在国内学的设计专业,后来工作了一段时间,但总是感觉我所处的环境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舒适,就产生了离开的想法。在当时其实还是很迷茫的,毕竟当时也刚毕业,无论是换专业、还是换环境都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不过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家里人帮我介绍了一个做传统农业的朋友,想要带我入行。经过一些考察,看了一些大方向的东西,突然就对这个行业产生了兴趣。正式产生了跨行的想法,所以就在多方面的考核之下,选择了目前在读的新西兰学校,主要是结合自身的学术背景和学校建制考量的。

收到offer之后,我就踏上了去新西兰的求学生活之路。

 

加美必读:你在留学生活期间,和国内生活有什么主要的不同感受?

Liu:

区别还是很大的,如果是从吃的角度来说,国内的选择更多一些哈哈。还有娱乐方面,新西兰的活动其实相对国内要少很多,日常消费等一些东西也会高很多。

但毕竟选择出国,就是为了改变个人的生活状态,换个地方换个心态。所以面对这些差异化的东西其实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物质层面之类的变化其实对我而言并不是很重要,只要我过来了之后,能够快速学会和适应这里的生活就没太大的问题。

我最看中新西兰的一点在于,这里的很多东西都非常简单。

拿人际交往来说,可能是因为新西兰确实人也很少,就不会碰到太多人潮,大家的生活状态和思维方式也更加简单,不用太费力。这里虽然物价有点高,但是房价和工资的比率相对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我正式工作了,在生活压力上不会很大,买房买车都不会很累。日常的生活节奏上,也比较慢一些。

加美必读:对比新西兰和国内,两边的生活更喜欢哪种?

Liu:

如果是从娱乐角度来看,其实现在有短的假期,我还是更想回国哈哈,感觉要精彩一些。但是生活的话,个人还是更想长期待在新西兰,每个人的追求不同,我自己的要求就是简单、舒适是最重要。

而且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现在年轻人“内卷化”实在太严重了,人和人之间的比较、算计也有很多,让人想要逃离。这种内卷已经几乎席卷各个角落,对我这种学艺术出身的人来说,有些窒息,压力太大了,我感受不到一些东西了。

但是在这里,我甚至可以只用当个普通人。因为大部分普通行业的收入水平,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除了一些特殊的高精尖工作。这样一种情况下,大家其实并不会为了成为所谓的“人上人”付出那么多。所以人并不会在意你的收入如何,因为大家都生活在一个都可以接受的水平线上,经济基础决定了在生活等各个方面,人也更简单些。

不管是从身体还是精神上,我更希望能有一个平衡的状态。

加美必读:你刚才还说到自己有适应新西兰的过程,这个过程速度快吗?

Liu:

要按学生生活的话,其实我是到第二年的时间才正式适应过来的,就是所在学校对学生成绩等各方面的要求之类的。

日常生活而言的话,我现在也才算是刚刚进入新西兰社会,还在慢慢调整和适应。开始来的时候就语言特别不好,不过后来慢慢的在上学和摸索中就越来越流利了。其实除了少数中国人可以帮助我,剩下都需要自己来。

但是慢慢的,我学会了做饭开车这种技能,虽然孤独,但是孤独一定是出国人群和我这个年纪必须要承受的东西。其实我时常会想,我是否真正已经适应这里的生活了,但是基础的生活已经完全没有问题和障碍。

或者说,可能也没有所谓的“融入”之说,我也没有必要真的在精神和心态上让自己融入新西兰,因为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将近5年,顺利顺心就足够了。

加美必读:留学的时候有做过兼职,接触过学校之外的环境吗?

Liu:

上学期间我做过很多兼职啦,比如说在奶茶店,准备一些煮茶的原材料,还有学习做豆花呀之类的。我还在汽车旅馆做过清洁的工作,在番茄园里采番茄,工厂流水线上做包装,水果园里也做过很多采摘工作。

其实主要还是和我的专业相关,农业、商业、还有食品市场本来就有一些实习要求,然后就刚好在假期的时候,比如说放4个月长假的时候,就可以去打下工。而且这种实习工作,其实也算是新西兰政府特别安排的一个教育政策导向,他们就希望更多的留学生能够补充当地季节性劳动力短缺的现象,满足双向需求。

在兼职的时候,我还碰到了各色各样的人,很多外国人其实来这里并不是为了移民或者上学,就只是旅游逛一逛,也会申请旅游工作签证。我之前还碰到过工作组里唯一的一个亚裔人士,做传媒的,就是待了一段时间回去了。

这种比较多元化的工作环境就非常有意思,因为在国内如果你不是在跨国的或者说是顶尖的公司,就很难遇到这样的文化碰撞。在新西兰大家都聚在一起工作,氛围其实非常轻松。比如说休息的时候,大家一起在厨房做东西吃,可以交流到很多异国美食,什么南美风味的饺子啊很有意思。

还有很多日本韩国人自己不会做饭,或者是为了攒钱,就每天下面条,清水面能吃很久很久,这种毅力也让我很敬佩。大家的工资都是一样的,在相同的物质条件下,每个人出于个人不一样的追求,还能过出完全不一样的生活状态,这点让我记忆很深刻。

有的毛利人在印象中是不太会做饭的,但其实很擅长煮东西,比如一些欧洲菜啊、意面啊之类的。还有很多白人热衷做印度菜,而且他们还是自己做咖喱粉,不是买的那种,自己做好咖喱粉之后再煮吃的,可以说是很会生活了。

 

加美必读:打工过程中,有经历过什么愉快或者不太愉快的事吗?

Liu:

一般长假我们在果园就是工作七天,每天早上六点上班,下午两点下班,薪资是19.6纽币。有些人为了争工时,去巴结值班经理。不过也有些当地的直属领导,为了挣钱给中国实习生发不合法低于国家标准的工资。

比如你采果,就说你质量不行啊,或者严苛要求不能有叶子和颜色程度,其实还是有些不公平待遇存在的。

加美必读:去年新西兰疫情控制的很好吧,你当时留在那里是什么感受?

Liu:

一开始我是准备回国的,但后来封锁就一直留在新西兰了。其实没有特别大的感受,小政府的约束力并不太强,大家的生活也没受到太大影响。而且新西兰的感染病例少也是有一定运气在的,虽然是一个移民国家,但是来的人可能还不及一个武汉市的流通量大。

毕竟就拿武汉来说,一个市就有一千多万人口,但是新西兰全国的人口加起来还没到五百万,而且它是出口国家,尤其是南岛,以木材、牛奶出口为主。所以货运要占很大比重,人流量相对来说并不大。

加美必读:你刚刚说进入社会,之后有正式移民的打算吗?

Liu:

我之所以在上学期间一直打工,就是想各种类型都试试,然后去选择自己的路。去找适合和力所能及的工作,当然现在专业和语言依然是我最大的劣势,但还是会慢慢找到自己的方向。当然是准备继续留在新西兰的,当然还要看之后的手续问题,我现在就一直在等工作签证下来,已经等了快两个月。

新西兰移民局这个工作效率,其实是很有点慢的哈哈。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