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纽约时报:巴以暴力冲突挑战拜登的“袖手旁观”

《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关于巴以暴力冲突对拜登执政的影响的文章。美国总统拜登上任时可能会认为解决巴以冲突的机会很少,现在却要被迫更多地参与其中了。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拜登1月上任时对寻求达成巴以和平协议兴趣不大,其原因可以理解。

比尔·克林顿在入主白宫的第一年就主持了一次以巴峰会。奥巴马在他上任的第二天就任命了一名中东和平特使。而特朗普在宣誓就职前,就发誓要确保达成一项“其他人都没能做到的”以巴和平协议。

所有这些人最后都没能达成和平协议,比如乔治·W·布什总统,他在总统任期的后期才开始着手这项事业。

即使在最近以色列和加沙的暴力事件爆发之前,分析家们也认为,在短期内仍然没有希望达成成功谈判,双方都不准备做出对方要求的让步。

拜登和他的高级顾问们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这种现状。拜登决心将美国外交政策的重点从中东地区转移到中国,且认为在不稳定的以色列政府中没有可靠的合作伙伴,陷入困境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对巴勒斯坦人采取了强硬的立场,拜登对两国解决方案发表了熟悉的赞同意见,但没有做出什么努力来推动双方达成一致。

但是,随着不断升级的骚乱、对特拉维夫的火箭袭击和对加沙的空袭有可能升级为一场重大冲突,民主党内要求拜登发挥更积极作用的呼声越来越高。一些自由派人士敦促他更坚定地挑战以色列的定居点活动,这一活动使得与巴勒斯坦人的和平解决方案更难实现。

巴以谈判特使马丁·S·因迪克(Martin S. Indyk)说:“中东的问题是,你可以试图对它置之不理,但它不会让你独善其身。”

拜登政府官员周二(5月11日)公开呼吁双方保持克制。最近几天,美国官员还在私下谈话中向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官员施压,要求他们避免激化紧张局势,并成功地呼吁以色列法院推迟对驱逐东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家庭的裁决,该裁决助长了最近在该市发生的冲突。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因迪克说,鉴于特朗普担任总统后和平前景黯淡,他并不责怪拜登“管理冲突而不是解决冲突”的做法,去年的和平计划最终以严重偏向以色列告终,巴勒斯坦人一开始就拒绝了这项计划。

但因迪克说,拜登现在必须变得更加积极,他敦促迅速任命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这一空缺职位。因迪克还指出,拜登还没有与巴勒斯坦国总统、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交谈。他还表示,美国政府应该重新开放在东耶路撒冷的领事馆,在被特朗普关闭之前,它一直是美国与巴勒斯坦人的主要联络点。

因迪克说:“他们需要与巴勒斯坦人建立对话。”

白宫周二披露,拜登和阿巴斯在2020年大选后曾交换过信件。美国官员还与巴勒斯坦官员进行了私下的、较低级别的接触,包括阿巴斯的高级顾问侯赛因·谢赫(Hussein al-Sheikh)。

其他民主党人敦促拜登对以色列政府的定居点活动和领土要求施加更多压力,他们说这些活动使与巴勒斯坦人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自由派亲以色列宣传团体J Street的主席杰里米·本·阿米(Jeremy Ben-Ami)说:“如果你袖手旁观,任由逐步吞并的进程继续下去而不加制止,那么这一刻终将到来。”

近年来,民主党在以色列问题上向左倾斜,部分原因是内塔尼亚胡与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领导人结成了强有力的联盟,还因为民主党的许多年轻活动家和国会议员比拜登那一代人更公开地同情巴勒斯坦事业。

在美国国务院上周表示它“深切关注”巴勒斯坦家庭可能被驱逐出东耶路撒冷后,一些民主党人斥责拜登政府未能采取更坚决的行动来阻止以色列人。马里兰州参议员克里斯·范霍伦(Chris Van Hollen)在推特上写道:“现在不是发表不温不火的声明的时候。”

在周一(5月10日)的简报会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Ned Price)被问及明尼苏达州民主党议员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的一条推特,奥马尔说耶路撒冷副市长在为拟议的驱逐行动辩护时,赞同了“种族清洗”。普莱斯说,“我们的分析不足以支持”这种说法。

一些分析人士说,即使拜登同意对以色列政府施加更多压力将是有效的,他还可能担心进一步加剧与以色列领导人的紧张关系,因为后者对他在中东的首要任务感到焦虑:努力恢复2015年与伊朗的核协议,而内塔尼亚胡和其他以色列高级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反对这一协议。

拜登也是在巨大的政治动荡中上任的,以色列组建持久政府的努力几经失败,而巴勒斯坦人正准备举行选举,结果被推迟,这是目前动荡的另一个原因,这使得制定明确的美国政策的努力更加复杂。内塔尼亚胡正在艰难地维持权力,同时美国官员说,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对国内抗议和暴力活动的影响几乎为零,这些活动由激进分子和社交媒体推动。

拜登还记得他在担任副总统期间,奥巴马呼吁以色列冻结定居点并作出领土让步,这对长期政策没有什么影响,但却招致了共和党人和一些民主党人的激烈政治反击,他们说奥巴马未能理解以色列的安全需求。

共和党人继续利用民主党内关于以色列政策的紧张关系。周二,特朗普发表声明,指控拜登“缺乏对以色列的支持,导致我们的盟友受到新的攻击”。但不清楚特朗普认为美国没有提供什么方面的支持,因为他自己关于支持以色列“自卫权”的声明与拜登政府的谈话要点一致。

许多民主党人,包括拜登的官员私下里说,特朗普是造成目前问题的一个关键原因。美国犹太民主委员会(Jewish Democratic Council of America)的执行主任哈利·索弗(Halie Soifer)说,特朗普大肆支持内塔尼亚胡的亲定居点政策,并不顾巴勒斯坦动乱的警告,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他愿意干预以色列国内政治和选举,以推行其政治议程,而不顾其对该地区或巴以冲突的影响。”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索弗说,拜登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是以色列所谓的“铁穹”(Iron Dome )反火箭系统的支持者,此举值得称赞,该系统一直在保卫以色列城市免受来袭炮火的攻击。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周一告诉记者:“我们的优先事项是恢复平静。从长远来看,我们的优先事项可能转向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发挥某种调解作用。”

他补充说:“但鉴于目前当地的情况,甚至在目前的冲突爆发之前,我认为,我们只是还没有能力看到有意义的进展。我们的政策已经认识到这一点。”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