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在处理跨境移民儿童问题上,拜登比特朗普做得更好吗?

据商业内幕网报道,为逃避中美洲的贫困和暴力,无人陪伴的儿童正在越过边境,寻求美国政府的庇护,这是拜登政府面临的第一个重大政治危机。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逃往边境的儿童的数量与前一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时期的数量相差不大,但激增的数据是真实的,因为联邦政府没有能力及时地、人道地处理和收容这些人。

政治反对派们看到了一个可以给予拜登政府一定打击的轻松机会,而国会代表团则穿着防弹衣在格兰德河畔巡视,渴望被看到他们正在尽心调查“边境危机”。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人泰德·克鲁兹(Ted Cruz)参议员告诉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观众说,这实际上是“拜登危机”。他指出,拜登的移民政策导致寻求庇护者的人数增加,而实际上从去年12月开始,在拜登还未上任之前,跨越边境寻求庇护的这种情况就已经出现了。

两个月后,大多数共和党人已经把攻击拜登的焦点转移到了其他问题上,比如税收和“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截至本周,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里关押的儿童人数从未超过500名,比3月份的5700多人有所减少。大多数儿童在不到24小时内就被转移出去,而非在不适合居住的环境里待了好几天。

无党派的美国移民委员会(American Immigration Council)的政策顾问亚伦·赖希林·梅尔尼克(Aaron Reichlin-Melnick)告诉商业内幕网:“拜登政府已经成功地解决了美国边境巡逻队(United States Border Patrol)关押儿童的问题,但他们是通过这些紧急建造起来的收容所做到的,而这些收容所并不一定好到哪里去。”

在2020年12月时,收容所通常会收容寻求庇护的儿童,至少让他们在收容所待到能够被安置到监护人或担保人那边,这些收容所已经有三分之二的容量了。直到1月15日,拜登就职典礼前五天,特朗普政府才开始寻找更多空间容纳那些儿童。

但这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因为这些孩子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容身之所,政府还需要为他们配备一些人员。因此,直到3月,拜登政府才宣布它已成功地将加利福尼亚长滩的会议中心等地方改造成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的临时住所。

现在,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简称HHS),特别是其下属的难民安置办公室(Office of Refugee Resettlement)监管着20600多名儿童。这种转变受到了倡导者的欢迎,不过,虽然会议中心的地板可能比边境巡逻队的监狱好,但没人会认为这已经达到了理想状况。

不过现在,拜登政府也在加快进程,想把孩子们从那里搬出来。3月份时,每天只有不到300名儿童被释放到担保人的监护之下,到5月份时,这一数字已经达到了775名,创造了新的记录。近两个星期以来,每天迁出的儿童人数已经超过了被收容的人数。

例如,根据HHS和美国国土安全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公布的数据,5月11日时,有281名儿童被被边境保护局拘押收容,但有559名儿童被HHS释放。

根据政府数据显示,这些儿童中,有80%以上的人都有一名已经生活在美国的家庭成员,其中约40%的儿童遭到了释放,由父母或法定监护人监护。超过一半的人最终也将获释,这一数据远超平均水平。

梅尔尼克还指出,许多儿童是同亲人一起抵达的边境,比如祖父母、姑姑或叔叔,而后,他们会被这些亲戚带走。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无人陪伴”。梅尔尼克认为,这里存在着一个改进的机会,若得到改善,他们既能减轻HHS的压力,又能使这些儿童不必在没有相识之人的情况下,被迫在国家监护下度过几个星期。

梅尔尼克说:“这是一种已经发生了多年的家庭分离形式,在特朗普政府的家庭分离政策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而且到今天也还在继续。”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