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巴以冲突点燃以色列混居城市,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短暂和平被打破

据《纽约时报》报道,即使是在过去的起义,即大规模的巴勒斯坦起义期间,以色列也没有经历过如此激烈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暴动。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卢德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是以色列城市中混居最紧密的城市,他们经历过许多动乱。但他们从未见过过去三天里发生的那种社区间的暴力。

在耶路撒冷的警察暴力事件蔓延到与加沙的冲突之后,愤怒的阿拉伯青年本周发生了暴动。他们开始焚烧犹太教堂和汽车,投掷石块并放出零星的枪声。犹太极端主义团伙(有些是从城外召来的)开始反击,放火。其他团体则在其他城市寻找阿拉伯目标。

尽管骚乱始于卢德,但它很快就蔓延到了两个长期以来以其社区间关系为荣的以色列混居城市——阿卡和海法,以及加利利海的阿拉伯城镇。周三(5月12日),在特拉维夫郊区,犹太人差点把一名被认为是阿拉伯人的司机打死。贝都因人(在沙漠旷野过游牧生活的阿拉伯人)在内盖夫沙漠南部焚烧和用石头伏击犹太人的汽车。

卢德一名33岁阿拉伯居民希林·希纳维(Shirin al-Hinawi)说:“我们没穿衣服就跑出屋子。房子在燃烧。”她的房子在周三晚上被一枚自制燃烧弹烧焦。她说,她的家人向警察求助,但没有人前来。

“我们并未生活在加沙,”她心烦意乱地说,“我是一名以色列公民,我们什么都没做。”

双方被烧毁的汽车、破碎的玻璃和烧焦建筑物的残骸见证了一场全国性的恶梦。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呼吁保持冷静,结束“私刑”,并于周四(5月13日)前往卢德,说他可能会派军队进入。一些以色列人开始担心爆发内战的可能性。

当局已经宣布这个拥有约8万人口的城市进入特别紧急状态,并实行夜间宵禁。数百名准军事边防警察从被占领的西岸被调来,并部署在整个城市。

但许多人担心暴力只会加剧。

周四上午,一名当地犹太男子在前往犹太教堂的路上被刺伤。警方说,天黑后,另一个人被枪击,受了重伤。正统派犹太青年从外地赶来。至少有一个人,可能是位歇班士兵,带着一把突击步枪,还有个人带着棒球棍。

一个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帖子呼吁在卢德的“民间军队”提供支持,这造成了一种急剧上升的无政府状态的感觉。

希纳维女士所在被烧毁的社区Ramat Eshkol,是该国混居最密切的地区之一。周四上午,社区的人们似乎被吓到了。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塔哈尔·哈里斯(Tahael Harris)是一名27岁的犹太妇女,她住在一栋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混居的旧楼里,对面的的犹太宗教学校被烧毁。她说,当阿拉伯暴徒在下面的街道上点燃汽车并投掷石块时,她和她的丈夫及两个孩子已经在家里锁着门躲了几个晚上。

随着暴力事件的加剧,这家人听到了枪声。她谈到公寓区的阿拉伯和犹太居民时说:“以前,这里很安静,虽然并不完美,但我们是好邻居,我不知道他们昨天晚上在哪里。我不想问,因为我害怕听到答案。”

卢德新的恐惧和不信任有着与民族主义决斗的古老根源。Ramat Eshkol社区位于巴勒斯坦人围绕阿拉伯人所称的“大浩劫”(Nakba)的创伤中心,“大浩劫”指的是围绕以色列的建立和巴勒斯坦难民危机的产生而爆发的的敌对行动。

卢德(阿拉伯语称为Lydda)的大部分原始巴勒斯坦居民被驱逐并向东迁移,再也没有回来。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来自内盖夫的贝都因人来到这里,来自西岸与以色列合作的巴勒斯坦家庭也来到这里,寻求安全的庇护。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现在,阿拉伯青年的怒火沉浸在几十年的歧视所带来的不平等感中,以及对流离失所的恐惧挥之不去。周四,卢德的许多巴勒斯坦居民对政府的冷落表示失望。几周前,几所没有建筑许可证的房屋被当局拆毁。

近年来,以色列内部犹太人定居的进程激起了愤怒。有组织的年轻、有意识形态的正统派家庭没有定居在西岸已经人口稠密的犹太社区,而是搬到了像卢德这样经济薄弱的混居型城市,他们认为巩固那里的犹太人是一种宗教召唤。

这些较新的犹太家庭中有许多分散在Ramat Eshkol社区周围,与阿拉伯邻居住在共用的公寓楼里,窗外飘着以色列国旗。其他人则住在附近新建成的、专门为他们指定的社区。

43岁的社区小学校长叶赫兹克尔·科恩(Yehezkel Cohen)展示着被烧毁的宗教书籍说:“我们觉得它很重要,这是我们的使命。我们的存在只会改善这个社区。”

周一(5月10日)晚上,阿拉伯青年在老区的一座清真寺外进行抗议,并举起了巴勒斯坦国旗,这就是该市麻烦的开始。居民们说,他们被警察发射眩晕手榴弹和催泪瓦斯粗暴地驱散,点燃了紧张的气氛。

当天晚上,一名阿拉伯男子在骚乱中被枪杀,三名犹太男子被逮捕。他们的邻居声称他们的行为是自卫,但这起死亡事件可能引发了一场血仇。

该市至少有五座犹太教堂被烧毁,还有那所宗教学校和邻近的一所军前培训学院。

来自卢德的33岁阿拉伯卡车司机尤塞夫·埃兹(Yousef Ezz)说,一伙来自城外的犹太极端分子在周三晚上烧毁了他的卡车。

他说:“人们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信仰。这是他们生命的最后一站,我将在这里生存和死去,我的孩子们也将在这里生存或死去。”

周四黄昏时分,穿着黑色T恤的阿拉伯青年人群聚集在清真寺和老广场周围建筑的屋顶上,并在周围街道上设置了燃烧轮胎的路障。边防警察关闭了Ramat Eshkol的街道,并封锁了该市的入口。

45岁的德罗·鲁宾(Dror Rubin)是在Ramat Eshkol的犹太-阿拉伯社区中心工作的冲突解决调解员,他说他多年来一直试图在巴勒斯坦阿拉伯居民和有意识形态动机的犹太新移民之间建立关系。

“直到几周前,我真的觉得我们的愿景正在实现,我们正在建立一个不同未来的缩影。”而现在,他说:“有些东西已经改变了。我第一次感觉到,在这里走在大街上可能并不安全。”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