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纽时特写:“七年之痒”巴以关系,原已平静多年,为何再起硝烟?

2021-05-16 08:12:39

最近一段时间,早已冷却多年的巴以关系再度燃起战火,两方冲突不断升级造成危机,引起了多方谴责。导致当前这一切发生的,是在上个月,耶路撒冷发生的一次不为人注意的警察行动。

 

“所有浓缩铀已到位,祸起耶路撒冷清真寺”

在加沙地带发射第一枚火箭弹的27天前,一队以色列警察进入了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把巴勒斯坦侍从推开,大步穿过巨大的石灰岩庭院。然后,他们切断了四个中世纪尖塔上向信徒广播祈祷的扬声器的电缆。

那是4月13日的晚上,是穆斯林斋月的第一天。同时也是以色列的阵亡将士纪念日,纪念那些为国家而牺牲的人。当时,以色列总统正在清真寺下面的犹太圣地西墙发表演讲,以色列官员担心祈祷声会淹没演讲的声音。

六名清真寺官员证实了这一事件,其中三人目睹了这一事件。

 

在外面的世界,它几乎没有被注意到。但是在事后,警察突袭了清真寺,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地点之一,这是领导下令做出的行动。于是在不到一个月后,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战争的突然恢复。激进组织目前正控制着加沙地带,而在以色列各地,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也一直爆发内乱。

这就像是一个转折点,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Sheikh Ekrima Sabri说:“他们的行动会使局势恶化。”

这种恶化的破坏性、影响范围和速度远远超过了任何人的想象。它导致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多年来最严重的暴力冲突,不仅是与哈马斯的冲突(哈马斯在加沙造成至少139人死亡,在以色列造成8人死亡),而且是在以色列阿拉伯-犹太混合城市的一波暴民袭击。

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城市开始了动荡,以色列军队星期五在那里打死了11名巴勒斯坦人。促使约旦人向以色列游行以示抗议,并导致黎巴嫩抗议者短暂穿过他们与以色列的南部边境。

危机发生时,以色列政府正在为生存而挣扎;以色列视哈马斯为恐怖组织,试图扩大其在巴勒斯坦运动中的作用;作为新一代的巴勒斯坦人正在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和目标。

这就像是所有的浓缩铀都已经到位,但需要一个触发器,触发点就是阿克萨清真寺。

与哈马斯的最后一次重大冲突已经过去7年,上一次巴勒斯坦大起义已经过去16年。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在名义上将美国大使馆迁往那里时,耶路撒冷都没有发生重大骚乱。四个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后也没有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放弃了长期以来的共识,即在巴以冲突解决之前,它们永远不会这样做。

“多重因素交叠组合,加剧巴以冲突爆发”

仅仅在两个月前,以色列军方几乎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当时军方官员在私下通报中表示,以色列面临的最大威胁是1000英里(约合1000公里)以外的伊朗,或者是北部边境的黎巴嫩。

今年3月,外交官们会见了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负责以色列军事事务行政事务的两位将军,他们发现这两位将军对于可能发生严重暴力事件感到放松,并庆祝了一段较长时间的相对平静,据一位要求匿名的高级外国外交官透露。

而且,加沙地带也在早前忙着努力克服新冠疫情的浪潮,包括哈马斯在内的大多数巴勒斯坦主要政治派别都在期待巴勒斯坦将于3月举行15年来的首次议会选举。在加沙地带,以色列的封锁导致那里的失业率高达50%。随着巴勒斯坦人越来越多地谈到把经济置于战争之上的必要性,哈马斯的受欢迎程度正在下降。

这种情绪在4月份开始转变。 4月13日,阿克萨清真寺举行了斋月第一个晚上的祈祷仪式,当时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正在附近发表演讲。清真寺的一名公共事务官员说,由约旦政府监督的清真寺领导层拒绝了以色列的要求,认为这是不尊重。 所以当天晚上,警察突袭了清真寺,切断了扬声器。领导层说,毫无疑问,我们很清楚以色列警方想要亵渎阿克萨清真寺和神圣的斋月。总统的发言人否认扬声器已经被关闭,但后来表示会再次检查。 

其实这也不算是一件大事,再过一年时间,这件事可能很快就被遗忘了。 

但上个月,几个因素突然出乎意料地结合在一起,让这场轻微的冲突滚雪球般演变成一场重大冲突。 在巴勒斯坦年轻人中,民族认同感的复兴不仅表现在对阿克萨的一系列袭击的抵制上,也表现在对6个面临被驱逐的巴勒斯坦家庭的困境的抗议上。人们意识到需要安抚日益强硬的极右势力,这让看守以色列的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没有什么动机去平息事态。 巴勒斯坦突然出现的政治真空,以及它可以接受的草根抗议,给了哈马斯一个展示实力的机会。 巴勒斯坦局势的这些变化,让以色列措手不及。

十多年来,极右翼政府把巴勒斯坦人对平等和国家地位的要求视为一个需要控制而不是解决的问题,助长了以色列人的自满情绪。以色列国内情报机构前局长阿米·阿亚隆说:“我们必须清醒过来,我们必须改变对这一切的理解,从‘现状是稳定的’这一概念开始改变。” 扩音器事件发生后,警方几乎立即决定封锁大马士革门外一个受欢迎的广场,大马士革门是通往耶路撒冷老城的主要入口之一。年轻的巴勒斯坦人通常在斋月期间晚上聚集在那里。

警方发言人米基·罗森菲尔德说:“广场被关闭是为了防止危险的人群在那里聚集,并防止发生暴力事件的可能性。” 但对巴勒斯坦人而言,这是另一种侮辱。 它引发了抗议活动,导致警察和试图夺回这片空地的年轻人每晚发生冲突。对警方来说,抗议活动更是需要控制的混乱。但对许多巴勒斯坦人来说,被赶出广场是一种侮辱,造成了更深层次的是不满。东耶路撒冷的大多数巴勒斯坦居民都不是以色列公民,因此他们不能投票。

许多人觉得他们正逐渐被赶出耶路撒冷,对建筑许可的限制迫使他们要么离开城市,要么建造违章房屋,而违章房屋很容易受到拆迁命令的影响。 因此,把巴勒斯坦人挡在宝贵的公共空间之外的决定,加剧了困扰许多人一生的歧视感。来自东耶路撒冷的27岁屠夫盖马里说:“这让人觉得他们是在试图把我们从城市里清除出去,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站在他们面前,表明我们在这里。” 大马士革门的冲突产生了影响。 

那个星期晚些时候,巴勒斯坦青年开始攻击犹太人。一些人在社交媒体网站上发布视频,吸引了公众的注意。这很快导致了犹太人有组织的报复,4月21日,就在警方突袭一周后,极右翼犹太组织Lehava的数百名成员在耶路撒冷中部游行,高喊“阿拉伯人去死”,并袭击巴勒斯坦路人。一群犹太人袭击了一所巴勒斯坦人的家,其他人还袭击了被认为是巴勒斯坦人的司机。

“以色列不愿放松管控,内塔尼亚胡试图从中获利”

 外国外交官和社区领袖,一直都在试图说服以色列政府放松耶路撒冷的控制,至少重新开放大马士革门外的广场。但一名未被授权公开发言的参与讨论的人士说,他们发现政府心不在焉,不感兴趣。

今年3月,内塔尼亚胡举行了两年来的第四次选举,结果没有明显的赢家,之后他正在就联合政府进行谈判。为了组建联合政府,他需要说服几位极右议员加入他的行列。

 

其中之一是伊塔马尔·本·格维尔,他曾是勒哈瓦的律师,主张驱逐他认为对以色列不忠的阿拉伯公民。 

直到最近,他还在自己的客厅里挂了一幅犹太极端分子巴鲁克·戈德斯坦的画像。戈德斯坦于1994年在希伯伦屠杀了29名巴勒斯坦人。内塔尼亚胡被指控通过让耶路撒冷的紧张局势升级来迎合本·格维尔等人,并煽动一场危机,让以色列人在他的领导下达到团结。

内塔尼亚胡的传记作者、政治评论员安谢尔·菲佛说:“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并不是内塔尼亚胡发明的。他们在以色列建立之前就在这里了。但在他执政的漫长岁月里,他一次又一次地煽动和利用这些紧张局势来获取政治利益,现在作为一名领导人,他故技重施般地火上浇油时,却不幸地失败了。” 

内塔尼亚胡的高级顾问马克雷格夫驳斥了这种分析,雷格夫说:“事实恰恰相反。他已经尽了一切努力来保持冷静。4月25日,政府在允许巴勒斯坦人聚集在大马士革门外的问题上让步了,但随后出现的一系列发展显著扩大了环流。” 首先是,即将从东耶路撒冷的一个名叫谢赫贾拉的巴勒斯坦社区驱逐这六户家庭。

由于法院将在5月上半月对他们的案件作出最终裁决,4月份的示威活动中经常举行抗议活动。在巴勒斯坦人将大马士革门事件与居民的困境联系起来后,示威活动加速。 谢赫贾拉的一名社区领袖——萨拉赫迪亚布说:“你现在在谢赫贾拉、阿克萨或大马士革门看到的,都是要把我们赶出耶路撒冷,我的邻居只是个开始”。在最近一次突袭活动中,他的腿被警察折断了。 警方表示,他们是在回应谢赫贾拉的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但视频和图像显示,他们自己也参与了暴力活动。随着这些图片开始在网上传播,这个社区不仅成为了被占领土和以色列各地巴勒斯坦人的集结点,也成为了散居海外的巴勒斯坦人的集结点。 

生活在黎巴嫩的巴勒斯坦诗人耶汉·布赛索说,“这些家庭的经历,是每一个散居海外的巴勒斯坦人都能体会到的。”这些家庭在1948年离开了来到以色列的地方。它还突出了一项法律歧视:以色列法律允许犹太人收回1948年以前属于犹太人的东耶路撒冷土地。但是,当年逃离家园的数十万巴勒斯坦人的后代没有合法的手段来收回他们家庭的土地。 

布赛索女士说:“看到人们再次被赶出自己的家园,这真的是一种触发和周期性的现象。即使你远在千里之外,它也会很容易引起共鸣。”4月29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因担心选举结果令人羞辱,而直接取消了巴勒斯坦选举。这一决定,也让阿巴斯显得软弱无力。 所以现在,哈马斯看到了机会,开始将自己重新定位为耶路撒冷的激进捍卫者。 加沙城爱资哈尔大学的政治专家分析,哈马斯组织认为,这样做是在显示,他们是巴勒斯坦人更有能力的领导人。

5月4日,也就是战争开始的前六天,哈马斯军方领导人穆罕默德·德伊夫罕见地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称:“这是我们最后的警告,如果在谢赫贾拉附近对我国人民的侵略不能立即停止,我们将不会袖手旁观。” 然而,战争似乎不太可能发生。 但随后发生了最戏剧性的升级:5月7日星期五,警方突袭阿克萨清真寺。医护人员说,晚上8点刚过,携带催泪瓦斯、眩晕手榴弹和橡胶头子弹的警察冲进了清真寺,与投掷石块的抗议者发生了数小时的冲突,造成数百人受伤。 警方说是扔石头的人挑起的,但有几名礼拜者的看法恰恰相反。 在斋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夜晚之一的祈祷大厅里出现了震撼手榴弹和子弹,这被视为对所有穆斯林的严重侮辱。

袭击发生数小时后,清真寺的另一名领导人谢赫·奥马尔·基斯瓦尼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事关耶路撒冷的犹太化,这为5月10日(周一)一场戏剧性的决战奠定了基础。” 法庭对谢赫贾拉驱逐事件的最后听证会,原定在耶路撒冷日举行,这一天是犹太人庆祝1967年东耶路撒冷被占领后耶路撒冷重新统一的日子。 犹太民族主义者通常会在这一天游行穿过老城的穆斯林区,并试图参观阿克萨清真寺的所在地圣殿山。

然而这次游行、阿克萨清真寺引发的紧张局势,以及谢赫贾拉可能会发布驱逐令,这一切因素似乎正在朝着危险的方向发展。 以色列政府急于平息紧张局势,驱逐案的最高法院听证会被推迟。但在巴勒斯坦人囤积了石块,以防与警方和极右犹太人发生冲突之后,警方在周一清晨,再次突击搜查了阿克萨清真寺。

这已经是三天内的第二次,震撼的手榴弹和橡胶头的子弹在整个建筑中发射,这一场景被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在收到情报简报后,政府在最后一刻决定在穆斯林聚居区撤销耶路撒冷日游行,简报称:如果继续进行游行将有升级的风险。 但简报内容太少了,发布也太迟了。那时,以色列军队已经开始命令平民远离加沙地带。周一下午6点刚过,加沙地带就开始发射火箭弹了。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