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2022中期选举之前,民主党需要解决突然出现共和党选民的问题

纽约时报5月19日报道,这一次,民主党领导人希望,他们不会被突然出现的共和党选民震惊。民主党人控制了国会参众两院,但也只是勉强。

图片来源:Unsplash

回想一下2020年10月,你可能还记得自己期待事情会有所不同。民调显示,民主党众议院候选人有望接近他们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的历史优势。但这并没有发生。

在连续第二个总统选举周期中,民主党人对投票中站出来支持唐纳德·特朗普及其共和党盟友的选民数量感到震惊。

本周,众议院民主党的竞选机构——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公布了对2020年大选的调查结果,目的是了解对该党来说是什么出现了偏差,以及为什么在民调专家在2016年之后进行了修正后,调查仍然不准确。

众议院议员、竞选委员会主席肖恩·帕特里克·马洛尼今天在电话采访中说,这份报告得出了两个相互关联的结论。一个是,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拒绝进行民调的可能性过高,这一结论在民主党私人民调机构最近发布的其他调查报告中得到了印证。另一个原因是,特朗普出现在选票上似乎推高了共和党基础选民的投票率。

马洛尼说,“在2020年,我们意识到,民调错误实际上抵消特朗普的投票率,”“所以在民意调查中,你对选民表象的假设是错误的。”

由于支持特朗普的人相对不愿接受调查,调查研究人员可能认为,他们已经达到了合适的比例,比如没有大学学位的居住在农村的白人男性。但事实上,他们所触及的往往是人口中偏向民主党的部分。

在民调相对准确的2018年,这一点没有被考虑得太多,大概是因为最反制度和反民调的选民,也可能是那些只有在特朗普本人出现在选票上时才会投票的人。

在2020年,特朗普在典型的低投票率基础上的受欢迎程度意味着投票率的上升实际上帮助了共和党人,而不是民主党人——这是罕见的情况。“因为支持特朗普的低倾向选民比支持我们的低倾向选民多得多,它会在数据中产生涟漪效应,产生巨大影响,”马洛尼说。

他以前也经历过这样的过程:2017年,在特朗普意外战胜希拉里·克林顿之后,时任国会议员的马洛尼在第三个任期内领导了一项调查,调查民主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一工作帮助他获得了目前担任众议院竞选部门负责人的职位。

这一次,他组建了一个团队,包括竞选顾问、学者和国会的其他民主党成员,他们组建了一个他称之为“史无前例的全国民调数据库”,收集了超过600份众议院选举的民调数据,以及选民档案和其他地方级别的数据。

去年,由于民主党人低估了特朗普的出现会在多大程度上提高共和党的投票率,他们的策略师错误地认为,一些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出现逆转的席位到2020年仍将是安全的。在2018年首次获胜的六名民主党人在2020年的竞选中以不到两个百分点的差距落败。

马洛尼说,共和党对“撤资警察”运动和“民主社会主义”的攻击对民主党产生了很大影响。

“你会意识到,关于社会主义和‘撤资’的谎言和扭曲确实起到了作用——我对此毫无异议,”马洛尼说。

他补充说:“但我认为,当你知道特朗普把一群人赶出了投票站时,这些谎言的力量就被夸大了。”

在明年的中期选举中,他表示,鉴于特朗普的名字不会出现在选票上,如果共和党人指望从基层选民那里获得特朗普级别的参与度,那将是在冒险。

“这让你提出问题,后特朗普的毒性时代、阴谋论、马特·盖兹和马乔里·泰勒·格林以及对国会大厦的攻击——如果没有特朗普的投票率,这些信息还能起作用吗?”

马洛尼说,“研究表明,他们对有效的信息的力量感到太过安慰,没错,但特朗普吸引选民的力量极大地帮助了他们。”

不过,他警告说,不要对报告的结果感到安慰,报告最终提醒人们,有一部分人的民调仍然是多么遥不可及——不管是主流民调专家还是民主党候选人。

在策略方面,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民主党的支出严重偏离了草根竞选活动,而转向了电视广告,这些广告在竞选中大多出现得较晚,最终几乎没有做出对他们有利的事情。

马洛尼说,他计划继续使用拥有600个民意调查的数据库。哥伦比亚特区政府已经在今年的补选中使用它来分析信息的有效性。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