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民主党大选复盘报告发布,为2022年中期选举敲响了警钟

关注美国政治和竞选的记者亚历山大·伯恩斯(Alexander Burns)在《纽约时报》发文,分析了民主党对于2020年大选的审查报告提出的警告:民主党在对抗假信息,传递自身政策信息和调动选民方面均存在很大的隐患,而这些可能危及该党2022年中期选举的结果。

美国总统拜登。图源:Wikipedia Commons

去年,民主党人以一个种族多样化的联盟击败了总统特朗普,并夺取了参议院,在乔治亚州、亚利桑那州和威斯康星州等关键州以微小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一份新报告警告说,在下一次选举中,他们不能指望重复这一壮举。

几个著名的民主党宣传团体对2020年选举进行了审查,认为除非民主党能更好地提出经济议程并对抗共和党散布错误信息和将所有民主党候选人与极左派挂钩的企图,否则该党有可能在非裔、西班牙裔和亚裔美国人的选民中失去优势。

《纽约时报》获得的这份73页的报告是在三个主要的民主党利益集团的要求下编写的。“第三条道路”(Third Way),一个中间派智囊团,以及促进非裔和西班牙裔候选人的集体政治行动委员会(Collective PAC)和拉丁裔胜利基金(Latino Victory Fund)。这似乎是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在上次竞选后进行的最彻底的自我批评行为。

译注:政治行动委员会是一个为特定政治政策进行宣传的组织,它向支持这些政策的政党或候选人提供资金。PAC是政治行动委员会的缩写。

这份文件更加引人注目,因为它是写给一个胜利的政党的。尽管取得了成功,但民主党人曾希望实现对国会两院更有力的控制,而不是他们享有的极端不稳定的优势。

研究发现,在一定程度上,民主党人没有实现他们的愿望,因为许多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候选人没有得到和拜登同等支持,这些选民厌恶特朗普,但对整个民主党不信任。这些选区包括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的西班牙裔选民,加利福尼亚州的越南裔和菲律宾裔选民,以及北卡罗来纳州的非裔选民。

报告警告说,总的来说,2020年的民主党人缺乏关于经济和从疫情中恢复的核心论点——这种论点可能有助于候选人击退共和党人关于民主党想 “保持关闭经济”或更糟的说法。报告得出结论:该党 “过于倚重‘反特朗普’的言论’”.

报告称:“无论输赢,自称是进步派还是温和派,民主党人一直提出缺乏强有力的属于民主党的招牌是2020年的一个重要问题,在缺乏强有力的党派招牌的情况下,反对派紧紧抓住共和党的谈话要点,暗示我们的候选人会‘烧掉你的房子,带走警察’。”

前众议员黛比·穆卡塞尔·鲍威尔(Debbie Mucarsel-Powell)是一名民主党人,11月在南佛罗里达州失去了连任机会,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她曾与报告的作者谈过,并对民主党对西班牙裔选民的宣传以及该党未能反驳西班牙语媒体的错误信息提出了关切。

穆卡塞尔·鲍威尔说:“不幸的是,民主党在某些方面已经与我们的选民失去了联系,有这样一种假设,即有色人种或工人阶级当然会投票给民主党人。我们永远不能假设什么。”

这份报告主要由两位资深的民主党党员马龙·马歇尔(Marlon Marshall)和林达·陈(Lynda Tran)撰写,是民主党关于如何对待2022年选举的内部辩论中最重要的一枚炮弹。由于 “第三条道路”(Third Way)的参与,它可能会激起某些方面的怀疑,而许多左派人士对该组织充满敌意。

最初支持这项研究的第四个团体——竞选财务改革团体 “结束公民联盟“(End Citizens United)在今年春天退出了该项目。该组织的负责人蒂凡尼·穆勒(Tiffany Muller)说,它不得不放弃参与,转而关注通过《为人民服务法》(For the People Act),这是一项全面的善政法案,目前正卡在参议院。

注:2010年,公民联盟在美国最高法院的 “公民联盟诉联邦选举委员会(Citizens United v. FEC)”一案中获胜,该案将禁止公司和工会在联邦选举中进行资助的联邦法律视为违宪。

马歇尔和陈以及发起审查的团体最近几天已经开始与民主党立法者和党内官员分享其结论,其中包括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詹姆·哈里森(Jaime Harrison)。

Photo by Jack Prommel on Unsplash 

参与编写报告的人士说,这项研究跨越了近6个月的研究和数据分析,仔细审查了众议院和参议院的约30场竞选,并对143人进行了采访,包括立法者、候选人和民意调查员。所审查的竞选活动包括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参议院选举,以及明尼阿波利斯、洛杉矶、亚特兰大和达拉斯郊区以及新墨西哥州和缅因州农村的众议院竞选。

这项研究是在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上个月公布的内部审查之后进行的。这两个项目都发现,民主党候选人被有缺陷的民意调查和疫情对竞选活动的限制所阻碍。

在民主党国会行动委员会的报告中,该委员会将国会层面的挫折归因于特朗普支持者投票率的激增,以及民主党对称其为仇视警察的社会主义者的攻击反应不力。

左派的一些立法者抱怨说,对左翼信息传递的批评相当于将该党的失败归咎于积极分子。

2015年,民主党进步派候选人在一次竞选集会上。——图源:Michael Vadon/Wikipedia Commons

然而,“第三条道路”、“集体政治行动委员会”和 “拉丁裔胜利基金”的审查报告更进一步,认为该党的信息传递方式存在缺陷,可能使民主党在众议院失去了十几个席位。它的报告提供了一个直截了当的评估,即在2020年,共和党人成功地在民主党的议程上误导了选民,而民主党人对有色人种选民的宣传是错误的,好像他们是一个单一的、左倾的群体。

加利福尼亚州众议员托尼·卡德纳斯(Tony Cárdenas)去年领导了国会西班牙裔核心小组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他接受了对民主党信息传递的批评,并表示该党应摒弃 “有色人种选民天生就更进步“的假设。

卡德纳斯说:“这一直是个荒谬的想法,从来都不是真的。”他感叹共和党人成功地 “试图用社会主义的信息和类似性质的东西来迷惑拉丁裔选民,比如像‘取消警察经费’一类的口号。”

集体政治行动委员会主席昆廷·詹姆斯(Quentin James)说,很明显,“我们从沿海地区民主党人那里看到的一些言论”是有问题的。詹姆斯指出,积极分子要求 “取消”警察的经费,即使是对警务改革的支持者,也是特别有害的。

“我们做了一项民意调查,显示黑人选民基本上都支持改革警察和重新分配他们的预算,”詹姆斯说,“但‘取消’(defund)这个术语在黑人社区不受欢迎。”

2020年6月5日,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抗议活动中,示威者举着“取消警察经费”的牌子。——图源:Taymaz Valley/Wikipedia Commons

在竞选位于奥马哈的众议院席位时失利的进步派民主党人卡拉·伊斯特曼(Kara Eastman)说,共和党人成功地传递了 “一连串的信息”,将她和她的政党抹成了主流之外。伊斯特曼说,她曾告诉2020年审查报告的作者,她认为这些标签对女性的伤害尤其大。

第三条道路的战略家马特·贝内特(Matt Bennett)说,该党需要做好更多准备,以便在中期竞选中进行辩护。

班尼特:“我们必须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些把民主党人描述为激进的攻击,并使之落地。很多东西都没有落在拜登身上。”

在2020年的选举中,民主党人在有色人种选民中保持了很大的优势,但报告指出了一些薄弱环节。该报告发现,拜登和其他民主党人在拉丁裔选民中的表现与2016年相比有所下降,“特别是在这些社区的工人阶级和非大学生选民中”。

报告发现,亚裔美国人投票率的激增似乎确保了拜登在佐治亚州的胜利,但在有争议的加利福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的竞选中,民主党众议院候选人在亚裔美国人选民中落后于拜登。在一些重要的州,民主党人动员黑人选民的速度不及共和党人动员保守白人选民的速度。

报告警告说:“与2016年相比,投票率的大幅提高使民主党从黑人选民那里获得了更多原始选票,但在大多数竞选中,白人选民的爆炸性增长超过了这些收益。”

共和党方面在去年遭受严重挫折后没有进行类似的自我检讨,主要是因为共和党领导人对有关特朗普影响的辩论没有兴趣。

共和党面临着严重的政治障碍,原因是特朗普的不受欢迎,年轻选民的自由主义情绪日益高涨,与此同时变化的国家的日益多元化。该党的许多政策都不受欢迎,包括削减社会福利和退休保障计划以及为富人和大公司保持低税率。

然而,美国选举制度的结构使全国性的竞选活动向共和党倾斜,因为国会的选区划分(杰利蝾螈现象)以及农村白人选民在参议院和选举人团中的代表比例过高。

注:杰利蝾螈(Gerrymander),是一个来自美国的政治术语,指以不公平的选区边界划分方法操纵选举,致使投票结果有利于某方。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是美国总统选举的方式,是一种间接选举,旨在选出总统和副总统。根据《美国宪法》及宪法修正案,美国各州公民先选出该州的选举人,再由选举人代表该州投票。不公正的选区划分和选举人团制度使得保守州的比例代表更高,从而有利于共和党。

迄今为止,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的希望取决于从疫情中强劲复苏的前景,以及选民认为共和党是一个不适合治理的政党。

新泽西州众议员米基·谢里尔(Mikie Sherrill)是一位温和派民主党人,他在听取了报告的结论后称,这证明该党在2022年需要一个关于经济的强有力的中心信息。

“我们需要继续向美国人民展示我们所做的一切,然后在全国各地、每个城镇不断地谈论民主党人如何执政,”谢里尔说。

报告中基本上没有提到民主党在低收入白人选民中面临的巨大失利。然而,在报告的结论中,马歇尔和陈写道,民主党人需要传递一个包括工人阶级白人的信息,并与共和党关于低税收和军事力量的明确的 “集体福音”相抗衡。

他们写道:“我们的福音应该是拥护所有劳动人民(包括但不限于白人劳动人民)并提升我们的机会、公平、包容的价值观。”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