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评论:欧美国家想成立对抗中国联盟,特鲁多会配合吗?

据加拿大CBC 6月10日报道,七国集团领导人本周末将举行会谈,会谈的主题肯定只有这三个:新冠疫情、气候变化和中国。但最后一个话题可能会主导整场讨论。

(来源:pexels)

这次峰会可能不会产生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著名的“铁幕”演讲那样的时刻,现在的人们普遍认为这次演讲标志着冷战的开始。但是,大西洋两岸的西方建制派都发出了一个声音,警告中国所带来的威胁,并将这一时刻描述为一个不容错过的团结起来反对它的机会。

英国首相约翰逊提议扩大民主国家联盟。他已经给这个新联盟起了一个暂定的名字:D-10。“D”代表民主,这10个国家是传统的七国集团外加以嘉宾国身份出席康沃尔峰会的三个国家:印度、澳大利亚和韩国。

当然,这三个国家的共同点不止是选举民主。它们也都与中国有严肃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在一个似乎再次分裂为敌对集团的世界上被假定为盟友的原因。

美国总统拜登已经在4月份成功主办了一次气候峰会,他或多或少为处理另外两个问题做好了准备。

拜登在上周末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中阐明了他的峰会目标。他写道,这个新联盟的使命之一将是“对抗中国和俄罗斯政府的有害活动”。

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离任后,“西方世界”看起来有些破裂。特朗普经常蔑视国际承诺,对盟友强硬,他导致欧洲和全球对美国做正确事情能力的信心大幅下降。

英国脱欧和应对疫情的不稳定也让欧洲内部的关系变得紧张。

但有一个问题将欧洲和北美所有政治派别的政府团结在了一起,而且在两极分化的美国政治舞台上也罕见地获得了跨党派的共识。这个问题就是对中国的不信任。

(来源:unsplash)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Ho-Fung Hung说:“中国日益咄咄逼人的外交、言论和政策正导致其他国家联合起来反对中国。”他列举了针对不同国家的一系列行动。”

像德国等国家,曾经可能为自己在中国可能失去的汽车销量而焦虑,现在却也对中国的外交举措感到愤愤不平。

他说:“这造成了一种反弹,使任何想说中国好话或说欧洲应该改善与中国关系的人,现在在欧洲政治上也非常困难。”

他说,印度也正在从中国的“友敌”转变为更大程度上的对手,特别是与中国军队在两国偏远的喜马拉雅边界上发生冲突后。

Ho-Fung Hung说:“中国在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的影响力让印度担心,他们被中国的朋友包围。”

印度还感觉被一个人口与它相当,但GDP和国防预算是它的四倍多的国家打败。Hung说:“所以印度肯定会很高兴加入这个对抗中国的联盟,尽管它并不乐于与俄罗斯争吵。”

如果“D-10”联盟出现,以本周在英国举行的会议为核心的国家,很多可能会或多或少地与它联系紧密,包括中国许多紧张的邻国,如菲律宾和马来西亚。

他说,中国背后的联盟可能要弱得多,“他们必须坚持与中国合作。但他们不是那种分享基本价值观甚至地缘政治利益的朋友。”

Ho-Fung Hung说,西方的联盟虽然饱受考验,但却更有深度。“作为一个民主联盟,它有着悠久的历史,共同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

加拿大与中国的争端集中在康明凯和斯帕沃尔被拘留一事上。对特鲁多来说,确保解决这两名加拿大人的困境是向中国提出要求的一部分,这一点将非常重要。

特鲁多也知道加拿大公众在涉及中国时态度不好。他的所有反对党,甚至他自己的一些自由党议员,都投票赞成要求他的政府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度的议会动议。

(来源:pexels)  

尽管美国国内存在各种党派之争,但在拜登准备前往英国、在参议院通过一项旨在支持美国科技公司对抗中国竞争对手的重要法案之际,两党走到了一起。

在加拿大没有这样的共识。当特鲁多收拾行囊准备参加峰会时,反对党官方发表了一份声明:“要确保加拿大的未来并抵制中国政权,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加拿大的保守党。”

前加拿大外交官和中国问题学者Charles Burton说,加拿大面临着一个选择。

他表示:“在联合国缺乏任何有效回应能力的情况下,受中国行为影响的国家联盟希望采取更协调一致的行动,因为中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因此有能力否决任何重大事件。”

“加拿大是否准备为遭受人质外交的澳大利亚人站出来,就像我们期望澳大利亚人为我们的康明凯和斯帕沃尔站出来一样?我们是否准备与我们的盟友一起实际参与会让中国不高兴的事情?还是我们想把这个问题留给其他大国,希望如果加拿大保持相对中立,我们就能保护我们在中国的市场地位?”

Charles Burton想要一种更具对抗性的加拿大方式。他说,他的期望很低。

或许是对峰会的期待,中国近日一直在向世界发出友好信号。

另一位前外交官、阿尔伯塔大学中国研究所(China Institute at the University of Alberta)所长霍尔登(Gordon Houlden)说,突然谈论友谊和尊重可能是为了防止出现一个更强大的反华联盟。

“这是一个复杂的大国。他们很清楚全球的外交日程和领导日程,七国集团就属于这一类。可以肯定的是。我不认为这个时机是偶然的。”

(来源:pexels)  

霍尔登说,他看到了新冷战的因素,甚至是一场热战。“我们不得不担心,就大国竞争而言,我们正处于类似1910年的局面。”

他说,世界可能已经从冷战中吸取了错误的教训,冷战以西方和平的胜利结束。

他说:“即使在冷战后期,也有一些时期和事件是非常危险的,任何一方都有可能误判,从而导致某种核灾难。”

霍尔登援引一位中国外交官的话说:“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共存,否则我们将共同毁灭。所以说,我们将进入冷战模式,也许这是一种结果。”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很好,我们知道自己会站在哪一边,我们会尽自己的一份力。但我仍然希望我们能够避免这种结果……想象新冷战将与上一场冷战一样,这是一个危险的假设。”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