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都爱零工资?马斯克回应逃税丑闻,美国媒体认为其说谎

2021-06-11 10:21:21

自从本周二公益性媒体ProPublica公布了一份匿名泄露的税务文件,“曝光”美国25位超级富豪们多年来几近0缴税的数据之后,美国网友们就像炸开了锅一般,关注着这件事的后续进展。

图片

那份税务文件中显示,杰夫·贝佐斯、埃隆·马斯克和沃伦·巴菲特在内的25位最富有的美国亿万富翁,在拥有着他们庞大的财富的同时,只向联邦政府缴纳了很少的税款,两相对比之下,超级富豪缴纳的税率竟然比普通美国人还要低。甚至有那么几年时间,他们一分钱也不用付。

但这一切,这真的合理吗?

一、马斯克遭诘问,却淡定回应:我别无选择

首先,让我们抛开ProPublica公布的数据内容,来看看首位深陷风波之中,且一直以意见领袖著称的马斯克对此的回应。

当地时间6月10号,一贯喜欢发推的他在面对网友们的“群情激愤”之下,又冲了出来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先是转发了一条推文,原文是他好友工程师帮忙做的辩护:

图片

这位印度工程师帕纳伊·帕索莱在推特上写道:“如果富人税真的发生了(但这不会的),那么埃隆·马斯克将需要出售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特斯拉股份。这对股价来说将是可怕的,并可能伤害到许多散户股东。”

马斯克则回应道:“没错,我只有在股票期权到期的时候才会出售特斯拉的股票,此外我别无选择。顺便说一下,我将继续缴纳我在加州所得税,这将是笔庞大的税收。”

图片

而后有网友继续问他,是否履行了去年的承诺卖掉了大部分家产。马斯克又接着回应:“是的,我的房子都卖了,除了留了旧金山湾区的一套用来举办活动。(我的精力都用来)与特斯拉合作,为地球开发可持续能源。与SpaceX合作,让人类成为多星球生命,保护人类意识的未来。此外,还有通过Neuralink降低人工智能风险等问题了。”

显然,在这位精神领袖的引导下,话题似乎开始有些跑偏了。不过在那位工程师的后续的回应中,还是提到了更多网友们关心的重点——为什么1520亿美元的身家,马斯克在2015年和2017年缴纳了不到7万美元的联邦所得税,2018年甚至一分钱也没交。

图片

即使在2016年,当他行使了超过10亿美元的股票期权时,但他在2014年至2018年的五年间的总体真实税率(以缴纳的税款除以净资产增长计算)只有3.27%,远低于美国家庭的平均水平。

工程师帕纳伊·帕索莱提到了三个重点:一,马斯克在特斯拉工资为0美元;二,净资产并不等于流动资产;三,马斯克会用特斯拉股票贷款投资其他公司。而这,可能也正是他能够保持高身家却低缴税的原因了。

二、富豪都爱0薪水,净资产和流动资产分别意味啥?

既然马斯克的朋友都指出了这一点,我们就先来好好研究一下到底什么是净资产和流动资产,这两者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区别呢?

图片

所谓净资产,就是资产和负债之间的差额,也是一个人或公司拥有的资产减去负债的价值。

它是衡量公司健康状况的一个重要指标,提供了其当前财务状况的有用快照。也就是说,用一个量化的概念,来衡量一个实体的价值。

至于计算方法,就是从资产中减去所有负债。资产是指拥有的任何具有货币价值的东西,而负债是消耗资源的债务,如贷款、应付账款和抵押贷款。在商业中,净资产也被称为账面价值或股东权益,拥有大量净资产的人被称为高净值个人。

而这个高净值个人,就是特斯拉的ceo马斯克本人。

据《观察家》报道,埃隆·马斯克拥有特斯拉20%的股份,是许多其他机构股东的三倍。今年4月底,马斯克已经拥有超过1.93亿股特斯拉股票,使他的净资产达到1050亿美元。

图片

至于流动资产,简单来说就是,那些可以从储蓄账户或投资组合中的现钞流动到现金的资产。最常见的3种流动性的资产的例子有;现金、支票或储蓄帐户某些类型的投资。

一般来说,任何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转换成现金的东西,或者任何在转换过程中可能失去价值的东西,都被视为流动性不足。比如房地产、贵重物品,如珠宝汽车之类。这也是为什么那位印度工程师向公众解释说,马斯克并没有数十亿美元的闲置资金,也就是流动资产了。

但即使马斯克拥有如此高的净值,也和政府联邦税没有什么关系。毕竟美国政府税收主要依靠个人所得税和社会安全福利保障税,排名第三的是公司收入所得税。但在前几年,马斯克压根不从特斯拉拿一分钱薪水,也就是所谓的0薪,该如何收税?

就拿2018年马斯克完全没缴税那年来说,特拉斯公司也声称,马斯克的实际收入为0美元。然而当年也有媒体一项高管薪酬研究暗示,称马斯克在2018年获得了23亿美元的股票期权,这使他成为大型上市公司200位首席执行官中薪酬最高的高管。

后期又经证实,所谓的23亿美元并不是现金或股权支付,而是特斯拉董事会此前批准的一项薪酬计划,但是尚未实现。该计划承诺,如果特斯拉的市值达到6500亿美元,并达到12个运营里程碑,将在10年内分12次向马斯克支付价值23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然而在后几个月时间里,特斯拉的股票完全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从正规程序上看,马斯克的薪水确实应该是负的。

虽然这么多年来,也有马斯克通过慈善基金会捐款和家人有关的传闻,但不得不说的是富豪就是富豪,感觉像是:

“我可以利用手上的一切变现,但我就是手里不拿现金。”牌坊立起来,如今的美国联邦税法,其实也没有办法。即使急需现金,也可以出售微量股票,没错,马斯克就是这么做的。

三、ProPublica数据报告引争议,仍有几个问题值得深思

最后,让我们再回到ProPublica这个数据报告的问题上来。

上文中我们也已经提到,实际上,他们统计了25位富豪的净资产高速增长和实际缴税率,紧接着拿这个数字,与普通人的个人收入所得和实际缴税率作比较,确实显得有些偏颇。毕竟太多普通百姓并没有所谓的股票期权之类的投资,仅有一份普通的工作,根本没有所谓的净资产可言。

图片

另一方面,统计中的超级富豪的绝大部分财富来自资产。以贝佐斯为例,2014年至2018年,他的财富增加了990亿美元,但他报告的总收入只有42.2亿美元。最后,他只缴纳了9.73亿美元的所得税,这是他财富增长的1.1%的真实税率,但占了个人所得的23%左右。

聪明的人可能已经看出来了,ProPublica数据中的“真实缴税率”实在存疑。《华尔街日报》编委会称,这是一个在现存法律中,根本不存在的虚假结构。

毕竟在1920年,也就是授予联邦政府征税权的第16修正案通过7年后,最高法院审议了一个名叫默特尔·麦康伯的妇女的案件。根据新的股票红利法,她应缴纳税款。但她没有得到任何现金,只是更多的股票。

于是法院裁定,这些财富不能被视为收入。只有当相关资产被出售或实现时,才可以对其征税。这种区分方式一直延续至今。如今,当资产被出售或支付现金股息时,所得税率不超过23.8%。

不过面对这些质疑,ProPublica内部也给出了回应,他们认为:

财富/资产的不平等实际上比收入不平等更严重,而美国税收体系对此并没有发挥多大作用。这项调查揭示了富人与大多数美国人疏远的机制,以及由此产生的一切偏离民主的后果。

那么,为什么现存的美国税收制度允许,这种失控的不平等存在?ProPublica内部看来,有些制度的设立存在于谎言至上。

第一个谎言是,未实现的收益是不可用的。

报告显示,富人确实在利用他们未出售的资产,以这些资产为抵押借款用于消费:例如上文中的马斯克就以价值577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作为个人贷款抵押。这类贷款通常要到死才会偿还,这是一种被称为“买、借、死”的策略。在那之前,利息的支付可以用来减少所得税责任。

第二个谎言是,人们最终必须为自己的财富纳税,即使这在他们死前不会发生。

但富人也有办法避免这最后一项税收。其中一个漏洞被称为基础加价:当一项增值资产被遗赠时,其价值将被重新设定,或者在法律看来被加价,从而允许继承人绕开数十亿美元的资本利得税。另一种策略是通过复杂的信托和慈善机构将资产传下去,这样富人就可以避免近一半的遗产税。

第三个谎言是,对财富/资产征税有些不切实际了,但政府却成功地征收了财产税。

如果想要改变这种不平等差距的扩大,只有靠征收“富人/资产税”、固定遗产税、提高公司和资本利得税(拜登政府酝酿改革中)才能缓解。当然,19世纪60年代和20年代,政府完全公开个人所得税记录或许也还有效。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