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伯尼·桑德斯:美国两党的对华新共识,和20年前一样是错误的

Gage Skidmore from Surprise, AZ,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C BY-SA 2.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美国参议员桑德斯在外交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认为美中关系是一场经济和军事上的零和斗争,这是令人不安和危险的。美国必须吸取反恐战争的教训,抵制试图通过敌对和恐惧来建立国家团结的诱惑。一场新的冷战将无助于美中两国人民的利益,和建议更加公平的全球体系。加美编译,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美国今天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全球性挑战,气候变化、流行病、核扩散、大规模的经济不平等、恐怖主义、腐败、威权主义,这些都是共同的全球性挑战,任何一个国家单独行动都无法解决这些问题。

想要解决,需要加强国际合作,包括与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的合作。

因此,当下华盛顿迅速达成共识,认为美中关系是一场经济和军事上的零和斗争,这是令人不安和危险的。这种观点的流行,将创造一种政治环境,在这种环境中,世界迫切需要的合作将越来越难以实现。

在这个问题上,传统观念的变化之快令人瞩目。

就在20多年前的2000年9月,美国企业界和两党领导人,强烈支持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简称PNTR。当时,美国商会、全国制造商协会、企业媒体,以及几乎所有华盛顿的外交政策权威人士都坚持认为,通过允许美国公司进入中国不断增长的市场,PNTR是保持美国公司竞争力的必要条件,中国经济的自由化将伴随着中国政府在民主和人权方面的自由化。

这一立场曾被认为是明显的,不容置疑的正确、

中立的布鲁金斯学会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在2000年春天辩称,批准PNTR将“对中国领导层起到重要推动作用,中国领导层正冒着巨大的经济和政治风险,以满足国际社会对实质性额外经济改革的要求。”

另一方面,否认PNTR,“意味着美国公司,将无法从中国为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而做出的最重要承诺中受益”。

与此同时,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政治学家诺曼·奥恩斯坦(Norman Ornstein)更加直言不讳。

“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是一件好事,对美国和扩大中国的自由都是如此,”他断言。“这似乎是,或者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这非显而易见,至少对我来说,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帮助领导反对那个灾难性的贸易协定。

我当时就知道,许多劳动人民也知道,允许美国公司转移到中国,并以微薄的工资雇佣那里的工人,将刺激一场逐劣竞赛:美国的高薪工会工作流失,工人的工资会降低。

事实就是如此。

在随后的大约20年里,美国约有200万个工作岗位流失,4万多家工厂关闭,工人的工资停滞不前,与此同时大企业却赚取了数十亿美元,高管们获得了丰厚回报。

2016年,特朗普赢得了总统大选,部分原因是他在竞选中反对美国的贸易政策,以其虚假和分裂的民粹主义,挖掘了许多选民的真实经济斗争。

与此同时,中国的自由、民主和人权并没有扩大,随着中国走向更加威权的方向,这些反而受到了严重的削弱,同时中国在全球舞台上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

华盛顿传统智慧的钟摆,现在已经从过于乐观地看待与中国自由贸易所带来的机遇,转变为过于强硬地看待由更富裕、更强大、更专制的中国所构成的威胁,很讽刺的是,这正是贸易增长的结果之一。

2020年2月,布鲁金斯学分析师布鲁斯·琼斯(Bruce Jones)写道,“中国的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最大的能源消费国,拥有第二大国防开支,已经使全球事务动荡不安”,动员起来“面对大国竞争的新现实,是未来时期美国国策方面的重大挑战。”

几个月前,我在参议院的保守派同事、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将来自中国的威胁比作冷战期间苏联的威胁,“美国再次面临一个强大的极权主义对手,这个对手试图主宰欧亚大陆,重塑世界秩序。”

就像华盛顿在二战后重组美国国家安全架构,为与莫斯科的冲突做准备一样,科顿写道,“今天,美国的长期经济、工业和技术努力需要更新,以反映共产主义中国构成的日益增长的威胁。”

就在上个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亚洲政策的高级官员库尔特·坎贝尔表示,“(与中国)广泛接触的时期已经结束”,而未来“主导模式将是竞争”。

不要相信那些天花乱坠的宣传

20年前,美国经济和政治机构对中国的看法是错误的。

今天,普遍的对华共识已经大变,但再一次大错特错。

现在,华盛顿的当权者,不再颂扬自由贸易和对中国开放的好处,而是吹响了新冷战的号角,把中国说成是对美国存在的威胁。我们已经听到政客和军工联合体的代表,将此作为国防预算越来越大的最新借口。

我认为,挑战这种新的共识是重要的,正如挑战旧的共识一样。我反对中国政府的许多政策和做法,所有美国人都应该反对:窃取技术,压制工人权利和新闻,在西藏和香港进行的镇压,对台湾的威胁,以及对维吾尔人的残暴政策。

美国也应该关注中国咄咄逼人的全球野心。美国应继续在与中国政府的双边会谈,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多边机构中推动这些问题。如果美国对自己的盟友和伙伴在人权问题上坚持一贯的立场,这种做法将会更加可信和有效。

然而,围绕与中国的零和全球对抗,来组织美国的外交政策,不会让中国更好地行事,而且在政治上是危险的,在战略上是适得其反的。

急于对抗中国,有一个最近的先例,全球“反恐战争”。9/11袭击发生后,美国政界迅速得出结论,反恐必须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近二十年之后,花了6万亿美元,很明显,民族团结被利用来发动一系列无休止的战争。事实证明,这些战争让美国在人力、经济和战略方面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并在美国政治中产生了仇外心理和偏执,首当其冲的是美国穆斯林和阿拉伯社区。

今天,在对中国无情的恐惧气氛中,美国正经历着反亚裔仇恨犯罪的增加,这并不奇怪。现在,美国的分裂程度比近代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严重。但过去20年的经验应该告诉我们,美国人必须抵制试图通过敌对和恐惧来建立国家团结的诱惑。

更好的前进道路

拜登政府正确地认识到,威权主义的崛起是对民主的主要威胁。

然而,民主和威权主义之间的主要冲突,并不是发生在国家之间,而是发生在国家内部,包括美国。

如果民主会取得胜利,将不会在传统战场上,而是通过证明民主比威权主义,能够为人民提供更好的生活质量。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重振美国民主,通过解决工薪家庭长期被忽视的需求,恢复人们对政府的信心。

我们必须创造数以百万计的高薪就业岗位,重建我们破败的基础设施,对抗气候变化。

我们必须解决我们在医疗保健、住房、教育、刑事司法、移民和其他许多领域面临的危机。

我们必须这样做,不仅因为这将使我们与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相比更具竞争力,而且因为这将更好地服务于美国人民。

尽管美国政府最关心的是美国人民的安全和繁荣,但我们也应该认识到,在这个紧密相连的世界里,美国人民的安全和繁荣与世界各地的人民息息相关。为此目的,与其他富裕国家合作,提高世界各地的生活水平,减少荒谬的经济不平等,符合我们的利益。

这种不平等,正被世界各地的威权势力利用来建立自己的政治权力,破坏民主。

拜登政府一直在推动全球最低企业税。这是朝着结束“逐劣竞争”迈出的良好一步。但我们必须想得更长远:全球最低工资,这将加强世界各地工人的权利,为更多的人提供体面、有尊严生活的机会,并削弱跨国公司剥削世界上最贫困人口的能力。

为了帮助贫穷国家在融入全球经济的同时,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美国和其他富裕国家应该显著增加对可持续发展的投资。

为了美国人民的繁荣,世界各地的其他人需要相信美国是他们的盟友,他们的成功就是我们的成功。拜登正在做一件完全正确的事情,提供40亿美元支持名为COVAX的全球疫苗计划,与全世界分享5亿剂疫苗,支持世贸组织的一项知识产权豁免,使较贫穷国家能够自己生产疫苗。

中国为提供疫苗所采取的步骤值得承认,但美国可以做得更多。当世界各地的人们看到美国国旗时,应该是在救生物资的包裹上,而不是无人机和炸弹。

为美国和中国的劳动人民,创造真正的安全和繁荣,同样要求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全球体系,将人类的需求置于企业的贪婪和军国主义之上。

在美国,把数十亿纳税人的钱交给企业和五角大楼,同时煽动偏见,将无助于实现这些目标。

美国人决不能对中国的镇压、对人权的漠视和全球野心持天真态度。但我坚信,加强尊重所有人的权利和尊严的全球准则,包括美国、中国和世界各地的人,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

然而,我担心,两党越来越多地推动与中国的对抗将阻碍这些目标的实现,并有可能让两国的威权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势力更加强大,而且还将转移人们对两国共同利益的关注,比如应对气候变化、流行病和核战争带来的破坏等真正存在的威胁方面。

与中国发展互惠互利关系并非易事,但我们可以做得比新冷战更好。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