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6000亿美元的财富基金陷入了宫斗

2021-06-21 17:01:14

Fiona MacDonald在彭博社发表文章,称曾经在海湾地区占据领导地位的富裕国家科威特由于政治分歧而陷入混乱,最近几年,由于政治腐败、管理落后以及新冠疫情的冲击,这个国家的赤字正在不断累积,而政府需要的全面改革却迟迟得不到落实。

By Jaafar Alnasser - Kuwait, CC BY 2.0

一个价值6000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陷入了一场政治权力斗争的漩涡中,这场斗争搅乱了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科威特投资局(The Kuwait Investment Authority)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投资机构,自两个月前其董事会任期届满以来,这个机构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据一位熟悉此事的人士称,政治分歧使得对九名董事会成员的组成难以达成统一,因此,新的任期还未得到批准。

科威特投资局通过两家关键基金,管理科威特庞大的石油财富,目前笼罩在科威特投资局上的不确定性,反映出一个更广泛的问题,正是这个问题导致政策制定陷入瘫痪,促使评级机构发出降级的警告,并反过来使这个欧佩克主要原油出口国的政府难以获得现金。

这是海湾地区唯一的民选议会成员,与由执政的埃米尔任命的政府领导人之间尖锐对峙的一部分,僵局阻碍了国家借贷,使其几乎没有足够的资金支付公共部门的工资。争端还推迟了投资和经济改革,包括政府所说的为结束连续八年的预算赤字,而需要的对国家福利的全面改革。

科威特商人、经济学家阿卜杜拉·沙米,他拥有两家专门从事医疗和金融服务的公司,他说:“这发出的信号非常消极,这是一个新的低点,我可以这么说,我们有两个政治议程,所以有两个经济议程,第一个是朝着西方采取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发展,另一个则是想维持现有的福利制度。”

议会发言人马尔祖克·阿尔加尼姆周日呼吁本周召开特别会议,以批准这项预算,这是目前议会议程上的一个紧迫项目。他在一份似乎是针对争斗中的政治家的信息中说,公民的利益应该高于所有政治分歧。

科威特曾经是一个繁荣的经济体,在阿拉伯国家中处于领先地位,但它早已被那些不受选举机构束缚、一心想在国际舞台上获得一席之地的邻国们所取代。

迪拜确立了自己作为该地区商业之都的地位,而在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已经开始实施一项雄心勃勃的经济重塑计划。

相比之下,科威特的新埃米尔已经80多岁了,他要面对的是一个由50名成员组成的国民议会,自12月的选举以来,独立和反对派议员占据了主导地位,他们代表的选民对现状越来越愤怒,并推动着民粹主义的议程。

科威特前埃米尔于去年9月去世,给这个期待这位统治者制定国家轨迹的决策机器留下了空白,使人们对高层变革将为国家注入新的活力的早期希望破灭了。

卡勒德·安萨里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并参与了三个家族企业,他说:“人们在私营部门挣扎求生,但政府没有任何战略。无法想象未来的样子,我们看到迪拜和沙特正在努力吸引商业和发展。根据他们现在的做法,他们会比我们生存得更好。”

By Mikael Lindmark - Own work, CC BY-SA 2.5 se

最近的打击腐败行动

最近几个月,关于高级法官和官员受贿、洗钱和权钱交易的指控主导着社交媒体,因为政府开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非常公开的清理工作,它希望能借此安抚批评者,并为财政改革铺平道路,使经济重新走上正轨。

一名前总理和其他高级官员在反腐行动中被逮捕,但许多科威特人认为这不过是表面功夫,而议员们的注意力全在议会的拉锯战中。

反对派议员将注意力集中在努力推翻议长,和一项政府支持的投票中,该投票不允许他们在2022年底之前对总理提出质疑。他们声称要阻止定期会议,直到他们的要求得到满足,这一举动使决策陷入瘫痪。

反对派议员穆巴拉克·哈杰拉夫说:“我们呼吁埃米尔进行干预,因为我们拒绝与一个违反宪法的总理和一个靠政府投票获胜的议长打交道。现在,前总理和他的内政部长因挪用公款的指控入狱。人们对我们的说辞更加信服。”

在这场争论中,议会很少关注一项允许政府发行国际债券为赤字融资的法案,并反对重新分配国家救济金,尽管近四分之三的支出来自于工资和补贴。

政府需要议会批准其经济计划中的大多数重大举措,包括引入增值税和消费税以增加非石油收入,以及重新考虑国家补贴和将科威特的一些国有资产私有化的计划。在过去的十年里,所有这些提议都被否决了。

政府每月产生33亿美元的赤字,在去年油价暴跌和疫情来袭时,政府采取了快速修补措施来履行财政承诺(注:彭博社于今年2月报道,科威特政府已将其最后一批非营运资产转移给该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以换取现金来填补预算赤字)。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科威特将在未来五年内形成1840亿美元的累计预算赤字。

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的高级驻地学者克里斯廷·迪万说:“这确实是领导层的失败。执政过渡以及疫情的考验提供了建立民族团结和共同目标的机会,但这一宝贵机会已经错失了,在科威特,政治是无法逃避的。领导人必须通过对公众和议会的工作来建立变革的联盟,这是一个艰巨的考验,并且对于专制统治者来说,是无法获得潜在回报的。”

一个后退的轨迹

即使没有议会的批准,经济的救命稻草——6000亿美元的“未来世代基金”(Future Generations Fund),由科威特投资局管理,旨在为石油价格下跌之后的生活提供储备的基金,也基本上是牢不可破的。一般储备金(The General Reserve)用于政府开支,也由科威特投资局管理,现在只能靠更高的油价来维持。

其结果是,尽管该国拥有巨大的财富,但却没有做好准备来抵御外部冲击,比如新冠疫情,2020年,科威特的经济萎缩了近10%,比任何海湾地区的同行都要糟糕,除了邻国伊拉克,因为这个国家被几十年的战争和制裁所折磨。

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的高级驻地学者迪万认为,由于科威特没有经历过海湾地区其他地方所看到的领导层的代际交替,因此未能与年轻的科威特人建立联系并从他们的潜力中获益。这种脱节使年轻一代期待变革的到来。

拥有银行和投资学博士学位的阿南·苏拜希说:“我们对未来感到担忧,但年轻的科威特人现在更有能力,许多人正在努力创造自己的财富,并且对腐败的容忍度更低。”

她认为,科威特人现在有很多方式来提出他们的不满,特别是通过社交媒体,他们可以更自由地进行批评。

她说:“尽管战略方向还不明确,但是权力的平衡正在发生变化。”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