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  正文

美国农民自杀率飙升:负债、出口萎缩、极端天气和疫情催生绝望

2020-09-21 10:35:16
Image by: Jed Owen

农民自杀在全球都是一个问题,但相对的被谈论较多的是印度的贫苦农民,如果没有官方数据,人们很难相信,在机械化普及、储运网络健全、金融服务提供支持的美国农村地区,农民的自杀率也在近年不断上升。

距离威斯康星州首府麦迪逊仅一小时车程的洛根维尔,牛群在倾斜的山坡上游荡,玉米棒子在蛇形的小路上排列。这个只有300人的小镇,是一个农场的国度。但现在的农场比过去少了。兰迪-罗克是当地的一位奶农,他有时会开车四处数着剩下的几个幸运儿。在经济大衰退期间,罗克曾经深陷债务,他考虑过自杀。但直到他的一位邻居莱昂-斯塔茨在2018年自杀,罗克才意识到其他农民也在与抑郁症作斗争。不久之后,他开始组织起一个为当地农业家庭提供支持的“农民天使网络”,帮助干预农民自杀问题。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农民和牧场主的自杀率几乎是全国的三倍。虽然令人震惊,但农民的高自杀率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个问题至少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当时高利率和出口萎缩使农业陷入危机。此外,非营利组织“农场援助”的艾丽西亚-哈维说,农业工人要常年面对来自市场、贸易和天气的影响,而许多其他工人则不然。

伊利诺伊大学农业安全与健康教授乔西-鲁道菲在2018年对中西部地区170名年轻农民和牧场主进行了调查,发现53%的受访者表示有轻度到重度的抑郁症症状。根据美国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的数据,只有大约7%的美国成年人承认每年都会经历一段抑郁症。耕作也会让人感到孤独;长时间在田间劳作会加剧孤独感和绝望感。

根据疾控中心的数据,最有可能自杀的美国人是生活在农村地区的老年、美国原住民和白人男性。大多数农民正好符合这一特征。最新的农业普查发现,97%的农场生产者是白人或美国原住民,64%是男性,他们的平均年龄是57岁。占比34%的人是65岁以上。

自杀是许多国家农民的问题。印度、澳大利亚和英国等国近年来在不同的时间点都报告了类似的趋势。然而,美国的不同之处在于,全国总体自杀率上升,而其他国家则在下降。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美国的枪支相对容易获得,在美国,枪支占了全国自杀死亡人数的一半。而在许多国家,枪支往往更常见于农村,在那里,精神卫生服务可能是稀缺的。

最近情况似乎有所恶化。2018年,运行着一条求助热线的“农场援助”的电话同比激增了109%。到今年6月,电话平均又增加了30%。令人担忧的不仅仅是增幅。哈维女士估计,2020年有61%的电话是来自处于危机中的农民,这意味着他们需要紧急的法律、财务或心理健康帮助。她说,2018年之前,危机电话只占总数的三分之一。气候变化造成的自然灾害越来越频繁,最近的财政困难和新冠大流行增加了困扰农民的麻烦。

从气候变化开始。过去几年,大中西部地区的农民看到了无数极端天气事件对农作物产量的影响:达科他州的干旱、大平原的野火和威斯康星州的“假春天”(举例来说,苹果和樱桃会在温暖的天气中成熟,但却会因为温度变化再次结冰)。8月,当一系列带有飓风强度的雷雨横扫爱荷华州时,超过1000万英亩的玉米和大豆受损。洪水也许是最常见的祸害。去年伊利诺伊州全境遭遇暴雨后,联邦政府宣布伊利诺伊州为农业灾难。麦迪逊威斯康星大学的农学家克里斯-库查里克说,很多土地多年来都没有机会干透,现在无法种植。

其次,农民经常告诉心理健康工作者,经济上的麻烦是他们最大的烦恼。从表面上看,情况似乎并不那么糟糕。美国农业部(USDA)预测,2020年农业净收入将增加190亿美元,达到1027亿美元。但美国最大的农民和牧场主组织美国农业局联合会首席经济学家约翰-牛顿却表示,农民出售牲畜和农作物获取的现金收入似乎有可能降至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这主要是因为商品价格低迷。据报道,农业收入的增长得益于政府援助的增加。牛顿估计,除去联邦支付,农场净收入将相对微薄,为660亿美元,比十年平均水平低100亿美元。

养殖业也在快速整合。2017年至2019年,持证奶牛场的数量下降了15%。威斯康星州是其中许多农场的所在地,其农场破产率居全国之首。小型家庭经营的农场感到压力,需要扩大经营规模,以销售更多的牛奶来抵消低价。但扩大规模可能需要数百万美元的成本,而牧场主必须借贷。难怪美国农业部预测,2020年经通胀调整后的农场债务将达到198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贸易政策也在增加美国农民的压力。特朗普政府发起的贸易战极大地抑制了美国大豆出口。伊利诺伊州厄巴纳市卡尔医院的农村健康专家艾米-拉德梅克表示,过去两年,她听到农民对贸易的担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去年,今年春天,当农民们盘算着洪水、低价和关税带来的后果时,新冠疫情开始蔓延。随着餐馆、酒店和学校的关闭,对食品和饮料产品的需求急剧下降。一些农民不得不倾倒数千加仑无法出售的牛奶;另一些农民则砸碎鸡蛋或掩埋新鲜蔬菜。像“农民天使网络”这样的支持团体不得不停止亲自会面,并努力在网上伸出援手。

3月,当美国国会通过了庞大的新冠救济方案时,美国人的破产速度放缓,远程医疗服务扩大,一些农民感到暂时的缓和。但该法案的许多保护措施在7月底到期,国会还没有通过第二项刺激措施。如果没有政府的帮助,“农场援助”组织担心可能会有大量的农场被强制拍卖。

好在,目前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农业工人所面临的困境,并正在建立一个定制的安全网来帮助他们。罗克说,他收到了整个中西部上游地区农民的电话,他们希望开始他们自己的本地“农民天使网络” 。拉德梅克女士和Carle医院向与农民密切合作的人提供“心理健康急救”培训,让当地比如兽医和银行家这样的人,担当起识别精神疾病或药物滥用的早期迹象的职责。

然而,即使新冠疫情消退,气候变化、整合和贸易摩擦等导致美国农民自杀压力的问题仍将存在。而美国的农民,和其他国家一样,正在老龄化。担心将家族几代人的农场遗留给孩子,以及随之而来的债务,这可能会摧残人的精神。罗克说,“那时我认为我将失去我祖父创办的农场,这个反反复复在脑子里过来过去。”

 

#美国#,#农民自杀率#,#上升#

 

译者:吴十六

责编:吴十六

 

新闻线索请联系:newsroom@caus.com,非新闻报道的需求请联系:info@caus.com

If you have a news tip or story idea, you can email us at newsroom@caus.com. For all other inquiries, please email us a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