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亚利桑那州选民欺诈案极少,这削弱了特朗普关于选举舞弊的主张

据美联社报道,亚利桑那州县的选举官员在去年的总统选举中发现,300多万张选票中有不到200件潜在的选民舞弊,这削弱了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所称的选举舞弊的说法。与此同时,他的盟友在该州人口最多的县继续进行有争议的投票审查。

图片来源:Unsplash

总共182起案件所牵涉的问题其实非常清楚,官员们将其交给调查人员进行进一步审查。到目前为止,只有四起案件被起诉,包括在另一项州调查中确定的案件,目前还没有人被定罪,甚至也没有人的选票被计算两次。

虽然可能会出现更多的案件,但这些数字表明,特朗普声称亚利桑那州的欺诈和违规行为让他失去了该州选民的选票,这是不可信的。因为经认证和审计的最终结果显示,在340万张选票中,拜登比特朗普多赢得1.04万张选票。

美联社的调查结果与之前的研究一致,表明选举舞弊现象非常罕见。该系统内置了许多保护措施,不仅可以防止欺诈行为的发生,还可以在欺诈发生时进行检测。

亚利桑那州民主党国务卿凯蒂·霍布斯说:“事实上,全州的选举官员都投入了大量精力,帮助确保我们选举的公正性,以及公众对选举的信心。其中的一部分就是严肃对待潜在的选举舞弊。”

亚利桑那州的潜在欺诈案件也说明了另一个现实:选民欺诈通常是两党共同的问题。在亚利桑那州四起导致刑事指控的案件中,两起涉及民主党选民,两起涉及共和党选民。

美联社的评论支持了许多州和地方选举官员——甚至一些共和党县官员和共和党州长道格·杜西——的说法,即亚利桑那州的总统选举是安全的,选举结果是有效的。

然而,亚利桑那州共和党领导的州参议院几个月来一直在对凤凰城马里科帕县的结果进行所谓的“法医审计”。这一努力受到了选举专家的质疑,并面临着两党的批评,但包括特朗普在内的一些共和党人表示,它将发现普遍存在欺诈的证据。

民主党人阿德里安·丰特斯说:“这不是一个大问题,”他在2020年的选举中负责马里科帕县选举办公室的工作,后来竞选连任失败。“这是一个随着时间发展而形成的谎言。这是由阴谋论者提供的信息。”

美联社在向亚利桑那州所有县提交公共记录请求后,统计了可能发生的案件。大多数县(15个县中的11个)报告称,他们没有向当地检察官提交任何潜在的案件。到目前为止,确认的大多数案件涉及到帮已故亲属投票或试图投两票的人。

除了美联社对县选举办公室的审查外,2019年成立的州总检察长办公室选举诚信单位也在审查潜在的欺诈案件,该单位的目的是搜寻欺诈行为。

今年4月,司法部长马克·布洛维奇的一位发言人对美联社表示,司法部正在进行21项调查,不过他没有具体说明这些案件是否都来自去年秋天的大选期间。

一个月后,该办公室起诉了一名妇女,因为她在11月代表她死去的母亲投票。一位发言人本周拒绝提供最新信息。

马里科帕县正在接受州参议院共和党人下令进行的有争议的投票审查,在210万张选票中,只发现了一例潜在的舞弊。这是一个可能在另一个州投票的选民。案件被送到县检察官办公室,由县检察官办公室转交给州检察长。

县选举官员发现的几乎所有案件都发生在图森市的皮马县,涉及的是试图投两票的选民。

皮马县记录员办公室有一种惯例,就是把所有有潜在欺诈迹象的案件都交给检察官进行审查,而该州其他14个县的记录员没有这样做。皮玛县官员将151起案件转交给了检察官。一名选举官员表示,他们没有专门审核其中25名年龄超过70岁的选民,因为这些错误——通常是试图投两次票——更有可能是记忆错误或混淆造成的,而不是犯罪意图。

176张重复选票没有一张被统计两次。皮马县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乔·沃森周三说,收到的151宗案件仍在审查中,尚未提出任何指控。

副记录员帕梅拉·富兰克林说,皮马县的计票结果与之前的选举一致,但今年有一些新的行为趋势。特别多的人似乎有意投了两次票,通常是提前亲自投票,然后再通过邮件投票。她说,在亚利桑那州,近80%的选民通过邮寄方式投票,有些人忘记自己邮寄的选票,然后要求换一张选票,或试图亲自投票,这很常见,但这种错误模式却是新的。

富兰克林指出了几个因素在起作用,包括对美国邮政服务延误的担忧。此外,特朗普还一度鼓励通过邮寄方式提前投票的选民在选举日当天到投票点,如果投票站工作人员无法确认他们的邮寄选票是否收到,就重新投票。

亚利桑那州的结果与其他摇摆州的早期结果相似。美联社根据威斯康星州公开记录法获得的记录显示,在去年11月的330万张选票中,威斯康辛州的地方选举官员只发现了27起潜在的选票欺诈案件。在特朗普及其盟友发起挑战的其他州,潜在的选民欺诈案件到目前为止只占特朗普在这些州的败绩的很小一部分。

美联社进行调查之前的几个月,特朗普和他的盟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声称他赢得了2020年大选。选举官员、法官、安全官员,甚至当时特朗普自己的司法部长都否认了他关于普遍存在欺诈的说法。即便如此,支持者们仍在不断重复这些言论,州议员们也以此为理由,在全国范围内实行更严格的投票规则。

在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州议员利用这些未经证实的说法,为参议院对马里科帕县的选举进行史无前例的外部审查提供了理由。

参议院议长范恩多次表示,她的目标不是推翻选举结果。相反,她表示,她想查明是否有任何问题,并向相信特朗普声明的选民表明,他们是否应该相信选举结果。

范恩在5月初告诉美联社:“每个人都在说,‘(选举舞弊的说法)没有证据’,或者,‘那好吧,让我们来做审计。’如果真的什么猫腻都没有,那么我们就可以说,‘看,什么都没有,’如果我们发现了什么——这个如果会非常严重——但如果我们发现了什么,我们就可以说,‘我们确实有证据,现在我们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范恩本周没有回复记者的电话采访,所以并未与记者讨论美联社的调查结果。

除了两次投票外,官员标记的案件大多涉及在某人去世后进行的投票,包括亚瓦派县的三名选民,他们因代替选举前去世的配偶投票而面临重罪指控。

在尤马县,一名选民试图投两张选票的案件被送交县检察官审查。首席民事副代表威廉·克雷库斯告诉美联社,经调查,这并不是选举舞弊的故意行为,该案没有被指控就结案了。

科奇斯县记录员戴维·史蒂文斯发现,有两张邮寄选票来自于10月初寄出邮寄选票前去世的两名选民。调查这些案件的副警长发现他们的房子空着,于是结案,选票没有计算在内。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