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正文

报告显示:去年大选民调为40年来最糟,因部分川普铁粉没回应

据彭博社报道,一份新的行业报告发现,政治调查遭遇了40年来最糟糕的表现。在2020年大选前的调查中,没有对民意调查做出回应的特朗普支持者,可能是造成严重错误的原因。

(来源:unsplash)

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这些无回应的现象可能会给政治投票带来更大的危机。

美国舆论研究学会(AAPOR)一个特别工作组的一份新报告发现,全国民调高估了拜登领先特朗普3.9个百分点。在州一级的民意调查中,高估率为4.3个百分点。

2016年,民调普遍看好希拉里击败特朗普。但即使它们正确预测了拜登在2020年的胜利,误差幅度也(比2016年)要大得多。

预测拜登的得票率是自1980年以来调查人员最大的失误。尽管直到2012年,投票错误仍有利于共和党人,但两次越来越偏向民主党的总统选举令民调机构担忧。

(彭博社制图)

该报告指出了两个最可能的错误原因,一个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拒绝参加投票,另一个是大量未参与民调的新选民涌入。

但报道说,这些数据“毫无结果”,并通过排除2016年选举前民调中造成类似失误的许多因素,得出了根本原因,那些因素包括:做决定比较晚的选民、极少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选民,以及声称在民调中犹疑不决的特朗普支持者。

与传统的“害羞”选民不同的是,这些选民根本没有回应,这让民意调查人员更难调整。传统的“害羞”选民会对民调做出回应,但即使支持某位候选人也会声称自己犹豫不决。  

报告称:“特朗普向他的支持者提供了明确的线索,表明民调是‘假的’,意在压制选票。特朗普的这些声明可能已经把参与调查变成了一种政治行为,因而他最坚定的支持者选择不回应民调。”  

目前还不清楚这个问题是否会持续到2022年中期选举及以后。2018年国会选举的民调是20年来最准确的,这表明只有当特朗普出现在选票上时,不回应才会成为一个问题。 

但特朗普暗示他将在2024年再次参选,并继续抨击民调和民调机构。  

他在5月15日的一份声明中说:“民调就是个笑话,即使是被操纵的结果最终也非常接近。这就是所谓的压制民调,应该是非法的。” 

(彭博社制图)

但该报告没有发现民意调查的组织者和联系选民的方式存在任何重大差异。

范德比尔特大学的约书亚·克林顿(Joshua Clinton)是由19名成员组成的AAPOR的主席,他说:“目前还不清楚共和党的民调人员是不是做得更好,所以这是一个相当普遍的问题,所有党派的民意调查专家都有同样的动机去做好这件事,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民意调查专家在这方面的差距是相等的。” 

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For news clues and interview needs, please contact: newsroom@caus.com;for enterprises and startups who need market services such as content, online conferences, and online community operations, please contact: info@caus.com.

加美财经采编岗位开放招聘

复制文章链接
© 2021 CAUS.COM 版权所有